第379章 情绝

    “你说是谁?”老太太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云舒听到了,都不由震惊地看向唐三爷。

    唐三爷在说笑吧?

    八皇子?

    那不是被皇帝远远地发配到了边疆等死的皇子吗?

    就算是活着,也只怕是不敢回到京城的吧?

    更何况八皇子怎么可能带着各地的增援的援兵而来。

    那些外头各地的援兵,能服从八皇子吗?

    云舒之前也能想到,听说那各地的援兵兵马呼啸而来救主,只怕是得有一个领头的人的,不然群龙无首也只是一盘散沙,与如今在京城里作乱的那些皇子没什么两样。可是云舒做梦都想不到竟然是八皇子带着兵马而来,而且如今竟然是来救援皇帝的。这一系列的事叫云舒有些诧异,老太太却已经开口问道,“怎么会是八殿下?他远在北疆,是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来到京城?”北疆在万里之外,这京城闹了动乱,八皇子就算是刚刚收到消息就快马加鞭而来,只怕也不可能这么快。

    除非……八皇子本来就已经离开了北疆。

    也或者是他带着北疆的兵马提前就往京城来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更可怕了。

    那说明八皇子在二皇子还没有逼宫的时候,就知道了二皇子要逼宫的消息,或者算准了二皇子会掀起这一场宫变,之后不仅提前从北疆带兵而来,沿途还说服了其他各地的总兵兵马跟着他一同前来京城镇压皇子们的动乱。无论是哪一种,八皇子只怕并没有在北疆只顾着自己活命,而是这么多年,恐怕他身在北疆,目光却一直都落在京城之中的局势世上,甚至早就有野心想要从边疆回到京城这个权力的舞台之上。

    老太太的脸色微微发白。

    不过她片刻的诧异之后,却恢复了镇定。

    就算八皇子一直都在对京城,对皇位虎视眈眈,想要重返京城,那对唐家而言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

    唐国公对沈家有恩,不仅唐国公世子娶了沈家大小姐,而且沈家唯一的子嗣沈公子也是唐国公庇护活着,之后才打着死在宫中的旗号远远地遁走,虽然当初唐家不敢说沈公子还如何,可是八皇子也该记得唐国公对他的恩义,这样的恩情,就算是八皇子心中存着当年对皇帝还有各处在沈家倒台的时候落井下石的勋贵们的怨恨,可也必定不会把火烧到唐国公府的头上。因此,老太太短暂地诧异,又觉得……或许比起其他皇子上位,没准儿八皇子如今回到京城,带着兵马镇压皇子,对唐家来说还是一件好事。

    她慢慢地露出了几分温和来,对唐三爷说道,“如果是八殿下的话,怪不得他会叫麾下的武将来援救唐家。”这大概是八皇子的意思吧?因为从西门而来,看到唐国公府火起,八皇子才叫自己麾下的武将来救援唐家。在这样紧迫的时候还分出兵马来救助唐家,也说明八皇子的心里还是记得唐国公府的情分的。老太太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对唐三爷说道,“若是八殿下的话也好。如果是他,你大哥在宫中就更有安全的保障了。”

    如今皇子们都在争夺皇位,唐国公就在皇帝的身边,就算平安,可是也极为危险。

    一个不好,唐国公只怕就要为了陛下“尽忠”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对唐家还带着情分的八皇子,显然是这些皇子之中会对唐国公最手下留情的一个了。

    “是。我已经对那位年轻的将军说了,说我大哥就在宫中,应该就在陛下的身边。他答应了我会去对八皇子说这件事。”唐三爷自然也没有忘记身在宫中的兄长,见老太太顿时松了一口气,急忙劝她说道,“母亲,如今兵马进城,很快就会太平了。您别熬着,快些休息吧。”老太太熬了这么久,瞧着苍老了许多,唐三爷看见了觉得心疼,然而老太太却只是在看着他身上的伤口缓缓地说道,“我们女眷算什么辛苦。倒是你……”她慈爱地对唐三爷说道,“快些包扎用些最好的疗伤的药,别落下什么病根。”

    本来就伤得不轻,而且还是这样寒冷的天气,一旦一个不好落下病根就是一辈子的事。

    “儿子没事。”见母亲只知道关心自己,却不顾及她自己的安危,唐三爷便低声说道,“大哥不在,儿子自然是要守着母亲的。”唐家三兄弟之中,唐二爷不是老太太生的,唐三爷对这个兄长也不亲近,更知道他靠不住。没见这样的大乱之中,唐二爷把妻子儿女往家里一甩自己就不见了踪影吗?因此,在唐国公不在家中,唐三爷就算是死也得拼命护住母亲。他的脸微微泛白,见老太太微笑着看着自己,犹豫半晌才低声说道,“如果是八皇子进城的话,母亲,您有没有想过……一旦八皇子得势,只怕京城就要掀起血雨腥风了?”

    当年在沈家头上踩一脚,历数弹劾沈家罪状的充斥了大半个朝堂。

    虽然有皇帝的授意,不过弹劾沈家的这些朝臣勋贵们会不会被八皇子记恨?

    如今八皇子带着兵马进城,唐三爷今夜看他麾下武将还有所带兵马的彪悍的样子,心里也有些揣测。

    只怕京城里皇子们的那些乌合之众,不会是八皇子这些骄兵悍将们的对手。

    八皇子很可能会成为京城之中皇子中的第一大势力。

    可如果是这样,八皇子会不会报仇?

    “如果八皇子是聪明人,只会找跟自己最有仇怨的,至于其他人,他会放过的。”老太太疲惫地说道。

    与八皇子有着深仇大恨,破家之仇的不少,可是这里面最第一等的就是如皇帝,皇贵妃五皇子,还有显侯这样的人家。前者虚情假意,用宠爱还有宽和将沈贵妃与沈大将军糊弄得团团转,一朝翻脸,沈大将军身死,沈贵妃带着对皇帝欺骗她的怨恨自尽,还有皇贵妃躲在沈贵妃背后的各种春风得意,在沈贵妃死后对沈家的种种轻狂,还有显侯明明是沈家世交,却辜负了沈家的信任,害死了沈家的三小姐……这些仇恨在八皇子的眼里,只怕其他人对沈家的落井下石完全比不上他们。

    八皇子就算清算,也不会冒着动摇朝堂的风险来清算所有人。

    他只会诛首恶。

    这个首恶却已经是惊天动地了。

    老太太说到了这里,便叹了一口气。

    唐三爷也沉默了起来。

    许久之后他起身将老太太搀扶着往后头去了,低声说道,“既然与唐家无关,母亲,我们什么都不用想了。”反正八皇子进城之后这把火烧不到唐家的头上,唐三爷不是圣人,自然管不了别人的生死。因此他亲自送了老太太去了里头先歇着,又叫人给自己重新包扎了伤口这才脸色沉稳地走出来。就看见云舒正站在哭得泣不成声的珍珠的身边看着自己。见云舒手里的那把小刀子还握在手里,唐三爷想到刚刚屋子里这些女眷们惊恐的目光,对云舒不由多了几分宽容说道,“母亲已经歇下了,你守着母亲,这很好。这刀子……”他皱了皱眉,想到刚刚云舒的刀子仿佛是放在珍珠的脖子上。

    云舒不会给珍珠隐瞒她刚刚做了什么。

    而且就算是云舒给珍珠隐瞒,可这屋子里那么多的女眷都看见了,旁人只怕也会对唐三爷说的。

    因此云舒沉吟片刻,就对唐三爷说道,“我不是有意欺辱三爷身边的姨娘。只是唯恐姨娘多话,伤了大夫人与郡主还有小公子们。”她把刚刚唯恐乱兵冲进来珍珠再乱说话的顾虑,还有珍珠刚刚叫嚷了什么说给唐三爷听。唐三爷此刻的脸上还带着血污与脏乱,脸色平静地听完,慢慢地走到了还被捆在地上,此刻仰头看着自己流泪的珍珠的面前轻声问道,“小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三爷,我没有……我不是有意的。我对三爷忠心耿耿,我是担心郡主,担心公子们才会问老太太这一句话啊!”

    珍珠不由哭着对目光平静的唐三爷说道,“我只是太担心三爷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

    “是口不择言,还是你想叫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甚至死得比你还凄惨,我心里有数。”唐三爷的声音平静得厉害,在云舒有些紧张的目光里对云舒缓缓点头说道,“你做得对。我宁愿死的是她,也不愿叫她伤害我的妻子还有儿子。”他的这话平淡,然而透出的意思却叫云舒心里一松,知道唐三爷不会因为自己对珍珠做了什么就来训斥自己。然而这句话对云舒来说是开脱,对珍珠来说却如同晴天霹雳。

    什么叫做宁可死的是她,也不愿死的是合乡郡主和她生的儿子们?

    在他的心里,宁可死的是她吗?

    “三爷?你怎么会这么狠心?”

    “从前我优柔寡断,一直觉得对不住你,辜负了你因此对你再三宽容,可是如今,我才发现,还是为人狠心一些,对你狠绝无情,才是对我的妻子儿子们的交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