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威胁

    云舒不知道唐六小姐为什么要这么闹腾。

    可是在这个时候,就算是为了叫老太太清净一些,她也只能这样对唐六小姐。

    唐六小姐在老太太的面前大放厥词,难道好要叫老太太亲自跟这种不知好歹的白眼狼对质嚷嚷不成?

    此刻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都忙着整顿那些女眷,没在老太太的面前,可这不是唐六小姐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这里放肆的理由。

    既然没有主子在,老太太也不能亲口和一个孙女高声叫嚷,那自然得她出面。

    “你,你好大的胆子!我,我要卖了你!”

    “我的身契在老太太手中,除了老太太,谁也没这个资格能说把我给卖了。六小姐放出这样的大话,只怕丢脸的反倒是你自己呢。”云舒笑了笑,见唐六小姐已经气得暴跳如雷,便沉了脸冷声说道,“更何况六小姐想卖了我,说我对不敬?恕我直言,我的主子只有老太太一人,六小姐你这样的身份,可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横竖这府里做主的也不是六小姐你呢。”她此刻烦心得不行了,因为前院的事,还有府里这么多的事,自然没有耐心对唐六小姐。

    更何况老太太在云舒训斥唐六小姐到了现在一言不发,云舒就知道老太太的意思了。

    老太太显然也烦了唐六小姐。

    “你这个贱婢!”唐六小姐打小就被二夫人疼爱,哪里受到过这样的羞辱,上前就要打云舒一巴掌。

    然而她刚刚抬起手,却被从外面赶回来的琥珀一手抓住。

    “住手!在老太太的跟前,六小姐是想做什么?造反不成?!”琥珀年长,而且一向在府中威严惯了,就算是唐六小姐也不敢对她十分严厉。此刻琥珀一张脸严肃地看着气急败坏的唐六小姐,冷冷地说道,“在我们老太太的面前,有六小姐教训老太太的丫鬟的份儿吗?六小姐也别过于狂妄,不知分寸!不过是一个晚辈罢了,吃些苦怎么了?难道后院的夫人还有小姐之中,只有六小姐你最尊贵,专门受不住这样的苦头不成?!”

    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都还没说什么呢,唐六小姐竟敢跳出来。

    “你又算是什么东西!”唐六小姐已经气得不行,竟然敢冲琥珀发火儿。

    云舒见她不仅不敬重老太太,连老太太跟前的琥珀都敢这样辱骂,便在一旁冷笑着说道,“琥珀姐姐与我自然比不得六小姐这般尊贵。六小姐是能做五皇子侧妃的人,我们哪里比得上呢?”五皇子都叫二皇子给剁成肉馅儿了,如今虽然说皇子们内斗,彼此杀红了眼睛,可是这些皇子对于五皇子的态度却是统一的,那五皇子就是皇子们公认的敌人,因此,就算是皇子们杀红了眼,可是如今却没有一个出面给五皇子做主的,甚至没有一个人提到五皇子。

    唐六小姐差点做了五皇子侧妃,这件事被唐二爷宣扬得满京城都是,如今五皇子死的这么干净,日后无论是哪个皇子上位,只怕都要回头再继续清算五皇子的同党。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唐六小姐这位五皇子的侧妃还不知会怎么个下场呢。

    因此云舒一提到五皇子侧妃这几个字,唐六小姐的脸顿时白了。

    她觉得无比的惶恐,又有些色厉内荏地对云舒叫道,“你胡说什么?!”

    “我不过说句真话罢了。六小姐是要做五皇子侧妃的人,自然不把我们这样的丫鬟放在眼里。如今在老太太的跟前都敢这样叫骂,胡言乱语,只怕也没把长辈放在心上。怎么,这是因为要做了皇子侧妃,因此已经高人一等,连家里人都不被六小姐放在眼里了吗?”云舒打小在老太太的面前服侍,大多数的时间都温柔宽和,也很少会口出刻薄的话。因此她难得这样攻击性强的话说出来,琥珀挑了挑眉梢儿却没说什么,老太太便笑了笑,见唐六小姐被云舒这左一句五皇子侧妃右一句五皇子侧妃给吓得浑身乱颤,便对唐六小姐淡淡地说道,“既然你觉得日子过得不舒服,不及前院舒服,那我就送去你前院好生享受。”

    唐六小姐的脸顿时白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老太太会这么说话。

    送去前院?

    前院的确有酒有肉,又暖和,可是如今听说乱兵在京城肆虐,前院也危险得很啊。

    据说有几次都动了兵器,还流了血……

    “我,我……前院都是臭男人,我是千金小姐,怎么能和他们在一处。”唐六小姐不由有些气弱。

    “那你就在后院冻着吧。”老太太便对唐六小姐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地说道,“如果觉得冷,就多披一件披风。”她不过是说了这两句话罢了,不过显然是不准备答应唐六小姐的那些要求。唐六小姐本想继续吵闹,然而见云舒面无表情,琥珀目光冷冷地看过来,看着这两个丫鬟护着老太太,一想到云舒牙尖嘴利,竟然张口闭口五皇子,不由就胆怯起来。唐六小姐如今最害怕自己和那死鬼五皇子扯上关系了,恨不能这世上的人再也记不住这件事,她退后了一步,恨恨地瞪了云舒两眼,这才转身走了。

    她气得不行,自然也没有和老太太告退行礼。

    见了她这样无礼,这哪里还像是一个孙女应该的样子,云舒不由微微皱眉。

    早两年的时候,唐六小姐虽然小心眼,刻薄,也爱嫉妒,可是在老太太的面前还总是喜欢装出天真烂漫的样子,不见娇纵。

    可似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唐六小姐就越发狂妄,等到她即将嫁入五皇子府上,她就仿佛一下子变了脸,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

    说起来,云舒倒是觉得唐六小姐和唐二爷算得上是亲父女了。

    唐二爷之前不也是安分守己,之后突然就有一天变了样子,连伪装都不伪装了吗。

    不过云舒想到这里,突然想到唐二爷自从二皇子宫变那一日去找显侯之后,就一直都没有回来。

    他可能觉得显侯对他来说才是更安全的所在,因此把嫡母还有兄弟老婆孩子全都丢给家里,自己就去找能保住他性命的人。

    可是如今五皇子夫妻都死了,只怕显侯也已经无法自保,唐二爷如今被困在外头,还不知道会什么下场呢。

    云舒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给老太太低声说道,“刚刚我在老太太的面前猖狂了。”

    “没什么。非常时间,而且如果不是你训斥她,她只怕还要踩到我这个祖母的头上。你一心护主,我不但不怪你,相反,我还要夸你。”老太太笑着安抚了云舒,见琥珀刚刚进来,便对她问道,“后院怎么样了?”她后院女眷如今挤着住的地方肯定环境不及从前,唐六小姐这是跳出来吵闹了一番,可那些没有跳出来的只怕也不是十分舒服。不过唐国公夫人管家很严,长房和三房也一向都算得上是不爱闹事的,只有二房这些女眷,老太太觉得不放心。

    琥珀就是被她给叫去看看后院还有谁在闹腾。

    “后院还好。虽然人多拥挤,不过也没有六小姐说的那样难过。”琥珀便对老太太说道,“大夫人与郡主正忙着把库房再翻翻,瞧瞧还有什么前院能用得上的。也多亏了国公爷尚武,咱们府中的库房里还有许多的兵器,不然前院也不能支撑这么久。”唐国公年轻的时候也是在军中爬上来的,虽然如今已经不涉及军中之事,不过唐国公却一向都很在意这些武艺的事,不然,唐二公子也不可能被唐国公教得十分厉害,如今也能在军中出头了。

    正是多亏了唐国公对年轻的时候的一些小爱好留恋,因此国公府中还有不少的兵器,如今可算是帮了大忙了。

    不然,谁能拦得住外头那些如狼似虎的乱兵?

    “这就好。”老太太顿了顿对琥珀问道,“金氏没有吵闹?”她问的就是唐二爷的那个爱妾金姨娘。金姨娘是唐三公子的生母,一向轻狂,仗着唐二爷的宠爱时常在府中搅风搅雨的,而且行事轻浮不成体统。老太太对国公府其他的女眷放心,却不放心唐二爷这个爱妾,因此多问了一句。琥珀便抿了抿嘴角对老太太低声说道,“之前吵了两次,口口声声说是被咱们唐家给连累了,还不消停,要这要那的,大夫人懒得管她,二夫人又压不住她这个爱妾,因此大夫人就叫三公子来劝金姨娘。”

    唐三公子是金姨娘的儿子,他一出马,也不知说了什么,顿时不敢闹腾了。

    不过她不敢闹腾,却听说如今天天在国公府里哭,说唐家狠心,老太太恶毒,将庶出儿子的孩子送去送死。

    自然,金姨娘这样的话,琥珀是不会对老太太说的。

    老太太听了便微微点头,脸色淡淡地说道,“小三是个好的。那老二媳妇儿呢?六丫头在我的面前这么吵闹,她莫非是个死人不成?不知拦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