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赶尽杀绝

    “可如果那些乱兵见人就杀呢?”翠柳战战兢兢地问道。

    云舒见春华也惊恐起来,回头看了看老太太的方向,见她听不见,便耐心地低声说道,“就算那些乱兵疯了,可我也相信陈叔不会有事的。陈叔的性子最是机警,只要躲起来,躲过乱兵就行了。”二皇子宫变是为了去弄死皇贵妃母子还有掌控皇帝的,怎么可能把兵力浪费在一些不重要的地方,因此只要躲过了前期的兵乱,那些乱兵必定是要跟着二皇子直接去皇帝的处所的,因此,陈白只要躲起来,等那些乱兵一同去冲击皇帝的处所,他起码就会安全了。

    还有春华的二叔……只要跟着陈白,那八成也不会有危险。

    二皇子也不可能非要把这皇宫翻过来,把里头的每一个人都杀了。

    云舒更担心的是唐国公。

    在皇帝的身边,这危险指数才大得很。

    “真的吗?”翠柳和春华不由问道。

    “自然是真的。你们先别慌,不然,越发心里不安了。”云舒如今能说什么?难道还能说不好听的预言不成?因此她只能宽慰翠柳和春华家里人不会有事,却又见春华握住了云舒的手低声问道,“陈平哥,陈平哥在哪儿呢?他是在府里头,还是,还是在外头?”她家里的长辈今天自然是都在国公府里服侍老太太,可是和她刚刚定亲的陈平之前却跟她说,说是老太太的恩典,知道他年后就要回去服侍唐二公子,这么多年远离家人也是可怜,因此叫陈平跟着陈白家的在自己的家里过年。

    如果是这样,那陈平与陈白家的岂不是在他们自己的家里?

    可是如今外头的乱子那么大,陈平在外头,春华觉得还不如府里安稳。

    见她这么关心陈平,翠柳不由想要流眼泪。

    “陈平哥多机灵你不知道不成?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陈平哥会有法子避过去的。”见春华大大的眼睛红了,担心自己的未婚夫担心得不行,云舒心里再担心也只能劝她不要慌张。只是这样熬了一晚上,等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外头喊打喊杀的声音还在继续,可是云舒怎么都觉得仿佛厮杀声变得不是那么大了。她觉得心里一紧,知道只怕皇宫的乱子已经有了结局,然而此刻外头还没什么动静,她也没说什么,只是陪着琥珀先去了后头看了家中的女眷,又去厨房叫厨娘们做了早饭,把早饭都送过去,又捧着早饭去老太太的跟前。

    “您再多吃点儿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等着这事的结果。”见老太太吃得少,云舒不免担心。

    老太太只不过是吃了半碗粥罢了,此刻不免苦笑起来。

    “哪里吃得下?你们国公爷在宫中一日,我这饭就吃不下去啊。”她叹了一口气,到底叫云舒勉强劝着又吃了半块板栗糕,正吃得食不下咽,就见一脸憔悴,浑身寒风的唐三爷从外头快步进来。见了唐三爷进门,老太太不由眼睛一亮,忙推了面前的早饭急忙问道,“怎么样了?宫里,宫里有消息了吗?二皇子……怎么样了?”虽然老太太一向不怎么喜欢皇贵妃还有五皇子那对张扬的,还与唐家二房勾勾搭搭的母子,可是说起来二皇子宫变,皇帝是受到二皇子的威胁,那就是也威胁了唐国公。

    老太太自然是希望二皇子别成功逼宫,不然不说皇贵妃母子,就是皇帝只怕也成了二皇子毡板上的肉。

    如果皇帝被二皇子辖制,那唐国公作为皇帝的忠臣,只怕越发危险了。

    唐三爷一顿,在老太太紧张的目光里动了动嘴角,才艰难地说道,“二皇子成事了。”

    老太太顿时身上一软,差点倒下,云舒急忙扶住了老太太,却见老太太喃喃地说道,“皇城之中精锐无数,禁军乃是最精锐之师,怎么,怎么会败了?”既然说二皇子成事了,那就说明二皇子已经成功地将皇宫给攻破了,这叫老太太越发慌张起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皇帝,急忙问道,“那你哥哥呢?老大呢?!”一想到唐国公只怕会为皇帝豁出命去,如今还不知会怎样,老太太不由滚下了热泪。

    “没消息。二皇子把控了皇宫,里头的具体消息都传不出来。不过……”唐三爷也急忙去扶住了老太太,见老太太短短时间就仿佛老了十几岁的样子,便忙安慰老太太说道,“虽然二皇子进了皇宫,关闭了宫门,不过里头的事也透出来一些,说是死了些人……”他见老太太一把抓紧了自己的手,便不敢怠慢,飞快地说道,“说是五皇子与五皇子妃被二皇子给乱刀剁了,还有几个依附二皇子的朝臣也被二皇子以逆党处置,枭首而死。母亲,我觉得大哥应该没事。如今传出的消息都不是好消息,大哥没在这些消息里头,我觉得倒是一件好事。”

    如今传出的消息都是二皇子杀了谁,那唐国公没有在这些消息之中出现,应该还是安全的。

    毕竟唐国公这样的朝中重臣,如果真的殒命的话,那无论如何必然会有些动静透出来。

    因此如今唐国公没有消息,反倒是最好的消息了。

    而且二皇子已经进了皇宫,兵乱也应该告一段落,也不会再有疯狂的杀戮,唐国公既然躲过了前夜的事,那如今应该安全更能够得到保障。

    老太太自然也能想通这一点,此刻露出几分安心,片刻之后,又叹了一口气。

    “这么说五皇子与五皇子妃都没逃得了?”皇贵妃的死讯还没有传来,就先传出了五皇子的死讯,显然二皇子知道弄死皇贵妃的重要性远远不及先弄死五皇子。

    因此,他先杀了五皇子,断了皇帝想立五皇子为太子的念头。

    五皇子死了,那皇贵妃就算是蹦跶不起来了。

    可无论怎样,二皇子这为了皇位兄弟阋墙,干净利落地杀了弟弟,也叫老太太心寒。

    唐三爷的脸色也格外难看。

    无论五皇子是贤良还是愚蠢,还是有什么不堪的地方,可二皇子干干脆脆就这么杀了五皇子,实在是叫人心寒。他沉默了片刻才对老太太低声说道,“不仅是这样。二皇子不仅杀了五皇子与五皇子妃,还杀了五皇子的庶子,五皇子的血脉全断绝了。”这些年里,五皇子和五皇子妃并没有生出嫡出的血脉,倒是和侧室生了两个庶子,还不过是一两岁的年纪,无知稚子罢了,能知道些什么?可二皇子连两个小孩子都容不下,趁着这个时候,把五皇子的庶子也都给杀了。

    斩草除根得太利落了。

    唐三爷自诩翩翩君子,实在是见不得这样的干脆。

    若那两个庶子已经成人,那成王败寇死了也就死了。

    可是两个小孩子罢了……那两个孩子与唐三爷自己的孩子差不多岁数,唐三爷自然是感到有些难受。

    “二皇子既然要断了陛下的希望,自然是要赶尽杀绝的。”老太太知道唐国公暂且没事,虽然心里依旧担心,如今却好些了,便叹了一口气,叫儿子不必扶着自己了,歪在一旁云舒给拿过来的垫子上缓缓地说道,“只是我没有想到他是这样一个性子。说起来,五皇子也就罢了,可是五皇子妃……当年还时常来我的跟前请安,虽然她有许多不好的地方,可到底是我看着长大的,如今想想也觉得心酸。”

    五皇子妃是显侯嫡女,当初显侯府与唐国公府还未交恶的时候,五皇子妃是时常来给老太太请安的。

    虽然在沈家这件事上显侯府做得太过恶心,五皇子妃之后对沈家的态度也过于无情,还转身就嫁给了五皇子,可老太太不喜欢她是不喜欢她,却没有想过她是以这样凄惨的方式死在了宫里。

    因为想到了五皇子妃,老太太不由又关切地问道,“显侯呢?”

    “他也没有消息传出来,不过我想只怕他好不了。”唐三爷对显侯这种两面三刀的货色没有兴趣,见老太太微微点头,便迟疑着问道,“如今二皇子成事了。母亲,咱们的府门是不是……”他本想说既然已经乱子差不多了,是不是应该不比这么紧张,却见老太太苦笑着说道,“你还是叫人继续守着府门。就传我的话出去,就说从今天开始,不许有人擅自出入府中,府门紧闭,也不必出去探听消息,紧锁府门吧。”

    “为什么?”唐三爷在外头熬了一整晚,如今又冷又饿,见琥珀端了一大碗的羊肉汤来,素日里他不喜欢这样油腻的东西,却也一大口喝了,又吃了两个包子,对老太太问道。

    “如今才是乱子的开始。二皇子成了事,可是他想做皇帝,想得太天真了。”老太太见儿子如今顾不得风雅,不由无奈地叹气说道,“二皇子逼宫美其名曰是清君侧,可是到底也是逼宫。陛下尚在,他就敢逼宫,无论是什么说法,这都是叛逆。而且他还杀了五皇子与五皇子的儿子们。这样心狠手辣,你以为别的皇子心里没有想法?他能杀一个五皇子,焉知不会杀了其他兄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