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侧妃

    这样的生活云舒也不觉得难熬。

    只要守得住自己的初心,那就不会有什么叫人误会的流言蜚语。

    她只顾着做针线的这段时间,也是觉得自己最轻松的时间。

    甚至觉得比从前在府里风风光光的时候还要轻松。

    云舒正做针线想着自己从前或许也的确是有些过于风光了的时候,听见外头传来了唐二爷的说话的声音。因为都是在老太太的跟前,因此就算是大家说话其实也都十分安静,唐二爷突然开口十分突兀,一下子就叫云舒在侧间听见了。他的声音还有些得意洋洋的意思,开口就说道,“还有件事想和老太太与大哥说。”他还咳嗽了一声,仿佛希望大家都听他说话似的,这才在老太太的房间安静了下来的时候笑着说道,“这也算是咱们国公府的一件喜事。大哥,五皇子看上咱们六丫头,愿意聘为侧妃。”

    云舒听了这话先是没想明白,然而想明白之后,顿时捂住了嘴,脸色变了。

    哪里还顾得上做针线,她急忙竖起耳朵听外头的动静。

    她没听错吧?

    皇贵妃的儿子五皇子,如今被皇帝最宠爱,几次想要立为太子的五皇子,要聘唐六小姐做侧妃?

    不说唐六小姐是唐二爷的嫡女,她好歹也是国公府里的金枝玉叶。

    怎么能去做侧妃?

    侧妃,那说出天去也只是一个侧室啊。

    就算是当初唐国公次女唐二小姐那么不招人喜欢,身份还是庶女呢,也是做了荀王的正妃,而不是侧室。唐六小姐虽然只出身二房,可好歹也是国公府里的小姐,也是被当做掌上明珠养大的,怎么反倒去给五皇子做侧妃了?而且五皇子正妃乃是显侯家的小姐,这唐六小姐如果嫁过去,那日后岂不是显侯倒比唐家更高贵一些?云舒不知道唐二爷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就为了博一个荣华富贵,就叫唐家这么丢脸?

    这京城里没有了男人不成?

    反倒叫尊贵的国公府的小姐给人去做侧妃?

    “侧妃?”老太太突然问道,“你想叫六丫头去做五皇子侧妃?这太委屈六丫头、”

    “您这话就错了。这有什么委屈六丫头的。别说六丫头是我的女儿,就算是大哥的,如今我也是要有些识时务的话想对大哥说。”老太太的语气显然是有些反对的,因此唐二爷这话就厉害了。这一句六小姐是他的女儿,明摆着说的是六小姐是他的女儿,老太太管不着的意思。云舒正觉得唐二爷最近不知在外头得了什么好处,仿佛格外猖狂了起来的样子,唐二爷已经洋洋得意地说道,“大哥,宫里已经传出风声,说是陛下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是群臣反对,这年后也一定要册封五皇子成为太子。大哥你是陛下身边近臣,必然知道,弟弟这话可没有撒谎。”

    云舒放下针线,安静地听着唐国公的回应。

    唐二爷如果能有胆子直接问唐国公,那想必这件事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这些年,皇帝几次想册封五皇子为太子,可是群臣反对,都觉得五皇子没什么了不起的。

    而且皇贵妃的娘家李家又不是什么重量级的世家,也没能耐号召朝廷中的臣子们都奉承五皇子。

    因此皇帝几次提及,却几次都只能在群臣的反对之下先搁置了这件事。

    如今五皇子越发年长,只怕是皇帝觉得不愿意再耽搁这件事,因此要不顾及群臣的意见一意孤行,直接册立五皇子了。

    这么看的话,皇帝倒是真心宠爱皇贵妃还有五皇子。

    虽然对于皇帝宠爱谁,云舒这样一个小平民百姓并不能置喙,可是一想到皇帝为了皇贵妃与五皇子不顾及朝中公议也要扶持五皇子上位,云舒就觉得为那位自尽了的沈贵妃感到难受。那样的虚情假意之下,原来一切都是假的,都只是为了稳住沈家,然后把沈家赶尽杀绝,云舒觉得幸亏那位沈贵妃性子刚烈,直接自尽了。不然,如果勉强活着看到如今这一幕,不知该有多伤心。

    还有那位八皇子。

    她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唐国公的回应。

    然而唐国公没有开口,却也说明了答案。

    如果唐二爷说的是错的,那唐国公早就训斥他了。

    如今唐国公没有反驳,就说明皇帝的确是有在年后就直接册封五皇子的意思。

    “可五皇子非嫡非长……”

    “老太太不知道吧?陛下已经准备废后了。年后先废后,再立皇贵妃为皇后,那五皇子就是中宫嫡子,陛下就可以册立他为太子了。”唐二爷如今和显侯走得很近,因此此刻说这些话的时候,还带着几分只有自己知道的优越感。他的声音越发高了起来,平日里还知道收敛,可是这离过年也没两个月了,等到了五皇子被册封为太子,他怎么也算是从龙功臣吧?一想想显侯曾经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唐二爷深以为然,并且觉得自己到底还知道把握良机,跟随五皇子,如今才有这样连一向威严的长兄都不敢反驳自己的时候。

    他当了这么多年唐家庶子,一直都被家中兄弟看不起。

    可是如今,唐国公与唐三爷都不肯在皇子夺嫡之中站队,这大好的机会可不就是直接留给他了?

    他在五皇子的面前也算是有几分功劳,日后鸡犬升天,这唐家日后还不是他说了算。

    因此,见唐国公没有吭声,唐二爷便越发眉飞色舞地在老太太变了脸色之中笑着说道,“陛下深爱皇贵妃,而且当年沈氏祸乱宫中之时,皇贵妃为陛下大计忍辱负重多年,陛下一直深深地为皇贵妃感到委屈,区区皇后之位给了皇贵妃,陛下只怕也只不过是觉得补偿了一二罢了。更何况如今中宫无子,就算是皇后,没有为陛下生育皇子也是极大的罪过,古人有孕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不能给丈夫生育儿女,也犯了七出。陛下废后,那是理所当然之事。”

    云舒听着唐二爷的声音,只觉得可笑无比。

    如果她是老太太,只怕如今都想唾他一口。

    做人这么恶心,真是白瞎了唐二爷那一张好容貌。

    想当初唐二爷还没有暴露本性,还老老太太地在唐家做庶出的老爷的时候,云舒还觉得唐二爷虽然气质不及唐国公与唐三爷,不过容貌还是颇为英俊的。如今再想想唐二爷的模样,云舒却只觉得面目可憎,乃是从他的内心散发出了丑恶的样子。她到底年轻,还修炼不出老太太此刻的沉稳与隐忍,因此被气得不行的时候,就听见寂静一片的房间里,老太太正对二夫人问道,“老二媳妇,六丫头是你的亲闺女,你说说,这门婚事你愿不愿意。”

    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唐二爷一句“六丫头是我的女儿”,那意思是唐六小姐的婚事老太太不能做主。

    既然老太太不能做主,那二夫人是她的生母,总该能做主的。

    老太太已经决定了,如果二夫人不答应的话,她就出面借着儿媳的口,把这婚事给驳斥了。

    虽然老太太并不怎么喜欢心胸狭窄的唐六小姐,可到底是看着唐六小姐长大的,实在不忍心看着唐六小姐去做什么侧妃。一个“侧”字,就与所有的自尊自重都无缘了,那其中数不尽的心酸与委屈,都不是能对外人说得出来的。更何况做了侧妃,得宠的时候倒还好,可如果不得宠,那在一个皇子的后院之中哪里还有立足之地呢?正妃是皇子名正言顺的妻子,总是会是皇子府中的女主人,无论得不得宠,人家都是正室。

    可是侧妃又有什么?

    而且做了侧妃,就算是再得宠,也得在正妃的面前立规矩,要把正室当做女主人一样侍奉。

    晚上侍奉完了男主人,白天再去侍奉女主人,说一句刺心的话,就算是出身尊贵,可是做了侧妃,那也跟奴婢差不多了。

    这叫老太太怎么忍心呢?

    因此她忍不住还是问了二夫人一句。

    二夫人迎着老太太对自己的垂问,犹豫许久,才讷讷地说道,“这……六丫头的婚事,还是二爷做主就是。”她这话听起来算是没脾气,不过这不明显也是愿意叫唐六小姐做侧妃去吗?而且这时候唐六小姐自己也沉不住气地说道,“老太太,您拦着我嫁给五皇子做什么。我愿意嫁给五皇子,五皇子日后是太子,是会继承皇位的!难道老太太不愿意咱们唐家出一个后宫之主吗?!”她倒是觉得嫁给五皇子是极好的。

    就算是做侧妃又怎么样。

    五皇子的侧妃又不熟普通的侧室。

    那可是未来皇帝的侧妃?

    她出身唐家,唐国公府乃是京城里一等一的豪族,就算是如今算是委委屈屈地做一个侧妃,可是等来日五皇子登基成为皇帝,那如今的委屈也都全能弥补过来了。

    只要五皇子登基,她就能一跃成为后宫嫔妃。

    而且她出身唐家,五皇子怎么也得封她一个贵妃当当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