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家财

    “瞧瞧,还没进门就知道护上了。”翠柳拉着云舒指着春华笑着说道。

    不过看见春华知道心疼自己的哥哥,翠柳的心里也是十分高兴的。

    做妹妹的自然都希望自家兄长有一个好姻缘,有一个知冷知热的好妻子。

    春华如今知道心疼陈平,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不成?

    云舒也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春华与她们一同长大的,人品脾性都是最好的,而且与她们的感情也极好,春华做了嫂子,往后对翠柳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总比那些不知根知底或者感情冷淡的人强得多。因想到这里,云舒就更觉得春华和陈平是天作之合了,一边笑着看春华羞得不得了地跟翠柳打闹,一边把陈平留在她和翠柳手上的那些私房都拿了出来,叫翠柳把房门关上,把这些私房放在春华面前的桌子上说道,“这是陈平哥这些年赚的家业,因……你也是知道一些的,因此放在我和翠柳的手里。如今陈平哥也是要娶媳妇的人了,你是他的妻子,陈平哥的意思也是叫你收着。”

    这份家业不少了。

    不久之前云舒刚刚和陈平把前些年赚到的分红按规矩分了,之后陈平跟着陈白在京城里跑了一圈儿,天寒地冻的跑得却满头大汗,天天都十分忙碌,之后这些银子就换来了几个宅子铺子还有良田山头。云舒这一次倒是没有再买良田,她也实在是在大宅门里管不来那些事,倒是因陈白帮忙,因此给自己添了两处宅子还有两个铺面。至于陈平这样占大头的,自然是比云舒采买得更多一些,如今厚厚的一匣子的房契地契都放在一块儿,另有几个匣子里都是陈平这些年给云舒保管的宝石。

    云舒自己分的宝石自己留着,陈平的私房里的宝石自然是都要给春华一同收着。

    这样厚厚的一打儿房契地契,还有这么多漂亮贵重的宝石,春华一愣,继而看着并肩坐在自己对面的云舒和翠柳。

    “这……我只是才定亲,还没过门儿呢,这些还是你们继续给陈平哥收着吧。”虽然已经定亲,可是她还不是陈平的妻子,如今要管着陈平的私房,春华觉得有点不安地对云舒说道,“我知道你们与陈平哥都信任我,因此叫我收着。可是……可是我……”她其实想说自己不是陈平的妻子,这世事难料的,陈平把这么一大份家业都给了一个尚未过门的妻子自然是他信任自己,春华心里自然是感动的,可是却又有些顾虑。

    “你还迟疑什么?难道你以后还不肯嫁给他了不成?你还要悔婚不成?”翠柳翻着白眼问道。

    “怎么可能。既然订了亲,我就是陈平哥的人了。只是这私房太多了,你们不担心我拿着这些银钱跑了,或者,或者偷偷藏起来贪墨了去不成?”春华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倒是没问陈平的私房为什么在他妹妹们的手里。

    因为与云舒和翠柳一同长大,因此春华也知道陈家还有一个不省心的碧柳,叫陈平的娘十分宠爱,时不时地拿着儿女赚到的银钱补贴这个长女,引来了翠柳和陈平的不满与警惕。其实说起来想当初陈平想和她定亲的时候,春华也犹豫过,实在是因为那碧柳在翠柳和云舒的嘴里十分叫人讨厌,更何况还有她未来婆婆的偏心,春华总是担心自己不是那个大姑子的对手。可是见到陈平对自己那么好,她又心里也喜欢陈平,实在舍不得他,因此才坚持答应了这门婚事。

    因此,她也是知道陈平在翠柳和云舒这里有些私房的。

    却没有想到这么多。

    这么多的私房,足够一家几口过富足的生活了。

    说起来,春华自家倒是也有这么一份家底,不过那是一大家子的,又不是她自己的。

    她自己身上虽然也有历年积攒下来的银钱首饰,可是和这比起来,就仿佛萤火之微罢了。

    “你又不是那样的人,何苦说这样的话自污呢?陈平哥自己都愿意把家业托给你,是因为夫妻一体,做夫君的本就应该把自己赚到的家业都给自己的妻子。”见春华红着脸看着自己,脸上露出了明亮的笑容,云舒便柔和地把面前的那些都推给她温柔地说道,“而且如今你是陈平哥最相信的人了。除了你这儿,陈平哥还能把自己的心血交给谁?如果你当真喜欢陈平哥,就当做这是为他分忧的一件事吧。而且……”云舒笑眯眯地说道,“而且我觉得陈平哥有了动力,想着要养活妻子了,赚钱就更来劲儿了。”

    “可不是。你快收着吧。往后哥哥的私房也都交给你,这不是应该的吗?”

    之前叫妹妹们收着不过是权宜之计。

    陈平赚到的这份家业,本就应该给自己的妻子收着,往后照顾他自己的小家庭。

    春华见云舒和翠柳都说得恳切,到底也不是小气的性子,想了想就爽快的答应了说道,“既然是你们对我的信任,那我就收着。你们放心,我不会辜负了陈平哥对我的信任。”将自己的家业相托,在春华的眼里,这是陈平对她的珍重还有信任,这样的信任叫春华的心里热乎乎的,又觉得甜蜜。见云舒和翠柳都笑着看着自己,春华便十分不再不好意思,也不清点面前陈平的私房,转身从自己的床底下拖出一口小箱子来,把这些都放起来转身回到了云舒的面前。

    “陈平哥说了,那些宝石是给你做首饰的。本就是留给你的,你喜欢打什么首饰都好。”云舒忙说道。

    春华却摇了摇头。

    “这都是他不知多么辛苦才拿回来的,我怎么能这样不知道体恤地只知道打扮?就算他有如今的家业,可是也是他付出了很多很多才换回来的。我知道他舍得叫我花用,可是我却舍不得这样花用他的心血还有辛苦。更何况我只是个丫鬟,也用不上那些宝石啊金银啊之类的。”她是舍不得那陈平这么多年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大肆花费的,见云舒没再说什么,便笑着对云舒说道,“而且你们放心吧。你们担心的事,我知道。我不会拿陈平哥的血汗钱去养那些对他不知感恩心疼的没心肝的人。”

    她说的是碧柳。

    这也是春华在给云舒和翠柳宽心,叫她们知道,她以后不会故作贤良,被陈白家的说几句,就把陈平的银子拿去给碧柳花。

    “你放心,那等没心肝的人也到不了你的面前。陈平哥说了,说往后如果婶子和碧柳姐想问你讨要什么,你只推说陈平哥什么都没给你,叫她们自己去问陈平哥要去。他不会叫你做为难的媳妇儿。”云舒见春华大大地露出笑容,便也笑着对她说道,“陈平哥也说了,成亲之后你们夫妻得和陈叔与婶子住在一块儿,自然是要孝敬长辈的,陈叔与婶子生养了陈平哥一场,他也不可能因为娶了媳妇就离开爹娘,不然岂不是不孝吗?不过就算是住在一块儿,可你也什么都不用操心,家里的事儿有他在,你什么都往他头上推就是了。”

    只要陈平一直拦在春华的面前,那春华就受不着婆婆与大姑子的气。

    更何况就算陈平不在家,还有陈白呢。

    陈白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不可能看着碧柳在家中挑拨生事。

    “我知道。我其实也觉得住在一块儿好。就算是有些委屈,可是做小辈的受些委屈怎么了?爹娘养咱们一场,难道一些委屈都受不得了吗?我是不在意这些的。”春华一向都是大方开朗的脾气,云舒听到这里心里就为陈家感到高兴,毕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春华的确是不打算和陈白家的还有碧柳计较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她微微一笑,翠柳也无声地松了一口气,越发对春华亲近起来,三个小姐妹便一同高高兴兴地吃喝起来。

    因春华和陈平订了亲,因此云舒和翠柳对她就更亲近了一层。

    而且春华虽然为人开朗,却并不是一个嘴上没有把门儿的的性子,收了陈平的私房,就对谁都没说。

    就连她自己的爹娘面前,春华也闭紧了嘴一声没吭过。

    见她严守陈平的家业与秘密,云舒就觉得陈平这个媳妇儿真是娶对了。

    而且不用收着陈平的私房,云舒和翠柳就更轻松了起来。好在她们住的屋子里也只有她们三个丫鬟,而且彼此之间一同长大,互相的脾气为人也都了解,各自都有私房在屋子里收着,又已经算得上是一家人,因此彼此的这些家底也都不必瞒着藏着,也放心不会被屋子里同住的人偷偷拿走,越发轻松自在起来,闲来无事还凑在一块儿经常互相赏玩一番彼此得到的主子的赏赐。

    本就小姐妹感情好,如今又更亲热了一层。

    云舒自然也有些人逢喜事精神爽,又兼年下,正是府里忙忙碌碌的时候,她也从老太太的侧间不做针线出来帮忙做事,来往国公府之间。

    这一日她刚刚把老太太赏给二夫人的一些过年要用的新首饰送过去,得了二夫人一个荷包才出门,走到半路就被叫住了。

    她一回头,不由一愣。

    “四公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