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嫌弃

    见他一口答应,陈平的眼睛微微一亮。

    “多谢父亲。”

    “谢我做什么。而且我和你说清楚,如果春华那丫头对你没那个意思,你也不要纠缠逼迫,想通过人家家里的长辈就如何如何。”陈白便对陈平说道,“你是看中了她,她又未必能看中了你。你不可欺负了她,也不许逼迫她。”陈平喜欢上春华倒是应该跟春华的家里过一个明路,不过陈白也不是允许陈平对人家小姑娘死缠烂打的,如果春华自己不答应陈平这婚事,没看上他,那这婚事陈家也不会勉强。他总是得跟儿子提前把这件事给说清楚了。

    不然,叫儿子欺负了人家孩子,陈白也于心不忍。

    “您放心。她如今对我没有这个心,这不……儿子不是暂时不回边城去吗?这段时间我会叫她看见我的真心。”

    陈平便郑重说道。

    他又不是那等欺男霸女的强盗。

    如果等他离开京城的时候春华还对他依旧没有动心,那他也不会勉强纠缠春华。

    毕竟,姻缘是双方的,而不是单独一个人勉强就能够幸福的。

    见他这么明白,陈白便露出了笑容。

    “这还像话。”见陈平忙给自己敬酒,陈白也笑着和儿子喝了两杯。他到底也是心疼儿子的人,儿子在边城跟着唐二公子,又要往返京城边城两地奔波操劳,本也需要一个妻子陪伴照顾。陈平因忙着做生意,服侍唐二公子到了如今还没有成亲,陈白也为儿子着急过。如今儿子自己主动说要成亲,他的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因他高兴,因此与陈平就多喝了两杯,陈白家的在一旁几次想张嘴说话却没有找着机会,好不容易扶着微醺的丈夫回了卧房,便对他问道,“你怎么就这么答应了他!”

    她十分埋怨。

    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陈平将自己想娶谁禀告爹娘,为什么却不问问自己这么做母亲的意思?

    儿子与丈夫三言两语的就决定了这件事,倒把她这个做娘的冷落在一旁,这叫陈白家的心里也不舒服。

    “这有什么。那春华,翠柳与小云回来的时候也提过,说是心胸开阔,为人善良,是个不错的姑娘。而且她父祖都是国公府里的大管家,说起来这门婚事还是咱们高攀了。”见陈白家的脸色沉重地坐在一旁,陈白微微皱眉,一边端茶漱口一边问道,“你不乐意?”陈白觉得这门婚事不错,一则是陈平自己就喜欢春华,二则春华的家里乃是国公府里的大家子了,与她家联姻,陈家在国公府里也更加融入其中,更加多几门国公府里的姻亲,这有什么不好。

    国公爷虽然信重他,可是也信重春华的爹,他们两家如果这婚事成了,对陈平日后也是有好处的。

    日后有大管家做岳父,陈平在国公府里的差事也更稳当。

    “我也不是看不上那春华。只是你也听翠柳和小云说过那姑娘,我也见过,品性倒是极好,只是却不是能干的性子,在老太太的屋儿里虽然做了二等丫鬟,可是平日里却不是管事的料。老太太知道她爹是大管家,因此平日里也不拘束她,由着她在老太太的跟前玩儿罢了。她的性子不能干,性子虽然活泼,可也不是个做妻子的料。”陈白家的心疼儿子,本想给儿子娶一个贤妻,而不是什么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吃吃喝喝的姑娘。

    陈白倒是不在意这个。

    “谁不是从这样过来的。难道你嫁给我了的时候就知道如何管家了不成?她还小,你多教教她也就是了。”春华性子可能更喜欢吃吃喝喝,而不是擅长管家,张罗里里外外的家事。不过陈平自己就够机灵的了,娶一个妻子,也没必要娶个人精儿回来。陈白漱了口,换了衣裳坐在了垂头不吭声的妻子的身边,见她依旧十分不愿意,想着妻子平日里虽然更偏心长女,不过如今论及陈平的婚事的时候也十分在意,并不是把儿子丢下不管,心里便多了几分温柔,对她温和地说道,“而且春华又是个敦厚的性子,日后与你也婆媳相得,有什么不好。”

    而且厚道开阔,这都是福气的性子。

    春华为人大方敦厚,日后嫁给陈平,也是陈家的幸事。

    不然,难道娶一个尖酸刻薄的儿媳,整日里只知道掐尖儿要强就好了?

    “怎么婆媳相得?她爹是大管家,哪里会把我放在眼里。”陈白家的含泪说道。

    “你这话倒是奇怪了。平日里你在府里也见过她吧?难道她对你无礼过?”见妻子没吭声,显然并没有受过无礼的待遇,陈白这才皱眉对妻子说道,“这姑娘是陈平自己喜欢的,看在儿子喜欢,你也应该喜欢她。”他觉得春华那姑娘也还不错,陈白家的涨红了脸轻声说道,“难道咱们儿子只喜欢她吗?叫我说,小云也不错。知根知底咱们看着长大,两个人素日里也十分亲近,而且小云性子沉稳温柔,为人也更体贴,在老太太的跟前也管事当家,素有体面……”

    “你胡说什么!”见陈白家的竟然攀扯到了云舒的身上,陈白的脸色顿时一沉说道,“小云跟咱们自家孩子没什么两样!你这话如果叫人知道,他们兄妹日后怎么相处!”

    “什么兄妹……你平日里看着,咱们阿平难道与小云不亲近?从外头回来都惦记着给小云带些有趣好吃的东西送过去,对小云亲近着呢。”

    而且陈白家的隐隐也有些感觉。

    陈平对翠柳和云舒似乎比对她这么亲娘还要信任。

    她也平常时常听碧柳含酸的念叨,说陈平对云舒翠柳那么好,只怕赚回来的银子没少花在她们的身上。

    陈平平常对云舒这么好,这显然是很喜欢云舒的。

    “他给小云带的东西一向和翠柳一样儿的。而且两个孩子兄妹相称多年,你也知道,阿平的心里把小云当与翠柳一般的妹子。小云也一向只把他当哥哥。这样的话,日后你别说了。免得叫旁人听见了也忌讳这样的话,反倒叫小云日后不知再怎么和家里人相处。”见陈白家的还想说什么,陈白便不耐烦地说道,“正如你所说,如果陈平真看中了小云,那还有别的姑娘什么事儿。可见两个孩子只有兄妹之情。”

    他这话堵住了陈白家的的嘴。

    她想辩解,可是陈白却懒得听,只郑重叮嘱她说道,“你不许出去胡说八道!如果坏了小云的名声,坏了陈平的婚事,我不会原谅你!”他又带着几分无奈地说道,“咱们儿子毫不同意喜欢一个姑娘,你可别坏了这婚事,叫儿子心里遗憾痛苦。”这话倒是叫陈白家的被糊住了,她心里虽然还是不甘心,可是到底心疼儿子,想着儿子如果娶不到自己喜欢的姑娘不知该心里多么难受,便也只能勉强点头说道,“那也就罢了。”

    见她到底不再多说什么,陈白这才放心。

    他也喜欢云舒这个孩子。

    不过冷眼看了这么多年,云舒与陈平的交往一向都是光明正大,并没有多余的男女之情,陈白自然不会如妻子一般乱点鸳鸯谱。

    他的心里把云舒当做和翠柳一般的女儿,自然也不乐意叫自家的私心影响了云舒的婚姻。

    他也不愿妻子的唠叨坏了云舒和陈家以后的感情。

    因此他还对陈白家的说了一句,“这些话也不许你去和陈平或者小云翠柳说。”妻子的性子他自然知道,也唯恐妻子去和孩子们唠唠叨叨这些有的没的,叫孩子们心里都不自在。陈白家的嘟囔了两声,到底答应了,却忍不住抱怨说道,“那春华与咱们陈家素日里也不经常亲近。碧柳见都没有见过她!日后她们姑嫂之间怎么相处?碧柳,咱们的大姐儿往后难道还要刻意交好她吗?”陈白家的喜欢云舒,就是因云舒一向温柔孝顺,对碧柳也可以忍让,从不会刻薄碧柳。

    可春华没有与碧柳的感情,日后如果碧柳想求弟弟办点事儿,那难道还要看春华的脸色吗?

    也或者如果碧柳往后的生活过得不舒服了,春华会帮她一把吗?

    “你也别嫌弃别人。”陈白听都听不下去了,皱眉往被子里一滚淡淡地说道,“人家春华还未必看得上你儿子。你如今先摆起做婆婆的谱儿,未免嘴脸过于难看。”如今还是陈平一厢情愿呢,陈白家的嫌弃这个嫌弃那个的,实在过于可笑。不过陈平的人物品貌才能都算是国公府里出众的,陈白考虑了一番,除了陈平的年纪比春华大了些,也没有别的叫人看不上的地方,因此这婚事十之七八是能成的。

    陈白闭着眼睛想了许多,听着妻子也睡在了自己的身边,不由心里苦笑。

    儿子成亲以后,就叫他们分出去单过吧。

    总不能叫人家精心养大的姑娘家吃了婆婆的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