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自保

    琥珀一向在老太太的跟前体面,小丫鬟们也不敢说什么,急忙都答应了,扶着哭哭啼啼的李姨娘就往外走。

    云舒便微微皱眉。

    如果李姨娘哭的是唐国公,她倒是觉得李姨娘为人还不错。

    可是这李姨娘都问都不问唐国公一句,只问皇贵妃,可见她的心里,还是没怎么把唐国公放在心上。

    “您别与她一般计较,不过是个不晓事的蠢的。”琥珀低声对老太太说道,“您对她的关照,我看她是没听出来。”老太太叫李姨娘不必多想,叫她只记得自己唐家姨娘的身份,就是在给李姨娘吃定心丸,毕竟如果二皇子真的清君侧,皇贵妃死定了,李家倒了的话,那李姨娘的处境自然也堪忧。可老太太给了她一句承诺,叫她只要安分守己就依旧是唐家的姨娘,这是会护住她的身家性命的意思,可李姨娘显然什么都没听出来,还在为了李家纠结。

    “她已经算是运气好的了,嫁到了咱们这样的人家,做了国公爷的姨娘。不然如果嫁到显侯府上去,如果皇贵妃当真坏了事,那只怕没什么好下场。”云舒低声说道。

    她霍然想到李家还真的有一个女儿嫁给了显侯世子。

    不过,如果皇贵妃真的坏了事的话,那位世子夫人怕没那么好命能逃过。

    想当初沈家坏了事,显侯世子就害死了发妻沈三小姐,李家的小姐得意洋洋地嫁到了显侯府上去。

    可是如今李家也要坏事了,那显侯世子……既然能杀了一个妻子,只怕也能弄死第二个。

    那才是真的惨呢。

    因此,李姨娘又有什么好哭的。

    云舒低声说了一句,老太太便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是个糊涂虫罢了,我也懒得说她。不过她也虽这些年行事张扬轻浮些,却也没有害人……我也容得下她。”她见二夫人在一旁拉着唐四公子的手叫他跟自己躲去后院的屋子里去,微微皱眉对二夫人说道,“你先回去吧。叫他们兄弟都在我的眼前。”虽然说如今府里安稳,可是谁知道什么时候外头的乱子就波及到国公府之中呢?二夫人只有唐四公子一个儿子,本想带着儿子去避祸,谁知道老太太却叫她儿子做出头,没准儿就要身先士卒去护着国公府,二夫人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不情愿。

    “你如今还惦记你儿子的性命?你一家子的性命都要没了。”老太太皱眉说道。

    “老太太的意思是?”二夫人唯恐老太太发怒,便急忙问道。

    “你忘了,你和老二心心念念要把六丫头给谁当侧妃呢?”老太太的脸色淡淡的,然而二夫人的脸却一下子变色,露出几分惊恐。见她怕了,老太太这才冷淡地说道,“虽然说六丫头没进五皇子府里,可是你们夫妻也已经把这件事张扬出去了吧?如今京城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六丫头是已经定下来的五皇子侧妃,你以为皇子们就听不到风声不成?一旦二皇子当真成功地清君侧,你以为二皇子会让过你们?一家子的性命都要丢了,你还有时间在这里只护着你儿子?”

    老太太当初就觉得二夫人这件事做得蠢。

    把唐六小姐送到五皇子府上去博前程,这是怎么想的?

    可恨这一家子从上到下都被五皇子画的大饼给迷住了眼,谁劝两句都是跟他们夫妻的荣华富贵过不去。

    二夫人在老太太跟前多年,一直都是个明白人,都被那等风光显赫给糊弄住了,酿成如今的祸事。

    如今,二皇子一旦上位,就算是他懒得清算一个小小的侧妃人家,可是那些想要对唐家落井下石,或者拿着这件事去讨好二皇子做投名状的就能把唐二爷一家置于死地了。

    “那,那可怎么办啊?!”

    “怎么办?老老实实地在后头住着,前头爷们儿的事,与你没什么关系。你只要好生把二房的姨娘还有你的亲闺女给压住,不许她们生事。”老太太见二夫人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也觉得烦恼,摆手叫她战战兢兢地从自己的面前下去,只留了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还有自己身边的丫鬟,这才对云舒疲惫地说道,“把这屋子整理整理,我就歇在这里。”这屋子其实就是个会客的地方,虽然后头也有里屋歇着,不过肯定不及老太太的后院舒服,云舒犹豫着对老太太说道,“里屋虽然床不小,可是到底不及后院安稳,也暖和。”

    “没关系。多烧几个炭盆就是。如今这样的时候,我得在上房守着。”老太太这么做,也是为了安府中女眷们的心。

    云舒也明白,因此虽然里屋的床必定不舒服,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老太太说道,“那我叫人从后头拖两张大些的罗汉床过来吧。一则是为了两位小公子。”唐三爷的两个儿子年纪小,合乡郡主要帮衬唐国公夫人忙碌整个国公府的事,自然腾不出手照顾儿子,老太太必然是要照顾的。既然要睡在老太太身边,那里屋的床就有些小了。她的提议叫老太太点了点头,对云舒说道,“你一向妥帖,既然如此,你就和琥珀商量着上房都要添些什么,快些商量出来就是。”

    这就是委以重任了。

    虽然老太太的身边的丫鬟很少勾心斗角,不过此刻有几个看云舒的眼神也有些不对。

    不过如今唐国公都被陷在宫里了,老太太焦心忧虑成这样,云舒哪里还管会不会引起旁人的嫉妒,急忙点头说道,“老太太放心,我再和琥珀姐姐商量商量。”老太太一向信任老成持重的琥珀,如今再加上她,云舒就与琥珀先从老太太的屋子退出来,商量了一番尽快而且尽量不要麻烦旁人地把需要的东西如罗汉床,碳火,炉子还有一些要紧的安神保暖之物都拿来,云舒犹豫了片刻,与琥珀低声说了一句,琥珀沉默起来。

    她深深地看了云舒一眼,带着云舒去了一个不大的,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库房,掏了钥匙出来打开了库房。

    “不是已经齐全了吗?”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见此刻府中还算太平,便主动跟着琥珀还有云舒并几个力气大的婆子丫鬟过来搬东西,见琥珀听了云舒的话又开了一个库房,见她们两个要进去,唐三公子便皱眉说道,“零碎不当用的东西就先不要顾着。先顾着叫老太太与五弟六弟在上房能休息安置得舒服一些就行。”他觉得女孩儿麻烦,然而唐四公子见云舒摇了摇头,便低声说道,“三哥,许是什么有用的东西。”他红了脸,云舒就当做没见到,然而唐三公子愣了愣,看着唐四公子微微皱眉。

    只是此刻也不是教训弟弟的时候,唐三公子忍耐着,跟云舒和琥珀进了库房要帮忙。

    他一进门,却见这库房里竟然是一处放着许多镶嵌宝石或者镶金嵌银的武器的地方。

    说是武器,不过或许是因为装饰的意思更大于实际的意义,因此看起来这些弯刀袖刀宝剑的看起来华丽,价值极高,不过却有些中看不中用。

    不过就算是这样云舒也觉得足够了。

    那些中用的武器她自认力气小拿不起来,而且拿在身边,不是叫此刻都很紧绷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吗?叫她说,如今这些看起来漂亮的武器就很好,因为都打造得十分精细,因此女子也能拿得动,而且到底是武器,就算再精细,那也开了刃的,十分锋利……她也顾不得这些都很值钱了,径直从箱子里面挑了几把顺手又拿的住的小巧的袖刀来,递给了琥珀一把,把自己和翠柳还有春华的份儿带上,对琥珀低声说道,“姐姐别怪我多心,只是如今京城之中形式不好,与其事到临头,不如做好最坏的准备。”

    如果当真有乱兵冲入国公府内院,柔弱的丫鬟哪里是凶徒的对手,那谁来保护老太太呢?

    虽然这些小刀不顶用,可至少也能抵抗一些时候。

    也或者……

    如果真的遇到了大乱,国公府真的不能抵抗,叫唐家落入乱兵的手中,那她们这些年少美貌的丫鬟的下场也真的不好说。

    有一把刀子,至少也叫她有机会自尽,也好过受到其他更可怕的遭遇。

    云舒这话没说,而且事态也未必会到了那样可怕的地步,毕竟国公府也不是吃素的,不可能会有那样的动乱。

    不过云舒还是想,有些武器在身边,起码护着老太太的这份心也能安稳一些,好过只知道战战兢兢,惊慌无力的感觉。

    正是因为这样,因此她才求琥珀开了这个库房。

    琥珀没有呵斥她想得太多,也没有呵斥她乌鸦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却把云舒递给自己的刀子收在了怀中,淡淡地说道,“再挑几把就出去。”她虽然看起来脸色冷淡,不过却是答应了的样子,云舒便点了点头,一抬头,就见唐四公子正怔怔地看着自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