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可惜

    这种风波平息,云舒自然是愿意的,而且也不想再提起这件事了。

    倒是过了几日,唐国公夫人对老太太玩笑了一句。

    也只不过是玩笑,却给云舒正了正名。

    唐国公夫人笑着对老太太说道,“前儿国公爷知道了六丫头说的事,说小二这小子在边城别的没干,反倒成了一个能吃能睡的。这看上了小云手里的食谱,天天追着小云,馋成这样真是匪夷所思。”她笑着把这件事给定义成了唐二公子为了能吃几口好的与云舒十分亲近,老太太便十分满意,笑着对她说道,“这孩子在边城吃得不精细,回了府里自然要好好儿补补,别叫他父亲太苛责了。”

    “您说的是。”

    “小云还整理了个食谱出来,给他带去边城就是。”老太太便将一本薄薄的食谱递给了唐国公夫人。

    唐国公夫人露出几分诧异,看了云舒一眼,云舒便笑着说道,“我本也不是会做饭的人,不过是喜欢研究吃食方子而已,因此食谱才是最有用的。二公子一个人孤身在外,如果想吃些怀念京城里的菜色,就请一个厨子在边城做,按着着食谱做就是。”就算如今的风声已经扭转过来,然而云舒也不乐意跟唐二公子十分亲密,哪怕一块儿蹲在厨房烧火她也不太愿意,因此,拿出一些食谱来给唐二公子,一则堵住外人的嘴,一则也是叫唐二公子想吃好的自己做,别拉着她,简直累死她了。

    “你这孩子,这食谱……”唐国公夫人翻看了两眼,见除了几样儿国公府里做过的,还有一些瞧着稀罕的,便对云舒说道,“怎么能叫你出菜色方子。”

    “我一身一心都是老太太的,而且老太太一向疼我,回报府里还来不及,这些食谱算什么呢?”云舒这份食谱也没想要银子什么的,而是真心觉得自己被老太太护着长大,没有经历什么凄惨的事,从无助的失母的女孩儿长大如今什么都有了,这些都是老太太对自己的恩德。因此,那些食谱来给唐家这又不算什么,云舒便笑着说道,“这食谱其实也不算是单给二公子的,我抄了好几分,老太太心疼二公子,给了二公子一份。余下的留在府里,我只是想着孝顺老太太,老太太能平日里尝尝我想出来的新花样儿而已。”

    “母亲一向都极疼小二。”唐国公夫人便对老太太感激地说道。

    见云舒的确是明明白白的性子,而且对唐二公子没有私情不说,还知道孝顺老太太,唐国公夫人就知道云舒的意思了。

    一则给唐二公子这份食谱不是她给的,是老太太疼爱孙儿给的,跟云舒没什么关系。

    另一则,就是云舒是孝顺老太太才想到了这份食谱,如果唐国公夫人还想给她银子什么的,那就是叫云舒这份对老太太的心意辜负了。

    此刻看着云舒的目光全都落在满意地笑着的老太太的身上,唐国公夫人心里一叹,其实是十分可惜的。

    这样聪明温柔,又知道进退尊卑的女孩儿,唐国公夫人心里是想过把她给唐二公子讨来做妾的。正是因为觉得云舒的性子脾气都合唐二公子的性子,而且为人处世从不轻狂,面面俱到,还知道这些照顾人的食谱针线的,唐国公夫人就觉得,若是云舒去边城照顾唐二公子,那儿子就不用担心了。也正因为心里有过这个想法,因此当天唐六小姐提起云舒和唐二公子这件事的时候,她虽然恼火唐六小姐坏儿子的名声,不过却一开始也没吭声,本想瞧瞧老太太会不会愿意把云舒直接给了唐二公子。

    毕竟,之前已经有一个珍珠给唐三爷做了姨娘。

    那老太太再给一个云舒去给唐二公子做妾,说起来也不是很困难了。

    只是她等了半天,听到老太太责备二夫人的话,除此之外,对于云舒的事老太太没说别的,唐国公夫人就知道,老太太肯定是舍不得云舒的。

    不仅是舍不得云舒再也不能照顾她了。

    老太太也是舍不得叫云舒做妾。

    如果只是寻常的丫鬟,做个府里爷们儿的小妾姨娘已经是飞上枝头,可是在老太太的心里把云舒当做是疼爱的孩子,怎么可能把云舒给了府里的爷们儿做妾,低人一等日后侍奉主母?更何况若云舒只是个没什么本事的丫鬟,老太太或许为了云舒日后的安稳还有她与唐二公子之间十分亲近,把云舒给了孙儿。可是云舒在外头有良田铺子,说起来家业也很丰厚,这样的孩子,老太太更愿意她自由自在地嫁一个正经人家做正室,然后继续庇护她在婆家的安稳。

    从前老太太喜欢的丫鬟就是这样。

    除了……当年辜负了老太太这份心意的珍珠。

    虽然心里已经知道了,不过如今见老太太给了自己食谱,显然也是对云舒的往后十分重视,不愿云舒落人话柄,唐国公夫人心里可惜了一番,却还是把这件事放在了心底,笑着对老太太说道,“那小子也跟我说了,说是六丫头这嚷嚷了一句,叫他都不好带人回边城了,因此通房丫鬟先不要了,下回再说吧。”她已经暂停了这件事,云舒就想着,这府里头的丫鬟们好不容易才见了亮儿,想着唐国公夫人乐意给儿子挑服侍的丫鬟了,谁知道叫唐六小姐直接给搅和了,还不知道往后怎么诅咒唐六小姐呢。

    唐六小姐只怕以后得成为国公府里丫鬟们的公敌。

    毕竟,云舒不想去服侍公子,可是别人想啊。

    唐六小姐一句话就把这件事给停下来了,断了多少人的美梦呢。

    她心里觉得唐六小姐被人怨恨也活该。

    没安好心眼儿,果然是要遭报应的。

    “不带就不带吧。如果他觉得屋子空了冷了,自己在外头也能收两个。”老太太一向都不怎么管这种事,见唐国公夫人笑着点头,便对她说道,“这回他回去,你多给他带一些京城里精细的食材。还有,他如今上下打点也辛苦,多给他带些银钱,别委屈了他。”做祖母的,除了在吃食上还能体贴孙儿之外,也想不到别的了,老太太想到了一件事,便对云舒问道,“衣裳都做得怎么样了?”

    “做得差不多了,按着二公子吩咐的专门做的。”云舒急忙说道。

    老太太这才笑着点头对唐国公夫人说道,“我叫府里头的绣娘给他做几身儿精神些的衣裳。”她这样疼爱唐二公子,唐国公夫人做母亲的自然十分感动,便对老太太道了谢,与老太太说些府里府外的闲话。云舒趁着这个时候就去了侧间去做给老太太的针线,因这都已经过了中秋,只怕很快就要到冬天了,因此云舒正忙着给老太太做冬天的衣裳呢。她安安稳稳地在侧间里做衣裳,外头老太太和唐国公夫人说话的声音也时不时地落在她的耳朵里,觉得这些都很有趣,云舒也就都听了一耳朵。

    什么最近五皇子收了两个妾室,显侯府很是乱了一阵子。

    什么皇贵妃在宫中越发骄横了,如今连皇后都不敢出中宫,这后宫已经是皇贵妃的天下。

    又或者是京城里这家那家的各种的事。

    云舒听了这些,觉得京城似乎最近也十分热闹。

    特别是听唐国公夫人说,皇帝有意立太子,然而朝中却有些不安稳,她便突然想到了曾经的一个人说过的话。

    当年伤痕累累,家破人亡的沈公子在国公府养病的时候就说过,皇贵妃虽然的确是皇帝真心宠爱的女人,不过家世不行,压不住其他野心勃勃的皇子。

    她有没有可靠的娘家,只能在宫中兴风作浪是没用的。

    果然,如今沈公子的话全都应验了。

    皇帝这些年屡次想要立五皇子为太子,然而却被朝中那些有了野心进而得到了各自助力的皇子们暗中唆使着朝臣们把这件事给挡了回去。

    想到皇子们如今越发地有了野心,又已经都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云舒就觉得这立太子的事儿往后只怕还要更乱呢。

    她看过那么多的书,自然也知道古往今来立太子的时候总是伴随着血雨腥风的。

    虽然那些朝堂之上的事云舒不懂,也不会不懂装懂乱参合,可她只希望唐国公能继续成为国公府头上的大树,遮风挡雨。

    想到这里,云舒突然想到了沈公子。

    也不知假死之后离开了京城,多年杳无音信的沈公子如今好不好。

    虽然沈公子也算是落魄逃离了京城躲避皇帝与皇贵妃的追杀,不过他身边有忠心沈家的人的保护,还有离开京城的那位沈家二小姐,应该生活得不错吧。

    一想到这些,云舒的心里就放松了几分。

    她这些年闭紧了嘴,只当对沈公子已经死在宫里深信不疑,其实也挺好的。

    就如同知道了宋如柏如今安好,那就算是没有亲眼见到,可是她也觉得很好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