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赔罪

    唐六小姐心中十分不平。

    然而老太太看都不多看她一眼,反而看着正跪在自己面前的二夫人。

    二夫人眼角泛起了泪水。

    她是真的想不到女儿会说这样的话。

    甚至此刻在老太太的面前,二夫人觉得无地自容,甚至觉得惊恐。

    老太太会不会觉得她把女儿给养坏了?

    如果老太太对她失望,她在这唐国公府里就活不下去了。

    无情无义的夫君,野心勃勃的小妾,还有出息能干的庶子……这些年,如果不是得老太太庇护,那她与她的儿女早就没有活路了。因为她被老太太护着才得了这么多年的安稳的时光,如果老太太真的对她失望,把她弃之不顾,那她以后怎么和唐二爷抗衡?而且,如果自己被老太太不喜,会不会影响她的儿女们。此刻,二夫人的心里对自己的女儿就多了几分埋怨,毕竟,她早就知道唐六小姐不喜欢老太太身边的云舒,可是也只是觉得是女孩儿家的斗气,因此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不过是随意地告诫女儿收敛也就罢了。

    谁知道今日唐六小姐竟然捅出这么一个大篓子来。

    这算是要把天都给捅破了。

    “老太太,我又没有说错什么,为什么叫母亲这么难堪?”见二夫人跪在地上却没有人理会,老太太还在垂目不知在想些什么,唐六小姐就觉得屈辱极了。她红着眼眶颤巍巍地对老太太说道,“如果是孙女儿说错了什么,请老太太责罚。可是明明刚刚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小云,小云的确和二哥哥十分熟悉亲近,每次二哥哥来老太太的屋儿里,不会和小云说几句话呢。”她觉得委屈又欺辱,也把造成这一切的云舒给恨上了。

    不过是个老太太跟前被使唤的丫鬟。

    仗着自己是老太太跟前的人,就看不起她这个出身庶出二房的大小姐。

    而且,国公府里的人也都看不起她们二房,甚至可以随意羞辱。

    “你住口!”见唐六小姐还要没完没了,二夫人转头怒声道。

    老太太却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十分不平负气的唐六小姐,淡淡地问道,“照你这么说,但凡我屋儿里的丫鬟跟府里的爷们儿说两句话,就得把她们给嫁过去做个小妾?”老太太的脸色平淡,看着唐六小姐这副自作聪明的样子都觉得没什么意思。唐六小姐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老太太跟前的丫鬟这么多,府里的爷们儿只要来给老太太请安,怎么可能不和主子们说一两句话呢?

    她一时就定住了似的。

    老太太便收回目光,看着二夫人继续说道,“好好教养自己的嫡女,别出身嫡出,最后却赶不上庶出的。”她仿佛只是随意地说了这么一句,二夫人却仿佛被针刺了一下似的,脸色苍白起来。她不知道老太太这句话是不是意有所指,可是无论怎么样,这句话显然都是老太太对她不满,甚至可能厌弃了她们母女。这叫二夫人顿时慌张了起来,一向明快的面容也露出几分惶恐,急忙跪在地上对老太太说道,“儿媳不敢,一定好好教导她,不叫她糊涂。”

    “三丫头倒是个好的。”老太太继续说道。

    二夫人两个女儿,出嫁的唐三小姐倒是也明事理性子不错的,因此老太太提醒二夫人,别叫唐六小姐这副不堪的样子,连累了唐三小姐。

    唐三唐六小姐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如果以后唐六小姐还是这么叫人厌烦,那只怕唐三小姐这做姐姐的也会被影响。

    她的脸色冷淡,二夫人的脸顿时苍白起来。想到只给夫君生了一个女儿的长女,还有长女身在规矩严明的尚书府,那等书香门第只怕更是看不上唐六小姐这样的,便急忙说道,“儿媳一定,一定不会再叫家中失望。”她觉得自己的浑身都发冷,甚至在老太太此刻平静却带着几分疏离的目光里感到难过。然而当老太太微微点头,摆手叫她起来的时候,二夫人还是知道老太太这次没跟她计较,急忙起来说道,“六丫头都是胡说八道罢了,而且小二尊重长辈,对在老太太与大嫂跟前服侍的丫鬟都十分规矩,尊重几分自然是理所当然。只是若说别的,那肯定是没有。小二平日里只知道在边城做事,能知道什么。”

    她也知道,如果叫唐六小姐这些话嚷嚷出去,也对唐二公子不算是什么好话。

    毕竟做孙儿的觊觎祖母房里的丫鬟,这传出去也不好听。

    因女儿做的糊涂事,二夫人急忙在一旁描补。

    老太太的脸上这才带了淡淡的笑。

    倒是还没有糊涂透顶。

    只是唐六小姐这性子是真的叫老太太很不喜欢了,她只是看了唐六小姐一眼,对二夫人说道,“你自己心里有数就最好。”她从不会疾言厉色地训斥晚辈,然而这两句话的功夫二夫人的后背都湿了,自然是比大声训斥还要叫人畏惧。二夫人讷讷地应了,哪里还敢在老太太的面前说话,急忙又上前给唐国公夫人赔罪,又看着一旁垂目不语的云舒笑着说道,“这次是六丫头口不择言,害了你的清誉。小云,你别和六丫头计较,等过些时候,我叫她给你赔罪。”

    做主子小姐的说错话也就说错话了,哪儿有给丫鬟赔罪的。

    如果是平时,云舒一向谨慎,早就推拒了。

    可是这一次,想到唐六小姐的不怀好意,云舒就不想故作大度,诚惶诚恐地做个丫鬟。

    更何况唐六小姐一个赔罪就想叫这件事被她原谅后揭过去,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

    老太太这一次不快,不仅是唐六小姐非议她跟前的丫鬟这么简单,也是因为唐六小姐这种说法是害了唐二公子的清誉。

    毕竟唐二公子好歹如今也是军中出色的人物,却一回到京城就被堂妹指控和老太太身边的丫鬟牵扯不清。

    这能好听吗?

    唐二公子是唐国公府最出色的下一代了,怎么能有这样不好听的流言蜚语。

    也正是因此老太太才会不快。

    云舒自然不可能这样简简单单地在二夫人对自己说了一声不好意思之后,就连着唐二公子的事一块原谅。

    因此她也没吭声,只给二夫人福了福,什么都没说。

    二夫人见她没有吭声,显然还当真不肯就这么善罢甘休,至少看那意思得唐六小姐亲自赔罪给她的样子,也觉得为难,不由叹了一口气,回头瞪了唐六小姐一眼。

    唐六小姐一副云舒给脸不要脸的样子,真是被云舒这副样子气得半死。

    难道这丫鬟还当真想叫自己这个千金小姐给她赔罪?

    她配吗?

    唐六小姐心中愤愤不平,那张娇艳的小脸儿上就露出了几分不好看的样子。然而老太太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回头拍了拍云舒的手对二夫人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替小云应下了。”她笑得十分慈祥,云舒刚刚只觉得气得要炸裂的心一下子就被安抚了。她没说话,倒是一旁唐国公夫人看着这样的云舒露出几分赞赏,然而又忍不住在心里安叹了一声可惜,便对二夫人笑着说道,“弟妹快带着六丫头回去歇着吧。瞧瞧六丫头,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小云都没有说什么,你怎么起得不轻?”

    这是讽刺她还没有一个丫鬟大度吗?

    唐六小姐气得不得了,然而唐国公夫人是她惹不起的人,她只能在心里更加憋气了。

    二夫人见唐国公夫人都这么说了,哪里还敢在这里久留,急忙带着气得面红耳赤的唐六小姐走了。

    等她们俩走了,一旁一直都没有吭声的合乡郡主便笑着说道,“二嫂素日里也是个明白人,怎么养出这么不懂事的。”她看见唐六小姐那样儿,就告诫自己,日后若是自己生了女儿,可不能养成唐六小姐那么一个德行的。见老太太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合乡郡主是个伶俐的性子,就知道老太太只怕是惦记着一旁的云舒,便也笑着对唐国公夫人说道,“大嫂要给小二寻两个懂事的服侍丫鬟,不如我陪着大嫂一块儿参详参详?”

    “你有心了。”唐国公夫人便起身说道,“俗话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我也是正为难,担心挑花了眼,如果有你帮忙,那我就真是放心了。”

    她笑着起身,合乡郡主也笑着起身,妯娌两个便一同带着身边的人跟老太太说了一声,去给唐二公子挑带回边城的服侍的丫鬟。

    见她们俩都走了,老太太这才招了招手,笑着叫云舒沾到自己的跟前,见她虽然嘴上没说什么,看起来也似乎没有受到伤害,可是眼角却泛红,显然也是委屈的,便温和地对她说道,“别生气了,你这孩子气性倒是大,不过是两句闲言碎语,难道还当真了不成?你也别太难受,我难道还不明白你是怎样的人不成?六丫头不过是嫉妒你,你若生了气,她倒是称心如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