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心意

    云舒没想到叫住自己的是唐四公子。

    刚刚在二夫人的身边没有见到唐四公子,云舒还以为他出去给人拜早年去了呢。

    如今的天十分冷,云舒虽然身上披了一件灰鼠皮的斗篷,不过也觉得寒风从四面八方吹到自己的身上,冻得她浑身发抖,因此她也顾不得寒暄,先给唐四公子福了福这才问道,“四公主叫住我是有什么吩咐吗?还是想去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如今跟前没有客,公子如果想过去正是时候。”因是在年前,因此来给老太太请安的官眷不少,虽然说因皇帝已经露出口风说要过了年就废后,然后立皇贵妃为皇后,五皇子为太子,令京城里的气氛不及往年那么轻松,不过该拜年的却还是不少的。

    倒是京城里沉闷的气氛因为过年变得热闹了些,叫云舒松了一口气。

    不然之前那段时间的京城与国公府里的气氛就十分不好。

    想到那位春风得意,过年之后就要母仪天下的皇贵妃,还有最近府里格外得意的李姨娘,云舒偷偷撇了撇嘴。

    因五皇子要做太子了,因此如今唐二爷在国公府里也格外张扬,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做了太子呢。

    倒是唐国公依旧沉稳,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过唐二爷口口声声自己的女儿是未来太子侧妃,是未来的贵妃,唐国公也没有训斥弟弟。

    这叫云舒觉得有些不安。

    她总是觉得皇帝要废后这件事实在叫人有些畏惧。

    如今见到了唐四公子,云舒便想到他父亲唐二爷,再想想今日见的二夫人仿佛脸上也带着笑容,显然也是对唐六小姐的大好前程十分得意,云舒心里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算是那五皇子当真做了太子,唐六小姐的疹子好了可以去他的身边做侧妃了,可侧妃是什么?不还是妾吗?二夫人自己就吃足了被妾室欺凌逼迫的苦楚,可是如今却要亲手把自己的女儿送去做妾,然后去和人家的正室妻子争夺男人。

    怎么能这样呢。

    二夫人竟然与唐二爷这一次同流合污,云舒都觉得老太太从前白维护她了。

    “我一会儿再去给老太太请安。”云舒的心里想着这些心事的时候,对面的唐四公子却看起来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他看了一会儿只有一张雪白的脸露出来,其他都藏在柔软的斗篷之中,看起来越发雪白秀丽的云舒,红了红脸,虽然天寒冷,可是他的心里却忍不住发热,犹豫了一下,才搓了搓手从自己腰间垂落的荷包里取出了一只十分精致的绞丝金手镯来,这手镯细细的,难得的是做工十分精致,上头还是莲花的样式,样式也讨喜漂亮,崭新崭新的金色的光彩叫人眼前一亮。

    他紧张地对云舒笑了笑,这才对云舒小声说道,“之前与同年一同逛京城的时候,瞧见这镯子十分好看,我就觉得衬你。送给你吧。就当做过年的时候我给你的年礼。”他把手里的金手镯往云舒的眼前递过来,眼底带着几分慌张还有希冀。云舒先是莫名其妙,只觉得这年礼奇怪得很。她虽然每年都得国公府里给下人的年货,不过唐四公子做主子的什么时候还要想着给自己送年礼了。

    这就叫她迟疑了一下,抬眼去看唐四公子。

    俊俏的少年对上她带着几分疑惑的眼睛,突然涨红了脸。

    云舒的心里突然咯噔一声。

    她垂了垂眼睛,当做没有看见唐四公子那突然变得红透了的脸,只将目光落在那金手镯上一会儿,这才对唐四公子笑着说道,“这镯子的确好看,公子也极有眼光的,只是不合适我一个丫鬟用。倒是我想着六小姐在屋子里养病这么久,必然气闷,公子不如把这镯子送给六小姐把玩,六小姐得了新鲜的花样儿,又是四公子做哥哥的心意,必然是高兴的。”她婉言拒绝,唐四公子顿时也听出来了,他脸上的赤红慢慢褪去,那只手僵硬在云舒的面前。

    “小云,我只是……”

    “我知道公子体恤我们这些在老太太跟前做事的丫鬟。公子是孝顺的人,因我们服侍老太太,因此也特意想要赏我们。只是我是个大大的俗人,公子如果要赏,就赏我银子就是。更何况服侍老太太的丫鬟不止我一个,公子过年的时候都赏一赏,老太太心里也会记得公子的孝顺之心的。”云舒的声音柔和,虽然天冷得很,又四处都是白雪皑皑,叫人觉得冷到了心里,可是她的声音却叫人心里发软。

    唐四公子心里也觉得柔软,见云舒不肯收,只能把手收回来,还是忍不住对云舒说道,“你和她们不一样。”

    见云舒笑了笑就要转身走了,唐四公子本想追过去再说什么,然而却不知自己在这样的拒绝之下还能说什么。

    他难道没有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吗?

    并不是。

    这样明显的意思,可是云舒却没有答应他。

    这叫唐四公子十分失望。

    他攥紧了手镯,本也不是那种纠缠的性子,因此此刻听着云舒走远的脚步声心里十分难过,却不会去纠缠不休。倒是云舒见他没有纠缠自己,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看起来缓缓而行,实则走到了唐四公子看不见的地方,顿时就加快了脚步匆匆回去了老太太的屋子。一进屋子,这屋子的热气就叫云舒浑身的寒气都退去了几分,云舒也不敢身上带着寒气亲近老太太,站在门口对老太太笑着说道,“已经把首饰给二夫人送到了。”

    她看起来怪冷的,老太太急忙叫她去侧间去烤火。

    云舒笑着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去了侧间去,瞧见翠柳正在侧间烤火,顺便往炉子底下丢了好些板栗,不由忍俊不禁。她一进来,翠柳忙从炉子上正烧着的水壶里倒了一杯热茶来给云舒喝,一边低声问道,“二夫人赏了你什么?”她这么关切,自然也想知道最近春风得意的二房是不是更大方了,毕竟唐二爷最近在五皇子的面前很得一些体面,因此皇贵妃似乎也听说他比唐国公上道,因此赏了二夫人好几次。

    不是首饰宝石就是进贡的衣料,二夫人已经收了好几次皇贵妃的赏赐了。

    因此二夫人如今可比从前有钱多了。

    云舒听了翠柳这么好奇,便先将唐四公子的烦心事放在一旁,笑着把藏在袖子里的荷包拿出来,打开了把里头的东西倒在手里一看,翠柳先诧异起来,不敢置信地问道,“就是两个赤金戒指?”说起来,如果是寻常的粗使的小丫鬟,或者外头的百姓,能得到两个赤金戒指的确是难得的了,也会觉得这赏赐不错。然而云舒可是老太太跟前得宠的丫鬟,一向见惯了好东西的,素日里主子们就算是赏,也赏得精致些,哪儿有这么粗糙的赤金戒指就行了的。

    不仅粗糙,而且就跟打发叫花子似的。

    云舒便微微皱眉。

    这倒不是她贪心,觉得二夫人吝啬,而是她本是老太太派过去的,是代表着老太太,二夫人只赏了她两个素面的赤金戒指,这么小气是什么意思?

    这岂不是连老太太的脸面都不放在眼里。

    从前二夫人可不会这样,云舒也不是第一次去二夫人的跟前送东西,二夫人从前也赏过她许多次,也都是十分精致,镶嵌各种宝石,别管样式如何,宝石是不是小得很,可那都是二夫人对老太太的尊重的态度。如今连她这样在老太太跟前得宠,代表着老太太面子的丫鬟都只得了这么敷衍的东西,那换了旁人,没准儿连这都没有。她的心里对二夫人怠慢老太太的这种意思有些恼火,又有些疑心。

    难道二夫人是因为唐六小姐以后要做五皇子的侧妃,如今不把老太太放在眼里了不成?

    开什么玩笑?

    她怕是忘了前两年唐二爷还要休了她吧?

    那个时候到底是谁护着她的?

    “这也太小气了。咱们可是老太太院儿里的人,怎么能赏这种玩意儿。”这种素面的金戒指别说老太太跟前的大丫鬟们看不上,就算是寻常刚进府没见识的小丫鬟也看不上啊。老太太跟前的丫鬟谁不是穿戴精致,这种金戒指拿出去简直都丢脸。翠柳见云舒微微皱眉,便对她抱怨说道,“难道是因为觉得攀附了贵人,因此觉得自己抖起来了不成?”她虽然不及云舒得宠,不过如今也是老太太跟前得用的丫鬟,自然觉得二夫人对老太太的态度不及从前恭敬了。

    云舒却没说什么,把这两个赤金戒指塞进荷包收好,先坐下喝茶。

    她都冻死了,就算心里不高兴,也得先把自己暖和起来。

    “如果老太太知道了她这么怠慢咱们,只怕也会不高兴。”翠柳便对云舒继续抱怨。

    云舒听了便急忙对她摆手,叫她坐在身边低声说道,“正过年呢,何苦张扬起来叫老太太不高兴。而且我觉得这里头怪怪的。这事儿不像是那么简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