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自私自利

    “你说的不错。这京城之中谁人不知咱们唐家乃是豪富之家,只怕已经落在那些匪徒的眼中。更何况……唐家百年,也不是没有结下过仇怨,若是有人趁着这个时候想要报复咱们,就算自己做不到,可是给这些乱兵递个话儿,就说咱们国公府豪富,那些乱兵自己就来了。”老太太顿了顿,对云舒急忙问道,“刚刚你们三爷说什么?说老大媳妇儿的娘家哥哥怎么了?”

    如今京城动乱,无常兵马司正是应该在这时候平乱的。

    “听说是差点挨了哪个皇子一刀,之后就不知何处去了。不过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大夫人的娘家兄长拿住了五城兵马司的虎符,没有这虎符,五城兵马司谁也不能掌控,因此五城兵马司倒是被保全了。不过那几个皇子也担心五城兵马司给他们碍事,把他们都给扣在了衙门里,走脱了的也就不管了,一缕按叛逆算,等着日后清算。”不过这几个皇子本想借用五城兵马司的力量,谁知道唐国公夫人的兄长却觉得他们也不像是个好东西,唯恐他们拿了虎符反倒危害皇帝,因此挨了一刀,却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唐国公夫人听说自己的兄长没有性命危险,虽然哭得泣不成声,不过却还是放心了。

    “他做的没错。身为陛下的臣子,就坚决不能听了皇子的几句哄骗就把虎符给交出来。他拿住虎符,固然被这些皇子们说对陛下见死不救,可是陛下却只有更觉得他忠于职守的。陛下也不是瞎子,难道不知道这些皇子到底打着什么算盘不成?不过只凭着他们为达目的就把京城给闹得乌烟瘴气,对京城的百姓没有半分庇护,我这心里就觉得他们其实跟二皇子是一路货色,谁也说不上谁。”

    只不过他们比二皇子更聪明些,没有做出头鸟。

    其实能为了皇位招安匪徒,还纵容匪徒冲击勋贵之家,又能是什么好东西。

    老太太便叫人去给唐三爷传话,小心谨慎外头的动静,好好守着府中。

    如此过了又十几日,宫中二皇子就慢慢露出了颓废的姿态,显然他也有些撑不下去了,然而依托着宫门,他还是和其他几个皇子斗得激烈。云舒听说与二皇子作对的皇子也只剩下了三个,其他的也因各种原因在这次的动乱中殒命。不过云舒也顾不得什么皇子不皇子的了,她还是更在意自己的身家性命,这十几日之中,又几日国公府也被人冲击,唐三爷与唐三公子唐四公子这三个富家公子,一辈子都没有拿过兵器的都在府门口与人交战,因国公府的大门厚重,那些乱兵冲击几日都没有得手,因此才愤愤地先去了别处。

    不过因这几次的守卫,国公府的下人也不是没有死伤,而且也都精疲力尽。

    前头在交战,后头的女眷也慢慢地不省心起来。

    虽然说都知道如今京城凶险,不过因为那些冲击只在府门,并未波及到后宅,因此就算害怕,可是府里的女眷却依旧觉得这祸事还远得很,也对国公府慢慢有了信心似的。因此也开始有些人就闹腾起来,说是想要回去自己的院子里去拿东西之类的。因先嚷嚷这话的是唐六小姐,云舒实在不晓得这位千金大小姐到底想做什么了。因她之前得老太太的命令去过前院,也知道如今前院的形势不好,虽然国公府也有侍卫,不过却架不住乱兵凶狠人多势众,之前抵御的也已经是勉力支撑了,如今见唐六小姐不知轻重缓急地闹腾,她都觉得心里窝火儿。

    这位小姐听说五皇子被杀了的那天都吓得晕过去了。

    她之前自己封了自己是五皇子侧妃,而且唐二爷在京城里宣扬自己要做五皇子的岳父了,半个京城都知道。

    如今虽然她没有嫁到五皇子府上,可是谁人不知她曾经的身份?

    五皇子被杀,听说连皇子妃还有庶子们都死了,这是不是说明二皇子要斩草除根,以后也可能出来杀了她?

    唐六小姐被吓得不行那几日就老实得很。

    可是如今因听说二皇子已经有些要坏事了,她就有抖起来了,觉得自己能活命了。

    因此,她素日里的娇纵又回来了,闹着要回自己的闺房去休息。

    “老太太不知道这几日我是怎么做的。那么小一个屋子还挤着丫鬟婆子好些个人,屋子里的气味儿也不好,睡得也不舒服,而且我可是国公府的千金,却叫我与人挤在一块儿去睡,前些时候还好,可是这几日,不说炭盆少了两个,就是连吃食都不精致了。老太太难道不能叫人做些好的来吃吗?我听说前院儿哥哥他们还能吃到烤肉呢,怎么咱们女眷却偏偏素淡着?”唐六小姐脸上还带着些疹子,此刻气愤难平地在老太太的面前抱怨,霍然手指就指着云舒咬牙切齿地说道,“还有这个丫头!老太太不知她敢多么胆大包天,我才说要吃桂花糕,她竟然说厨房没人做!一个奴婢,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老太太,您要重重地责罚她才对!”

    之前她闹过一场,说要吃桂花糕,却叫云舒几句话就给堵了回来,桂花糕没吃到,却吃到了一肚子的气。

    而且最近后宅的伙食不是没人抱怨。

    因国公府关闭,不敢开门,因此所有人的消耗都不过是消耗国公府的库存。

    就算是因过年的时候国公府里的吃食丰富些,可也闹不住前院后院这么多人的吃吃喝喝,已经慢慢地要清空了。

    之前唐三爷还发愁过,跟老太太要趁着外头不太乱的时候去外头寻吃食,只是叫老太太给压住了。

    老太太是觉得既然府中还有存粮,虽然慢慢地短缺,可是也不要在这样的时候出去。外头正乱着呢,而且又有人盯着国公府,谁知道会不会趁着他们出去找吃食就生出事端来。就算是没有了好吃的,可难道就不能吃得简单一些?不过老太太也知道前院的人是最卖力的,因此只将国公府剩下的那些各种肉食还有有油水的食物还有碳火药材都拿到了前院,后宅的女眷如今也只吃些粥水还有馒头之类的,连包子都不吃了。

    也只有因云舒从前喜欢从家里带吃的,而且又是在老太太的院子里不必出去,老太太如今还能吃些各种果酱就着干巴巴的馒头吃。

    如今听见唐六小姐气愤地抱怨,老太太扶了扶一旁沉着脸没吭声的云舒。

    云舒心里早就对唐六小姐不耐烦了。

    她之前去前院的时候,见唐三爷的手臂受了伤,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这两个斯文的世家公子的身上也有血迹,就知道他们是在前院拼命保卫家人。

    可是唐六小姐在前头都在玩儿命的时候,自己却跳出来在后头生乱,还记挂起前院比自己吃得好了。就算她是千金小姐,云舒也忍不了这种人。

    因此她便冷笑着对唐六小姐说道,“六小姐也不必在老太太的跟前告我。就算你如今要吃什么劳什子的桂花糕,我也要对六小姐说一句没有!如今厨房里但凡有些力气的婆子都在前院里帮忙,六小姐如今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说素淡的食物不好,那六小姐只怕还是没饿着,就先别吃。什么时候你觉得这样的食物也能入口了,那时候六小姐也就不会抱怨了。”她这话叫唐六小姐柳眉倒竖,大声对云舒叫道,“你竟敢这么对我说话!”

    “我有什么不敢!六小姐都敢忤逆祖母,在老太太跟前这么放肆,我身为老太太跟前的丫鬟,自然不能眼看着老太太还要受一个孙女儿的忤逆!”

    云舒一口黑锅扣在唐六小姐的头上。

    唐六小姐被她气得半死。

    然而云舒恼她这个时候还要在老太太的跟前叫老太太心烦,便冷笑着说道,“而且我劝六小姐不要大喊大叫,不然只怕也叫人觉得六小姐不知所谓。无论是什么时候,也断断没有公府千金为了几块碳,为了几口吃的就在自己的祖母面前大喊大叫的。难道就这么没见过世面,这么不知轻重不成?你觉得那些吃的不好吃,可老太太也吃的不过就是这些!难道六小姐的心里,你比老太太还尊贵些,老太太吃得,你就吃不得?更何况炭盆的事我也知道,虽然屋子里只有一个炭盆,可是六小姐你的床上却都是上好的毛料,如今你身上还裹着狐裘斗篷呢!我看你这脸色红润的模样,想必也是没冻着。”

    唐六小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哪里会冻着。

    她只不过是自私自利罢了。

    可平日里自私自利也就罢了。

    这个时候自私自利,实在叫人寒心,也叫云舒觉得唐六小姐是个没心肝的人。

    她虽然与唐六小姐时常有些争执,不过一想顾念自己是丫鬟,从未说过这么放肆的话。

    可是如今唐家是最艰难的时候,说一句不好听的,若是前院守不住,后院的女眷只怕也都全完了,那谁还顾得上尊卑之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