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不给

    云舒觉得翠柳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那是王秀才的妾,王秀才的儿女。

    凭什么叫陈家帮着给养?

    王秀才还能不能要点脸儿?

    换了别人,自己的女人反倒要妻子的娘家来补贴,早就羞愤得上吊去了。

    好歹也是读书人,能不能讲点礼义廉耻了?

    因此云舒沉默着没有说话。

    她的确是个善良的性子,不过老好人也不是对着王秀才这种不要脸的玩意儿发善心的。

    “你姐夫一介书生,不是,不是没钱吗。”

    “没钱还纳什么妾?没钱也是他自己没用,谁叫纳个妾倒霉,跟了个没钱的穷光蛋,受着呗!”翠楼翻了一个白眼。

    还拿鸡汤烫过的小青菜。

    怎么想得这么美呢?

    云舒本能地觉得王秀才纳个妾不是个省事儿的。

    她没见过纳个妾,不过想一想,如果一有了身孕就要这个要那个,还叫陈白家的竟然这么死心塌地地从陈家补给,只怕这个妾也是有几分心机。又是什么拿鸡汤烫小青菜,又是人参燕窝的,这种闹腾只怕也是要辖制陈家。毕竟,就算是想要这些东西,为什么最后反倒是陈白家的要从陈家来拿?而且一有孕就开始闹腾,这样的女人生下来的孩子,真的能如同陈白家的期望的那样,交给碧柳抚养吗?

    云舒沉默着的时候,陈白家的已经被翠柳气得不行了,对她说道,“我不和你这没心肝儿的说!小云,你说说……”因云舒一向温柔孝顺,因此陈白家的期待地看着她。对于这种期待,云舒是不能答应的,不然今天是人参燕窝鸡汤,明天还不满汉全席?她还能补贴一个王秀才的妾到了七老八十不成?因此云舒沉吟了片刻才对陈白家的为难地说道,“婶子心疼姐夫家中的事,我也明白。只是婶子也想一想,如果这样大咧咧地往王家送去,那王家的左右邻居们看着,只怕要说姐夫的闲话,于姐夫读书人的清名有损。姐夫是要走仕途的,若是孙了清誉,别人说一句吃软饭……这可怎么得了呢?”

    云舒忍着恶心喊了好几句的姐夫。

    她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这么恶心过。

    不过谁叫她和翠柳投鼠忌器呢?

    “清誉?”陈白家的一愣?

    “婶子也是关心则乱了。姐夫的小妾有孕,只怕如今左右邻居也全都知道了。如果婶子大包小裹地往王家去送去,那也叫左右邻居看在眼里,他们那些人自然不知婶子对姐夫是一片慈爱之心,只会笑姐夫自己养不起小妾,反倒求了丈母娘来帮衬,这能好听吗?”见陈白家的一愣,脸色顿时露出几分惊慌,云舒便忙扶住了她对她问道,“而且婶子在王家的时候,姐夫可亲口要您补贴人参燕窝鸡汤了?”

    “这倒是没有,我惊喜之下就出来了,因此你姐夫是没有开口的。”

    可见王秀才还软饭硬吃。

    明明要吃陈家的软饭,还得做出一副“我没求你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云舒心里鄙夷,便笑着说道,“可见姐夫都没要婶子补贴。可婶子如果自作主张,这若是坏了姐夫的大事可怎么好?婶子,您别忘了,子嗣要紧,可是姐夫的大好前程更要紧啊。如果读书人没了清誉,那在士林之中如何立足?”云舒露出几分忧心,翠柳用一种看天神的目光看着云舒,陈白家的已经露出了恍惚,急忙握着云舒的手说道,“好孩子,到底是你提醒了我。我一时忘形,竟然都忘了这样的大事。之前你也提醒过我,说叫我维护你姐夫的清誉。如今时间久了,又因为惊喜,我竟然都忘了。”

    云舒就笑,把翠柳拉过来一块儿安慰陈白家的。

    “婶子如今想起来了也不晚。婶子就别担心了,若是姐夫的家里过不下去了,难道还不知道主动来求婶子不成?”

    “你说得也有道理。”陈白家的被云舒两句话说得回转回来,见云舒抿嘴微笑,便感慨地对云舒说道,“到底是你还记得你姐姐姐夫的前程,我只顾着子嗣,险些坏了大事。只是……”她犹豫了一下便问道,“可是你姐夫的妾说除了鸡汤烫的小青菜以外,什么都吃不下了。可这青菜好得,鸡汤……这一天炖上两三只鸡,王家的家境吃不消啊。”她还是担心的。

    云舒笑了笑。

    什么都吃不下?

    饿上两天,老白菜都能啃得下去。

    她就笑着说道,“那就叫姐夫供养着吧。什么时候供养不动了,什么时候来问您要再说嘛。”

    “那你和翠柳养的那些鸡鸭……”陈白家的便看着云舒露出几分试探。

    云舒这才露出几分为难。

    “这是怎么了?”陈白家的急忙问道。

    “也不是别的,而是……婶子,若说孝敬婶子与陈叔,那不说一天两三只鸡鸭,就算是天天十只二十只的,我和翠柳也是舍得的。”云舒这话叫陈白家的微微动容,她感动地握紧了云舒的手说道,“婶子知道,你与翠柳打小儿就是最孝顺的。”她认自己和翠柳孝顺就行,因此云舒便越发为难地说道,“婶子说得极是。我与翠柳最是孝顺不过。只是……婶子也想想,我与翠柳如今也大了,也是要清誉与体统名声的少女了。这未出嫁正值妙龄的小姨子,往姐夫家的小妾时常送鸡鸭补品,忙前忙后的,这传出去,叫我和翠柳怎么见人呢?婶子,我们如今也是要名声的人了。”她十分为难,又带着几分央求地看着陈白家的。

    她美貌年少的脸和翠柳的映衬在一起,顿时叫陈白家的如梦方醒。

    “你说的对极了!我怎么鬼迷心窍,叫你们参合这样的事。这传出去了怎么好听!”

    没错,云舒和翠柳也是大姑娘了,总是参合姐夫家的事儿,还是姐夫家的子嗣与小妾的事,这样传出去是不得了的。

    陈白家的偏心长女,可是也不可能为了长女就叫云舒和翠柳被人讥笑议论,传播这样的八卦。

    “是我的错,我,我的确是错了!”陈白家的一想到这里,见云舒和翠柳都垂泪不已,哪里还记得和翠柳之前因为王秀才发生的拌嘴,忙对她们俩说到,“这事儿,以后我再也不和你们提了。你们也都不要说了。鸡鸭之类的……外头买卖的多了去了,我上街上去买就是。哎呀,要不是你们大姐姐提醒我说家里就有现成的,不必花销还能省钱,我怎么能来找你们呢。”

    云舒一边垂落,一边眯了眯眼。

    原来还是碧柳提醒陈白家的来找她和翠柳要鸡鸭的。

    想得美。

    一根鸡毛都不给她。

    “碧柳姐一心为了王家着想,因此也一时忘了也说不定。只是婶子,我和翠柳是真的没法子。我和翠柳高兴碧柳姐有后了,要做娘了,可是如今我们的情况还得碧柳姐体谅,体谅我们的为难。还有婶子,若是婶子见着了碧柳姐,就帮我们送去我们的祝福吧。祝福姐夫的这个妾一举得男,日后叫碧柳姐一举做了娘,好好儿做人娘亲。”反正看见那妾生了庶子要被气死的肯定不是云舒就是了,碧柳如果心胸那么宽大,非要做便宜娘,那云舒大方地祝福她就是了。

    她大大方方地送上自己的祝福。

    “也祝那妾多生几个,叫大姐姐也儿女双全。”翠柳眼睛一亮,也急忙说道。

    陈白家的忍不住为她们这样对碧柳的祝福高兴了。

    “你们大姐姐听到了一定高兴。”她感动地说道。

    云舒和翠柳都含泪对着她笑了。

    “婶子,陈叔生气,也是心疼婶子还有碧柳姐姐的原因。虽然王家的事重要,可是陈叔如今在外头忙,又奔波费心,你也多顾着陈叔几分吧。”陈白家的从前就把一颗心放在碧柳的身上,这如今可好,王秀才要当爹了,陈白家的还不恨不能住到王家去啊?那倒是没什么,可是陈白忙碌了一整天回到家里,家里空荡荡的,那成什么了?好人也受不了啊。他的儿女都跟着各处的主子,到了最后大大的陈家竟然只剩下了他和一群下人。

    云舒想一想觉得怪难受的。

    更何况怀孕的又不是陈白家的的女儿,她那么张罗着干什么呢?

    “我知道了。”陈白家的也不知听没听进去,摸了摸云舒和翠柳的头说了一句你们好好当差,转身就匆匆地走了。

    云舒和翠柳看着她的背影片刻,直到陈白家的走了,翠柳才脸色阴晴不定地说道,“大姐真是下作,竟然指使娘来跟我们两个做妹妹的要东西!你说,哥哥把私房都给我们收着没错吧。”她之前还是有些觉得这么瞒着陈白家的,藏着陈平的私房有些过意不去的,到了现在,这点过意不去彻底没有了,见云舒笑了笑没说话,正把眼角的眼泪擦干净,翠柳便低声问道,“这一次娘被你说动心了,走了。下一回她如果再来怎么办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