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驳斥

    珍珠仿佛一片真心在为云舒考虑。

    云舒却觉得可笑极了。

    “谁说我对二公子有情了?”见珍珠看着自己,仿佛在留意自己的神色似的,云舒就露出几分冷淡地说道,“我劝姨娘不要听道听途说之言,不然只会叫自己变得荒唐。我对二公子只有对主子的尊重,没有其他。至于姨娘如果再和我说这样的话,我也只能不顾从前的情分,去和老太太说道说道姨娘的心里话。”见珍珠吓得退后了一步不敢说话了,云舒就看着珍珠缓缓地问道,“姨娘刚刚提到二公子,是因为的确想要帮我,还是想要威胁我?”

    珍珠刚刚说她对唐二公子有情。

    如果云舒真的有这样的心事,是不是此刻就被珍珠给吓唬住了?

    府里头的丫鬟都知道老太太最厌恶身边的丫鬟勾搭府里的爷们儿。

    当年珍珠那么讨老太太喜欢,不也是被老太太厌弃,不闻不问了吗?

    如今如果云舒真的对唐二公子有情,那珍珠就可以拿这样的事来威胁云舒。

    如果云舒一旦不如她的意愿,她就威胁云舒会把这件事告诉老太太,叫云舒也失宠。

    看似是姐妹之间的彼此的说说闲话的样子,可是其实珍珠只怕转脸不认人,云舒就要随她拿捏。

    “不是的。我只是想到自己与三爷,因此想帮帮你……”

    “用不着姨娘帮我这种事。我与姨娘不是一路人,从未想过留在府中与姨娘一般的身份。”见珍珠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云舒的心里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说道,“今日这话,我就当做没有听见。可是日后我是不想再听见这样的话了。”她觉得心里堵得慌,又因珍珠而更加警醒。这所谓的府中的姨娘的身份真是叫人变成了连自己大概都不敢认识的那样的人,甚至云舒都开始忘记,从前的珍珠是什么样子的。

    见她的脸色冷了下来,珍珠不由露出几分惊慌。

    “小云,我,我只是……我只是太着急了……三爷不理我……”

    “姨娘与三爷之间这样主子之间的事,就不要和我说了。我也不敢多问。只是请姨娘日后不要再拿这样的话来和我说了。”云舒看都不看珍珠流着眼泪可怜的脸。她觉得当初就是太可怜珍珠了,因此对她总是有几分心软,因此珍珠就觉得她好拿捏。不然,珍珠为什么不去和琥珀说这样的话,为什么不去和珊瑚说这样的话?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姨娘是主子,我是丫鬟,日后我自然还是尊重姨娘。姨娘说的这件事是从谁的嘴里听到的,我也管不着。只是姨娘,我不是姨娘身边的丫鬟,因此我的终身大事,还是不必姨娘来操心了。”

    她以后是不会再管珍珠的事了。

    云舒总是记得曾经当年的那么点温情的。

    在她刚刚进了老太太的屋子,珍珠对她一直都很温和关照。

    云舒一直记了这么多年。

    可是今日,当珍珠提到了自己的事,云舒觉得,日后还是不要把珍珠太过放在真心上。

    从此在她的眼里的只有珍珠姨娘。

    当年的珍珠姐姐却已经不存在了。

    “姨娘好自为之吧。今日姨娘对我说的与三爷的事,我不会告诉别人。姨娘也保重自己。”云舒觉得心里的确有些伤感,然而见珍珠摇晃着扶住了一株树一直惊慌地看着自己,当听到自己说不会把今日跟自己说的有关子嗣的话说给别人,珍珠的眼里露出的轻松,云舒心里更加失望。她本来也只是为了圆场才送珍珠回去,如今也懒得送她,直接回去了。她回去的时候珊瑚抱着自己的女儿去跟老太太说话了。

    老太太上了年纪,越发喜欢小孩子在自己的面前高高兴兴地打滚儿玩耍,显得热闹。

    虽然珊瑚的大姐儿还是有些胆小,不过小小的白胖白胖的,放在老太太身边就很讨喜了。

    见老太太的面前珊瑚正奉承得高兴,云舒也知道珊瑚回来一趟十分难得,急着与老太太更加亲近关系,因此也不去打搅,只是出了老太太的屋子往一旁去了。她今日和珍珠说了这样的话,虽然勉力忍耐,难免露出几分痕迹,翠柳看见了便好奇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瞧着怎么不高兴?是珍珠姨娘又跟你说了什么不成?”她倒是有经验得很,云舒也不瞒着她,就把今日的事说了,翠柳听了不由涨红了脸。

    “她怎么能这样!道听途说之言……她这是听谁说的?”

    “这府里记恨我的也不是一个两个,难免有人嚼舌根子。”云舒在老太太跟前得宠讨喜欢,自然也必定有人看不惯的,因此平日里明面上不敢说,可是背地里嚼舌根子的也不是没有。云舒很少出差错,难得叫唐六小姐闹了一个这样的事出来,虽然已经被老太太给打压了下去,可是也算是叫人觉得愿意说道说道的事,自然也有话传到珍珠的耳朵里。云舒便对翠柳说道,“随她去吧。”

    “她自己就是姨娘,过得苦,竟然还想叫你也跳火坑。”翠柳便愤恨地说道。

    “她也是想拿捏威胁我,只是我在老太太的跟前都表白清楚了,因此才不受她的威胁。不然你想想,如果我叫她拿住这么一个大把柄,日后只怕她就要使唤我了。”云舒就叮嘱翠柳说道,“她也不是从前的珍珠姐姐了。日后咱们都得小心些,别叫她拿住什么错处来。就算是叫她拿捏了,也别怕,直接去禀告老太太。横竖如今咱们在老太太的跟前风光体面,老太太只有偏心咱们的份儿,什么把柄,只要老太太肯谅解,那就都不是把柄了。”她宁愿叫把柄捅到老太太的跟前去,也不会被人威胁。

    因为显然云舒更相信老太太。

    “我和她又不熟,与她没什么好说的,好来往的。而且我爹娘都在府里当差,她还敢拿捏我?我看啊,她也是欺负你一个人在府里没有人帮衬着,因此才敢这么纠缠你。”云舒虽然这些年跟陈家走得近,可到底只是孤身一人罢了,因此叫人瞧着势单力薄的,叫人并不畏惧。因此翠柳便哼了一声说道,“要是你也是陈家的人,有个爹在国公爷面前得脸,她还敢这样吗?”

    云舒不禁笑了。

    她觉得翠柳说得有趣。

    她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有道理,原来我是被她看轻了。”她也知道翠柳说的的确是这个道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与翠柳说了些心里话以后心里舒坦了也就过去了,因此和翠柳一同去忙别的差事,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她和翠柳回了自己的屋子去休息,一块儿头碰头商量珊瑚跟自己说的事儿,云舒就对翠柳问道,“那陈平哥放在咱们这儿的私房,要不要和拿去给珊瑚姐姐买地?”

    “我想着机会难得。”翠柳犹豫了一下对云舒说道,“只是珊瑚姐姐帮着咱们是对咱们的情分。如果还叫珊瑚姐姐忙着哥哥的事,我怎么都觉得不对味儿。”她这话算是说到云舒的心里去了,云舒其实也是觉得陈平的事也托付给珊瑚是有些不地道的。只是因陈平是翠柳的哥哥,因此她也得问一问。见翠柳这么说了,她想了想便说道,“陈平哥如今在边城呢,这事儿如果要问他,这一来一往的,时间上拖得久。不然……去问问陈叔?”

    陈白是陈平的爹,总不会坑儿子。

    而且陈白一向公正,也不会因为陈平有钱就想挖陈平的去补贴别的子女。

    “这倒是行。”翠柳把这件事记住,对云舒小声儿说道,“你去送珍珠姨娘的时候,珊瑚姐姐说带来了半车的山货给你和我吃着尝鲜。”正是丰收的时节,庄子上那种地方漫山遍野的都是山货野果之类的,因此这半车虽然多,不过却并不算十分值钱,难得的是珊瑚记挂她们的心意,因此翠柳就没推辞,只对云舒继续咬耳朵说道,“我拖珊瑚姐姐直接送到你那宅子去了,你也别在我娘的跟前说走了嘴。”这显然是不想叫她娘知道她们得了珊瑚给的山货。

    因为珊瑚的丈夫李二郎从前就给云舒家送过东西,因此是认得路的,珊瑚就叫李二郎去送了。

    云舒一愣,却没说什么。

    她和翠柳得的人情,她的确也不想便宜了碧柳。

    如果只给陈白家的享用也就算了,可是如果还要补贴碧柳那一家子,甚至还要补贴王秀才的那个妾,云舒就觉得呕得慌。

    “我算是明白了陈平哥心里是什么心情了。”分明是自己辛辛苦苦得到的,还要便宜那么多的外人,气都要气死了。她对捂着嘴笑,笑得一脸促狭的翠柳无奈地说道,“那就叫家里的婆子帮咱们先受了……既然是这样,那就别给邻居送了。不然,婶子只怕很快就知道了。”陈白家的和对门赵夫人之间关系极好,经常往来的,如果送了赵夫人,叫赵夫人知道了,那陈白家的肯定也知道了。

    不过就算不知道她们得了半车的山货,陈白家的也找上了门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