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大乱

    唐三爷脸色微变。

    “母亲的意思是……”

    “二皇子这么做,又是其他皇子的话柄。只怕如今在京城中的其他皇子正想要他这个踏脚石,准备进宫把陛下给救出来,做这个大大的忠心的皇子呢。”因此老太太觉得二皇子这么做实在不是十分聪明,自己抢先逼宫,虽然有一个清君侧的旗号,可是他就算是清,清的也该是皇贵妃,怎么反倒先清了五皇子这个手足?风口浪尖儿上的时候,最不能行事踏错,可是二皇子抢先杀了五皇子,这岂不是给人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话柄?

    只怕如今其他皇子才要叫好呢。

    这时候,正该是他们的机会了。

    既不需要担上一个残害手足的恶名,还可以在皇帝的面前讨好,这才是名正言顺。

    而且就算是五皇子是了,可是皇贵妃还没死呢,皇帝也还活着。

    二皇子杀了五皇子全家,皇帝只怕如今最恨这个儿子。

    其他皇子如果这时候打折拯救皇帝的旗号再生动乱,只怕皇帝必定是站在其他皇子这一面,得先要把二皇子给杀了,才能消了皇帝的心头之恨。

    虽然二皇子手中有乱兵,可是其他皇子就没有吗?

    就算是没有二皇子手中的兵多,可是好几个皇子联合在一起,就算是王府的私兵也不少了。

    老太太想到这里,不由叹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乱子还在后头呢,到时候才是京城的不太平,只怕到时候还会有更多的动乱与祸事。她伸手握紧了唐三爷的手轻声说道,“最近这段时间一定要紧锁府门,我只担心京城要生出事端来了。”她十分疲惫,唐三爷急忙答应了一声,也知道老太太虽然只是内宅妇人,可是年岁大,见多识广,见识比自己这样的年轻人丰富多了,他就起身去了外头,越发叫人谨慎地看守国公府。

    等她走了,老太太才叹了一声,歪在了垫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太太,要不喝一碗鸡汤吧。”云舒便低声劝她。

    “也好。知道你们国公爷如今还算平安,我心里也放心了。”既然宫里没有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老太太如今也算是心安。她接了云舒的鸡汤,虽然也知道清晨吃鸡汤过于油腻,不过如今也顾不得了,喝了一口看了云舒一眼问道,“放了人参?”她目光柔和了几分,云舒却不敢居功,说道,“是琥珀姐姐担心您休息得不好,叫炖鸡汤的时候放了几根参须。”也不敢给老太太吃太多的人参,担心老太太虚不受补,因此人参不多,可是口感微微发苦,老太太还是能尝出来的。

    “琥珀也是有心了。”老太太正说着话的时候,昨天忙碌了一个晚上,之后又在佛像前跪了一晚上给唐国公祈福的唐国公夫人一脸疲倦地来给老太太请安。见她的脸色不好看,显然担心唐国公的心也不好受,老太太不由生出几分怜意问道,“后头院子里的事,没有什么谁淘气吧?”因老太太一声令下将府里的女眷都收拢在自己的宅子里,虽然她的宅子大,可是国公府的女眷人也多,这住所难免逼仄,而且这些女眷里又有唐家三房的姨娘通房之类的,这其中也不是没有不省心的,都需要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出面弹压,老太太自然知道这事情非常苦难。

    “好歹弟妹在后头镇着呢,她是郡主,府里的女眷不敢对她不客气。”唐国公夫人便坐在老太太的跟前说道。

    “郡主也有心了。”老太太想到此刻还睡在自己后头里屋的唐五公子与唐六公子,想到合乡郡主为了国公府的女眷的事都顾不得自己的儿子了,不由目光柔和了几分。她也知道唐国公夫人来自己的跟前是为了什么,便将唐国公在宫中尚且安好的事说给儿媳听,见唐国公夫人听了二皇子做的事脸色微微发白,便关切地说道,“你娘家如今正管着五城兵马司,这内城之中的整顿还要你娘家兄长来做事,只怕……”老太太顿了顿,见唐国公夫人听懂了,脸都白了,便对她说道,“不过你暂且放心,老三刚刚问过,没听说无常兵马司有什么乱子。”

    唐国公夫人的兄长掌管着五城兵马司,这是内城巡检,如果二皇子逼宫成功,如今城中动乱,只怕她的娘家兄长首当其冲得做出态度。

    要么就是要去救皇帝,要么……如果二皇子觉得五城兵马司的人是自己的敌人,只怕唐国公夫人娘家兄长就要首当其冲被二皇子先给收拾了。

    就算二皇子腾不出手来,可是其他皇子也必定会找上她娘家兄长,也是为了这五城兵马司里那点兵权。

    “哥哥在朝中风风雨雨几十年,我信他会平安无恙。”唐国公夫人也担心自己的哥哥,可是如今自己的丈夫都不知如何,她哪里还顾得上这些。见老太太微微点头,叹了一口气的样子,她急忙对老太太说道,“母亲也别担心。咱们到底是国公府邸,不是等闲宵小就可以冲撞的。”只是她的脸色有些黯然。老太太也明白她如今担心的人多些,因此便对她劝道,“你也别着急,不然,等老大回来,只怕他也心疼你。”

    唐国公夫人脸色苍白地笑了笑,却告别了老太太,又去跪佛去了。

    她如今想要求的更多了一件娘家兄长的安危,自然恨不能多跪一段时间才放心。

    不过唐国公夫人之所以放心,也是因为国公府如今上算太平,因虽然二皇子逼宫,不过却暂时没有牵连到这些京城之中的勋贵之家,云舒猜想着,大概也是因为二皇子力有未逮,虽然手中有些乱兵,不过也不可能辖制整个京城,因此就把京城里这些勋贵小虾米给放了,先掌控皇帝那个最大的虾米去了。然而虽然二皇子掌控不到整个京城,可是他手里到底有着皇帝这个人质,因此没过半日,果然在京城之中的其他几个皇子就线杆而起,打着救皇帝的旗号,指责二皇子是个叛逆,还残杀兄弟,不仁不义,带着自己的势力与二皇子对峙起来。

    唐三爷的信息频频传给老太太。

    云舒跟在老太太的身边,倒不算是后头不知消息因此惶惶不安的女眷,也知道二皇子关闭了皇宫的城门,隔空与几个兄弟对骂,之后又有几个皇子带动着自己的麾下的势力妄图冲击皇宫的城门,却被二皇子顽强地带着自己的人给堵了回来,就在这段时间,又有两个皇子在皇宫城门口被不知从哪里来的乱箭射死,都不知是二皇子干的好事还是其他皇子先暗中下了黑手,一时之间京城大乱,到处都是不知哪里的乱兵,也不知谁是好的谁是坏的,甚至在皇宫大乱之中,就有一些勋贵府邸被人冲击。

    唐三爷没有出国公府,可是因为紧张地观察京城中的情况,就将一些越发不好的事说给老太太听。

    听说京城之中已经有几家勋贵被冲击开了,那些乱兵冲到了这些百年世家之中,到处作乱,勋贵之家的女眷也有些被人掳走,下落不明的。

    听到这些,老太太的脸色微微发白。

    “这哪里是乱兵,这分明是匪徒,是强盗!”云舒见老太太听说了这样的事,越发觉得老太太将府中的女眷都收拢在一个院子里方便保护是极对的。那几家被冲击开的勋贵之家,听说也是因素日里勋贵之家奢华的名声众所周知,因此那些趁火打劫,也不知是皇子们从哪里搜罗来的乱兵自然知道抢寻常百姓家不如直接抢了这些勋贵之家油水大,又因为这些皇子身份差不多,也有些内讧,而且当初为了组建兵力与二皇子抗衡,这些皇子们也在外搜罗了一些乱匪,招安一番,许下一些承诺就将他们引入京城收为己用,这些无法无天的货色如今有了皇子们的庇护,可是骨子里却依旧都是一些强盗,遇到了趁火打劫的事,也不愿卖命去冲击皇宫免得成了二皇子收下的鬼魂,就来叨扰这些自顾不暇,十分惊慌的勋贵之家。

    有些人家只当做自己乃是百年勋贵之家,威风凛凛,因此这些乱兵不敢冲击,因此虽然也叫人守住府门,可是家中的女眷孩童却还是各自分散。

    等到了家里被人闯进来,自然救援不及。

    “这些皇子……”老太太的脸微微发白,对云舒叹气说道,只怕是为了皇位,什么都顾不得了。”

    就算是牺牲了她们这些勋贵之家也完全不在意了。

    不然,怎么会纵容那些乱兵冲到了勋贵之家?

    若说这其中没有那些皇子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太太绝对不会相信的。

    “老太太,咱们国公府一向赫赫威名,只怕也是外人眼中的肥肉,是不是应该早作筹谋?”云舒便急忙对老太太问道。

    她这话叫老太太轻轻点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