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洗清

    这风风火火的性子,老太太听了都无奈死了。

    云舒眼角微微一跳。

    乱嚷嚷什么啊。

    “你怎么知道了?”老太太就叫唐二公子过来问道。

    因为刚刚唐六小姐才胡说八道过,云舒就想着避嫌,想先出去。

    唐二公子却叫她站在一旁,又指着她对老太太说道,“六丫头那长舌妇也不知道是不是瞎了眼,就算是编排也得编排个靠谱点儿的吧?这么一个干巴巴的小丫鬟她都下得去嘴,这不是侮辱我的审美吗?”他十分嫌弃的样子,云舒听得头都大了,仿佛自己很叫人看不上似的。倒是唐二公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直接坐在老太太的对面对老太太抱怨说道,“真是闲的她,每天不知道往哪儿瞅瞅,也不知道积德,难道闹得满府都是这种事,她觉得高兴了不成?”

    这就是对唐六小姐很不满了。

    老太太见云舒站在一旁尴尬,忙说道,“给他端杯茶去。”

    “不用,我也不渴。”见云舒答应了一声就要出去,唐二公子就很无奈地说道,“老太太,您可别听那丫头胡说八道,我和小云就算亲近些,也是看在陈平的份儿上。她好歹也算是陈平的妹子,而且手里还有陈平的生意呢,我能不和她说说话吗?更何况如果说我与一个丫鬟说两句话就是有了首尾,那这府里头的丫鬟,一半儿都给我给当小妾。”他说得十分无奈,老太太听了倒是忍不住笑着嗔怪道,“怎么说得这样促狭。”

    “本来就是。您身边,母亲身边的丫鬟,有几个我没说过话?那还不都得嫁给我啊。”唐二公子便脸色难看地说道。

    他真是没想到才回来一趟,诶两天的功夫,唐六小姐就给他搞事。

    他便对老太太叹气说道,“还有母亲说要给我两个通房的事儿就先别提了。六丫头这么一闹,我怎么纳妾啊?如果纳了妾,那岂不是坐实了我是个好色之徒吗?”他这话倒是叫老太太一愣,之后缓缓点头说道,“你说得对。”如果唐二公子这时候收了通房,虽然这是长辈们心疼唐二公子在边城没有人照顾,可是外人不知道啊……还以为是唐二公子先跟老太太身边的丫鬟牵扯不清,然后有很好色地收了两个通房呢。

    这传出去就更不像话了。

    想到这里,老太太便皱眉对唐二公子说道,“可你母亲也是心疼你。”

    “我知道母亲心疼我。只是这不是叫六丫头给坏了事儿嘛。更何况我在边城是立功劳去了,又不是享受去了,带回去两个女人算是什么事儿啊。”唐二公子拍着大腿,云舒见他正跟老太太商量着不要那两个通房,觉得也没有自己什么事儿,便出去给唐二公子预备茶点,等回来的时候正听见唐二公子和老太太说道,“边城虽然荒凉些,不过没有您想得那么艰苦。陈平是个伶俐的,有他照顾我也不觉得有什么苦头。更何况那儿有吃有喝的,我觉得还是不用通房了。”

    更何况府里的丫鬟都习惯了京城的繁华,也受不了边城的苦楚。

    “可是你身边……”

    “如果我需要女人,在边城收就行了。不过这功夫我也没心情说这些事儿。没有空。”他忙着在边城建功立业,好早日回来京城风光,哪里还有心情身边带几个女人。见老太太听了自己的话点着头,似乎是答应了自己的意思,唐二公子便起身对老太太说道,“这事儿就求老太太与母亲商量着来吧。至于小云,也不必听六丫头那些废话就对我有什么芥蒂。我还指望你给我想几个菜回去讨好上头的将军呢。”他大大咧咧,显然对自己也没什么不好的心,云舒心里骂唐六小姐这长舌妇,见唐二公子对自己没什么疏远,看了老太太一眼便也答应了下来。

    “也对,小云你多帮他想想。就算将军们不喜欢,你自己喜欢的菜色多些也是好的。”

    老太太其实对唐二公子带两个通房丫鬟回边城很愿意。

    不过此刻听唐二公子的顾虑,倒觉得孙儿也说得对。

    唐六小姐闹的这件事不巧了。

    闹得府里乱哄哄的,如果再大张旗鼓地找两个通房给他,那他就更说不清了。

    云舒也答应了一声。

    不过她坚定地觉得,自己以后得跟唐二公子保持距离了。

    因此,当她拿着老太太赏的两只赤金手镯出来的时候,见唐二公子站在老太太的院子门口似乎等着自己,云舒就想避开他走。倒是唐二公子一副嬉笑的样子,对云舒招手,见她当做没看见自己,便直接走过来对云舒说道,“你还真把这种话放在心上不成?你是避嫌了,落在别人的眼里反倒像是你有鬼。”他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云舒便皱眉说道,“我对二公子没这份心。”

    “我也没有。这不是旁人胡编乱造嘛。”唐二公子觉得这真是自己的无妄之灾。

    唐六小姐乱嚼舌根子,怎么反倒他受害了?

    他还指望着云舒给自己再想想有什么好吃的呢。

    “只是不管怎样,我总是觉得得避嫌。”

    “避什么嫌,你越避嫌,越叫人说道。大大方方地今天跟我在府里走一圈儿,保证明日就没有人敢说你的闲话。”唐二公子便对云舒温和地说道,“你是陈平的妹子,在我眼里就与陈平没有什么分别,行了,扭扭捏捏的叫人笑话。我就说,京城的女人都想得多,没意思。还是边城的女人好,大碗喝酒,大说大笑的,瞧着爽朗。”他见云舒犹豫着没有说话,便对她说道,“如果今日我疏远了你,那在府里头你就叫人笑话死了。都得说我看不上你,所以才懒得搭理你,免得被你缠上了甩不开。”

    如果他和云舒大大方方地说话,还与从前一般相处,那显得他们心里都没鬼,外人也说不出什么。

    不然,没准儿会被人说什么呢。

    云舒这才点了点头。

    “我是真的对二公子没有……”

    “我知道了。还用得着你三番两次提醒我没看上我这个二公子吗?”唐二公子便抽了抽眼角对云舒问道。

    “那二公子你刚刚大声嚷嚷看不上我的时候,我也没说什么。”云舒便反驳说道。

    “你还记仇啊?我不就是担心老太太与母亲乱点鸳鸯谱,把你塞给我吗?我对你是真没有这个兴趣,你又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姑娘。”唐二公子显然是不知道女孩子的心情的,这说了这么多,云舒的脸都黑了,见她的脸黑沉沉的,唐二公子才闭嘴,又忍不住低声说道,“更何况别人惦记的人,我可不跟着惦记。”他这话说得微弱,云舒冷不防听到有些没听清,便问道,“二公子,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随便说说。”唐二公子豪爽地摆手,就对云舒问道,“那咱们在府里走走,也叫那些长舌妇闭上嘴?”

    云舒想一想自己还要在府里很多年,如果被人嘲笑自己和唐二公子的事也是麻烦,便点了点头问道,“去哪儿走走?”

    “去厨房吧。”唐二公子直接说道。

    云舒觉得自己被他气死了。

    去厨房……真不愧是豪爽的唐二公子。

    “那就去吧。”反正厨房也是盛传八卦的地方,叫人都知道自己和唐二公子光风霁月,这其实地方也不错,因此云舒就无力地跟着唐二公子去了厨房,一整天都泡在厨房里,只忙着跟唐二公子试菜,折腾得厨房鸡飞狗跳,这一天的时间,云舒和唐二公子因唐六小姐胡说八道掀起的那点风浪全都不见了。云舒到了晚上才被心满意足地胡吃海塞一整天的唐二公子给放了回去自己的屋子,她回了屋子,就见屋儿里的春华念夏翠柳都围过来,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小云,我如今听府里的人都说,二公子与你走得亲近情有可原,因为二公子缺个厨娘啊。”翠柳笑嘻嘻地说道。

    她很高兴云舒和唐二公子的事没有叫云舒吃亏受委屈。

    如今云舒与唐二公子之间时常往来说话,没有人往这两个人有私情什么上想了,反而都觉得唐二公子是看中了云舒的手艺,是把云舒当个食谱大全。

    云舒今天都累得快没气儿了,听到这里眉毛都不动一下,不过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唐二公子还真是个聪明人。

    使唤她跟厨房里的婆子一整天,如今府里的人都知道了,唐二公子就是把云舒当厨娘。

    因此,唐六小姐的那些不怀好意的话,如今也没有人提到了。

    什么唐二公子有没有看上云舒的闲话,也都没有了。

    “这就好。”这就好,不染,真是白瞎了自己给唐二公子当了一整天的食谱了。

    云舒想到这一场唐六小姐掀起来的风波用这样搞笑的方式结束,自己没有坏了名声,唐二公子也没有被牵连了清誉,倒是彻底地放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