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藤椅

    “她就是春华,怎么,哥哥你忘了?就是从前和我们极好的春华。”翠柳和云舒对视了一眼,有些诧异地问道,“你怎么问到她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她怪好玩儿的。”

    陈平笑着对翠柳和云舒说道。

    云舒见他频频向后看,不知怎么,觉得这眼神像是个老家贼似的。

    怎么感觉陈平对春华不怀好意呢?

    她忍不住对翠柳眨了眨眼睛。

    翠柳也觉得陈平似乎对春华有点不怀好意。

    看她哥哥那贼溜溜的眼神。

    “你可不能对春华使坏啊。她可是咱们最好的朋友了。”不过想到陈平虽然看起来机灵,对人都嬉皮笑脸的,其实一向对自己不熟悉的女孩不苟言笑,翠柳和云舒又觉得不用担心陈平冒犯了春华什么的,只是带着陈平去老太太的跟前回话,一边对笑着不知在想什么的陈平剁椒问道,“二公子在边城可好吗?你最近没回来,我还想问你,你的那些银子到底想怎么办啊?总不能白放着,这不是太可惜了吗?”

    银子白放着,还不如买些产业,也能钱生钱啊。

    云舒也微微点头。

    她觉得翠柳这话有理。

    “爹之前跟我信上提起过你们的意思,行,这回我回来正好儿把这事儿给办了。”陈平见两个小丫头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便笑着问道,“怎么,帮我藏着银子的压力这么大啊?”他一向在她们的面前亲近,云舒便说道,“倒也不是压力大,只是我和翠柳都想着,白白给你存着银子白瞎了。如果能整理成一份产业,日后陈平哥你成亲以后也能家业齐整一些。”她还和翠柳说呢,陈平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娶亲了。

    更何况只要陈平娶了媳妇,就能把这些私房都留给妻子,就不需要她和翠柳张罗,这不是挺好的嘛。

    “哟,还嫌弃你哥哥我了。”陈平在云舒和翠柳头上一人拍了一下,翠柳就不服气地说道,“怎么能不嫌弃你?你这样的岁数还不成亲,你不就是那个老,老大难吗?”她学以致用,从前跟云舒学过这个词,觉得这个词真的太有道理了,陈平第一回听着“老大难”,琢磨了一下,顿时气笑了,看见云舒和翠柳都理直气壮地看着自己,便忍不住又一人拍了一下说道,“老大难?我很老吗?我很难吗?你们不知道,我如果想娶媳妇儿,那一张嘴,不知多少姑娘往我的身上扑过来。”

    “别只逞口头的威风,你倒是娶一个回来啊。”翠柳顶嘴说道。

    “你等着,回头就给你们娶个嫂子回来。”陈平甩手说道,“我这多年没娶媳妇儿,不是娶不上,是二公子不是也没娶亲吗?如果我先娶了,那二公子形单影只得多可怜。”他一本正经地在云舒和翠柳的面前诋毁唐二公子,把黑锅都推到唐二公子的头上,云舒不由笑着说道,“陈平哥也别拿二公子当借口了。大夫人已经给二公子张罗婚事了,今年二公子回不来,不过明年肯定是要成亲的。”唐二公子其实早就该娶亲了,只不过是因为在边城艰苦,因此这婚事就耽搁了。

    不过唐国公夫人到了现在也急了。

    “二公子跟我说过,说大夫人正给他寻摸媳妇呢,天天可美了。”陈平又偷偷地诋毁了唐二公子一句,见翠柳和云舒都鄙夷地看着他,便讪讪地说道,“我又没说谎。二公子其实也急着娶媳妇。”他叹了一口气,觉得两个妹妹如今都不好糊弄了,直到到了老太太的院子,他的脸才严肃了几分,进门以后给老太太磕了头,就站在十分关切的老太太的跟前回话,将唐二公子这段时间的起居健康还有心情都跟老太太说了一遍,这才对老太太说道,“二公子说边城今年在要紧的时候,因此不能回来,叫我回来给老太太磕头,给老太太拜个早年。”

    “这孩子……”

    老太太便忍不住露出几分想念。

    只是这是唐二公子正经的事,老太太就算想念孙儿,却不会嚷嚷着叫唐二公子回来陪伴老人,而丢了自己的前程。

    她不是那种非要把儿孙拘在跟前的自私的人。

    因此老太太便对陈平说道,“你就多费心照顾他吧。”

    “是,这是我分内之事。”陈平见老太太思念唐二公子,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虽然二公子今年不能回来,不过却亲手给老太太您做了一把藤椅。这是跟边城的手艺人学的,费了许多的时间还有材料,做坏了好几把藤椅才做出满意的。这段时间二公子空闲的时间都在做这椅子上,说是给老太太做了这椅子,老太太每日里瞧见他,就当是他在您跟前陪着,叫您别太想他。”

    “他亲手做的藤椅吗?”老太太不由急忙问道,“那颗伤了手?”

    “二公子之前没做过这粗活儿,倒是真伤了手,手上没轻没重的好有好几个口子,不过之后就没了。都是小伤口,好得也快。”陈平见老太太十分惦记,便笑着继续说道,“二公子心里也想老太太,因此拼命地想孝顺您。除了亲手做的藤椅,二公子这回还给老太太带了许多边城出的滋补之物,还打了好几只大大的山鸡,都活着捆着过来。老太太还是先可怜一下我吧。二公子一个念头,把活的山鸡野兔的送过来,不知这一路上我怎么侍候这群小祖宗呢。”

    山鸡也就算了,喂食儿养着,只要注意别冻死,虽然味儿大了些,送过来也不是不能办到。

    不过野兔这种玩意儿气性都大,被抓住以后就不吃东西,这一路上陈平为了不叫那几只野兔饿死,掉了肉,累得半死。

    他在唐二公子身边久了,与唐二公子都是差不多的性子,活泼爱笑,也爱打趣儿,老太太听了不由笑着说道,“你是真的辛苦了。不说这一回,打从跟着你们公子去了边城,就是你忙前忙后,来回地在两边儿跑着。”

    “都是分内之事。”陈平笑嘻嘻地说道。

    “就算是分内之事,你也是辛苦了的。好好在家里待两天,在家里把年给过完了再回去吧。”老太太都这么说了,反正陈平也得了唐二公子的吩咐,不需要急着回去,便答应了一声,老太太就叫翠柳和云舒进来说道,“给你们哥哥去库房里多拿些年货回家里去。不许吝啬。”她从未吝啬过赏下人的,因此今日这么说,云舒笑着没说什么,翠柳就忙说道,“老太太什么时候吝啬过。这是怕我和小云刁难了哥哥不成?”

    “这丫头。”老太太见翠柳说话脆生生的,也一向喜欢她活泼俏丽,倒是忍不住笑了。

    “那我和翠柳先去问琥珀姐姐。”云舒笑眯眯地说道。

    “去吧。”陈平又在老太太的面前说了一会儿唐二公子在边城的事,说得天花乱坠,又说了这回送回来的年礼都有什么稀罕有趣儿的,有什么是分给家中长辈还有兄弟姐妹的,见他如今处事周到,连已经嫁到尚书府的唐三小姐都单独预备了年礼,如今越发地老成,老太太便对云舒背后偷偷叹气说道,“早年小二是最不在意这些的一个。如今这样周到细致,可见在边城的时候也是吃了不少的苦。”不是在外头因粗心吃过亏,那学不来这么细致周到。

    “二公子本就是个周到的性子。看起来嘻嘻哈哈的,可是心里都是有数儿的。”云舒便劝道。

    “这倒也是。他和他哥哥都是心里有数的性子,如今却也都各奔前程了。”一想到去了南边儿的唐国公世子之前刚刚到了南边就叫人送回来了许多南边的特产,老太太心里最疼爱长房的两个孙儿,可是如今他们却都不在身边,便无奈地说道,“许是我老了,如今越发爱伤感了。”她这么一说,云舒不由笑着说道,“您爱伤感,那也是因为疼爱世子与二公子。如果是不相干的人,就算去了千里之外,那又怎么会想念呢?不过世子与二公子倒都是孝顺的,世子到了南边儿就报平安,还送来许多您喜欢的南边特产,二公子还打了藤椅,这可是心里惦记着您不得了呢。”

    “这倒是。”老太太便精神了,跟云舒说道,“小二做的这藤椅瞧着还很精致。”

    老太太已经叫人把藤椅搬到自己的上房,瞧着十分喜欢。

    “听陈平哥说,二公子为了做一把他瞧着满意的藤椅,不知花了多久的时间呢。”见老太太笑眯眯地点头,显然是很高兴的,云舒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往后您悠闲地往藤椅上一趟,舒舒服服地晒太阳,吃着世子叫人送过来的上好的桂花藕粉,这日子神仙都不换呢。”她这么一说,老太太也憧憬了起来,连连点头。见她高兴了,云舒便服侍午睡,回头就去见陈平。

    她得把陈平之前叫她收起来的银子跟陈平分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