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小人

    这话就叫云舒心里更加平和了。

    老太太能这样安慰她,云舒怎么还会在意唐六小姐那样的小人。

    “本也是我没有谨言慎行。得了老太太的喜欢,就轻狂了,行事也张扬了些,因此才会被人说道这种事。”对于这样的事,云舒并没有对老太太抱怨什么,而是对老太太轻声说道,“日后我会更谨言慎行,不会再随意与公子们说笑了。”她这话倒是真心实意,而不是在老太太的跟前卖好儿,因为云舒也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和从前一团孩子气的小丫鬟不一样。既然已经长大了,就也的确应该知道男女大防,而不是如同从前那样随意,落人话柄。

    更何况还会连累老太太生气。

    云舒一想到因自己的缘故叫老太太跟着生气,就觉得十分愧疚。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是我跟前的人,一向服侍我的。难道就因为这些小心谨慎,就不和府里的人说话了不成?”老太太见云舒急忙想要解释,便摆手对她说道,“我知道你是想谨言慎行不给我丢脸,可是你给我丢什么脸了?真正丢脸的是那些心里藏着龌龊,无论你做什么都觉得你心中藏奸的人。六丫头的性子,早年我就看出来一些,见不得人好,小气又刻薄,更愚蠢。”老太太说到这里便叹了一口气对云舒缓缓地说道,“更何况平日里你就够小心谨慎的了。如果这样还叫人非议,那这不是你的错,知道了吗?”

    “我只是觉得叫老太太跟着生气。”云舒低声说道。

    老太太见她的确是十分愧疚,就含笑看着她。

    “你一向安守本份,与旁人不同,只是素日里太谨慎,也太把这些闲言碎语放在心上了。”老太太见云舒摇着头,便温和地说道,“你并不是一个对主子有想法的人,如果有,我早年也不会那么看重你。那些外院的在爷们儿们面前讨好卖巧的丫鬟不知道多少,我难道什么都看不出不成?”她觉得云舒十分可怜,不过是和唐二公子说了几句话就被唐六小姐拿捏着说出这些话,笑着对云舒说道,“更何况这世上还有你这样的老实丫鬟吗?平日里得了什么,见了谁,没有不告诉我的。”

    云舒就算得了唐二公子的赏,也会与老太太说一声。

    这样坦荡,也叫老太太喜欢。

    至于唐六小姐说的那些话……

    老太太完全没有放在心里头。

    云舒如果想要讨好府里的公子,也不可能去讨好常年不在府中的唐二公子啊。

    这府里头显贵的如唐国公世子,出息的如唐三公子,还有那这些年在老太太跟前与云舒也很熟悉的唐四公子,如果只是想要做个繁华府中的妾室,那云舒何必舍近求远,或许还得跟着唐二公子吃苦,或者得远远地留在府里等着常年看不见的唐二公子?她不会直接去讨好府里的别人?老太太见云舒不敢再和自己说愧疚的话,这才心里高兴了一些,对云舒说道,“更何况这件事叫我生气的并不是你,而是六丫头。她的话还有想要害人的心,都叫我很是失望。”

    老太太自认自己是个慈爱的祖母。

    哪怕素日里对唐六小姐并没有面面俱到,可是世家小姐的那些吃穿用度,平日里的宠爱也没有短缺过。

    可是唐六小姐现在的样子实在叫她失望透顶。

    “六小姐这些话不好传到外头去。我也就算了,可是二公子如今正是在在军中向上的,如果因此连累了清誉,传出一些风声难免会落人话柄。”云舒心里十分讨厌唐六小姐在,自然也希望唐六小姐倒霉。就算是她不愿老太太因唐六小姐生气因此勉强忍了唐六小姐这次的陷害,不过不趁着这时候吹吹风,那也叫她心里不能平静。见老太太果然点了点头,云舒便轻声劝老太太说道,“六小姐在府里还有您看着也就罢了,可如果出去走动的时候,貌似不经意地说出两句来,老太太,只怕不仅影响二公子的前程,还会影响二公子的姻缘。”

    她这样说,老太太果然沉吟起来。

    “你说的没错。”老太太拍着云舒的手轻声说道,“若是叫人都以为小二是个糊涂的人,谁会乐意把自己金贵的女儿嫁给他。”如果那样,唐二公子岂不是要姻缘不顺?一想到这件事,老太太就越发地厌恶唐六小姐,甚至也迁怒起了二夫人。她的确是个慈爱的人,可是再对庶子这一房宽容,那也越不过自己嫡亲的孙儿。如今见庶出的唐二爷这一房尽想着败坏长房,老太太面沉如水,缓缓地说道,“那最近这段时间,就不许六丫头出去。什么时候知道谨言慎行了,什么时候再出去。”

    云舒便低声应了一声,想着一会儿提醒老太太去传话,把唐六小姐结结实实地关几天。

    不然,唐六小姐还以为自己在国公府里无敌了呢。

    “至于这丫头说的混账话,日后我一定得叫她跟你赔罪。没有这一回,她永远都以为长房还有我是能容忍她的。”老太太顿了顿,又忍不住有些多心地对云舒问道,“你说她怎么突然敢说这样的糊涂话?是不是……”因知道老太太是要宽慰云舒,因此屋儿里的丫鬟都出去了,老太太便对云舒低声问道,“是不是老二心里又想祸害长房了?”她如今对唐二爷这个慢慢地变得不安分起来的庶子十分警惕,因此,唐六小姐突然冒出这种糊涂话,老太太就怀疑这不是唐六小姐自己的意思。

    是不是唐二爷教的。

    以为自己把长房的两个孩子给踩下去,这府里就是他那一房的天下了?

    云舒想了想,觉得唐六小姐本来就是个又蠢又毒的傻瓜。

    不过唐二爷有没有教过她败坏长房,云舒也不好断定。

    毕竟,唐二爷对长房的确也是十分羡慕嫉妒恨的。

    她便迟疑地说道,“二爷有没有教导六小姐,咱们都没看见,因此也不好说,毕竟也不知会不会错怪了二爷。只是老太太不是前些时候也说,二爷打从回到京城,就与显侯府走得很近?咱们国公爷一向不待见显侯,二爷难道不知道不成?可是他却依旧不顾及国公爷的心情去亲近显侯,这只怕心里对国公爷也是有些心气儿。而且老太太,显侯当年能出卖沈家,可见不是个心胸开阔的大方的人,被国公爷这么多年不待见,心里能没有几分不快吗?都说防君子不防小人,这小人难防……”

    唐国公这些年都看不上显侯,显侯这种小人心里怎么可能不记恨唐国公。

    如今还在唐国公的面前低声下气的,也只不过是因为如今陛下更加信重唐国公,认为唐国公忠诚,是肱股之臣。

    可是这小人心里想什么,有没有想要把唐国公给踩下去好成为皇帝面前的重臣,那云舒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有的。

    其实显侯心里也很憋气的吧。

    他的女儿嫁给了陛下的爱子五皇子,他的儿子娶了皇贵妃的侄女儿,可是如今在皇帝的眼里,他就算插上一双翅膀也比不上唐国公。

    如今,唐二爷这个唐国公的庶弟和他走动亲近,只怕显侯的心里也没安什么好心。

    就算不能利用唐二爷把唐国公给彻底打压下去,那也要用唐二爷把国公府闹得鸡犬不宁。

    云舒这话果然叫老太太点头。

    “你的确是想得周密。这件事,我也和你们国公爷说过。这显侯啊,是小人不说,还是个能忍得住气,能折服的小人。平日里在你的面前十分听话,可是一转眼,只要你有一点破绽,他就能把你置于死地。不然,沈家怎么会那么快就崩塌了呢?如今老二跟着显侯,我就知道,这两个在一起,只怕日后一定还有什么图谋。你们国公爷素日里防着这两个呢。只是我只是提醒他防备外头,却没有想过,也得咱们防备防备后宅,免得这些小人在后院儿使坏。”

    她一边说,一边笑着对云舒说道,“你能想到这些,就很不容易。”

    而且,能对她说出来,这就是对她的一片忠诚之心。

    见云舒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老太太便对云舒温言说道,“今天你也受了大委屈了,快回去歇着吧,不然去园子里散散心去也好。一会儿我赏你些小玩意儿,给你把面子撑起来,也堵住那些想看你笑话的人的嘴。”她这样对云舒面面俱到,云舒正想说些感谢的话,却见关上的房门突然被推开,唐二公子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叫道,“老太太,我听说长舌妇搬弄我和小云的是非了?我光明正大,我可不要小云这丫头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