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富贵

    到了那个时候,唐家的女孩之中,还有谁能和她比肩?

    老太太如果阻拦她,那就是在阻拦她的大好前程。

    因此唐六小姐是真的着急了。

    “不行。”就在老太太都失望之中,一旁还有一个少年的声音开口说道,“六妹妹不能去五皇子府。”这声音虽然还有几分少年的稚嫩,没有成年男子的沉稳,可是却难得地老成。云舒竖着耳朵听,仿佛是唐三公子的声音。这位少年得志,中了进士进了翰林院的二房庶子用很冷静的声音说道,“如今朝中形势不明,五皇子不是良配。更何况如果六妹妹想嫁人,寻一门当户对的就是,何必为了嫁给皇子,就委屈做人妾侍。”

    他话音刚落,唐四公子便低声说道,“三哥说得没错。”唐四公子虽然没有庶兄聪慧,然而难得有一点就是很听从唐三公子的话。他本能地觉得这话并不是害人,因为他也觉得为了所谓的荣华富贵要委屈自己的亲妹妹做侧妃实在不像话。然而旁人还没有说什么,这二房之中自己就乱起来了,唐六小姐已经尖叫起来,叫着说道,“谁用得着你一个庶子多话!你以为你是谁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见不得我好,见不得我得了荣华富贵,因此才要拦着我是不是?!”

    唐六小姐就骂道,“你也太无耻了!不要脸!”

    她骂得厉害,云舒在侧间听着,不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可真是不识好人心啊。

    难道去做五皇子的侧妃就是一条很幸福的路不成?

    只是听见后头唐三公子没有再说话,云舒也就没听到什么。唐二爷似乎第一次呵斥了自己一向都疼爱的庶子,低声训斥说道,“你多什么嘴!”他训斥了一声,老太太便冷冷地说道,“在我的面前,你教训什么儿子,装什么严父!想要教训孩子,回去你自己的屋子里去教去!”她十分不快,唐二爷如今虽然得意洋洋的,不过也不敢反驳老太太,因此有些不悦地起身说道,“那我先回去了。”

    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儿女就走了。

    等他走了,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

    片刻之后,唐国公与唐三爷走了。

    等主子们都走了,云舒犹豫了一会儿,才从侧间走出来,就见老太太疲惫地坐在座位里闭着眼睛,瞧着脸色有些灰灰的。一旁的琥珀正给老太太端茶,想叫老太太喝口水暖暖心。老太太摆手说道,“都这种时候了,还有什么心喝茶。”如果唐六小姐去给五皇子做侧妃,还是直奔着这即将成为太子的,这样急功近利,唐家都成大笑话了,老太太还有什么心情舒舒服服地喝茶?

    更何况唐六小姐这种不知深浅的轻浮脾气,叫老太太说,就算去了五皇子府也未必有好日子过。

    “您先喝口茶。我瞧着国公爷没说什么,想来这件事也没有那么严重。”琥珀低声劝道。见云舒出来,她便对云舒无声地招了招手,叫她也来老太太的跟前,这才继续轻声说道,“如果国公爷觉得不妥当,或者这件事会伤了国公府的颜面,那国公爷的性子您还不知道?最重唐家声誉,那二爷想做的事儿也是做不成的。”琥珀劝了老太太几句,就叫云舒在老太太的跟前,自己去张罗给老太太弄些清热败火的汤水来。

    老太太在琥珀的面前没说什么,等琥珀走了,这才对云舒叹气说道,“琥珀那丫头说得是实情。可是……我也担心你们国公爷是由着老二去作死。”

    云舒不由笑了笑,把老太太的手中的茶接到一旁放下。

    老太太担心的事她也明白。

    只不过就是唐国公为人一向冷酷,如果有人想要作死,唐国公只会劝一遍。

    如果劝了还不听,唐国公从不是愿意去再使劲儿把人拉出火坑的性子。

    他只会冷眼旁观,冷静地看着这人掉进火坑被烧成灰。

    就比如曾经的唐家的两位小姐……唐国公拦着一次,唐大小姐不肯听,非要嫁去显侯府,如今在显侯府的日子过得并不好过。毕竟显侯府最是一个势力的地方,当初沈家失势都能直接杀了沈家三小姐的,那唐大小姐这么一个已经被唐国公厌烦的庶女,在显侯府就更没排面儿了。唐大小姐也就仗着刚刚嫁人的那两年显侯府摸不准唐国公的态度对她还算不错,等这几年知道唐大小姐是真的不得唐国公喜欢,显侯府对唐大小姐这个庶子媳就再也没有过和气的时候,唐大小姐的日子就很艰难。

    更别提那个早就被唐国公给遗忘了的做了荀王妃的唐二小姐了。

    因此,老太太不担心别的,就担心唐国公这是也冷眼看着唐二爷送唐六小姐去送死。

    其实庶子的事儿,老太太也不爱管。

    可是如果因为不理睬唐六小姐的婚事坏了唐国公府的名誉,那老太太自然就忧心起来。

    “琥珀姐姐刚刚说得也有几分道理,您啊,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别担心就是。国公爷的性子咱们都知道,一则不爱生事,另一则就是不肯参合皇子们的是是非非。只凭着这一点,二爷就算想把六小姐嫁给五皇子,恐怕也很费事儿。国公爷嘴上不说,不拦着,不拒绝,不过是不愿张嘴说出拒绝的话落人话柄。老太太您想,若是国公爷如今说不乐意叫六小姐去做五皇子侧妃,回头二爷在五皇子面前告国公爷一状,这宫中无论是陛下与皇贵妃都要对国公爷不满。因此,我想着国公爷刚刚一言不发正是顾忌这些。”

    云舒的话叫老太太一愣,便微微点头说道,“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虽然陛下并未逼着你们国公爷支持五皇子,不过如果他当真拒绝这门婚事,陛下也会恼怒。”

    就算唐国公是皇帝倚重信任的重臣,可如果唐国公不愿将唐六小姐嫁给五皇子,恐怕皇帝也会不高兴。

    而且他身边还有皇贵妃吹枕边风……

    “可难道就这么叫六丫头嫁过去?”

    “我想也不会。”因如今老太太身边没人,云舒便压低了声音说道,“如果把六小姐嫁给五皇子,那国公爷岂不是不站队也成了站队?国公爷既然从前不卷入皇子之争,就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参合这些是是非非的。只是刚刚主子们都在,国公爷不好跟您说这些,因此也就算了。可我想着这件事应该成不了。”不管怎么成不了,不过云舒左右想想都觉得唐六小姐和唐二爷就算削尖了脑袋想往五皇子府里头钻,唐国公都能给树道墙抽会来。

    更何况外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何必这样操心。

    云舒还是觉得老太太只要一心舒舒服服颐养天年最好了。

    外头的糟心事儿,都丢给唐国公唐三爷去操心去就好了。

    “你说得叫我心里放心了几分。”老太太听了云舒的劝说,这心里的担忧才少了几分,对云舒叹气说道,“老二这性子专门走歪门邪道,还觉得家里打压他,见不得他好。只是这皇子之争哪里是那么好参合的?不说败了如何,就说这成了事的,这也有所谓的狡兔死走狗烹,自古臣子参合皇位之争的能有几个好下场?只顾着眼前看得见的那些好处,想着以后自己成了从龙功臣如何如何……叫我说,他年纪也不小了,还不如他的儿子们看得明白。”

    唐三公子兄弟才多大,不过是少年郎罢了,也知道不能把家中的女孩儿往皇子府里送。

    可是唐二爷还是他们的父亲,怎么就不明白这些道理呢?

    还能因为什么。

    不过是被许下的那些荣华富贵迷住了眼罢了。

    云舒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叫我说,您该高兴才对。满府的爷们儿,只有二爷……咱们府里的公子也都是明白人,咱们唐家日后的门面体统,也不会衰落。”她笑着给老太太说了这么好听的话,笑着说道,“咱们唐家的男子都出众,老太太还担心什么呢?”老太太听了倒是脸上也好看了许多,愁容散去了一些,只是还是忍不住叹气说道,“只是老二如今可真是一颗老鼠屎,搅坏了一锅粥啊。”

    叫老太太说,庶子如果心里生了坏心,那真是能败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话,老太太身为长辈能说,云舒是丫鬟,从不敢去僭越嘲讽主子的,因此也只是笑了笑。

    她就算是在老太太跟前再得宠,也从不会非议主子,老太太也知道云舒的性子,因此也不会逼迫她。

    倒是云舒的话叫老太太心里安心。

    云舒的话,她想来想去都很有道理。

    在这样的时候,老太太就决定还是相信唐国公一定会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等过不了几日,老太太就更安心了。

    因为正欢天喜地要嫁给五皇子的唐六小姐,也不知怎么了,浑身都生了麻疹,脸上也一片的麻疹,差点吓死了唐二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