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危机

    她看起来十分失望,琥珀不着痕迹地垂了垂眼睛,对老太太低声说道,“忙着求佛祖保佑二爷和四公子平安呢,哪里还顾得上六小姐。”唐四公子也在前院儿呢,那几次国公府的大门被撞响,外头传来喊打喊杀的声音的时候,二夫人被吓得够呛,也对老太太十分埋怨,听说是埋怨老太太把年少的唐四公子都给送去前院去了。二夫人哭的时候,没想过老太太把自己心爱的儿子唐三爷也送去保护家人,也忘记了老太太这么多年对她的庇护,因为唐四公子在前院这些事,对老太太竟生了愤懑之心。

    琥珀懒得给她说好话。

    不过是庶出的二房罢了,唐二爷又不是老太太亲生的,他的媳妇好坏,老太太日后最好不管她。

    “她只怕也怨了我吧。”老太太缓缓地问道。

    “您何必和她计较。她又算什么。”琥珀便低声劝道。

    “我如今没有空和她计较这些。后院的情况不好,我知道。可是如今非常时期,谁还顾得上这些。外头,如今京城里怎么样了?”国公府严守门户,唐三爷带着人把国公府的几扇门给封得严严实实的,根本如今就出不去也进不来。不过有些机灵的下人也能从外头那些嚷嚷的话里听出来些,琥珀便急忙对老太太说道,“听前头传过来的话,说是五城兵马司的统领如今下落不明……”这是唐国公夫人的娘家哥哥,如今下落不明,老太太作为姻亲长辈自然也心里惦记,因此琥珀略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京城乱了这么多年,别处都已经有了动静,已经有各处的守将带着兵马来京城了。”这些外地的守将与兵马如果到了京城,必然是要保护皇帝的,毕竟这些守将对皇子们也没什么在意的,只在意皇帝罢了。

    老太太一愣,顿时露出了笑容。

    如果外头的兵马到了京城,那皇子之争就会告一段落,皇帝也会被这些兵马保护,重新拿回他的大权。

    如果是那样,一则京城就安全了,不会再有这些乱兵肆虐的余地,另一则就是唐国公在宫中也可以更安全几分。

    “这倒是好事。”

    “只是如今……”琥珀见老太太露出几分喜悦,便皱眉说道,“皇子们也知道不能叫外头的兵马进来,因此封了京城各处城门。”

    京城如果被封了城门,那外头的兵马就不是那么容易进来了。

    这倒是一件麻烦事。

    老太太沉默起来。

    “到时候再看情况吧。只是咱们自己好好护着自己就是。”她这么说,显然是不指望那外地的兵马什么时候才能进城了。更何况那些兵马进了城,谁知道会不会被哪一个皇子说动了心,反而成为皇子的簇拥继开战呢?老太太这样的担心并不算是胡思乱想,相反,云舒也听说如今在京城里那些皇子更加焦躁起来,显然也知道了京城之外的消息。她也不知外头的消息到底是什么样了,只是却听说京城之中的这几个活下来的皇子们都翻了脸,彼此攻歼起来,都指责对方是叛逆,还跟二皇子互相指责厮杀。

    京城的情况更加不好。

    唐三爷已经许多天都没有来给老太太请安来了。

    听说是外头的情况严峻,有乱兵对唐国公府虎视眈眈,已经试探过好几日了。

    云舒听到这些,都不敢对老太太说,然而不仅担心府中,也担心外头自己认识的人。

    无论是陈白家的还是自己的几个邻居如赵夫人家里,云舒都很担心。

    翠柳和春华都已经偷偷哭过好几日了,云舒都不知该怎么安慰。

    她自己心里也难受得不得了,自然也无力去安抚担心家里人的小姐妹,因为京城被封了城,因此几乎没有京城之外的消息能传递到她们的耳朵里,只是有一天晚上,依旧不怎么安稳的火光还有叫嚷声里,云舒正趴在老太太的身边打盹儿,猛然听到了巨大的撞击城门的声音。这么大的沉闷的撞击声,还有似乎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厮杀的声音,云舒一下子就清醒过来,见老太太也颤巍巍地披着衣裳起身,不由紧张地问道,“老太太,这又是皇宫那儿吗?”

    “不是。”老太太听了一会儿才一脸凝重地说道,“这仿佛是西门。”因东富西贵,因此,国公府就是在京城的西边儿,如今西北被撞击,自然她们听得更清楚一些。云舒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急忙对老太太问道,“你说,是不是外头的兵马已经到了京城了?”外地的兵马算上奔波到京城的时间,如今也该到了。她这么说,老太太脸色凝重,听着外头那一声声似乎就是撞城门的声音,点头说道,“应该没错。这是有兵马要进城。”只是要进城谈何容易,皇子们把守京城,说什么都不会叫外头的兵马进来捣乱,必然是要先杀得个你死我活,至少也得只剩下唯一一个,作为皇帝唯一的儿子,那不仅能活命,还可以继承大统。

    毕竟,皇帝总不能为了泄气,就杀了自己最后的儿子了。

    那皇帝的江山岂不是就会旁落?

    只要皇帝不傻,就不会杀了自己最后一个成年了的儿子。

    因此,皇子们不可能这时候开城门。

    可如果城门不开,外头的兵马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进来,毕竟京城乃是皇帝的居所,一向固若金汤,只要城中不开,外头是很难进的来的。

    “就算是一时半伙儿兵马进不来,可咱们也算是见着亮儿了。”云舒的脸上却已经夺了几分神采,对老太太说道,“只要咱们守住府门,只剩下这最后的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太平了。”她是希望有兵马进城保护大家的,毕竟皇子们闹得太过分,如今京城也不知是什么样儿了。她正说着话的时候,却猛然听到还有更大的叫嚷声从前院传来,这声音吵吵嚷嚷的,似乎有许多人都在嚷嚷,云舒的心里咯噔一声,急忙开门看向外头的雪夜,就看见前院似乎也传来火光,还有兵器互相击打的声音。

    这声音她太熟悉了。

    有些乱兵觊觎国公府的时候,冲击国公府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声音。

    “老太太,不好了,外头簇拥着不少乱兵,正攻门呢!”就在云舒缩回头想关门回去禀告老太太,一个仆妇冲过来对老太太叫道。

    她的脸惨白惨白的,看起来受了很大的惊吓,老太太顾不得仪容不整,忙问道,“很多人吗?”

    “三爷说只怕时间久了府门就要守不住了。听说乱兵太多了,还有弓箭……咱们可能顶不住,三爷叫我过来传话,叫老太太带着人赶紧往别处躲一躲!”唐三爷既然能叫人传这样的话过来,只怕是真的要守不住府门了,老太太摇晃了一下身体,便苦笑着说道,“如果当真守不住这府门,我们这些女眷妇孺又能躲到哪里去。”她顿了顿,看向睡在自己身边,此刻正懵懂地爬起来揉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唐五公子与唐六公子,看见这两个小孙子,她的脸微微白了白。

    就算是乱兵来了,她这把老骨头死了也就死了,也不算什么。

    可是这两个孩子还这么小……

    “老太太。”云舒只觉得自己也要透不过气来,她也知道,国公府中的下人虽然不少,可是能顶住这么多天外头那些可怕的乱兵就已经精疲力尽了。如今她听了一会儿,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西城门被撞击的声音似乎没有了,就仿佛是放弃了似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想要等到外头兵马京城把这些乱兵给镇压了是没可能了。她没有想到自己长到了十五岁,如今竟然会遇到几乎是家破人亡的情况,可是如今哪里是还有心情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喘息了两下,对老太太低声说道,“国公府这么大,必然会有一两个偏僻得不易被人找到的地方吧?”国公府必然是有暗室密室的,不过肯定不会很大,装不了那么多的人口,她仰头对老太太低声说道,“老太太带着五公子与六公子躲躲吧。”

    她看着老太太,老太太垂头看着她低声说道,“的确是有个密室,不过却并不大,只能过去三四个人。只是我不能过去。”她是国公府的宝塔尖儿,守了国公府一辈子,就算是遇到这样的时候也不能丢下自己的儿孙还有媳妇们不管。云舒见她固执,犹豫了一下才低声说道,“那就叫五公子与六公子过去藏着。老太太,小公子们是三爷与郡主的心肝儿。三爷在前头护着咱们,郡主在后头稳定家中女眷,您要为他们想想啊。”

    她也顾不得别人了。

    老太太看着云舒,慢慢地流下眼泪。

    “你说的没错。”她的儿子在前院生死未卜,如果前院被攻破,她儿子也不知会不会也死了,她得给幼子留下血脉。

    “那你……”她要云舒带着唐五公子与唐六公子去密室躲着,云舒却摇了摇头,靠在老太太的身边低声说道,“我是老太太的丫鬟,您在哪儿,我自然在哪儿。您叫大夫人与郡主护着小公子们去躲躲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