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姨娘之心

    翠柳和珍珠就更没有什么交情了。

    想当初珍珠做老太太跟前风风光光的大丫鬟的时候,翠柳还是一个连老太太屋子都不能进去的三等小丫鬟。

    更何况当初珍珠还把跟她与云舒十分不合的莺儿给带回去当服侍的丫鬟了,翠柳能对珍珠有好感才怪。

    因此她只是看在珍珠这做姨娘的身份上起身给珍珠请安,之后就走到门口对云舒说道,“咱们先去小厨房给大姐儿弄些点心来。”她这显然是要避开珍珠,毕竟此刻看着珍珠那红着眼眶的样子,翠柳觉得有些不耐烦。当初珍珠也这么红着眼睛在人家李家大郎的媳妇儿面前问李家大郎的安好呢,这多不像话啊。以为翠柳不知道她那点小伎俩呢,因此她拉着云舒出门,就听见珍珠有些卑微地对脸色十分不快的珊瑚问道,“这就是你的大姐儿吗?”

    云舒被拉着出门,转头看过去的时候,看见珍珠拿出了一只十分漂亮的金步摇来。

    上头一颗莲子米大的珍珠闪着光。

    那显然算是极好的首饰了。

    虽然唐三爷素日里对珍珠没有了亲近的想法,可是合乡郡主却并没有叫人作践珍珠。

    这府里头姨娘们该有的首饰衣裳饮食起居,珍珠也都是有的,自然这金步摇虽然有些贵重,可珍珠也不是拿不出来。

    那温润的珠光晃动了一下,叫屋子都亮了一下,云舒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去厨房给小女娃找几样儿新鲜些的点心。虽然翠柳这句话也是一个借口罢了,珊瑚的屋子里也有刚刚端来的点心,不过既然来了小厨房,云舒自然也是要带回去一些。等和翠柳拿了一份刚出锅的热乎的糖蒸酥酪回去,云舒就感觉到屋子里的气氛十分不好,金步摇被丢在地上,珊瑚抱着有些害怕的女儿冷笑着问道,“姨娘也是够了!怎么,打量我的嘴里问不出什么,就想从我家大姐儿的嘴里听见什么?别做梦了!”

    她的声音有些大声,小女娃在她的怀里要哭不哭的,云舒急忙上前低声说道,“姐姐有什么不高兴的事,何必这样大声,吓坏了孩子了。”她从珊瑚的怀里把小丫头给抱出来,叫她坐在一旁吃香甜可口的糖蒸酥酪,见孩子已经一下子被美食吸引,忘了刚刚长辈的争执,这才松了一口气对露出几分懊恼,摸着女儿不说话了的珊瑚说道,“姐姐一会儿还得去陪老太太说话呢,要不然也先吃口点心,喝口茶垫垫肚子。老太太说了,叫姐姐晚上和她一块儿吃饭。”

    珊瑚果然面容缓和了。

    她看了站在一旁脸色涨红的珍珠,对她冷冷地说道,“姨娘的赏赐我们大姐儿要不起。请姨娘收回去吧。”她都不看地上的金步摇。她也是老太太身边当初出来的大丫鬟,这金步摇在她的眼里不知见过多少,难道珍珠把她当真当做乡间那些没见识的农户,一个金步摇就能叫她什么都往外告诉她不成?珍珠见她的脸色冷淡,不由默默垂泪,去把金步摇捡起来含泪说道,“珊瑚,你我曾经也是姐妹。这步摇我是真心想送给大姐儿。”

    “姐妹?”珊瑚更冷笑了。

    她鄙夷地看着珍珠,却没有多说什么。

    云舒便对珍珠轻声说道,“姨娘的心意也尽到了,我送姨娘先回去。”她是真的担心珊瑚再跟珍珠之间拌嘴,到底珍珠也是三房的姨娘,唯恐珊瑚叫人说一句猖狂,以下犯上以后在李家难做,她就把珍珠送出门去,见珍珠默不吭声地走在自己的身边,云舒也觉得没有什么话好对珍珠说的,因此也没有吭声。她是不愿意叫人知道珍珠又来见珊瑚的,毕竟无论怎样,当初唐三爷做事不地道,叫李家蒙羞,云舒不能否认,在这么件事里做错的不止珍珠一个。

    其实唐三爷也是做错了的。

    他明知道珍珠已经定亲还和珍珠之间眉来眼去的,其实这本身就是大错特错。

    如今这件事已经过去多年,早就平息,想必李家也慢慢淡忘。

    何必还叫珍珠和珊瑚闹起来。

    这闹起来吃亏的肯定不是珍珠,因为李家管不着她。

    可是珊瑚还是李家的儿媳,叫李家想到当初受的那巨大的委屈,珊瑚不是吃亏吗?

    “小云,我真的只是想来见见当年的姐妹。”云舒不吭声,送珍珠回去三房的路上,背后传来珍珠幽幽的声音。云舒转头看了珍珠一眼,见她停住了,便也停在一旁问道,“姨娘还有什么吩咐?”她在老太太身边越发谨言慎行,因此也面上没露出什么鄙夷的样子,珍珠看了一会儿云舒的神色,见她并没有对自己露出厌恶的样子,两行泪就顺着脸颊落下,看着云舒轻声说道,“我是真心羡慕珊瑚。如今看着她有了女儿,小小的孩子那么可爱,我就忍不住想要见见这个孩子。”

    云舒微微皱眉,看着珍珠落泪。

    “珊瑚与你们只当我是不怀好意,可我也只不过是平日里寂寞,想要与人说说话罢了。我也是真心想要给那个孩子礼物。小云,你也长大了,也应该明白一个女人的心。一个女人看见了孩子,都走不动道儿。”见云舒如今正是最美好的年华,十四五岁,因在老太太跟前养得好,白皙美貌,珍珠便露出几分羡慕对云舒轻声说道,“看着与我做姐妹的都做了母亲,我心里也不好受。”

    云舒顿时听明白了。

    珍珠这是哀叹自己没有儿女。

    可是这话跟她哀叹有什么用?

    她又不能叫珍珠生孩子。

    这得去找唐三爷吧?

    因此云舒就没有说话。

    她又不能说“那我给你一个叫你心里好受点儿”。

    见云舒没有吭声,珊瑚看着她那张美貌娴静的脸,看着她身上穿戴举止都是老太太一手调教,自然不是寻常粗鄙的丫头,反而跟大家小姐似的,不由想到自己当年的日子。当年她也是这样娴静温柔,端庄美貌,与老太太出门去,谁不称赞一声比大家小姐也不差什么,可是如今她年华老去,在府中处处要居于人下,行事也不及曾经自在了。而这一切,也只不过是因为她没有儿女,在府中直不起腰。

    不然,如果她能给唐三爷生个儿子,那合乡郡主还敢这样忽视她吗?

    想想二房的金姨娘,有了一个出息的儿子,如今那是多风光的一件事啊。

    想到这里,珍珠不由热切地看向云舒。

    见云舒不说话,显然没有对自己说什么的意思,珍珠觉得自己也等不得了。而且她也知道云舒的一件心事,此刻见云舒没说话,便带着几分央求地说道,“小云,我知道你是个好心肠的人。你我也做过几日的姐妹,你帮帮我吧。”见云舒诧异地看着自己,她咬了咬牙对云舒轻声说道,“你在郡主的跟前一向体面,你帮帮我,求求郡主。郡主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了,就算如今我再生子也不会成为郡主的阻碍。所以,求郡主开恩,也叫我生一个儿子吧。”

    云舒听见珍珠竟然是要自己去求合乡郡主这种事,真是匪夷所思。

    她微微皱眉看着珍珠说道,“姨娘,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不过是个丫鬟,怎敢左右主子们的事。更何况这都是主子们自己的决断,我人微言轻,也自认没有这个资格。”叫云舒去求合乡郡主把丈夫让给珍珠……珍珠想得也太奇怪了。云舒心里微微叹气,对珍珠缓缓地说道,“我不会答应姨娘这种不合规矩的事。”她的确是得合乡郡主的几分刮目相看,可就算是这样,就去求合乡郡主这种事,那不是脸太大了吗?

    她也太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而且,既然是想要生孩子,想要争宠,就该自己拿出手段来。

    如果珍珠当真去和合乡郡主争宠,云舒置身事外不会觉得什么。

    可是求别人帮忙就有点过分。

    见她一口回绝,珍珠一愣,顿时涨红了脸,流泪问道,“小云,你就不能答应我这一次吗?”

    “不能。”云舒干脆地拒绝。

    她可不参合旁人家里夫妻之间这种事。

    怪恶心人的。

    她的脸色冷冷的,拒绝得也干脆,珍珠不由摇晃了一下,看着一脸拒绝完全没有回旋余地的云舒,许久之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含泪对云舒说道,“小云,咱们做丫鬟的,想在府里做个姨娘,能立足存身于府里也不容易,不过是守望互助四个字罢了。”

    “姨娘这是何意?”云舒不由茫然地问道。

    什么叫守望互助。

    “你也别瞒着我,其实我都知道。小云你不也是对二公子有情吗?”见云舒脸色微微一变,珍珠急忙对云舒说道,“你帮我在三爷和郡主面前说说好话,若是三爷来宠爱我,我自然会帮你吹吹风。如果三爷被我说动了愿意在国公爷与大夫人跟前说一句,他做二公子叔叔的也有几分面子,或许大夫人也能答应了叫你去服侍二公子去了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