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嫁人

    一时之间,二房闹得不成样子。

    唐六小姐满脸都是麻疹,浑身上下都是,怎么嫁给五皇子啊?

    唐二爷和二夫人最近哭惨了。

    如果说从前,老太太还愿意宽慰二夫人这慈母心肠几分,可是如今老太太都懒得搭理她。

    因此老太太根本就没有叫人去多看看。

    不过老太太却请了太医给唐六小姐看了看,又查问了最近唐六小姐都吃了什么用的什么,终于找着是什么叫唐六小姐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了。

    “你知道吗?听说是二爷因为六小姐要嫁给五皇子,为了能叫六小姐得宠专门买的一种香料。亲手买的,亲手给了六小姐,谁知道那香料六小姐用了就起疹子。太医给六小姐用了一些,那疹子发得更厉害了。不过好在只是香料的问题,养个两三个月就能消退,也不传染。”只是这段时间唐六小姐就得顶着一张满满的都是骇人的疹子露面了。不过这件事却怨不得旁人,那香料是唐二爷亲自去买回来,就为了想叫唐六小姐争宠用的。

    做父亲的害了自己的女儿,这有什么话说。

    翠柳和云舒还有春华念夏窝在屋子里,因天冷了,凑在一块儿吃厨房偷偷给送来的烤栗子,兴致勃勃地八卦主子。

    云舒一边扒栗子壳儿,一边笑着听着。

    这疹子发得巧,唐二爷简直狂怒了。

    如果不是这检查出来香料是他自己买的,那唐二爷肯定还得觉得是府里唐国公有意陷害。

    “不过是两三个月罢了,等六小姐的脸好了,还是能进五皇子府的。”唐六小姐的脸都成了那样儿了,五皇子肯定受不了。只不过唐六小姐还连着唐国公府,因此云舒听说这五皇子十分关注,还亲自去问了太医,听说这疹子不传染人,而且两三个月就能消退,五皇子就大度地表示,叫唐六小姐就在家里好好儿养着,等养好了还是可以进五皇子府里来的。这么宽容的话叫五皇子说给唐二爷听了,唐二爷一颗狂怒的心才彻底地放心了,想想等两三个月之后五皇子被册封太子,自己的女儿再进门,那对五皇子来说也算是双喜临门,倒是吉利,因此也不再说什么了。

    不过唐六小姐最近哭着不出来,显然觉得自己的脸不好看。

    云舒想想二房那么殷切地希望唐六小姐嫁给五皇子做侧妃,甚至二夫人一贯疼爱女儿的,都被迷住了眼,还第一次认同了唐二爷,就觉得无奈。

    她都觉得没有人能拦得住二房这非要巴结五皇子的心了。

    不过是个侧妃罢了。

    虽然最近京城里的确有些风声说唐六小姐会进五皇子府,不过又不是正妃,因此也没有什么媒人庚帖还有下聘什么的。

    甚至云舒都觉得二房是很荒唐的。

    一场没有三媒六聘,没有媒人没有双方结亲的仪式,只不过是等有一天夜里一顶小轿就悄悄送到五皇子府里的婚事,这还叫婚事吗?

    更何况那五皇子,对唐六小姐真的有真心吗?

    如果有真心的话,那就算是唐六小姐发了疹子,五皇子就不能先接到府里来,好生照料唐六小姐直到她康复吗?

    还要等她康复了才能进府,可见五皇子对唐六小姐是没有什么真心,甚至还有几分嫌弃。

    偏偏这样的所谓的婚事,唐二爷夫妻还觉得很喜欢。听说因为五皇子对唐六小姐不离不弃,因此唐二爷觉得五皇子还是真心很喜欢唐六小姐的。因为这样,他还高兴地在二夫人的房里多住了两天,甚至还因此冷落了自己心爱的金姨娘。听到这些的时候云舒隔夜饭都要被恶心出来了,如今听翠柳八卦这些,她觉得有些没意思,倒是见一旁春华和念夏也有些魂不守舍的,便关切地问道,“怎么了?瞧着怎么没精打采的?”

    “念夏要出去了。”春华觉得手里的板栗都不香甜了,对云舒无精打采地说道。

    云舒一愣问道,“出去了?去哪儿啊?”之后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念夏这是要出老太太的院子了?

    虽然当初四个小姐妹在一块儿的时候云舒就听念夏说过会早点嫁人,因此在老太太的院子服侍的时间不会与她们一样那么长,可是云舒没有想到念夏这个年纪就要出去。她们都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女孩儿,虽然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外头都会嫁人了,可是她们这些服侍老太太的丫鬟一般都出嫁得晚,毕竟老太太用惯了一个丫鬟也不容易,如果三年两年就换一个那太折腾了,大部分的丫鬟都十七八岁才出去呢。

    “念夏是要成亲了吗?”云舒不由对念夏问道。

    念夏生得细眉细眼,带着几分清秀,听到云舒问,一向雪白的脸不由露出几分绯红说道,“我也不想怎么早。只是……”

    “只是世子不是被陛下点了南边儿的巡盐御史嘛,这去了南边儿,一去就是好多年,我哥哥是世子身边的人,自然也要跟着去。这一跟着去南边儿了,也不知几年才能回来,祖父与父亲都担心我哥哥与念夏的婚事被耽搁了。”春华的哥哥是跟着世子身边长大的,当年与念夏订了亲,因为唐国公世子被皇帝点了巡盐御史的差事,其实都已经去上任了,如今她哥哥也忙得很,奔波得不行,这一回好不容易回家,两家就商量着把婚事办了。

    因春华家里是国公府经年的大管家,念夏家里也是老太太身边的管事,在老太太面前很有几分体面,因此老太太自然是一口答应,还答应赏念夏一副上好的嫁妆。

    这件事因为念夏害臊,因此老太太跟旁人也没提,云舒也不知道。

    如今等念夏的婚事已经定了日子,她知道快要离开国公府了才说。

    云舒听了不由有些伤感。

    当初在大通铺里打滚儿的小丫鬟里头,她与翠柳自然是极好,可是与春华念夏也是十分投缘的。春华贪吃却坦诚爽朗,念夏心思如发却也沉稳可靠,她们一同在老太太的院子里长大,感情一直都很好。只是没想到她们还不到十五岁,就已经要分开了。云舒自然知道念夏一旦成亲就要跟着唐国公世子往南边儿去了,这一去,什么时候唐国公世子的官职有了变动,念夏才会回来,因此是十分舍不得的。

    “那什么时候成亲啊?”想必这日子得很急了。

    因为到底都是下人,就算是有几分体面,可是也得想着主子们的需要。

    唐国公世子带着世子夫人去南边儿为官,只怕用得着春华哥哥的地方多了,哪里有那么空闲的时间慢慢筹办婚事。

    “只有七八天了。老太太已经叫府里都先紧着我哥哥的婚事,念夏过两天,再给老太太磕个头就得走了。”见云舒和翠柳都十分舍不得,春华便看了一眼垂头不语的念夏说道,“咱们俩也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因此一直都说不出口才耽误到这个时候。”只是因为念夏要出去了,那关于唐六小姐与五皇子之间的什么八卦,云舒就都没有兴趣了,反而对念夏问道,“那咱们还能帮上什么忙吗?比如针线帕子之类的。”她想了想,对微微红了眼眶的念夏柔声说道,“不过嫁人是喜事儿。更何况你是嫁给春华的哥哥,都是亲近的人,也不会叫咱们担心。”

    跟着唐国公世子做事的人,那性格也必定不会是险恶的。

    说起来,念夏嫁人,虽然她很舍不得,不过却觉得这也算是良缘了。

    能嫁给一个知根知底又和气的夫君,这是很好的姻缘。

    云舒一边说,一边对念夏说道,“而且就算你做了别人的媳妇儿,就算是分离几年,可是那不是一晃眼儿的事儿吗?等你回来了,咱们还是在一块儿的。”她正和念夏说着,翠柳一拍手就说道,“你都要嫁人了,那做姐妹的,是不是也得给你添妆,祝贺祝贺你?”她一拍手就跳起来了,念夏急忙起身拦着翠柳说道,“不必破费。”她拦着翠柳,云舒便也笑着说道,“不仅是添妆,还是念想呢。拿了咱们的新婚贺礼,以后你在南边儿,每每看见这东西,就能想到咱们了。”

    云舒说了这话,念夏才不拦着了。

    云舒和翠柳就忙着翻箱倒柜的,各自都挑了一件喜庆的贺礼给念夏。

    念夏收了,再沉稳的性子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哭什么,都说了是喜事。你如今都要嫁人了,其实倒是叫咱们羡慕呢。咱们四个里头,也只有你有了着落,也不知咱们日后能嫁给什么样的人。”

    翠柳快人快语地说道。

    云舒和春华对视了一眼,都心有戚戚。

    “我啊,以后就嫁给一个能给我吃饱饭的人,愿意给我吃饱饭的人就够了。”春华贪吃,心也宽阔单纯,啃了一口手里不知拿了多久的栗子,又没心没肺起来。

    云舒听着她这样单纯的话,也忍不住想了想。

    她以后能嫁给什么样的人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