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清算

    此刻京城大乱,正是那些京城之中平日里在京城之中也喜欢做些为非作歹之事的贼人喜欢的时候。

    云舒一边想着,一边心中更加警惕。

    如今的国公府可跟当年的国公府不同。

    当年沈家之乱的国公府之中,有唐国公世子,还有唐二公子这两位算得上有能力又能出力气的公子。

    可是如今唐国公世子并不在京城之中,唐二公子也远在千里之外,这守护国公府的重任,只剩下唐三爷和唐三唐四公子兄弟。

    虽然说还有府中的家丁与众多的人手,可是云舒还是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

    或许这种七上八下,都是因为唐国公如今不知生死的情况,也叫大家的心里不得安稳。

    “二皇子这么做,的确是破釜沉舟。他既然做了这样的事就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他失败的话,只怕他与他身后那许多人的性命都不会被保全。”老太太带着几分疲惫地说道,“有些话,原不是该我说的。只是我也想说陛下这些年为了皇贵妃过于偏心,这不患寡而患不均……陛下一碗水没端平,那五皇子与皇贵妃又不能做出叫人信服的事来,因此才惹下了大祸。”到了如今,连唐国公都被卷入这场纷争。

    老太太想到长子,脸色更衰败了。

    她看起来一下子就老了。

    唐三爷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说道,“二皇子也就算了。儿子担心这一次宫变不会这么简单。谁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皇子黄雀在后?”见老太太猛地瞪起了眼睛,似乎不能相信,唐三爷便冷静地说道,“二皇子逼宫,虽然嚷嚷着清君侧,可是到底是叛逆,就算冲入宫中,做了谋逆之事,那就人人得而诛之了。母亲也别忘了,陛下还有皇子……如果在这个时候其他皇子对二皇子群起而攻之,或者各自为政要讨伐二皇子,这京城之中到时候才是大乱。”二皇子进了宫如果逼迫了皇帝,那其他皇子大可以打着拯救皇帝的旗号去与二皇子相争,到了那个时候,京城之中只怕就没有平安的地方了。

    因此,这京城恐怕真的会大乱。

    “叫人紧锁府门。只要不被人从外头攻进来,咱们唐家的人不许在外走动。”反正国公府之中因过年,各处庄头的年货年礼也依旧在国公府之中,因此就算是关上府门,这府中的吃食也足够唐家的主子还有下人吃用数月了。这么个功夫,就算是皇子相争也必然是有些结果了。老太太一边叮嘱微微点头的唐三爷,一边突然皱眉问道,“你听听,是不是哪儿有喊杀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刀兵交击的声音还有喊打喊杀的声音,还有惨叫声,这样的声音之下,云舒觉得心惊肉跳的,唐三爷看了一眼两个侄儿,唐三公子便微微点头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唐三公子回来沉声说道,“不是在咱们这条街上。应该是其他地方。”他犹豫了一下,看向一旁正战战兢兢地不许唐四公子出去的二夫人,收回目光对老太太说道,“老太太还是先歇着。就算是如今在这等待也无济于事。”老太太担心长子,唐三公子自然知道。不过就这么等着也不是个办法,那皇宫的地方还烧着大火呢,只怕短时间里还有的磨。毕竟虽然二皇子这次出其不意,而且手中的乱兵不少,可是皇宫里也不是吃素的,那守卫皇宫的都是禁军,极精英的兵将,就算是被二皇子打了一个猝不及防,有些失误,可是这么长的时间也应该反应过来,能够反击了。

    因此唐三公子劝老太太去歇着。

    “我还没有不中用到那个份儿上。”老太太见二夫人把自己的身边当做是最安全的地方,哪儿都不敢去,心里叹了一口气对唐三公子问道,“你父亲呢?”

    “父亲不见踪影,我怀疑刚刚他已经离开了国公府。”唐三公子想了想对老太太说道,“只怕父亲去找显侯了。”这个时候怎么才能感觉到最安全?自然是和自己的同伴在一块儿。在唐二爷的心里,唐国公这长兄的生死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倒是自己的老命要紧。显侯和他都是五皇子这条船上的人,唐二爷自然觉得显侯与自己才是一路人,在一块儿的时候没准还能骂一骂这二皇子,还为五皇子真心祈祷几分。

    因此,唐二爷索性连女人儿女全都不管了,丢给嫡母,自己去找显侯去了。

    老太太听说唐二爷不在府里,却松了一口气。

    唐二爷在家中总是添乱。

    他不在家里,老太太反倒高兴。

    “他如果能平安就好。”老太太见唐三公子虽然年少,不过此刻却并无畏惧,面容沉静,看起来也有几分胆魄,哪怕心中的负担再大,也对唐三公子微微笑着说道,“他把你留在家里就已经足够了。你的胆识倒是与你大哥二哥有几分相像。”她这话带着几分亲切,唐三公子也没有羞涩,只是对老太太说道,“孙儿近日会守在您的院子门口。”他这话自然意思就是要一心守住老太太的院子,护着家人了,不仅老太太笑了,连唐三爷也笑了。

    “也好。你也是有官职的大人,家中的事,我自然会托付给你。”

    “叫我和三哥一块儿守着老太太吧。”唐四公子也急忙对老太太说道。

    他觉得很不好意思。

    如今京城危难的时候,做唐家的子孙自然应该出来守护家族。

    可是他却被母亲缠住,因此反倒把威胁的事情丢给了兄长,这叫他觉得很惭愧。

    他如今也长大了,怎么能因为外面有些许威胁,就瑟缩在家人的后面,还把自己当做稚子幼童呢?

    因为这样想,唐四公子便急急忙忙地挣脱了抱着自己的二夫人说道,“母亲还是想去关心六妹妹吧。六妹妹的脸不传染,就叫她跟着咱们一块儿住。”他到底还是个关心妹妹的哥哥,老太太见他性子更纯良一些,便也欣慰地对唐三爷说道,“虽然你两个兄长都不在府中,可是有孩子们在,我也并不担心。”她笑吟吟的,唐三爷也笑了笑,见老太太身边好几个丫鬟簇拥着,便叮嘱老太太身边的琥珀说道,“好好照顾母亲。”

    他顿了顿又对云舒说道,“小五与小六就交给你。”

    他自然是要忙着府中的事,合乡郡主只怕这样的时刻也脱不开身,就将两个儿子放在老太太的身边。

    老太太年纪大了,自然也只能叫云舒多照顾着。

    因云舒一向沉稳能干,唐三爷倒是也信任云舒,云舒急忙答应了一声。

    见她答应了,唐三爷这才对老太太说了一声去找自己的妻子合乡郡主去了。毕竟合乡郡主的父亲宋王今日也在宫中,作为皇族宗亲陪着皇帝过年,这二皇子一清君侧,宋王也陷在了宫中,合乡郡主此刻心里也不知得多焦虑惶恐呢。只是这些话与老太太说,只怕老太太只有更操心的份儿,因此唐三爷什么都没说地就出去了,留了两个侄儿在老太太的跟前。此刻老太太看了两个孙儿一眼,便对在场的惊惶不安的唐家女眷们说道,“都去后头,听从老大媳妇儿还有郡主的安排委屈几天。等你们国公爷回来了,自然会补偿你们。”

    在场的大多都是唐国公的妾。

    这些妾侍自然不敢在此刻吵闹,连同唐家的唐四小姐与唐五小姐两个庶女什么都不敢开口地走了,倒是此刻突然脸色惊慌地冲出一个女子来,踉踉跄跄地扑到了老太太的面前来仰头问道,“老太太,刚刚,刚刚说清君侧,清的难道真的是宫里的皇贵妃娘娘吗?”她一扬起了那张惨白的脸,云舒就见她正是最近在国公府之中十分张扬得意,仿佛自己也一飞冲天,因娘家显赫越发得意的那位李姨娘。

    这李姨娘当初是皇贵妃娘家的族女,管皇贵妃叫一声姑母,虽然没如皇贵妃所想那样嫁给唐国公世子,可是做了唐国公的妾室之后倒是也觉得颇为风光。自从京城之中沸沸扬扬地传出了皇贵妃即将做皇后,她在国公府里也抖起来了,如果不是唐国公夫人镇得住她,只怕她连唐国公夫人都要不放在眼里,大概也想着什么时候唐国公也跟皇帝似的昏了头,把发妻给休了再把她捧上来做个国公夫人呢。

    谁知道美梦没做两天,宫变了,皇贵妃要当妖妃被清君侧了,李姨娘哪里还受得了这样的事。

    她如今迫切地想求一个答案。

    “不管二皇子要清算谁,你只要记住,你如今是唐家的姨娘就够了。”老太太脸色淡淡地说道。

    这份冷淡叫李姨娘顿时绝望地哭起来。

    她见老太太对自己这么冷淡,自然觉得这是因李家即将坏了事,因此唐家对她也没有从前那样温和了。

    “还愣着做什么?服侍姨娘回去歇着。”云舒正愣愣的时候,琥珀已经对左右两边的小丫鬟说道,“好好服侍着,别叫姨娘太担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