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密室

    如今这样的紧急关头,云舒半分都不想离开老太太。

    她能重活一世已经是运气。

    就算是陪着老太太面对最危险的事情,她也觉得够本儿了。

    因此,她在这样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离开老太太的。

    “你这个孩子。”老太太看着她,许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振作了精神缓缓地对云舒说道,“叫你们大夫人还有郡主,还有……”想到在外拼命的唐四公子,老太太目光复杂,片刻才说道,“叫老二媳妇还有六丫头也过来。要快。”她的确对二夫人十分失望,也不喜欢唐六小姐。可是唐四公子还在为了保护她们这些女眷不知是死是活,二夫人母女是唐四公子放在心上的,老太太就想着,无论如何,也保住她们的性命吧。

    此刻外头不知从哪里传来,总之震天的喊杀声,老太太已经绝望了。

    如果外头的兵马进不来,她也无能为力了。

    “我这就去。”云舒知道如今时间是最要紧的,急忙匆匆地出去把老太太叫的人给叫来,之后见唐国公夫人苍白着脸和老太太说话,她顿了顿,转身出去,找了瑟瑟发抖地看着前院方向的春华还有翠柳低声说道,“你们寻个地方躲躲。”她握了握翠柳的手,只觉得她的手冰凉,随手把身上的斗篷披在翠柳的身上,对她低声说道,“别大声说话。我记得小厨房里有两个灶台……你们钻到灶台里躲躲,或许还有些生机。”翠柳和春华都只是年少的女孩子,灶台里是应该能叫她们进得去的,而且小厨房里不过是些米面之类的,那些乱兵抢一次国公府也不可能只是为了一些米面,看看应该就可以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翠柳和春华或许还能躲过。

    反正小厨房就在老太太的院子里,她们躲去小厨房,那也不算是违背了老太太的吩咐。

    “那你呢?”翠柳拢着斗篷拉着云舒哭着说道,“你跟我们一块儿去吧。”

    “我陪着老太太。”老太太庇护她这么大,对她恩重如山,这样的时候,云舒必然不可能只为了自己有可能活下来就离开老太太。可翠柳和春华不同,翠柳和春华虽然也得老太太喜爱,可是却并不是因老太太的庇护才能安然长大,不过是普通的主仆之情的。云舒顿了顿才对捂着嘴哭起来的翠柳轻声说道,“老太太只怕一会儿也会叫大家都去躲着,而不是这样等死。你们偷偷地去……别惊动了别人,叫别人看见那也是能藏人的地方。”她顿了顿,转身又去一旁的屋子里拿了一件黑色的斗篷递给春华,压低了声音说道,“也别作声……就算是害怕也别出声,明白了吗?”

    她的话叫翠柳和春华都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你们说这些,厨房里应该还有些馒头之类的,你们也拿到灶台里。免得这些乱兵停留的时间多,你们没有吃的。”云舒觉得浑身越发冷了起来,下意识地摸了摸袖在袖子里的刀子,她的心安稳了几分,催着翠柳和春华赶紧去躲着了,这才回到老太太的身边,就听见老太太疲惫地对琥珀说道,“叫其他的女眷也找地方躲着。咱们这院子不要有光,也不必有声响……她们能躲到哪里就躲到哪里吧。”

    “如果有人想出了这院子呢?”琥珀轻声问道。

    老太太顿了顿。

    她想到自己把女眷们都安排在自己的院子里的初衷,只是如今女眷们已经慌张得不得了了。

    沉默许久,她慢慢地说道,“偶读不许出这院子。”出了这院子,就算是躲只怕也躲不开的,可如果是撞到了乱兵,下场就不知是什么样了。她一边叮嘱琥珀,见琥珀已经连连点头地去了,这才对唐国公夫人说道,“既然你弟妹不跟着去,那你就带着六丫头去吧。”密室的地方不大,不能够安顿这么多的人,因此二夫人把这个机会让给了唐六小姐。老太太也没说什么好与不好的,只是如今却庆幸长孙夫妻正在南边儿,如今府中叫她操心的人少了,至少也能保证了唐家这几房的血脉,见唐国公夫人流泪,便对她笑着说道,“那密室的地方你清楚。事不宜迟,你带着她们去吧。”

    “我怎样将您一人留在这里。”唐国公夫人含泪说道。

    “你的责任更重一些。孩子们都交给你,你要保证他们的安全。特别是小五还有小六,密室虽然严密,不过不要发出声音,免得引来贼人。”这也不是推辞说话的时候,老太太推了推唐国公夫人与含泪不语的合乡郡主,见她们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带着唐六公子很快地出了院子,消失在了黑暗的雪夜之中,远处的前院虽然依旧嘈杂,还带着贼人的笑声,可是一转眼唐国公夫人几个人就很顺利地走进了黑暗之中不见了踪影,她这才疲惫地对云舒说道,“去把院子门关上吧。”

    云舒听话地去把院子门关上,回到老太太的身边的时候,就看见老太太的面前都是在哭泣的女眷们。

    显然在她们的心里,如今老太太是她们的主心骨。

    二夫人脸色苍白,目光落在前院的方向想着儿子。

    一旁的金姨娘瑟瑟发抖,嘴里不知在说些什么,也不知是在骂自己拿个没良心把她一个人丢在国公府遇到危险的男人,还是在骂自己的儿子不来救自己。还有唐国公的几个妾室与两个庶女,都躲在老太太的身边流泪,云舒把院子门给关好,又用粗粗的木头给卡住以后回来走到老太太跟前低声问道,“老太太,屋子的门要不要也关起来?”老太太的身边是几个年长的大丫鬟,虽然脸上惨白,可是却都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

    “如果外头的人拦不住她们,那这屋子薄薄的门又算得上什么?开着吧,我也能看得清楚外头的情况。”

    她顿了顿,对云舒温和地问道,“琥珀说你藏了刀?”

    云舒微微犹豫,点了点头,袖子里的刀滑落在她的手里,露出了一片冰冷的锐利。

    看见她手里拿着刀,一旁的几个女眷发出了惊呼。

    “还有吗?”老太太继续温和地问道。

    云舒觉得眼眶酸涩,急忙点头说道,“还有。都在侧间儿。”

    “去拿来,给我一把。”老太太见云舒点了点头去把之前和琥珀从库房里拿到的那些刀子拿出来,便挑了一把在手里,这才对其他的女眷与丫鬟们说道,“每人拿一把吧。”她的声音平和,这么小的刀子自然也不是用来杀人的,因为明白了老太太的用意,女眷们都低低地哭起来,长房的几个姨娘便看了老太太一眼,哭着拿了刀子藏在手里。云舒微微愣神儿的功夫,就见一旁的金姨娘往一旁躲了躲,并没有去拿刀子。

    她的眼神似乎也有些异样,看着老太太问道,“大夫人和郡主呢?”

    老太太也不理睬她,对金姨娘的话置之不理。

    “她们躲去哪儿了?叫我们牺牲,然后叫她们活命吗?!她们是不是藏到安全的地方去了?你牺牲我们,去救她们?我告诉你,我不答应!如果我有什么好歹,我一定拉着她们一起去死!”金姨娘尖锐地问道。

    “住口!”二夫人想到自己的女儿跟着唐国公夫人,脸色微微发白,转头对着金姨娘就是一巴掌。

    金姨娘被这个巴掌打得不知所措。

    二夫人在她的面前何曾敢大声说话,甚至二夫人这么一个软弱的女人,这么多年被她压制,金姨娘从来不把她放在眼里。

    可是她竟然敢打她。

    “如果你敢说一个字,我就先杀了你!”二夫人想到唐六小姐如果被金姨娘出卖,虽然金姨娘不知道密室在那里,可如果她大声嚷嚷的话,那些乱兵一定会将国公府四处搜索把唐国公夫人他们给翻出来。想想那么可怕的情景,二夫人不寒而栗。此刻她的眼神充满了狠劲儿,仿佛一头母狼一样,金姨娘被这目光震慑住了,竟然一时不敢开口说话。然而此刻一旁正垂着头的珍珠突然对老太太问道,“大夫人与郡主,还有小公子们是去了老太太后院后头那个假山中的密室吗?”

    她这话开口,老太太顿时变色。

    金姨娘霍然看向珍珠,一时急忙问道,“是在假山中吗?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也要去,我也要过去!”

    她突然挣扎起来。

    二夫人却从老太太的脸色上看出了什么,用力地抓着金姨娘,不许她挣扎。

    “捆起来。”老太太气得脸色泛白。

    珍珠曾经是她最喜欢的大丫鬟,服侍她那么多年,自然也知道几分国公府的秘密。

    可旁人知道了,永远都不会说出来。就如她跟前的琥珀还有云舒,无论知道什么秘密都会咬紧了牙根一声不吭。

    可是珍珠却在这个时候暴露了国公府的秘密。

    她没安好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