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清君侧

    “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太太见此刻眼前的除了唐三爷,唐三公子虽然如今身在翰林,可是却到底年轻。唐四公子也不过是少年举人,听起来体面,却没有官职,也帮不上忙,唐二爷刚刚不知去了哪里,就算是回来也是不中用的,只能问唐三爷急切地道,“你的意思是,二皇子这是背水一战,绝对不可能和解了?”老太太也不是寻常宅门里的老妇人,自然也知道唐三爷的意思。

    皇帝对自己膝下的几个皇子逼迫得太狠了。

    也偏心得太狠了。

    他的膝下的皇子虽然并不是个个儿都活到了成年,可是算起来,活到如今的成年皇子也不少了。

    不说五皇子与八皇子,除此之外也有好几个皇子,在朝中也颇有几分威望。

    这些皇子并不是不能干,也并不是没有野心。

    可是因当年沈家权势浩大,沈贵妃在宫中盛宠不衰,八皇子看起来也很机敏,因此压得这些皇子透不过气来,也生不出与沈家所出的皇子争夺皇位的心。

    哪怕是心中不甘,可是母族出身不及沈家,没有强大的后援辅佐,而且八皇子虽然年幼,却生来宽阔的胸襟与爽朗的性子,对自己上头的几位皇兄都很敬重。看见八皇子并未猜忌他们,几个皇子也只能认了命,想着八皇子也算是友爱兄弟,就算八皇子做了皇帝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至少有一个心胸宽大,不会警惕自己的皇帝在,这些皇子的生活依旧与在君父在位的时候没什么两样,甚至有可能成为新君的左膀右臂,在朝中更进一步,得到更多的权势。

    因为这么一想,因此虽然皇子之中不是没有嫉妒八皇子的,可是倒也太平。

    可是一切的平稳都在那一年沈家轰然倒下,八皇子被逐出京城前往北疆被打破。

    皇帝提拔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的嫔妃做了皇贵妃,这皇贵妃家族不显赫,自己也除了是皇帝的心头肉之外并无叫人信服的地方,这叫后宫之中的嫔妃,特别是有皇子傍身的嫔妃凭什么顺服她?就因为她侍候皇帝侍候得好吗?更何况就算当年沈贵妃盛宠的时候,也对后宫嫔妃和言语色,对皇后礼敬有加,还时常劝谏皇帝去多照顾后宫的嫔妃。可是这皇贵妃冒出来以后,但凡皇帝亲近了哪一位嫔妃,皇贵妃必然要哭闹不休,皇帝心疼皇贵妃自己哄着也就罢了,还要叫那被亲近了一两次的嫔妃在皇贵妃的面前被羞辱,叫皇贵妃出了这一口气才好。

    如此一来,最近几年,后宫之中对皇贵妃不满的嫔妃众多。

    甚至那些有皇子在的嫔妃更是皇贵妃的眼中钉,时常找茬,在皇帝的面前说些谗言,令皇帝厌弃她们。

    如今皇贵妃更是咄咄逼人。

    皇后本就没有宠爱,也没有皇子,说起来也碍不着皇贵妃什么。

    可是皇贵妃却偏偏要抢走她仅剩的地位,想要母仪天下,叫五皇子名正言顺。

    这叫人如何能忍?

    后宫的纷争到了外头,自然就是朝中的皇子之争。

    说起来五皇子并不是贤良得叫人眼前一亮的英明人物,而且为人胸襟还不及当年的八皇子,其他皇子自然并不顺服他。

    皇子们几次三番和五皇子作对,早就势同水火,一旦五皇子上位,他们绝对没有好下场。

    皇帝今年已经是下定了决心,再也不被后宫和朝中的非议所累,一定要将五皇子封为太子,这段时间频频训斥皇后还有后宫嫔妃不说,甚至朝中的皇子,被他疾言厉色训斥禁闭的也不是一个两个,这样逼迫,已经叫皇子们无法忍受,因此当唐三爷说到二皇子逼宫的时候,老太太为唐国公担心之外,却并不会感到这件事过于突兀。她如今只担心二皇子这乱子到底会闹得多大。

    “和解不了。我刚刚在人挺左右的也出来查问的人说,二皇子这回是铁了心了,逼宫的借口是清君侧。清陛下身边的妖妃。说陛下如今这样昏聩,竟然要废了毫无错处的皇后,还在朝中委任一切酒囊饭袋的李家的族人,这都是妖妃迷惑君上,是陛下昏聩的原因,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皇贵妃在他嘴里都是妖妃了,只怕他是真的不死不休了。”二皇子打出这样的旗号,看似没提五皇子半句,可是五皇子的生母都是妖妃了,那五皇子又是什么货色?

    如果二皇子真的成功了,皇帝的生死先不提,皇贵妃母子肯定是死定了。

    这也是为什么唐二爷一听到唐三爷说二皇子逼宫,那么害怕不顾自己的老命也要出去探查的原因。

    无论是哪个皇子逼宫,首先要杀的必然是可恶的皇贵妃母子。

    唐二爷依附五皇子春风得意还没多久呢,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事。

    唐三爷说着这些的时候,云舒一边护着合乡郡主放在老太太身边的两个小公子,给他们低低地哼歌儿叫他们不要被外头那骤然变大的动静给吓到,一边在心里也在想这些事。

    唐三爷既然说二皇子逼宫,那显然这场关于皇位的争斗是必然白热化,可不是几年前那场皇帝装模作样摆弄沈家的小打小闹可以比了。这二皇子云舒也听过,年纪已经不小了,因大皇子已经过世,因此二皇子算得上是皇帝膝下的长子,而且母族虽然不及沈家当年显赫,在朝中却也有几分势力的,因此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当八皇子退出了皇位争夺,二皇子都是皇位的热门。

    只是谁知道二皇子遇到一个开了挂的五皇子呢。

    五皇子别的挂都没开,也没有比二皇子贤德,只是他母亲皇贵妃的挂开得太大了,把皇帝给迷得神魂颠倒,恨不能把一切都给了他们母子。

    二皇子败在这一点上就已经很憋气了,更何况五皇子和二皇子的之间还十分敌对,皇帝最近屡次训斥二皇子,甚至要废了二皇子身上的王爵,叱骂二皇子不孝不敬,要把二皇子赶出京城流放远地。其实这也是皇帝为了叫五皇子成为太子之后能掌控住局势杀鸡儆猴,收拾了一个最年长的二皇子,足够震慑下面的其他皇子。只是皇帝大概没有想到二皇子会这么不认命,不肯忍气吞声做五皇子的踏脚石,竟然揭竿而起,要清君侧了。

    既然二皇子要清君侧,云舒想来想去,只怕皇贵妃母子死定了,皇帝也不可能安稳。

    二皇子如果杀了皇帝心爱的女人还有儿子,只要想要活命,就不可能叫皇帝活着回头清算他。

    皇帝只怕也要凶多吉少。

    只是为了能够名正言顺,在清君侧之后直接登上皇位,二皇子还不可能当场就杀了皇帝。

    至少得叫皇帝下了册封他为下一任皇帝的旨意之后再说。

    既然这样,这一次唐国公在宫中的平安真是叫云舒担忧不已。

    她如今在国公府中生活,唐国公的安危就是国公府的安危。

    覆巢之下无完卵。

    唐国公为人忠诚,不可能看着那些乱臣贼子在后宫肆虐。

    而二皇子可能会留皇帝一条命拿到自己名正言顺的旨意,可是他会对皇帝身边的人手下留情吗?

    云舒的心里发冷,一边坐在老太太身边的炕沿儿上把唐五公子还有唐六公子两个小家伙儿给哄睡了,见他们到底年纪小,刚刚受惊的时候还吓得要哭不哭的,可是安抚了一会儿,小兄弟两个已经互相牵着手无忧无虑地睡着了。他们年纪小,还没有到了会能操心国公府安危的时候,云舒摸了摸老太太坐着的身后的炕,想到刚刚合乡郡主把这两个孩子放在老太太身边,必然是希望两个孩子不要离开祖母,便也不往后头的里屋放,只拿了一件厚的大大的披风出来,给两个孩子盖上放在了老太太的身后。

    她回头看老太太,就见老太太看似镇定,可是一双垂在身侧的手在发抖,眼底已经充满了悲恸。

    显然,老太太也在刚刚的紧张之后想到唐国公只怕这一次在宫中没有那么轻松。

    “老大在宫中如何,我们鞭长莫及。如今也只有护着自己。”老太太已经听唐三爷说了如今的严峻情况。

    二皇子可不是仓促逼宫,看样子是蓄谋已久。

    他和京城之外驻留防护京畿的西山大营合谋,虽然并非是西山大营全部,可是至少一半儿的西山大营的兵将都冲入了京城之中。

    京城城门猝不及防被攻破,之前的巨响应该是二皇子带着乱兵冲击皇宫的声音。

    “西山大营怎么会……”老太太低声说道。

    “二皇子已经被逼到绝境,只怕什么条件都舍得许下。这从龙之功谁不想要。一旦二皇子登基,跟随他的这些西山大营的兵将就不是叛逆,而是从龙功臣。”

    说起来,都是为了功名利禄罢了。

    唐三爷冷静地对老太太轻声说道,“二皇子带着人必然不会浪费兵力骚扰京城各处府邸,只会一心攻打皇宫,逼迫陛下。我只担心会有京城之中的不法之人趁火打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