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有后

    云舒和翠柳被找上门的时候,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

    “娘,什么事儿啊?”翠柳和云舒被人喊了一声,说是陈白家的找她们的时候十分疑惑,因此一同出了老太太的院子,往国公府的大院儿过来了。因陈白家的虽然是身份体面的管事娘子,不过也不能随意进出老太太的院子,因此她们一向都是在国公府的园子里见的。见陈白家的似乎在想着什么的样子,翠柳难免关心她娘,就问了一句。这一句叫陈白家的仿佛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似的,见云舒和翠柳两个生得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俏生生地站在一块儿,姐妹花儿一样,不由露出几分骄傲。

    两个小丫头如今也长大了,越发漂亮了。

    “是一件喜事儿,因我想着你们必然也一直都惦记着,因此得了消息就赶紧过来告诉你们,叫你们也高兴高兴。”

    陈白家的脸上都是笑容。

    这样开心的陈白家的已经很久不见了。

    云舒便和翠柳对视了一眼,都更加好奇了。

    “婶子是有什么喜事儿,也叫咱们沾沾喜气啊?”云舒急忙笑着捧场。

    陈白家的笑眯眯地对云舒点了点头,对两个女孩儿喜气洋洋地说道,“的确是大喜事,你们姐夫要有后了!”她说得高兴,满脸的喜悦还带着几分苦尽甘来的模样,云舒一开始没明白,之后顿时想到这“姐夫”说的怕是那姓王的,一时诧异,急忙问道,“是碧柳姐姐有喜了吗?”怪不得陈白家的这么高兴呢,这碧柳都成亲好些年了,一直都没能有孕,陈白家的跟在长女的身后操碎了心,之所以补贴姓王的,也都是因碧柳没有生育,因此觉得在王家立足不稳。

    如今碧柳有孕了,不管生儿生女的,不都是王家的孩子吗?

    这么一想,的确是一件值得陈白家的高兴的事。

    云舒虽然与碧柳之间一向都不怎么亲密,甚至都厌烦死了碧柳,可是也不至于恶毒到不愿意叫碧柳生孩子的份儿上,因此并不觉得不高兴,反而觉得这样也算挺好的。然而她这话叫陈白家的的笑容一时有些尴尬,之后就对云舒带着几分笑容说道,“不是你碧柳姐姐。是……你姐夫受的那个妾。”她本来刚刚提起王秀才有后的时候,连翠柳脸上都忍不住露出笑容,然而等她说完这句话,翠柳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娘你说什么?!”她的声音大了起来。

    “小点声儿,这是在府里,又不是在自己家,有没有规矩了。”见翠柳一副暴跳如雷的样子,陈白家的急忙压着她低声说道,“这是喜事儿,你这么大声干什么?”

    “什么喜事?谁的喜事?姓王的叫小妾怀孕了,这跟咱们家有什么关系,咱们家有什么高兴的?!”翠柳本还想着高兴一下,谁知道这有孕的不是碧柳,而是王秀才从青楼赎身的小妾,这叫做碧柳娘家人的身份怎么高兴啊?她见陈白家的还一副高兴的样子,不由瞪着她娘质问道,“娘还高兴些什么呢?!姓王的敢叫小妾怀孕,这分明是没把咱们陈家放在眼里!这世上,我没听说过正妻没有身孕,就敢叫小妾先怀孕的!”难道还要叫王秀才生个庶长子吗?那以后碧柳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更何况就算陈家对王秀才有了庶子无动于衷也就罢了,可也不至于那么高兴啊。

    姑爷有后了,孩子不是自家闺女生的,还那么高兴?

    那不是傻子吗?

    还是王家把他们陈家都当傻子啊?

    翠柳本来性子就火爆,听到这里已经恨不得要把王秀才剥皮抽筋了。

    陈家对姓王的这么好,可是他怎么就不干人事儿呢?

    “胡说!不管怎样,这也是你姐姐的孩子。你怎么学得这么小气?这世上宽容贤良的妇人,谁不是能容庶子庶女的。我觉得挺好。”陈白家的对不敢置信的翠柳说道。

    “娘,这叫贤良淑德?那你怎么不贤良淑德地先给我爹纳个妾,再叫我爹生个庶子?”翠柳反驳问道。

    “你,你这是什么话?你还有没有心了?”陈白家的正是因为翠柳总是这样顶撞自己,还扎自己的心,因此一直都觉得翠柳不及长女贴心,此刻见翠柳梗着脖子跟自己嚷嚷,她顿足说道,“那怎么能一样。我给你爹生儿育女,你爹也不愁儿女,还纳妾生庶子干什么?你姐夫不一样。你姐夫本就是王家独子,你大姐姐又生不出来,如今有人为她分忧,叫王家有后,不也解了你姐姐的烦恼还有负担?日后你姐姐也轻松了,没有生育的压力了。而且就算这孩子生出来,也是养在你姐姐的膝下,日后也能叫你姐姐老了有人孝顺,这有什么不好?难道你希望你姐姐日后无子送终吗?”

    云舒和翠柳都看着陈白家的说不出话来。

    这每一句话都叫人觉得想反驳。

    可是等陈白家的说了这么多,云舒和翠柳都觉得就算是反驳了,陈白家的只怕也是不会听的。

    “那这件事我们知道了。”云舒见陈白家的竟然是当真高兴,自然拦着翠柳不叫她泼陈白家的的冷水,免得叫陈白家的更恼了翠柳,便对她抱歉地说道,“婶子高兴,因此进来告诉我们一声儿,我们也替婶子高兴。”她犹豫了片刻,扯了扯翠柳的衣摆,对陈白家的说道,“之前我们还想着婶子是有什么事儿。这件事……”她恶心巴拉地说到这以后就真的说不出别的来了,勉强对陈白家的问道,“婶子如果没别的事儿,那我和翠柳先回去了。老太太跟前只怕还叫我们呢。”

    “还真是有事儿。”陈白家的急忙对云舒说道。

    云舒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来。

    “是这么回事儿。”这件事,陈白家的说起来也有些尴尬,见云舒和翠柳都安静地听着仿佛听自己的安排,她似乎难以启齿,犹豫许久才对云舒叹气说道,“小云,你一向懂事,也知道我和你碧柳姐姐这些年吃的苦。”她这话就叫云舒忍不住苦笑了,最近怎么总是有人跟自己说“吃了多少苦”呢?只是珍珠与陈白家的不同,陈白家的这些年虽然偏心长女,可是对云舒一向都慈爱没的说,因此云舒就不会如同对珍珠一样的态度对待长辈,依旧面容温和。

    “娘,你说这个做什么。难道爹还叫你们吃苦了不成?”衣食住行都是最好的,生活得富足安稳,翠柳觉得这还有什么苦啊。

    “你不懂,是心里苦。你大姐生不出孩子,我和她心里能好受吗?”陈白家的见翠柳不懂事,便叹气说道,“你爹与你哥哥都是大男人,哪里明白女人的心事。”

    “娘,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是这么回事儿。”陈白家的犹豫着对两个女孩儿说道,“如果不是被逼得狠了,实在不知该怎么办,我也不能打搅到你们两个孩子的头上。实在是你爹太狠了。”见云舒和翠柳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陈白家的不由苦上心头,低声说道,“这不是你们姐夫的那个妾有孕了吗?这月份浅,大夫看过,说得好生养着,我就把这件喜事说给你爹听,谁知道他……他就恼了。”何止是恼了,陈白简直勃然大怒,警告妻子别那姓王的那家里的事儿再来恶心自己。

    陈白家的昨天跟他哭求了一场,陈白没干别的,直接把家里的银子还有各种补品都给锁进了库房里了,再也不许妻子补贴王家。

    陈白就没听说女婿家的妾有孕了,还想叫岳父岳母补贴这个妾的。

    陈白虽然是下人,不过那也是唐国公的下人,在外越是风光被人簇拥着的,怎么可能受王家这样的羞辱。

    因此他把家里值钱的,能用得上的全都给锁起来了。

    陈白家的自己的私房银子都补贴给了长女,这些年到了最后也没什么积蓄,本是想求陈白帮着从家里拿出一些送去王家,好歹叫那妾的日子过得舒坦点儿,谁知道却最后都被陈白给锁起来了,因此她只能来求两个孩子帮忙,见云舒和翠柳呆呆地看着自己,她便含泪说道,“大夫说了,得用人参,得用燕窝调养。还有那鸡汤也得天天炖着……你姐夫的这个妾的身体还不怎么好不说,嘴上也挑剔,这有了身孕以后就吃不下寻常的饭食,就吃着最鲜嫩的从鸡汤里煮过的嫩嫩的小青菜香甜……因此小云,我记得你和翠柳不是叫人养着许多的鸡鸭……”

    云舒只觉得腰间一痛,这是翠柳在背后用力地掐了自己一把。

    “没有!我不给!”翠柳掐了云舒一把不许她做老好人,嘴上已经板着脸说道,“我不补贴那不要脸的姓王的!”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姐夫?”

    “什么姐夫?!他也要点脸儿好吧?就算是想要那妾吃点儿好的,有能耐姓王的自己去张罗,自己去赚钱养这个妾啊!难道那不是他的女人,那肚子里的不是他的种?凭什么他倒是两手一翻推给别人?!”翠柳怒气冲冲地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