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得意

    想到这些,云舒也觉得现在就已经很好了。

    倒是唐二公子就要离开京城回边城的时候,唐二爷提出了一个建议。

    “小二,你回去以前,要不要去拜见五皇子?”唐二爷最近春风得意,甚至敢在家里人一块儿吃饭的时候,在唐国公冷淡的目光里对唐二公子用指点的语气高深莫测地说道,“对你的以后是有好处的。”他仿佛是一个特意给侄儿机会的上位者,甚至还用很高深莫测,高高在上的语气,仿佛施恩给谁似的。唐二公子正挥舞着筷子卖力地吃一盘辣子鸡,听到这里一愣,抬头看了一眼唐国公,又看向唐二爷。

    唐三公子垂头吃饭。

    唐四公子犹豫着想说什么,叫庶兄无声地拉扯了一把,也只能垂头装死。

    两个儿子都不捧场,唐二爷就有些失望,不过面对唐二公子疑惑样子,他便笑着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我是你二叔,难道还能害了你不成?这也是殿下看重我,因此才愿意给你这样一个面见的机会。”他洋洋得意的样子,唐二公子见唐国公没说什么,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就也笑嘻嘻地说道,“去见五皇子这自然是极光彩的。只是我这不赶趟儿了啊。明天就要赶路回边城了,二叔,要不……晚上的时候你把五皇子叫出来,咱们见上一面?”他们现在吃饭的时间就很晚了,如果再晚一些,五皇子天家皇子,怎么可能大晚上奔波出来只为了见国公府的一个公子,唐二爷想说什么,就听见唐二公子已经笑着说道,“如果来不及,那以后再说吧。有二叔在五皇子面前,想必也已经足够了。”

    唐二爷最近刚刚被显侯举荐又在朝中做了官。

    听说是五皇子在皇帝的面前求了情。

    也不知这是皇帝觉得如果宽恕唐二爷这一回会叫唐国公对五皇子改观支持呢,还是什么,反正在显侯的求亲之中,唐二爷算是起复了。

    对于这件事,唐二爷自然觉得自己算是得了皇帝的看重,虽然官职不高,不过是个六品的小官,不过怎么也算得上是皇帝重新发现了他的才华。而且为他求情的是五皇子,为他保举作为保人的是显侯,这不更证明了他就算没有唐国公这个大哥承认也依旧拥有着被人承认敬重的才华吗?因此,他就觉得从前其实是被唐国公给打压了,如果不是唐国公忌惮他这个庶出的弟弟,那靠着他自己,他也能够在京城有用自己的权势。

    正是觉得自己出了一口气,唐二爷扬眉吐气了,这两日在国公府里好生得意,到处炫耀自己在五皇子面前也能说得上话的。

    特别是皇帝有意立五皇子做太子,叫唐二爷更高兴了。

    没准儿日后五皇子成为了皇帝,还会更加看重他这个被五皇子赏识的人,甚至日后他比唐国公在朝中还要显赫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些,那指点几分侄儿算什么。

    “你不愿意就算了。”见唐二公子笑嘻嘻的,也没什么见识,对面见皇子的兴趣不大,显然很没有对未来皇位的头脑,唐二爷就不说什么了,反而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不快地说道,“那我只能叫小三小四与我一同去拜见五皇子了。”他说完了这话,唐三公子不着痕迹地扫过唐国公,一张脸上没露出什么表情,只是对唐二爷说道,“父亲看重我与四弟,我都明白。只是父亲,五皇子刚刚与父亲亲近,父亲就急不可耐地想要举荐我们兄弟,这只怕令五皇子不悦,也令五皇子身边的人不悦。不如等再过些时候,等父亲把手中的差事做得漂亮了,得了朝中的推崇,这样再推荐我与四弟于五皇子的面前,才会名正言顺。”他文绉绉的,唐二爷却觉得庶子的确对自己十分关心,并不为了自己想要出人头地就叫父亲为难,因此想了想,便也答应了。

    唐四公子露出几分茫然,有些不明白唐三公子为什么要拒绝去见五皇子,只是他一向都觉得兄长比自己聪明,既然唐三公子这么说,那必定是有道理的,因此也点着头没有说话。

    老太太沉默着坐在另一张满是女眷的桌子上,听着另一桌府中这些男子的话。

    云舒正站在一旁给老太太倒酒夹菜,听到唐二爷这么得意洋洋的话,抽了抽眼角,觉得唐二爷这可真是不知死活啊。

    不过反正这也是唐二爷自己的事。

    唐国公既然没说话,那显然唐二爷跟着五皇子与显侯折腾也不算什么,因此她也没说话。

    倒是一旁的李姨娘听了唐二爷提到五皇子,便在唐国公夫人身边赔笑说道,“老太太不知道,咱们五皇子最是个礼贤下士的性子呢。”她出身李家,乃是皇贵妃的的远房侄女儿,因为这样的身份,自从进门,虽然只不过是个姨娘,不过也算是在国公府里有几分体面,也得唐国公夫人的看重几分,平常来往什么的,也都是能在老太太的跟前混个座位的。更何况她年轻貌美,瞧着赏心悦目,虽然平常有些不大安分,也与外头来往频繁,不过唐国公夫人见她没有更多的心机,倒是也没有苛待她。

    因为在国公府里日子过得还好,更何况五皇子如今都有人嚷嚷着会被封为太子,李姨娘自然觉得自己在府中是能说得上话的。

    此刻,她就开口说了一句。

    唐国公夫人笑了笑。

    老太太却没有理她,只转头对琥珀说道,“去和国公爷他们说一声儿,小二明日还要早早赶路,别喝太多的酒。”她转头说了这一句,自然是老人家一片的慈爱,琥珀便低声应了,垂头就往唐国公那一桌走,也算是打断了唐二爷有可能的高谈阔论。云舒垂目在一旁给老太太改换了一杯茶,见老太太喝着,看了看天色低声对老太太问道,“老太太,天也晚了,您要不要再和二公子说些叮嘱的话?”

    她这样机灵,老太太便笑着点了点头,对下方的儿媳孙女们笑着说道,“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就散了吧。我还有些话叮嘱小二。”

    她直接就散了宴席,自然就不必听那些自己不爱听的话了。

    唐国公夫人便急忙起身,领着带来的几个姨娘和老太太告退,又张罗着人把这几桌给撤了,这才走了。

    李姨娘觉得自己还有许多想要炫耀的话,只是也知道老太太的心里孙子们才是最看重的,唐二公子即将离京,那老太太的眼里肯定是没有别人的,因此,就算她想要说点什么,却也知道老太太不会听的。想到老太太对孙子们的看重,李姨娘不由摸了摸自己平淡的小腹,有些失望。这些年,她本想着给国公爷生个儿子,日后娇妻幼子,国公爷的心自然偏心她几分,老太太的眼里也也会变得与众不同。

    可是到了现在,她却都没有身孕。

    想到这里,李姨娘不由咬了咬嘴角。

    她心里自然是急迫的。

    虽然唐国公与唐国公夫人看在皇贵妃与五皇子的面上对她一直都还不错,可谁不想拥有更多呢?

    奈何她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就算想要争什么,竟然也没有底气。

    她不由有些灰心,又有些不甘地跟着唐国公夫人走了。

    见她们都走了,唐国公那一桌儿也就都散了,老太太就张罗着叫唐二公子跟自己单独说话,一则是叮嘱唐二公子在边城的时候要小心谨慎,和睦同僚,另一则就是偷偷给了唐二公子许多的银票,作为孙儿在边城的生活的费用。其实唐二公子不缺银子,他身边跟着一个好做生意还精明的陈平,虽然陈平年纪不大,可是张罗起抓钱的事儿,那是一个顶十个,唐二公子的私房厚着呢,不过老太太给的自然是老太太的慈爱,唐二公子也没拒绝。

    老太太见他在边城几年已经少了几分在京城之中的轻浮,虽然心里骄傲,不过也是心疼。

    等唐二公子回去休息,准备明早就走的时候,老太太就忍不住抱怨说道,“你们国公爷就是狠心。小小的年纪就送到边城去,这京城里谁家有这样的狠心的父亲!别的人家,十七八的时候还舒舒服服地做公子哥儿,等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在京城里补个差事就完了。偏你们国公爷狠心。”她这也只不过是抱怨罢了,云舒今天不陪着老太太值夜,不过是在老太太跟前张罗着端茶倒水梳洗什么的,闻言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可是二公子也当真和京城里的那些公子哥儿精气神儿不一样了。老太太您说国公爷狠心,可是在外头,不是各府的夫人老夫人的,都羡慕咱们家的公子们都出色?可见咱们家也叫人羡慕着呢。”

    她笑着安慰老太太这一句,老太太听了不由也笑了。

    “更何况我听说山上的雄鹰为了能叫自己孩子飞翔在天空之上,还把小鹰从悬崖推下去。这样虽然瞧着狠心,可是却也是真真正正的慈爱之心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