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逼宫

    这一声震动令屋子里的人都愣了一下。

    就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声音更大了。不仅有巨大的撞击声额,而且远处的火光越发地明显起来,就算是在国公府的深宅大院之中,云舒竟然也隐隐听见了厮杀还有刺耳的尖叫声。而且那火光越发地明显,甚至扩大的迹象,云舒走到门口看了一眼,却见那方向似乎就是从皇宫的方向出来的。她的脸色微微一变,倒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想到什么不好的事,而是这一幕,似乎与多年之前的一幕重合在了一起。

    那一年,皇帝在宫中宫变,将沈家连根拔除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老三,出去看看。”老太太的脸色发白,也看着那越发传来喊打喊杀声音的方向。

    不仅是那里,在她们这一愣神的时候,甚至连国公府这里也传来了什么声音。

    因为唐国公进宫去陪皇帝过年去了,如今在家里的也只有唐二爷与唐三爷。

    唐二爷是个不中用的人,此刻看见那遥远的地方传来的火光竟然呆住了似的。

    倒是唐三爷,见屋子里的女眷们脸色都发白,似乎都想到了什么,便微微点头,带着急忙起身的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出去看看。几乎是转眼之间,唐三爷脸色铁青地带着两个侄儿回来,对老太太低声说道,“母亲,二皇子逼宫了,外头全都是乱军!我已经叫人谨守门户,叫府中的下人守住了各处的大门。”唐三爷俊美的脸十分严峻,老太太听了这话,微微一震,之后对唐三爷带着几分疲惫地问道,“二皇子逼宫?可你大哥还在宫里。”

    也不知是唐国公倒霉还是怎样。

    连续两次宫变,唐国公都赶上了。

    不仅是这样,而且为什么一旦宫变就非要选择在过年的时候?

    云舒听到唐三爷的话腿脚都软了,她心里突突直跳,一想到唐国公这一回又陷入宫中就觉得心中惶恐。上一次,是皇帝自己闹出的宫变,只要唐国公跟紧了皇帝,绝对不会有事的。可是这一次就真的不一样了……她刚刚听唐三爷的意思,是二皇子逼宫……那不就是造反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跟在皇帝身边的忠臣在二皇子这等货真价实的谋逆之人的眼中,那就是眼中钉肉中刺,如果不能归顺,就一定会直接给杀了。

    唐国公又不是一个圆滑的性子,他是绝对不会背叛皇帝的。

    甚至还会为了皇帝和二皇子发生冲突。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唐国公肯定好不了。

    而且她看着皇宫的方向那巨大的,几乎在冰冷黑暗的雪夜之中都烧红了半边天的皇宫,就知道,皇宫如今肯定好不了。

    她的手心发冷,见老太太在和唐三爷说话的时候已经微微摇晃,看起来脸色十分难看,想到老太太年岁大了,接二连三地在京城里见到这样的事,为儿子担心,也为自家的前程担心,她心里十分难过,急忙从一旁拿了厚一些的斗篷盖在老太太的腿上低声说道,“老太太,您先别着急。国公爷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的。”她的声音微弱,也只有老太太和靠近老太太的唐三爷听见,唐三爷赞许地看了云舒一眼,这才对老太太柔声说道,“母亲,这丫头说的对。你别担心。大哥为人机敏,绝对不会有事。”

    “哪里是这么简单。你再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太太如果是第一次遇到宫变,此刻只怕与数年以前一般六神无主。

    只不过如今已经经历过一次,就算这一次的更可怕一些,可是老太太觉得自己还能沉得住气。

    她拍了拍云舒的手,见刚刚还欢笑着的宴席之上,此刻人人的面目都是惨白惨白的,唐二爷已经连滚带爬地出去打听消息了。老太太也不管庶子到底在恐惧什么,只是对唐国公夫人缓缓地说道,“如今正是大乱的时候,既然是二皇子逼宫,只怕咱们这些京城之中的勋贵人家也会被乱兵攻击,也不得安稳。咱们府中大多都是老幼妇孺的,都散在府中各处,还不如都暂且住在同一个院子里来得安心,也来的叫人放心。”

    如果当真唐国公府的人挡不住二皇子引发的这些乱子,叫那些妄图趁火打劫,或者心机叵测的人闯进来,叫府中的女眷被冲撞,那还不如先叫大家先住在她的面前,至少当府中真的出了乱子,也不会担心家人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被伤害到。老太太的话,叫唐国公夫人急忙说道,“那我先叫人将母亲您院子里后头的房间都打扫出来。这件事尚未平息的时候,就先叫大家住着,虽然住得或许不大舒服,可是却会安心。”唐国公夫人的脸都白了。

    她担心她丈夫唐国公。

    唐国公对国公府的意义是顶梁柱,对唐国公夫人的意义却是更多。

    那是她的夫君,是她儿女的父亲。

    她本以为经历过沈家的动乱之后一切都会好的。

    可是谁知道如今却又是一场波及到了她夫君的大事。

    而这一次,皇帝也是被动的,也不知道唐国公如今在宫中怎么样。

    虽然心中担心自己的丈夫,可是唐国公夫人到底是国公府主母,一向沉稳,遇到此刻的乱子,她只是招呼了一声,就带着人去整理老太太院子后头的那一排屋子。如今住在这里自然是会夹袄养尊处优的女眷们受些委屈,可是彼此此刻她夫君唐国公在宫中又一次生死不知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见她带着许多的人出去,合乡郡主起身,把自己两个年幼的儿子往老太太的身边一塞,淡淡地看了一眼已经吓得起不来了的二夫人,对唐国公夫人说道,“我陪着嫂子过去整理。”

    合乡郡主说了这话,见唐国公夫人看着自己点头,便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头看了唐三爷一眼。

    唐三爷目光柔和地看着她。

    见了唐三爷温柔的目光,合乡郡主轻轻点头,转身爽利地带着许多的丫鬟婆子走了。

    “三爷!”就在这个时候,从另一侧的女眷的桌子上扑出一个女子来。她惊慌地扑到了唐三爷的跟前,抱着他说道,“奴婢陪着你同生共死!”她这一扑出来,唐三爷猝不及防被她抱了个埋怨,他此刻哪里有时间儿女情长,顿时将抱住自己的女人推开,见是珍珠,唐三爷脸色发沉,也不在意她此刻流泪的样子冷冷地说道,“如今府中忙碌,你安分一些。”他脸色冷淡,珍珠却被推得踉跄了一下,看着唐三爷不知如何是好。

    她都愿意在此刻与三爷同生共死了,为什么三爷还对她这样冷淡?

    比起夫君儿子都不要了,跟着唐国公夫人去了后面避难躲清闲的合乡郡主,她才是把三爷放在心里的人啊。

    “三爷,我只是想陪着你。”

    “这里有你撒野的份儿吗?不知轻重的东西,出去!”老太太此刻正为了长子在心中无比地担心,更何况唐三爷刚刚只含糊地说了一句二皇子宫变,这二皇子到底是怎么宫变,逼宫的时候手中到底有多少兵马,如今京城之中是不是已经大乱,甚至各处勋贵府邸会不会受到严重的冲击,还有国公府之中的人能不能顶的上,这些都还没有知道,却跳出一个姨娘来,在这种性命关天的时候哭哭啼啼争宠,老太太一向好脾气,可是此刻忍不住也指着珍珠骂道,“快给我滚!上不得台面的下贱种子,你也配和老三这么说话!”

    “出去。”唐三爷看着珍珠冷冷地说道。

    珍珠被老太太骂晕了。

    就算是当初她忤逆老太太不肯嫁到李家,非要嫁给唐三爷的时候,老太太也只是冷待,从未对她疾言厉色过。

    可是此刻,老太太的厌恶的目光还有凌厉的眼神,都叫她心中惶恐起来。

    “三爷,我只是担心你。”

    “你出去吧。”唐三爷的声音越发冰冷,俊美的面容没有半分热乎气,看珍珠的目光疏远得叫人心冷。

    云舒瞧见不好,知道珍珠如果还在这要紧的时候纠缠,只怕老太太和唐三爷就不能再忍耐,急忙上前扶住了珍珠说道,“我送姨娘出门。”她就不明白了,早年珍珠也是在老太太跟前做事,一向聪慧机敏,可是怎么给唐三爷做了几年姨娘,竟然糊涂成了这样,为了争宠还有自己的一点小心思,做出这么多不着调的事。她才扶住了珍珠想把她给扯出去,却见老太太已经说道,“小云留下,小五小六还得你看着呢。”

    她叫云舒回到自己的身边,叫另外两个丫鬟把珍珠给拖了出去,这才对沉着脸,面容如冰的唐三爷问道,“你再具体跟我说说,二皇子逼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今这件事对老太太才是重点。

    唐三爷也收回看向哭闹不休的珍珠的目光,迟疑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

    “只怕二皇子是被逼得不得不走这条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