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福气

    不过云舒觉得这个问题还早得很。

    她怎么不得在老太太跟前服侍到十七八岁啊。

    这还有好些年,因此云舒把这个问题想了想,觉得没有答案,也就算了。

    只是当念夏离开国公府的时候,云舒还是觉得有些孤单了。

    因只走了一个念夏,老太太也没从三等小丫鬟里头再提拔一个,只是保持着如今的丫鬟的数量罢了。

    云舒的屋子里也只剩下三个人,没有再进新人。

    只是从前四个人在一块儿,如今只剩下三个人,叫云舒总是觉得有些缺憾。

    春华与她们走得倒是亲近了几分。从前因为念夏是春华未来的大嫂,因此春华与念夏更亲近些,如今念夏走了,春华就跟着云舒和翠柳,倒是说说笑笑的也不寂寞。老太太的跟前的活儿还有几个大丫鬟在,二等丫鬟大多都是跑跑腿儿什么的,这日子过得也清闲些。等天上开始往下落雪珠子,慢慢地冷下来的时候,云舒给老太太做的大毛衣裳也都差不多了,老太太这一年却不大爱出去了。

    因为唐二爷算是说着了。

    皇帝的确似乎是不想再忍耐下去了。

    最近京城里的风声不怎么好。

    皇帝几次在宫中下诏训斥皇后种种不当的言行,甚至不许京城之中的女眷去进宫叩拜皇后,还不必六宫嫔妃给皇后请安。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可是当皇帝几次训斥皇后,然后叫皇贵妃跟着自己出入各处只能皇帝和皇后出现的场合之后,京城之中人心浮动。

    都在猜测怀疑皇帝是不是想要废后。

    可是废后乃是朝中大事,这种事一旦不好就会令朝中与后宫动荡,因此皇帝摆出一副要废后的架势来,确实叫人十分担忧。

    而且皇帝还在朝中屡次贬黜了曾经支持其他几个皇子的朝臣,还责骂了几个皇子不孝不悌,这样眼中的训斥之下,皇帝将皇贵妃娘家的几个勉强还能入眼的兄长都提拔了起来,作为五皇子的支持。这样一系列的功夫下来,大家也都看出皇帝要立五皇子为太子是势在必行的事,因此如今朝中的气氛应该是不怎么好。云舒倒是看不到朝中如何,不过每每看见唐二爷得意洋洋的样子,她就知道只怕外头五皇子的风头很盛。

    如果皇帝真的废后立了皇贵妃,那五皇子就真的能上位了。

    这京城因为这些事自然乱糟糟的,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都不大爱出去,新衣裳做了,老太太也没心情穿了。

    云舒却没有耽搁,依旧如同前几年那样安心地做针线衣裳。

    她不过是个丫鬟,就算皇帝立谁当太子,她也参合不上。

    只是云舒唯独希望皇帝还是慢点儿立太子,或者最好不要五皇子。

    不然,不说唐国公如何,就说娶了沈家之女的唐国公世子也要倒霉了。

    而且云舒也不想看见唐二爷那么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如今唐二爷算是抖起来了,听说在五皇子的面前非常有地位的样子,时常参加五皇子举办的宴席,与五皇子的那些支持者十分亲热,联络得十分频繁。听说唐二爷之前还想带着自己最出色的儿子唐三公子去拜见五皇子,只是因不久之前唐三公子违逆自己,阻拦唐六小姐嫁入五皇子府上,因此唐二爷最近有些恼这个庶子。唐三公子听说最近又病了,连翰林院都不能去了,整天躺在床上,还需要弟弟唐四公子照顾自己,兄弟两个浑身病气,唐二爷才暂时消了想带儿子去五皇子面前露脸的意思。

    唐三公子兄弟一身病气,如果一不小心叫五皇子也被连累病了,那岂不是弄巧成拙。

    因此唐二爷才可惜地没有带儿子们过去。

    不过听说二夫人最近很有怨言。

    大概就是庶子病了,竟然还叫唐四公子这个嫡出的弟弟照顾,有些过于猖狂了。

    云舒听了这些府中的事,也没说什么,倒是觉得唐三公子这病得功夫挺好的。

    她觉得就算是五皇子真的成为太子,成为皇帝,可想要在朝中立身,也不该走佞幸之流的路线额,若应该用自己的才学真本领。

    如今就去五皇子的面前奉承讨好,那跟佞幸有什么分别。

    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不去五皇子的面前做那等佞幸之流的事,倒是颇有文人风骨,叫人十分敬佩。

    至于唐二爷得意的五皇子会成为未来的皇帝,如果当真是这样,云舒也对唐国公有信心。

    唐国公能在皇帝的面前成为最被倚重的重臣,没有站队还被皇帝信任重用,那云舒相信就算五皇子登基,只怕也会继续重用唐国公的。

    她想到了这些,倒是对未来安心了许多,因此也没有把唐二爷如今的这一股红光满面的样子放在心里,倒是听说唐二爷顾不上儿子的病,更急着叫唐六小姐的疹子赶紧褪去。只是可惜唐六小姐越着急,吃了许久的清粥小菜好不容易退了几分疹子,有好转的迹象了,一个没忍住,又叫二夫人心疼她,给吃了两只小小的炸鹌鹑,又把疹子给发起来了。因此,唐二爷对二夫人发了好大的脾气,二房又吵闹了起来。

    这样的日子,云舒倒是觉得二房能把日子过得鸡飞狗跳的,也是很难得的。

    她正觉得这日子并不悠闲,陈平就回了京城。

    陈平是回来替唐二公子送年货的,满满的一条车队的年货,全都拉进了国公府里。

    云舒和翠柳知道陈平回来,正高兴地去迎他,就在园子里的时候看见陈平正一脸诧异地手里拿着一个烤红薯递给一个急得涨红了脸的小姑娘。云舒看了一眼,见陈平对面抱着几个烤红薯,看见烤红薯被摔裂了心疼得都要哭了的竟然是春华,不由和翠柳对视了一眼上前问道,“这是怎么了?”她见春华的身上都是雪和泥,瞧着应该是刚刚跌倒了,急忙拿了帕子给春华擦身上的脏了的地方,一边对春华问道,“是不是摔了?摔哪儿了?”

    “没事没事儿。这地上雪厚着呢,我没摔着。只是红薯……”春华心疼得要哭了。

    如今的红薯最甜了,烤了,用云舒带进府里头的桂花酱沾着吃,香甜可口极了。

    一想想那甜蜜的滋味儿,再见有两个红薯都被摔坏了,春华就觉得……把脏了的地方切掉,那还是一只好红薯。

    “对不起啊,我刚刚没看见你。”陈平尴尬地把手里的烤红薯递给春华,见这丫头白白胖胖,小脸儿圆润,虽然不及云舒美貌,翠柳俏丽,可是一张小脸儿圆润得跟福娃娃似的,讨喜得不得了,不由又笑了一下,对春华笑嘻嘻地问道,“要不我再赔你几个?”他在边城混,也油滑了许多,翠柳推了他一下问道,“老太太正等着你,要问二公子的事儿呢,叫我和小云过来接你。你别叫老太太等着啊。”而且翠柳见春华身上摔得脏了,也不敢耽误春华去换衣裳。

    “没事儿。不用赔,本来也是刚刚我没看路。”春华刚刚从厨房带出来几个热乎乎的烤红薯,本是急着带回去等着跟云舒和翠柳分享,因此忙着走路,因此没见着陈平,才撞在了一块儿。她觉得这事儿一半的责任在自己,跟陈平没什么关系,怎么能叫陈平赔偿自己呢?春华本来也不是刁钻的性子,就摆了摆手对陈平说道,“不敢耽误正事的。而且不就是几只红薯嘛,没什么了不起的。”

    她大方地说道。

    这可跟之前红薯都滚在地上的时候要哭出来的那丫头不一样了。

    陈平看了春华两眼,笑了。

    他一笑,就看起来有些要使坏的样子,春华家中的男子大多沉稳,不然也不可能被唐家信任做了那么好几代的大管家,此刻看见这看起来有些坏坏的男子,有些害怕,跟云舒翠柳招呼了一声抱着还带着热乎气儿的红薯赶紧走了。看着她紧张地把烤红薯抱在怀里,那仿佛吃的就是自己的小命儿,陈平就不由想到刚刚两个人撞在一块儿,这福娃娃似的姑娘摔在地上先不看自己摔伤了哪儿,相反先去紧张自己的烤红薯,不由又笑了。

    云舒见陈平盯着春华背后一直笑,不由试探地问道,“陈平哥?走不走啊?”这家伙刚刚把春华给吓跑了,怎么还一副要不肯罢休的样子。

    “这小丫头有意思。”陈平笑嘻嘻地转头过来对云舒和翠柳说道。

    翠柳哼了一声说道,“哥哥是看谁都有趣儿。”她一边哼了一声,一边对陈平问道,“能不能留在府里过年啊?”

    “不好说啊。我得瞧瞧府里头的情况。二公子那儿今年回不来,因此叫我瞧瞧,如果府里忙,就叫我跟着忙几天,不急着回边城。如果府里没什么事儿,那我得赶回边城去。”陈平一边走,一边仿佛顺嘴问道,“刚才那小姑娘瞧着有些眼熟。是不是前两年跟你们关系不错的那个小胖丫儿……”他见云舒和翠柳都对他怒目而视,急忙改口说道,“那个福气满满的小姑娘叫什么来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