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安顿

    云舒心中十分无奈,可到底什么都没说。

    难道叫唐四公子别看自己?

    那也太自作多情了。

    倒是琥珀,看了脸色有些忧郁的云舒一眼,又看了看远在门口的唐四公子,沉思半晌走过去对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客气地说道,“奴婢还有件事想劳烦两位公子。”她是老太太跟前最得脸,被信任的大丫鬟,掌管老太太跟前所有的事与丫鬟婢女,比云舒这样只靠着老太太喜欢上位的小丫鬟不同,一向被人尊重,就算是唐三公子这样的主子也不敢对她怠慢,便问道,“琥珀姑娘有什么吩咐?”

    见一旁弟弟微微红了脸,唐三公子微微皱眉。

    他微微侧身,挡住了弟弟的视线,与琥珀攀谈起来。

    “是我才想到的事。”琥珀也不挑明自己看见了什么,见唐三公子还知道礼数,便缓缓地对他说道,“公子们也看见了,这天是极冷的。咱们院子里的女眷丫鬟,用这些许的碳火,又有厚重的衣裳也就足够保暖。只是在外院还有守门的府中的下人,只怕这样的天会十分辛苦。”如今国公府里的下人都在紧张地把守着府中的几处府门,还要巡视府中,唯恐又宵小趁火打劫,因此是十分紧张警惕的时候。然而这如今的天正是寒冬腊月,那些守着府门,还有没日没夜要巡视国公府的下人只怕无比地寒冷辛苦,琥珀想到了上一次宫变的时候府中的那些没有想到的事,自然不会忘记这一次给添补上。

    “琥珀姑娘说得有道理。”唐三公子目光肃然起来。

    他虽然年轻,可如今因长房两位堂兄都不在府中,自然是他要把这些事都想起来,考虑周到。

    这天寒地冻的,若是守着府门一整天也就罢了,可是谁知道二皇子会冲击京城多少天呢?

    这场乱子还不知要花费多久的时间,那看守国公府的下人的确是过于辛苦了。

    “府中的大库之中应该还有许多防风寒的药材。”好在这是过年的时候,府中刚刚得到了各处庄子上孝敬上来的年礼,因此物资是必然不会短缺的,琥珀便对唐三公子说道,“我记得库房里还堆着许多的猪羊之类的冻肉,本是留着府里头这些日子过年的时候要用的,公子不妨都取出来,和那些药材炖成汤,给各处的下人喝了,至少也暖和,防风寒。而且老太太也说了,如今非常时期,外头看守的人最是辛苦,叫各处的碳火都要先紧着外头的人,咱们这些女眷在老太太的院子里,也用不了多少。”

    唐三公子听了这些不由犹豫起来。

    “老太太的意思,是担心这场乱子的时间会不短?”

    “无论二皇子这乱子短不短,也没有叫下人在外头为咱们拼命,却叫人冻饿艰难的道理。”琥珀的脸色淡淡的,见唐三公子目光露出几分温和,倒是觉得唐三公子的性子不错,不是那等苛待下人的性子,便继续说道,“老太太的库房里还有这些年她收着的许多的皮毛料子,虽然没有做成衣裳,不过当做披风,或者披在身上至少也是暖和的。我过来的时候老太太已经与我说过了,除了一些珍稀的,老太太喜欢的皮子,其他的皮子都请两位公子拿出去,分给各处的下人,叫他们至少能保暖。”

    云舒听了这话,想到老太太的确单独跟琥珀叮嘱了一些话,不由在心里感慨老太太的善意。

    对于外头的下人,老太太都能想到这么多,云舒觉得府中的下人也会感激老太太的。

    “那你们拿的这些东西……”唐三公子已经意动了,只是见琥珀和云舒拿了也不少的东西,便犹豫着问道,“我们先送你们回院子。”

    “不必了。”外头不知什么时候,又似乎有一处不同地方燃烧了火光,明明是黑暗的黑夜,可是此刻外头却似乎亮得不行,甚至云舒还仿佛能够感受到不知从哪儿过来的扑面而来的炙热,还有哭喊的声音。不过这肯定是幻觉,毕竟这里是国公府的内院,外头的声音还有火光的热气怎么会叫云舒感觉到。倒是琥珀,目光落在外头的火光之上,眼底闪过了什么,对唐三公子说道,“这些东西我们几个丫鬟自己就能搬回去。三公子与四公主先顾着外头的下人。”

    “也好。”唐三公子便微微点头。

    “琥珀姑娘放心,我和三哥不会耽搁事情。”因琥珀提到了这样的大事,唐四公子也顾不得什么心里的悸动,急忙转头对唐三公子说道,“三哥,我们也快着些吧。”他比唐三公子更仁慈一些,想到这如今的腊月的天,外头滴水成冰,想来那些下人也是十分辛苦的,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心里也记挂那些下人。此刻又想到了什么,急忙对琥珀说道,“若是琥珀姑娘回去看见了我母亲,母亲问起我,就说我……”他迟疑了片刻,想到二夫人抱着自己不撒手,仿佛自己是她的命,便低声说道,“就说我暂时不能陪着她,叫她不要担心我。”

    他明白二夫人是因为慈母的心舍不得他涉险。

    可是他也是唐家的男丁。

    而且,难道只有他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难道唐家的其他叔伯兄弟都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自己就要瑟缩胆怯,贪生怕死吗?

    他的目光微微黯然,也知道二夫人看不见他回去会多么伤心还有担心,可是他却不能因为母亲对自己的担心还有顾虑,就做一个缩头乌龟。

    “四公子放心,奴婢回去会好生安慰夫人。”见唐四公子对自己露出一个释然的笑意,俊俏的面容也变得多了几分生机,琥珀难得微微笑了笑。她一向都很不喜欢二房的唐二爷,可是如今看见了唐三唐四两位公子,又觉得这可能就是出淤泥而不染。唐二爷那么叫人不喜,可是生出的孩子却大多都是好孩子。想到了这里,琥珀便也少了几分冷淡,唐三公子便拉着弟弟忙碌起来。

    见他们忙碌起来,琥珀带着云舒还有几个小丫鬟抱了拿出来的东西就走。

    因少了男子帮忙,这些东西其实沉得很,可是云舒却一声没吭,身上背了不少的碳,手里提着许多的东西。如今这样的情况,她也知道二皇子这场动乱只怕不会短时间结束,而且等二皇子的动乱结束以后,她也不知道京城会走向什么样的方向,如今这样的乱子之中,还带着唐国公陷在宫中,云舒心里担心得厉害,见琥珀拿的东西比自己更多,雪夜之中,琥珀的脸微微绷紧,似乎露出几分严肃,便也不敢说什么,免得力气没了,自己的东西也拿不出了。

    她这么拿着许多的东西回去,甚至觉得身上都不那么冷了。

    等回了老太太的跟前,将所有的东西都归到一起,老太太就叫人送到自己院子的那些屋子里给女眷们先用着。

    瞧见老太太似乎睡不着,还在担心唐国公,云舒不由露出几分担心。

    只是如今唐三爷带着人守着院子,在前头呢,老太太也没有人安慰。

    到了如今这情况,云舒甚至觉得老太太并不需要担心,只需要安安静静地自己想心事。因此云舒和琥珀,还有她身边的丫鬟们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把手里的炭盆给老太太点上,免得老太太冻着,又给老太太盖了厚厚的斗篷在腿上,就在一旁陪着老太太。只是云舒瞧见一旁翠柳的脸色仿佛心神不宁的样子,心里一动,便走到了翠柳的身边,且见春华也脸色有些慌乱,便拉着她们俩到了另一侧低声问道,“怎么了?”

    “小云,我爹,我爹跟着国公爷进宫了。”翠柳抓紧了云舒的手害怕地说道。

    她不敢哭的。

    因为唐国公陷在宫中,如今宫里只怕都是乱兵与禁卫在交战,老太太都担心得不得了,她作为一个丫鬟,怎么敢先露出惶恐呢?

    云舒不由沉默起来。

    陈白是唐国公一向倚重的管事,上一次宫变的时候,陈白就是跟着唐国公进宫。

    没想到这一次依旧是陈白。

    “我,我二叔也跟着国公爷在宫里。”春华脸也微微发白,见云舒看着自己,便红着眼眶低声说道,“今年国公爷点了二叔跟着,二叔还高兴得很,说是也能进宫见见世面。还说,如果能在宫里见到什么有趣儿的,就回来说给我听。”她们家是国公府最得脸的了,因她父亲是国公府的大管家,因此一向不跟着唐国公去宫里,而是留在府中纵览全局服侍老太太还有主子们,因此逃过一劫。

    可是难得今年唐国公点了春华的二叔进宫,却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

    春华也顾念家里人,怎么会心里安稳呢?

    云舒听了便心里叹气,叫她们别慌。

    “上一次宫变,陈叔已经在宫里有了几分历练,应该知道宫里什么地方更安全些。而且他不过是个随从,那些人的目标不是他,应该不会对他做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