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获救

    也是借刀杀人。

    看似不过是个密室的所在,也只是在家中的女眷面前暴露,不算什么的样子。可如今金姨娘知道了,如果大声嚷嚷起来,被乱兵听见了这么办?

    如果知道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躲在哪里,那些乱兵必然不会放过。

    “你这个贱婢!”老太太指着珍珠冷冷地说道,“我怎么从前没有直接把你杀了!”

    “老太太,我只是,我只是……”珍珠红着眼睛想解释。

    然而她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一句的用意,谁不知道不成?

    云舒见一旁两个颤抖着的婆子把金姨娘已经堵着嘴捆起来了,便低声对老太太说道,“把珍珠姨娘也捆起来吧。”她最看不起的就是对自己人下手的人。珍珠想做什么,她看得一清二楚,不过就是想要合乡郡主母子的性命罢了。她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又并不是她对乱兵叫嚷出来这秘密,就算合乡郡主死了也跟她没有关系?哪里可能会有这么便宜的事。云舒冷笑了一声,正听到前院传来轰然的声音,之后却又有仿佛千军万马的轰鸣,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就见府门口传来冲天的火光。

    那火光叫人心里发冷。

    老太太在这时候点头,婆子们就把珍珠也捆了,云舒心里发冷,顾不得别的,走到了被捆在地上求老太太饶了她的珍珠的身边,蹲下来,手里的刀子抵在珍珠的脖子上。

    “妹妹?!”珍珠声音颤抖。

    “姨娘从现在开始什么话都别说,不然我怕极了这刀光剑影,手抖一抖,不小心先送你上了西天,你可别怪我。”云舒紧张地看着前院的火光的地方,嘴里却冷冷地说道,“不过姨娘放心,我记得姨娘与我之间的情分呢。若是乱兵闯进来了,为了姨娘对三爷的那份心,我知道姨娘是个要为三爷守住清白的好人儿,一定先送你一程,叫姨娘死也瞑目。”如果当真前院已经守不住了,就算是为了不叫珍珠叫破密室的所在,云舒也得先杀了珍珠,免得珍珠要拉着合乡郡主母子一起死叫嚷出来。

    她的脸在有些黯淡的烛光之下,难得冷厉几分。

    这是一向为人柔和的云舒的身上从未见过的气质。

    看上去格外冷酷,也格外能动得了手。

    看着她那双泛着幽幽冷光的眼睛,珍珠竟然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然而此刻,老太太的院子的门被突然砸得巨响。

    一片的火光也几乎照亮了黑暗的院子。

    珍珠的眼睛微微一亮,顾不得什么就要大声嚷嚷,却被云舒用力地捂住了嘴。

    就在她挣扎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唐三爷的声音。

    “母亲!是我!安全了!”

    这一声如同天籁。

    云舒从未想过,唐三爷的声音会好听到这个份儿上。

    她的手有些发抖,又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园子里。

    刚刚是唐三爷的声音,他说没事了?

    可是怎么可能?

    她刚刚还听到外面交战的声音,还有大片大片的厮杀声。

    可是外面的是唐三爷。

    如果是唐三爷的话,他总不会骗人吧。

    就在老太太的屋子里一片安静,似乎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唐四公子的声音说道,“老太太,母亲!是我,我和三叔啊!”这声音虽然疲惫沙哑,可是却活生生的,正用力地往金姨娘的嘴里堵了布恶狠狠地看着金姨娘的二夫人一僵,之后捂着嘴突然起身叫道,“是小四啊,是我的儿子啊!”她一直都在担心自己儿子的安全,如今听到唐四公子的声音,顿时忍不住了,连老太太都顾不得,一头撞入了院子里去把院子的大门给打开。

    之后,她发出了哭声。

    “我的孩子啊!”

    云舒听着哭声,听到二夫人哭着叫唐四公子的名字,知道外面应该安全,不由犹豫地看了老太太一眼。

    唐三爷之前还说前院要不好,叫人传老太太,叫老太太早点去躲着,可是怎么又安全了?

    她明明都听到外面有大门被砸碎的声音了。

    她正想着这些,却手里依旧压着挣扎起来的珍珠,手里的刀子还抵在珍珠的脖子上的时候,就见唐三爷已经带着人快步进来。他一进来,云舒顿时被吓了一跳,就见一向贵气满身,气度优雅的唐三爷此刻浑身都是血迹,看起来无比的狼狈。他的肩膀还有一道巨大的伤口正在流血,也不知是失血还是冷的,唐三爷的脸色比雪还白,此刻也不过是勉力支撑的样子。他一进门摇晃了一下,却还是走到老太太的面前握住老太太的手低声说道,“母亲,没事了。”

    老太太摸着他的脸老泪纵横。

    她没想到一向养尊处优的儿子也会有这样为家人不顾一切的一日。

    “外头怎么了?”见唐三爷气色不好,老太太急忙流泪问道。

    唐三爷笑了笑。

    “城西的城门开了,援兵进来了。巧得很咱们府上就在西边,有一位将军听到这里的动静就赶过来。”那真是千钧一发,因为乱兵都已经把国公府的大门给砸开,已经要冲到国公府之中肆虐。他带着两个侄儿还有下人不知挨了多少刀,已经绝望的时候,外面就来了兵马,顿时把这些乱兵都给杀死了。一想到那时想到自己守不住家门,唐家女眷与孩子们会遇到什么,唐三爷那时候面对从天而降的兵马,只觉得那位闻讯赶来救助的将军就是唐家的大恩人。

    他的目光疲惫无力,又十分感激。

    老太太一愣,不由急忙问道,“那位将军人呢?”

    “正守在门口清理国公府附近的一切乱兵的余孽。”唐三爷皱了皱眉对老太太说道,“只怕耽误了那位将军的正事。”

    他说得也没错。

    外地驰援京城的兵马乃是去救皇帝的。

    可如果忙着救国公府的人,还要清除国公府附近的危险,这固然叫国公府得到了安全上的保障,可也耽误了入宫的大事啊。

    “咱们不要耽误那位将军的正事,还是请他忙着,咱们自己收拾残局就是。”只要兵马进了京城,那其实京城很快就会太平,那些趁火打劫的畏惧朝廷的兵马,而且皇帝即将获救,这些皇子们的下场还不一定会是什么样,依附皇子们的乱兵自然也不敢留在京城之中,一定会很快逃窜,那就算如今国公府上下已经精疲力尽,可说起来也不会再有危险了。老太太自然知道此刻入宫救援皇帝是多么大的功劳,怎么可能叫自己的恩人为了唐家这点小事,就误了大好的功劳还有前程。

    因此她对唐三爷说道,“你对那位将军道谢,然后请他不必管我们吧。”

    “我已经说了。那位将军不听,说是与国公府有些渊源,得过恩惠,因此一定要留下。”

    “什么渊源?什么恩惠?”莫非是从前与唐国公有旧的哪位将军?老太太不由疑惑地问道,“是哪位?”与唐国公来往有渊源的,应该唐三爷也认识。

    “不认识。是位极年轻的年轻人。不过瞧着十分悍勇,我看他冲击那些乱兵的样子,是一员悍将。”唐三爷又犹豫了一下,似乎想对老太太说什么,老太太却并没有发现唐三爷犹豫的模样,只是喃喃地说道,“年轻人?这倒是奇怪。你大哥从哪里遇到过这样有能耐的年轻人,却从未对我说过。”她正细数着唐国公认识的年轻人,因此也没有看自己的儿子,然而此刻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对一旁的云舒说道,“对了,既然安全了,就叫你们夫人还有郡主回来。那密室又冷又憋闷,也不是个长久藏着的地方。”

    云舒答应了一声,痛快地把珍珠丢在地上。

    既然国公府已经安全了,那随便珍珠叫嚷什么她都不怕了。

    “大嫂与郡主去了密室?”唐三爷刚刚进门就没有见到自己的妻子与儿子们,本来心里还有些疑惑,此刻听了这个,不由问道,“这么说母亲叫他们藏起来了?”

    “我是一心要与国公府共存亡的。只是你嫂子与郡主虽然也要留下,可孩子们更要紧。我叫她们必须护住孩子们,那才是咱们唐家日后的生机与未来。”老太太自己一把老骨头,自认死了也就死了,可是唐家的孩子却不能死。只要唐家还有孩子活着,就能延续唐家的荣光。唐三爷自然也明白老太太的这道理,想到妻子儿子们为自己担惊受怕,老太太叫他们去躲着只怕也是为了叫自己的血脉不必断绝,他不由红了眼睛对老太太说道,“多谢母亲。”

    “你也要谢谢你嫂子,你媳妇。”老太太温和地说道。

    “那是自然。”唐三爷心中感激唐国公夫人与自己的妻子合乡郡主,知道自己的妻子儿子们都安好,他不由松了一口气,之后又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老太太见他有话要说又吞吞吐吐的样子,急忙问道。

    唐三爷微微迟疑,之后才正容看着老太太低声问道,“母亲,您知道这次率领各地兵马驰援陛下的是谁吗?”

    “是谁?”老太太好奇地问道。

    “是八皇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