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心疼

    “怎么可能,咱们阿平可是府里年轻管事里最出色的了。”

    陈平跟了唐二公子历练,如今也已经算不上是小厮长随。

    他管着唐二公子的所有的事,也算是府里头的管事了。

    陈白家的一向为儿子感到骄傲,都没想过儿子还有不可能成功的婚事。

    陈白见她糊涂,心里越发叹气,却没再说什么。

    儿子的婚事他自然是要张罗起来,到了第二天,他就带着陈平去见了大管事。

    至于大管事对陈平的印象如何,在国公府里的云舒和翠柳自然不会知道。不过这几日她明显感觉到陈平往院子里送东西的频率多了,不仅是这样,而且送的还不是她和翠柳,反而是春华。春华本来就是个心性单纯的姑娘,陈平说一句“帮两个妹妹买顺便带给你的”,她也就信了。不过春华又不是一个占便宜的人,陈平买了不少京城里稀罕的吃食,她还拿了银子给陈平,陈平也笑嘻嘻地收了,仿佛真是一个跑腿儿的。

    因此云舒和翠柳都觉得陈平肯定是不怀好意了。

    陈平这看起来虽然与谁都好,不过却从来对女孩子避嫌得很。

    还帮着春华买吃的,这无利不起早的事儿陈平不会做,必然是因为有些原因。

    想到春华因为觉得陈平是个大大的好人,因此很快就跟陈平亲近起来,没过几日就“陈平哥”“陈平哥”地叫上了,还有一日陈平给她买了一串儿珊瑚手串儿,这小丫头竟然红着脸偷偷给藏起来了,还以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云舒和翠柳不知道,云舒和翠柳忍得好辛苦才没有叫她知道不必这么藏着掖着的了,大伙儿都知道她对陈平也有了好感。只是到底是一块儿长大的小姐妹,自然也不好意思说这样的事,因此云舒和翠柳当做不知道。

    春华也信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陈平买给她的吃食,春华再也不给他银子了。

    反而有一日春华就来跟云舒请教怎么做荷包,在屋子里关着门憋了好几天,塞给了来看望妹妹的陈平一个歪歪扭扭的荷包。

    陈平笑嘻嘻地捧着这珍贵的荷包走了。

    没过几日,已经快到了年根儿底下的时候,陈平和春华就定了婚事。

    因陈平年长一些,而且大管事无论怎样也想叫春华再在老太太跟前服侍两年以表忠心,因此双方都约定了先定了婚事,至于成亲就等后年唐二公子很有可能从边城调转回京城的时候再成亲。到了那个时候春华也快十七岁了,正好儿也勉强算是大丫鬟放出府嫁人的年纪,因此也不算违了规矩。这样的约定对陈平来说倒是不算什么,毕竟他如今还要在京城边城两地奔波,也舍不得叫春华跟着自己奔波吃苦。

    如果春华如今要嫁给他,那就只能两种选择,一种是跟他去边城吃苦,而且还要守着空荡荡的家忍受他奔波做生意的时候一个人在边城无趣寂寞。

    另一种就是留在京城,在公婆面前侍奉,替陈平尽孝。

    一想到陈白家的还有碧柳,陈平就不愿意叫春华留在京城里每天心累又受委屈。

    因此虽然春华的家里说要推到后年,不过陈平想了想,倒是背后和云舒翠柳推心置腹地说道,“后年也好。到时候二公子回来了,我也留在京城里少出去奔波,到了那个时候,好歹我在家里,就算是娘与大姐有什么要求折腾,也有我护着她,有我在她前边挡着,免得她受委屈。”他一边把自己今日在银楼给春华买的漂亮的金蝴蝶头花给翠柳和云舒,叮嘱她们带回去给春华,一边便低声说道,“其实我也知道我不大能配得上她。咱们家里……你也知道,娘和大姐都不是省油的灯。”

    云舒把金蝴蝶叫翠柳拿着,自己拿着陈平给春华买的几样儿小点心,便对他说道,“陈平哥也别觉得谁配不上谁的。春华既然喜欢你,说明你有值得喜欢的地方,不然她也不会愿意嫁给你。至于婶子和碧柳姐……陈平哥,不是我挑拨,碧柳姐也就罢了,只不过是嫁出去了的大姑子,不理她也就算了。可是婶子那儿……婶子到底是婆婆,如果你不能多护着春华,那婶子往后被碧柳姐挑唆两句,春华的日子只怕要难过了。”做儿媳的不搭理大姑子也就算了,可是如果敢对婆婆无礼,那传出去也只会叫人说她不好。

    因此,云舒希望陈平能在陈白家的的面前好好保护春华。

    陈白家的为人慈爱,对孩子们也算是温柔,如果只是她一个人,断然不会委屈了春华。

    可这不是有个搅屎棍碧柳吗?

    碧柳是见不得人好的。

    她一心就想把弟弟妹妹的银子都划拉到自己的身边,一心只希望陈家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怎么能看的顺眼春华。

    “我知道了,你提醒了我了。”云舒一提到总是见不得人好的碧柳,陈平的脸色就更加郑重,对云舒点头说道,“她只怕要在娘的面前说是非了。”一想到自己年后还要回边城去,只怕陈白家的的面前只有碧柳这么一个小人,陈平便咬了咬牙对云舒说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也别顶撞娘。你们就在府里多照看春华就是。”他其实更想把碧柳给弄成哑巴算了,只是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便对云舒苦笑说道,“如果能分开住就好了。”

    不过没有儿子娶了媳妇儿就不要爹娘分出去过的。

    更何况陈平还是独子。

    因此陈平也只不过是发牢骚罢了。

    毕竟如果只是为了不叫妻子受委屈就搬出去,那其实也叫人觉得怪不孝顺的。

    云舒就当做这牢骚自己没听到,与翠柳都垂着头没吭声,等陈平说了这一句,也觉得自己这话有些不像话。

    他爹娘养他长大,何其辛苦,可是他只因为碧柳就说了这样的话,的确是过于自私了,更何况无论陈白家的怎样,陈白这做爹的对他一向慈爱,陈平也不可能没良心地娶了媳妇儿还要和爹娘分开过,因此他给了自己两巴掌说道,“我真是左右为难。”他打了自己两下,反倒清醒了,因此对担忧地看着自己的云舒和翠柳笑着说道,“你们俩放心,如今我也想明白了。爹娘我自然要孝顺,也自然住在一块儿,不过春华是我的妻子,我也不会叫她受委屈。”他肯定能找到能两全其美的方法的,因此陈平的性格一向都机灵开阔,因此也不是为俗事放在心上纷扰为难的性子,不过是失态了片刻就重新回到了笑嘻嘻的样子。

    云舒也笑着点头说道,“陈平哥必然是有法子的。”陈平在外那么多的生意都搞得定,怎么可能搞不定家事。

    更何况云舒都看出来了。

    所谓的家事有可能不和谐,也只不过是一个碧柳。

    没有碧柳的话,那陈白家的从不会做刻薄的人。

    她笑着和翠柳对视了一眼,这才说到了正事,对陈平说道,“陈平哥,如今你都已经定亲了,和春华双方都摆酒定了下来,春华也算是咱们的嫂子,你的未婚妻子,既然这样,那你留在我和翠柳手上的那些私房,是不是也该给春华收着?”之前陈平把不少的私房都交给她和翠柳保管,那也只不过是因为陈平唯恐给了他娘之后便宜了碧柳的权宜之计。如今他都定亲了,府里现在上上下下都知道他好春华后年成亲,春华才是他未来的妻子,那这保管的事儿,也该给春华了吧?

    云舒和翠柳小心翼翼保存这么多年,如今有了春华,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小丫头片子……行,你们姑嫂之间的事儿,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陈平可不管这两个小姑子以后跟春华之间怎么管自己的帐呢,只是叮嘱她说道,“快回去吧。这糕还得趁热乎着才好吃呢!”春华最喜欢的就是这几样热乎乎的小点心,因此唯恐耽误的时间久了,这点心都凉了失了春华喜欢的风味儿,云舒和翠柳都看着这娶了媳妇儿就忘了妹妹的家伙,看在他买的点心足够多,够三个姑娘一块儿吃,这才迎着冷风回了屋子。

    屋子里正暖暖的。

    不过屋子里倒只有春华一个。

    因最近春华与陈平订了亲,来贺喜的丫鬟婆子不是一个两个,她们的屋子最近都很热闹,如今日这样只剩下春华一个人倒是难得。

    云舒就把点心放在春华的面前,翠柳也闹出了金蝴蝶。

    春华看着面前的小点心一下子就亮了,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的小姐妹们。

    “吃啊。”翠柳见她难得羞涩起来,便坐在一旁说道。

    “陈平哥……没冻着吧?”陈平这样冷的时候还专门去买了点心拿进来给自己,春华不由撅了撅嘴,十分担心地问道。

    她知道担心陈平,云舒和翠柳就都很高兴,云舒笑着揶揄说道,“就算吃了风,可是一想到是你要吃的,陈平哥心里热乎着呢。”

    春华听了更不好意思了,小声说道,“其实点心也没那么好吃,下回别叫他去买了,怪冷的,我心疼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