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动心

    云舒匆匆回了屋子的时候,就见陈平和翠柳正在她们住的屋儿里说话。

    春华坐在一旁正津津有味地跟着一片蜜瓜,瞧着高兴得不得了。

    “这个时节还有蜜瓜?”这都是冬天了,在京城里果蔬都是十分罕见的,这一片蜜瓜十分昂贵,因此云舒进来不由好奇地问了一句。见她这么好奇,陈平便笑着说道,“在边城那头儿带回来的,边城那头一向都擅长储存蜜瓜,而且因边城干燥,阳光也好,蜜瓜格外甜,是不是啊?”他笑得十分可亲地去问春华,春华吃得雪白的脸上都是快乐,急忙点头脆生生地说道,“陈平哥说得对极了!这蜜瓜特别甜,小云,你快来,我还给你留了好些。”

    “没事儿,你使劲儿吃。吃完了还有。”陈平对春华笑着说道。

    云舒和翠柳都深深地看了陈平一眼。

    早前怎么不知他怎么大方呢?

    “给我先喝一口茶再说。”云舒虽然也喜欢吃蜜瓜,不过却觉得陈平这心怀叵测的样子有点情况。她专注地看了陈平两眼,见他脸上笑嘻嘻地盯着对自己客气地推了一片蜜瓜过来的春华,那目光哪里在蜜瓜上,简直完全都在春华的脸上,云舒不由看了看陈平,又看了看春华那圆润可爱的模样,顿时心里恍然大悟,一时用鄙夷的目光看了一眼陈平,就坐在翠柳的身边小声说道,“咱们这算不算引狼入室。”

    翠柳噗嗤一声笑了。

    她也看出陈平对春华格外在意。

    不过春华早年年纪小,陈平或许都没有留意。可是如今春华也十五岁了,已经是个十分好看的小姑娘,说起来陈平起了心思倒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而且陈平似乎一眼就发现了春华的属性似的,知道春华贪吃,就拿着蜜瓜来,果然就叫春华觉得他是个极大的好人了。这么看,陈平可真是一个有心机的家伙啊,看着春华这么单纯的小白兔的样子,云舒和翠柳都大大地叹了一口气,觉得春华也怪倒霉的。

    怎么叫陈平惦记上了呢?

    “哥哥,你可不能欺负春华啊。”翠柳小声说道。

    “我欺负谁也不能欺负她啊。难道给春华带些好吃的,这就叫欺负吗?”陈平见两个妹妹都用了然的目光看着自己,显然把自己的坏心眼看得一清二楚,急忙偷偷对她们俩拱了拱手低声说道,“可怜我年纪一把,你们也得帮帮哥哥这个忙啊。”他也已经不小了,至今还没有娶妻,如今一见春华,不知怎么陈平的心里就痒痒得很,很喜欢她。这也许就是缘分,他在外头,在国公府里也见过不少的女子,可是却对眼前这个圆润可爱,没有什么心机的小丫头动了心思。

    云舒见陈平瞧着也怪可怜的,想了想,便低声对陈平说道,“陈平哥如果是认真的……”

    “我自然是认真的。”陈平急忙说道。

    “如果当真是认真的,那你回去就和陈叔与婶子说,去和春华的家里人提一句。别不清不白地偷偷往来,反倒坏了春华的名声。”见陈平一下子严肃起来专注地听着自己说话,云舒想到春华的性子敦厚开朗,如果能做陈家的媳妇自然是极好的。而且她们一块儿长大,日后春华做了陈平的妻子,与她和翠柳之间依旧会很亲近,而且陈白没有纳妾,陈平这么多年云舒看过来也是个诚实不会纳妾的人,春华如果也喜欢陈平的话,那两个人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

    不过前提得两情相悦。

    云舒对陈平继续说道,“而且陈平哥,如果你对春华动了心,日后当真有缘分能说到后面的婚事的话,你可不能再对旁人动心了。”

    “自然不会。那我回去就和爹娘说说这事儿。”陈平急忙说道。

    暗中私下往来,这名不正言不顺,也叫人笑话。

    如果春华的家人觉得他不错,认同了他,他再和春华往来,那的确对春华更好。

    因此陈平听了云舒的话,准备回去跟家里人提及这件事,能叫春华不要因自己受到旁人的非议。

    “而且春华如今待你只是个兄长……陈平哥,你得努力些啊。”云舒笑眯眯地说道。

    “你放心,我知道叫她怎么喜欢我。”陈平笑了。

    此刻,春华一边自己吃,一边也不自私地吃独食,把蜜瓜往云舒三个人的面前推,就见对面的三个人都对自己露出了一种叫她感觉后背发凉的笑容。那种笑容,就仿佛三只狐狸盯住了自己一只兔子似的,叫春华抖了一下,不安地问道,“不,不吃吗?”她觉得蜜瓜好吃得不得了,却见云舒笑眯眯对她说道,“我们都不吃。春华,你吃。吃吧。”她一向温柔,春华却觉得今日云舒的温柔叫自己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害臊。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却忍不住对陈平解释说道,“我平日里……不吃,不吃别人给我的吃食的。”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跟陈平说了这一句。

    陈平便笑着看着她。

    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觉得这事儿似乎还有门儿。

    春华似乎对陈平也颇有好感的样子。

    既然如此,陈平哪里还顾得上和云舒把之前送来的银子掰扯清楚啊,看着春华把蜜瓜留了一半儿说难得,叫他留着吃,陈平便抱着这半个春华说什么都不肯独吞的蜜瓜脚下发飘地回了自己的家里,去跟陈白夫妻提春华这件事。当他提到这件事的时候,陈白夫妻自然十分惊讶,甚至陈白家的忍不住急忙问道,“春华?是老太太院子里的春华吗?你什么时候和她有了,有了……”

    “也没有。只是远远地见了一面,见她与翠柳小云都要好,我觉得能跟妹妹们玩儿得好的,那品行自然也不差,因此才想着娶她也挺好的。”陈平眼睛一转,唯恐陈白家的觉得春华勾引自己,便说得十分正气凛然,然而陈白家的却急忙说道,“我也见过她,生得不及小云,性子也不及小云沉稳,我……”她本想说自己这些年,是把云舒当儿媳妇儿的,因此家事全都不瞒着云舒,把云舒当做自家人。

    本想着等云舒的年纪再大一些,就跟老太太跟前讨一个恩典,把云舒指给陈平。

    陈白家的一直都觉得云舒的性子温柔和善,这样的女孩儿才合适做陈家的媳妇,如果陈平娶了云舒,一则陈平会得到很好的照顾,另一则,云舒性子好,以后对她两个女儿也会很好的。这些年看下来,见云舒待翠柳自然极好,而且对碧柳也是十分照顾,陈白家的对云舒满意得不得了,所以陈平虽然年纪不小了,可是陈白家的却一直都没有提及他的婚事,就想着等日后叫他娶云舒。

    可是如今,哪里冒出来一个春华?

    陈白家的自然也认得翠柳与云舒身边的春华,只是见她模样儿虽然也好,可是却远远不及云舒与翠柳,而且性子娇憨没心眼儿,看起来似乎还没长大似的。

    如果说把春华当做翠柳与云舒的朋友,陈白家的倒是很喜欢她。

    可是如果是给自己做儿媳,陈白家的不由十分担忧。

    她不大了解春华的品性,也不知春华的性格,而且想到陈家还有一个碧柳需要家中时常补贴,陈白家的就不大愿意叫陈平娶春华。

    春华与碧柳又没有什么往来,自然也没什么感情,如果日后春华做了陈平的妻子,那会不会只亲近翠柳,而不照顾碧柳了?

    这怎么行。

    她想想问问陈平对云舒难道一点都不喜欢吗?就叫陈白给拦住了。

    陈白倒是沉吟了片刻,对陈平问道,“是与小云和翠柳都亲近的丫头?”见儿子点头,陈白便笑着说道,“如果是这样,那这姑娘的心性应该不错,不然你两个妹妹可不是随便亲近别人的性子。你是当真想娶她,还是只是可有可无?”他这么问,显然是有些要答应的意思,陈白家的急了,想拦着丈夫,却叫陈白抬手叫她闭嘴,陈平眼睛一亮便急忙说道,“自然是真的想娶她。不过这件事得爹先出面问问她家里人的意思。如果……她家里人看不上我,或者已经张罗着给她定亲的话,那我不做苟且小人。”

    陈平这话坦荡,光明正大,陈白便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小云和翠柳平日里回家也念叨过几次春华,她家里……大总管那头儿,我帮你问问。”如今春华的爹是国公府的大总管,祖父是曾经国公府的老管家,如今兄长跟着唐国公世子做事,自然在国公府格外体面。不过陈白和大总管之间的关系不错,如果能结下儿女姻亲之缘,叫陈白说,这也算是一件喜事。因此陈白也没有反对,对儿子说道,“左右你年后才回边城,明天去就提一提这事儿,叫大总管见见你。你可别掉了链子。”

    春华是大总管的闺女,一向都被疼爱,大总管只怕挑女婿挑剔得很。

    因此陈白反倒担心大总管看不上陈平,对他满意地说道,“你知道先来与爹娘提及,而不是私底下苟且行事引诱春华,这品性会叫大总管喜欢的。”

    做人还有婚事都是一样的道理。

    都得堂堂正正,光明正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