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姨娘

    能有一个不那么斯文风流俊美出众,可是却不在意自己生男生女还对自己很好的丈夫,珊瑚觉得这样就很满足了。

    至于别的,珊瑚觉得都已经无所谓了。

    或许在她年少怀揣春心的时候,也想过嫁给府中高贵的主子。

    可是在平淡的生活里,那些显赫还有风光都不是最重要的了。

    最重要,最叫她觉得离不开的,不是那些自以为是最好的显赫还有风光,而是平平淡淡的日子。

    被人爱惜着,哪怕只是简单的,平凡的生活,却是这么的美好。

    “姐姐是个有福气的人。”见珊瑚如今眉眼之间闪动着幸福,云舒就觉得高兴。而且翠柳此刻抱着珊瑚的女儿,她是做针线的出身,一眼就看得出小女娃身上穿的衣裳是最好的料子,柔软又透气,花色也好看。能舍得叫一个小女娃也穿得这么好,云舒心里就知道,李家对珊瑚还真是不错,便笑着问道,“李家的大奶奶没有来吗?”她问的就是珊瑚的大嫂了,当初刚刚成亲的时候过来拜见了一次,是一个瞧着有些羞涩的小媳妇儿。

    珊瑚便笑着说道,“大嫂又有身孕了,动弹不得,不然还能一块儿给老太太磕个头。”

    她也懒得提珍珠的事了。

    说起来,她那个大嫂样样儿不如珍珠。

    可是如今儿女双全,夫君疼爱,上头的公婆也都喜欢,日子过得不知多开心呢。

    当初,这可都是珍珠不要的。

    这话珊瑚也没有对云舒多说,反而见云舒提到了自己家,便对云舒招了招手说道,“我还有事儿想跟你和翠柳说呢。”见云舒十分好奇地坐过来,她便笑着对云舒和翠柳说道,“之前你们小姐妹俩不是找我买了我家庄子旁的一些良田嘛。如今正有一个好事儿。咱们庄子旁边的庄子正要卖一半儿的良田出来,我瞧着很不小了,而且最好的是,这良田的旁边就是一座山,这山上也是有许多的野物的,时不时的也能去打猎一些回来,你们没见着,这一回咱们来国公府送进项,还带了两只极大的野猪,两只野羊,其他的野味儿也有不少,就算是日后你们来这儿玩儿,在自己的良田里也能有些野趣儿。”

    “姐姐是想我和翠柳再买些良田?”云舒便对珊瑚说道,“可不能这么占便宜。我和翠柳一直都在老太太身边出去不得,买了的良田还要都托给姐姐和李家姐夫费心。之前买了些良田就已经麻烦姐姐和李家姐夫帮咱们看着管着,咱们就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怎么能还这么麻烦你们。咱们只买了,却从来不管,这也不像话啊。”她虽然也喜欢良田,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良田却要劳烦别人费心帮看着管着费心,时间久了就觉得很是不好意思,如今珊瑚自然是一心为了她好,可是云舒却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占便宜。

    不然,难道还叫珊瑚夫妻费心,帮她们管着,她们就坐等收钱?

    哪里有这样的事儿。

    云舒觉得那自己就太不要脸了。

    “这有什么。都是连在一块儿的地,能多废多少心。”珊瑚见云舒摇头,翠柳也觉得不合适,便笑着对云舒低声说道,“而且你们买了那么些的良田,你姐夫平日里也能有些事儿做。更何况……我也不瞒你,虽然如今家里事事顺心,上头的主子对咱们也宽和,咱们李家的日子过得极好,可这是李家全家过得极好。我和你姐夫除了我当年带来的嫁妆置办些了产业之外,如果还想多买些良田之类的,落在旁人的眼中倒像是给咱们这一房小家里划拉东西的,虽然公婆不在意,可是叫人看着也不好。”

    她便叹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我也是想趁着如今手头丰厚,置办出一份家业来。妹妹,你也明白,我们到底是二房,日后这李家的差事也跟我和你姐夫没什么关系。”她目光怜爱地摸了摸一旁女儿胖嘟嘟的小脸儿,低声说道,“公公更看重大伯,你姐夫是次子,虽然也跟着忙前忙后的,可是这个家以后是要交给大伯的。”毕竟李家大郎才是长子,自古家业都是要传给长子的,他们二房往后等公婆过世,也不能赖在大哥继承的家里吃吃喝喝。

    可如果到了那时候才预备私产,也仓促了。

    更何况当年她陪嫁的嫁妆钱,老太太给了不少,如今正有合适的良田,多买一些日后也是退路。

    “可我虽然有钱,也不能都拿出来买地,以后还有宅子什么的要张罗。”珊瑚就对云舒笑着说道,“如果田地买得不多,你姐夫张罗这一圈儿落在旁人的眼里就叫人笑话。而且我是这么想的。”她低声对云舒说道,“叫人看着公婆尚在咱们就自己准备私房土地,难免叫人说嘴。你们如果买了良田,我就跟着买一些,就对外说那些良田是在你们名下,只不过是你们姐夫帮忙看着……这不是叫人觉得那些田地跟咱们无关吗?自然就没有人说闲话了。”

    云舒便沉吟起来。

    珊瑚这话自然也是为了她自己考虑,毕竟李庄头还老当益壮呢,珊瑚就张罗着置办二房自己的家业,的确叫人瞧着有些不好看。

    如此一来,她和翠柳如果买了良田,珊瑚跟着一同买了,就推说都是她和翠柳的,李家越不会多说什么。

    至于会不会叫人觉得自己欠了李家二房的情……这往年在李家旁边儿买的良田本来就是珊瑚夫妻帮忙看着守着,人情都已经欠了,她觉得也还好。

    “如果姐姐这样说的话,那我和翠柳回去张罗张罗银子。不知能买多少。”

    她和翠柳开着烤鸭铺子,珊瑚自然知道那铺子红火,闻言便笑着说道,“你想啊,半个庄子呢,自然不少了。而且都是一等的良田,肥沃着呢。”她说了一个数字,云舒顿时一愣,便对珊瑚说道,“这还是个大庄子啊。”她倒是没想到这庄子这么大,珊瑚也笑着问道,“难道我还能拿一般的糊弄你不成?”她说得轻快,云舒也忍不住笑了,又觉得珊瑚说的这个当真不小,便点头说道,“那我和翠柳在一块儿凑凑。”她一口答应了,翠柳这样的大事一向都是听云舒的,自然也点头答应,珊瑚见她们俩都应了,不由也笑了起来。

    李家旁边一有了这样的好事儿,她就想到云舒和翠柳了。

    这自然也是因为这些年云舒和翠柳买了李家旁边的地全都托给他们夫妻看管处置之后,是当真没多问过一句半句,也没有什么查问之类的。

    这样的信任,就叫珊瑚觉得心里舒坦。

    那么多的良田每年的出息自然也是不少的,可是这小姐妹却从来没有问过账,问过什么这个那个的,给多少就收多少,从不怀疑。

    这就是对他们夫妻的认可还有信赖。

    与云舒和翠柳这样性子的人结交,珊瑚自然也更乐意。

    只冲着这份信任,她就有了好事儿就会想到她们。

    “不过也多谢姐姐费心了。不然,我们姐妹在府里去哪里知道还有这么多的好事儿呢。”云舒又对珊瑚道谢,正听见外头传来一声柔弱的声音问道,“珊瑚在里面吗?”云舒听到这声音就一愣,下意识地看了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的珊瑚,便去开了屋子的门,却见外头是唐三爷的姨娘珍珠站在门口。这时光一晃而过,珍珠也从当年水灵灵灵秀美丽的少女长成了一个美丽却已经有了岁月痕迹的妇人,见是云舒开门,她急忙在脸上露出笑容来说道,“怎么好叫姑娘来给我开门。”

    她的脸上已经不见当年的灵秀与诗情画意,反而多了几分讨好。

    云舒看着她在自己的面前对自己露出这样小心翼翼又带着几分敬畏的样子,心里不由叹气。

    珍珠如今愈发像是个姨娘了。

    可是她忘了,当年她也曾经是个清清白白的秀雅的女孩儿家。

    可是到了现在,各房姨娘讨好老太太身边大丫鬟的那一套,珍珠也都全学会了。

    云舒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为好。

    她难道能说珍珠如今越发像是个姨娘的样子不对吗?

    “你怎么来了。”珊瑚嫁人多年,可是依旧是个厉害的脾气,见珍珠在云舒的面前带着几分卑躬屈膝的样子,虽然这副样子往年她服侍老太太的时候时常在各房姨娘对自己的时候遇到,可是当看见曾经也是老太太身边傲气的大丫鬟也变成这个样子,想到当年珍珠如水一样温柔,她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只是再不是滋味儿,当年珍珠与唐三爷闹出的事儿险些坑了珊瑚,珊瑚也不能对珍珠有什么好感,因此脸色淡淡的。

    “我听说你来了,就想来瞧瞧你。”珍珠见云舒没吭声,让开路叫自己能进来,急忙进了屋子,看见翠柳也起身对自己点了点头。

    她急忙也堆笑给翠柳点了点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