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幸福

    珊瑚嫁了人数年,依旧是艳丽漂亮。

    显然嫁到李庄头家的日子过得极好,眉眼轻快,笑容也轻松。

    特别是还抱着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女娃。

    穿着红彤彤的小衣裳,竖着朝天辫儿,啃着手指头歪头看着围在她身边的几个漂亮的姐姐。

    “这孩子不怕人啊。”珊瑚嫁出去已经好几年了,这是第一次出嫁以后回来给老太太磕头。因为从前都是老太太身边的丫鬟,而且珊瑚从前对云舒不错,云舒自然也开心,一边握着小女娃胖胖的手指,一边把一个金项圈儿挂在她的脖子上。珊瑚就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因为知道老太太身边的丫鬟都有钱,她也没有把一个金项圈十分诚惶诚恐觉得破费了,只是对一旁的琥珀笑着问道,“怎么样,羡慕不羡慕?”琥珀到了如今还没有嫁人,珊瑚自然是要问一句的。

    而且她之所以把女儿带过来,也是想叫琥珀看看,其实……嫁人很幸福。

    有疼爱自己的夫君,还有可爱的孩子,岁月静好,守着小小的家业,多么幸福啊。

    琥珀严肃着脸,把一个赤金的长命锁塞到孩子的手里,看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管好你自己就是。”她淡淡地说道。

    见她无动于衷,珊瑚就很无奈了。

    “我瞧着老太太都着急着呢。”

    她刚刚抱着女儿去给老太太磕头去了,老太太上了年纪,最喜欢的就是可爱的小孩子了,而且珊瑚服侍老太太的时候老太太也很喜欢她,见了这么可爱的孩子,自然越发喜欢。不仅夸珊瑚养的这个孩子可爱漂亮,还赏了这小女娃一整套的漂亮的赤金镶宝石的小首饰,都是小孩儿的样式,小小的却精致,上头的宝石也鲜亮。珊瑚一想到老太太有些遗憾地扫过琥珀的眼神,就觉得老太太还是希望珊瑚嫁人的,不由低声说道,“你莫非还真的要一辈子不嫁人不成?你都多大了……我瞧着小云都长大了。”

    云舒几年都十四岁了。

    她已经生得越发美貌出众,因眉眼温柔安详,因此瞧着叫人心里格外舒服。

    想到自己出嫁的时候还一团孩子气的云舒,珊瑚不由露出几分感慨。

    “在一转眼,等小云都嫁人了的时候,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更寂寞。”她说了这一句,见琥珀不爱听,转身出去给孩子张罗点心,便哼了一声说道,“竟然还不理我了。”她神采飞扬,显然日子过得极好,云舒便笑着对她说道,“不过琥珀姐姐瞧见姐姐回来心里也高兴。别看看不出来,不过她最近对咱们都和气得很,可见是真的高兴的。”她垂头和那个伸手想抓自己的小女娃对视,看见她一双眼睛圆溜溜地看着自己,十分乖巧,便转头对珊瑚问道,“这一路带着孩子,孩子吃得消吗?”

    “还成。她爹给她弄了一个大车,她坐在里头,身边带着些瓜果玩具的,自己玩儿得可好了。”珊瑚今日去给老太太磕头,见老太太对自己依旧和颜悦色,而且还记得自己当初在府里的许多事,就知道这么多年老太太还记得她,必然是琥珀还有云舒她们也在老太太的跟前念叨了,自然对云舒也更亲近。此刻见云舒美丽温婉,一旁的翠柳活泼俏丽,都已经是大姑娘了,便笑着说道,“什么时候你们来我那去玩儿去吧。庄子上有趣的地方多着呢。”

    “我和翠柳都念叨好些年了,只是实在得不出空儿来。”云舒和翠柳便对视了一眼笑着说道。

    她们都不怎么出府了。

    从前因为是小丫鬟,在老太太跟前活计本来就不多,因此时不时回家出去玩儿什么的倒是无妨。

    可如今她们的年纪都已经不小了,在老太太跟前也承担着更多的差事,缺了她们就少了人做事,因此云舒和翠柳也就不怎么出去了。

    而且出去了,住到哪儿去呢?

    想到陈白家的如今越发补贴王秀才和碧柳,云舒和翠柳就不知该怎么面对。

    如果是回云舒的宅子,倒是又有些叫人迟疑。

    因为对门的赵家如今也不怎么太平,因赵家大公子虽然中了进士,不过因为性子有些沉默,如今也只不过是个六品的小官儿,平日里也没什么油水,赵家大奶奶又是个心高气傲,自视甚高的性子,瞧见丈夫如今没什么长进,就觉得丢脸。因为是个美人,赵家大奶奶也有些脾气,在家里见不惯窝囊没用的丈夫难免就多了几分颐指气使,又有些看不惯方柔嫁给了出息的赵二哥,仗着赵夫人更疼爱她这个侄女儿,平日里也对方柔这弟妹阴阳怪气的。

    云舒和翠柳如果这时候回去那宅子,只怕也得跟着觉得吵闹。

    因为觉得实在没地方去了,云舒和翠柳索性就不出去了。

    外头还不如国公府里轻松自在呢。

    “这话倒也是。如今你们也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了。”见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都笑了,珊瑚不由带着几分感慨地说道,“我嫁人那会儿,你们还都小着呢。追着我管我叫姐姐,如今,都是大姑娘了。”她见云舒和翠柳生得都十分美貌,就知道老太太日后在她们的婚事上一定会细细斟酌,因此也不会自作主张地给她们做媒,只是话家常说道,“我在家里的时候也听说了府里头的一些事,咱们府里真是蒸蒸日上了,我今年怎么隐约听说世子去了江南为官?这倒是喜事。”江南富甲天下,唐国公世子能去江南为官,这是极好的。

    不仅官职高,而且平日里还能得到许多的孝敬。

    “是去做巡盐御史。”

    云舒便笑着说道。

    今年皇帝亲自点了唐国公世子做巡盐御史,顿时唐家一片高兴。

    这盐政乃是十分重要而且油水最丰厚的,不是皇帝看重信任的人物,一般人是得不到这个官职的。

    唐国公世子娶了沈家大小姐,还能得了这个官职,可见皇帝对唐家,对唐国公世子都没有迁怒的意思。

    而且叫云舒说,世子夫人虽然被唐家护住了,可是这么多年在京城里也不敢随意出去,唯恐自己的身份叫京城里的人看见她又想起来给国公府招惹祸事,因此她这几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瞧着叫人也觉得心疼。如果唐国公世子被外放去了江南,世子夫人自然也能跟着去,到了那江南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谁还记得什么沈家的事,自然世子夫人也能轻松自在,也能随意出门散心,这自然是更好的了。

    因此,她的笑容也是真心的。

    珊瑚也很高兴。

    “这盐政可是肥差。”能捞到这个位置,她都觉得唐国公府要更上一层楼了,而且不说唐国公这一辈,只说小辈,如今唐国公世子被皇帝钦点做了巡盐御史,唐二公子听说在边城也已经升职,还有唐三公子在翰林院也做得不错,唐四公子已经中了举人,满府的欣欣向荣,自然也是她们这些下人的好处。主家好了,下人才会更舒坦。只是珊瑚微微一顿,便对云舒低声问道,“我今日给老太太磕头,见着了五公子与六公子。珍珠……她还没有动静吗?”

    她今日去磕头,合乡郡主正带着三房的两个孩子在老太太跟前说话,珊瑚进门就见了五公子与六公子两个漂亮尊贵的小人儿,顿时就想到珍珠了。

    珍珠嫁给唐三爷做姨娘也有好几年了,仿佛也没什么动静。

    云舒一愣,摆弄着珊瑚的小闺女没说话,倒是翠柳不在意这些,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便对珊瑚说道,“姐姐不知道,三爷好些年冷落珍珠姨娘了。”她这么说,珊瑚便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叹了一口气对抱着小丫头在怀里玩儿的翠柳说道,“当初我与珍珠都在老太太跟前做丫鬟,珍珠其实比我讨老太太喜欢。”她性子爽快干脆,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珍珠却贞静温柔,老太太自然更喜欢安静的珍珠,只是没想到珍珠自己主意大着呢,跟了唐三爷,还和李家悔婚,差点儿坑死当初也要嫁给李家的珊瑚。

    这事儿,云舒觉得珊瑚每每说起都郁闷,便急忙岔开这事儿问道,“今年姐姐是跟着李家姐夫一块儿来的吗?”

    “可不是。他不放心我们母女单独过来,说担心路上风啊雨啊的吹了咱们。”珊瑚脸上的压抑也不见了,笑着说道。

    “姐姐这是在我们面前炫耀吧?”云舒笑眯眯地问道。

    “哪儿啊。那么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伙有什么好想炫耀的。他平日里也没什么用,只不过是对我们母女倒是十分用心。我这么多年才生了大姐儿这么一个丫头,他也不嫌弃,反而说丫头更好,娇气好打扮。”世人自然都更喜欢儿子,珊瑚生了一个女儿,本就十分担忧,听到这样安慰的话,便忍不住笑着对云舒说道,“听了他这些话,我就觉得,安心地跟他过日子也真的挺好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