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不信

    不然,养成个废物就是慈爱了吗?

    看似严厉狠心,其实也都是为了孩子们好,能叫孩子们自己拥有活下去的能力。

    老太太听了不由笑着对云舒问道,“这话倒是新鲜,当真如此吗?”

    “可不是。”云舒笑着说道,“从前有邻居做过猎户,是听他们说的。”她说得有趣,老太太也觉得这话十分有趣,一边笑一边摆手叫云舒回去休息。这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云舒走到半路就见翠柳等着自己,低声对云舒说道,“哥哥刚刚过来了一趟,给了我不少的银票,说一半儿是你的,一半儿是他的,都叫咱们收着。”她有些不安的样子,云舒不由一愣,因为知道如果只是小事的话,那翠柳不大可能出来避开春华还有念夏,便也拉着她走到了没有人的暗暗的角落里低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紧张?”

    翠柳就从袖子里摸出了一个不小的盒子来。

    盒子方方正正的,看起来也不小,看起来是普通的木盒,然而云舒翻开一看,顿时吸了一口气。

    里面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好几层的宝石。

    她看了翠柳一眼,终于明白为什么翠柳不敢在屋子里跟她说这件事了。

    虽然春华与念夏一向都十分亲近,是从小一同长大的好姐妹,可是这样重要的事,翠柳不敢叫许多人知道。

    “怎么这么多?”这么一木盒的宝石,云舒看了,都是红宝石,这起码也得价值十万两银子了。虽然说她知道陈平在边城生意做得很好,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好,这么问的时候,她也觉得声音有些发抖。这些宝石色泽匀净剔透,都是十分难得的宝石,如果是平时,云舒倒是时常能在府里的主子女眷的身上看到,可是这么一盒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哪怕是见惯了珠宝宝石的,云舒也觉得晃眼,急忙帮翠柳扣上了,轻声问道,“陈平哥怎么不自己收着?”陈平如今在边城住着,也不担心自己的私房会被别人拿走。

    “不止是宝石,还有银票呢。”翠柳又把一打厚厚的银票拿给云舒看,见云舒看了一眼,便对云舒说道,“哥哥说宝石和银票一半儿都是给你的分红,剩下的一半儿就给他收着就是。他放在边城虽然也放心,可是却还是放在咱们的手里叫他觉得安心,踏实。”边城虽然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可却不是正经的家。倒是京城是陈平的家了,陈平愿意把自己赚的都放在家里,可是叫他放在陈家,陈平也不愿意。

    “婶子又做什么了?”云舒顿时就想到了,必定是陈白家的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叫陈平觉得把自己赚的这些银子放在家里不放心。

    翠柳就叹了一口气。

    “姓王的不是把那个窑子出来的女人接回家了吗?爹是不肯管他们的事儿了。可是娘却心疼大姐姐,也觉得怕姓王的有了新人就忘了糟糠,如今往王家添补得更多了,就希望王家看在这些补贴上能别嫌弃大姐姐。”王秀才出轨,叫陈白撞破之后挨了一顿好打,这还了得啊?碧柳都恨死陈白了,有这么多爹的吗?这打了女婿,女婿心里对自己的妻子还能自在吗?因此碧柳觉得陈白这是坏了她的幸福与夫妻和睦,闹了好一通,叫陈白忍无可忍,竟然还打了她一顿。

    陈白家的哭坏了,又觉得长女可怜。

    没有儿女,又因为翁婿交恶因此与夫君有了嫌隙,日子怎么过啊。

    因此,她就帮王秀才把那青楼女子赎身出来放在王家当一个红袖添香的红颜知己,叫王秀才不用总是往外头跑,把家里的银钱都扔在青楼外头去了。王秀才能安安心心地留在家里也就罢了,陈白家的还拿自己的私房补贴女儿女婿一家子的生活,希望王秀才看在陈家这样的情分之下对碧柳能不要记恨当初的陈白做的那些事。只是王家得了好处,如今不仅养着姓王的,还得帮姓王的养女人,陈白能答应吗?他如今都不给妻子家用了,还不用陈白家的管家了,找了一个自己信任的下人管着家,家里一针一线都得给陈白报账。

    陈白家的自己才在国公府里有多少月钱啊。

    就算她的差事有些油水,不过也不可能丰厚得不行,如今养着王家的人就格外吃力。

    但凡有些顾及不到的,碧柳就回娘家来哭闹,说是娘家害得自己在婆家过不下去了。

    陈白焦头烂额,正好这时候大肥羊陈平回来了。

    陈平又不是没良心的儿子,走了这么多年,回来见了爹娘,不说给陈白什么孝敬,就说给陈白家的的都很不少。什么各种边城的特产,还有边城的红参,还有他还给了陈白家的三千两的银子做孝敬母亲的。陈白家的顿时就知道儿子身家丰厚了,这段时间就在他的面前哭碧柳在王家的不容易,求陈平帮衬他姐姐的生活。陈平怎么可能答应,特别是听到王秀才还纳了个青楼女子做妾,自己还要养着这混账的女人,顿时气笑了,不肯答应。

    “娘就把哥哥孝敬的那些都拿去给大姐姐了。”翠柳垂头丧气地说道,“你说,哥哥能不心寒吗?”因此,陈平宁可把自己赚的钱都给妹妹们收着,也不肯给母亲去补贴姐姐。不然,陈平难得还成了王家的管事,叫王家吃香喝辣趴在他的身上吸血,叫他奔波着养着他们那一家子?只是他都把这些带回来了,又不愿意千里迢迢再带回边城去,就趁着今日唐二公子跟老太太告别的功夫,天色也黑,不会被人轻易看到,就把这些都塞到翠柳的手里,叫她和云舒收好了。

    她们俩身在老太太的院子里,屋子里也都是心底善良的小姐妹,陈平自然就不会担心什么。

    云舒叹了一口气。

    她倒是能理解陈平的心情。

    换了谁了,知道自己孝敬老娘的却被他娘拿去补贴了跟自己十分不和睦的姐姐一家,那也得郁闷死了。

    “那……婶子会不会觉得陈平哥把自己的私房留给咱们了?”

    “这你放心吧。哥哥说了,他一口气孝敬了娘三千两,娘还觉得这是他全部的身家了呢。”三千两银子,这都能在京城里买三个上好的铺子,买三百亩良田了。在陈白家的的眼里,儿子这几年能折腾出三千两的身家就已经是全部的身家了,她显然小看了儿子,想不到陈平被放出京城就当真是海阔凭鱼跃,就算怎么想,都不会想到陈平还能赚得更多。因此,她觉得这是儿子把全部的身家都给了她做孝敬银子,是个孝顺的孩子。

    云舒听了翠柳的解释,欲言又止。

    为了不叫陈家在因为这些事闹起来,她忍着没说。

    如果陈白家的觉得陈平的三千两就是儿子的全部身家,那她把这三千两全去给了王秀才一家,做这些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儿子这辛辛苦苦数年都被她给送出去了?

    这是陈平家私丰厚,完全没有把这点儿小钱放在眼里,财大气粗罢了。

    可陈白家的并不知道这一点啊。

    她只是知道这是陈平的银子,也不管不顾,都给了自己的长女。

    不过这话问出来只怕翠柳和陈平就要与陈白家的母子离心,云舒不敢说这样挑唆的话,因此只是面色柔和地说道,“既然陈平哥相信咱们,咱们现在也有能力护住他的私房,那就放着吧。”如今又不是做小丫鬟的时候的大通铺了,如今她们住的屋子宽敞安静,云舒之前献上各个节气的点心方子,得了唐国公那么多赏赐,那么多箱子都放在屋子里,这些年也没有半分遗失,更何况只是陈平的私房。

    “我也不是担心春华和念夏别的,就是担心她们知道了,不小心露出口风叫娘知道。那咱们俩就再无宁日了。”翠柳低声说道。

    云舒便笑着说道,“谁还没有些姐妹们不知道的秘密了?瞒着这些也不是不相信,只是没有说的必要罢了。”她这样说,翠柳便松了一口气,与云舒一块儿放心地回去,等屋子里只剩下她们两个的时候把这些陈平带回来的私房放进了一个单独整理出来的大箱子里。至于陈平说的所谓的分红什么的,云舒现在用不上这些,也觉得没有必要现在就分,因此也都放在一块儿。

    毕竟就算是要分红,也得什么时候陈平再回来的时候,他们一同把什么都算清楚以后再公平地分。

    那才是做生意长久的道理。

    不过陈平做生意这块的分红云舒不急着分,倒是她和翠柳这些年开的两个铺子还有良田的进项握在手里,她就觉得这些银子白放着可惜了。

    只是没什么好主意,她和翠柳就把银子给放着没有使用。

    如此过了这一年,等到了来年的深秋,快带了冬天的时候,各地的庄头们来京城送今年的进项,云舒就觉得有了主意。

    因为出嫁多年的珊瑚回来给老太太请安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