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想念

    宋如柏?

    云舒一愣,之后睁大了眼睛。

    她没有想到唐二公子突兀地提到了宋如柏。

    “二公子怎么会遇到宋大哥?”她忍不住问了一句,然而想到如今没有说话的时间,急忙说道,“多谢二公子和我说了宋大哥的事。”不管因为什么唐二公子遇到了宋如柏,可是叫云舒唯一高兴的是,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没宋如柏的消息,因此一直都很担心他的安全。毕竟八皇子如今已经被赶到北疆去了,听说那北疆的主帅一向和沈大将军不合,仿佛是有什么很大的仇怨,如果不合适因为这样,皇帝也不可能这么放心地把八皇子赶到北疆去。

    皇帝本来应该打算着八皇子落在与沈家有仇的北疆主帅的手里,很快就会无声无息地死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八皇子如今还活得好好儿的,可是云舒还是为宋如柏感到担心。

    因为她只知道八皇子平安,可是宋如柏只是八皇子身边的侍卫,却不会有消息传回京城来。

    就算宋如柏死了,只怕也是无声无息。

    而且北疆的条件恶劣,谁知道宋如柏会不会撑得下去呢?

    云舒想到这里,忍不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宋如柏与她有着差不多的遭遇,都是慈母早逝,之后遇上了混账的父亲,过了一段不堪的年幼的时期。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苦尽甘来,可是宋如柏却因为涉及到了沈大将军的事,因此又被赶去了北疆。云舒如今的生活安稳安逸,然而想到宋如柏还是能够感同身受,想到宋如柏这些年的挣扎还有努力,她是很希望宋如柏能够有安稳幸福的后半生的。如今听到宋如柏遇到了唐二公子,那听起来起码过得好应该可以,云舒就心里有些高兴了。

    她只希望自己认识的每一个人都能够生活得幸福一些。

    “你别担心,这事儿说来话长,不过宋如柏的日子过得我看着还不错,也没缺胳膊少腿儿的。”做武将的,镇守在北疆,一旦遇到了打仗的时候自然会有受伤的危险。唐二公子虽然没有多说,然而这话却已经叫云舒把心里的担忧全都放下了。见他这样热心,云舒急忙道谢,唐二公子便点了点头不再和她说话,全心去奉承老太太去了。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又是老太太放在心里挂念的人,老太太自然十分看重他,叫他坐在自己的身边,疼爱地看唐二公子胡吃海喝的。

    “就是家里的饭菜的味儿。可想死我了!”唐二公子见老太太疼爱地看着自己,越发夸张地说道。

    他看起来和从前在京城的时候没什么两眼。

    只是看着他如今越发消瘦变得精神了的脸庞,老太太就知道他是吃了许多的苦头的。

    “你在外头吃苦了。”

    “也没吃什么苦头。虽然军中必然苦一些,不过不是还有陈平嘛。这小子天天带着商队走南闯北的,到处的好吃的好喝的也都带回来孝敬我了。不仅这样,我还能拿着这些孝敬上头的那几位将军。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吃了喝的拿了我的,自然对我就和和气气的,我的日子其实过得还算舒服。”唐二公子眉飞色舞的,老太太见他只和自己说安心的话,越发心疼他,急忙给他夹菜关切地问道,“那你上头的那几位将军对你评价怎么样?”

    “自然是很好的。您放心,我出身国公府,这里头还有父亲的面子呢。”

    就算是看在他爹唐国公的份儿上,上头的几位将军也不可能怠慢了他。

    因此唐二公子在边城其实小日子过得不错,还笑嘻嘻地对老太太说道,“您还不知道我?您的孙儿到哪儿都是最出色的,您不知道,还有人要给我说媒,看中了我去做女婿的不是一两家。只是如今我都说了,这说亲的事儿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爹娘答应,那我就答应成亲。”他还一边对唐国公笑着问道,“父亲,儿子是不是很孝顺?”他笑嘻嘻的一副猴崽子的样子,唐国公有心想训斥他不稳重,然而想到儿子千里迢迢赶回京城,再想想他年纪轻轻就一个人去了边城,到底沉默着没有说话。

    “你想娶亲了吗?”如今成太妃已经拒了老太太想和她结亲的意思,老太太自然就想问问,唐二公子喜欢什么样的。

    唐国公世子都已经成亲了,做弟弟的也到了成亲的年纪,唐二公子的婚事,老太太心里一直都很记挂。

    唐二公子就笑着说道,“我现在娶亲,就得麻烦我的新婚妻子跟我去边城吃苦了。老太太,边城那地方,男人在那儿也就算了,虽然风沙大,缺水,还时常对外有些争执与干戈,可是男人也不讲究这个。可若是我娶了门当户对的小姐,那必然都是娇滴滴的,跟着我怎么去吃苦啊?我也舍不得啊。”他一摊手对老太太说道,“而且父亲的意思,是我在边城再立几年功劳就让我回来。到时候我必然被提拔,官职瞧着也体面些,然后留在京城也安稳。到时候再成亲吧。”

    他顿了顿,对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不过现在就可以帮我看看京城里有没有合适的小姐了。等我回来直接成亲,这多好。”

    他一说起娶亲,眉飞色舞的,显然很是期待。

    老太太不由露出了笑容,慈爱地说道,“那自然是没问题的。我给你挑一个最好的媳妇。你喜欢什么样的,来跟我说说。”

    “您与母亲眼光最好,您与母亲喜欢的,我必然喜欢。”唐二公子一边捞着桌上的好酒好菜吃着,一边满不在乎地说道。

    唐国公夫人见他这么说,便急忙问道,“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我就帮你去问问看了。”她也是着急儿子的婚事的,毕竟唐二公子其实说起来也老大不小的了。唐二公子却没在意,点头说道,“那都拜托给母亲了。不过就那谁家啊……”唐二公子见唐国公都看过来,便急忙说道,“就那个显侯府……我可不要他们家的丫头啊。我还把半夜睡在一块儿,叫他们家的小姐摸走了我的脑袋呢。”他到底在军中的时间久了,因此说话一股痞子的味儿,唐国公夫人嗔怪地说道,“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家的小姐。”

    “我又没说错。”唐二公子见唐国公看了自己一眼,顿时身上皮子一紧,不说话了,继续吃饭。

    他不说话了,老太太越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唐二公子仿佛看不够似的。

    毕竟唐二公子已经离开京城几年了。

    因为格外想念这个孙儿,老太太就算是到了晚上的时候还念叨着。

    因宴席散了,唐二公子被唐国公提着耳朵去了书房去问话,老太太就叫人都散了,自己坐在椅子里想着唐二公子的事。云舒和琥珀把就寝的寝衣还有洗漱的东西端进来,服侍着老太吃了一碗消食茶,又给她洗漱之后换了寝衣,老太太看着在自己跟前忙忙碌碌的琥珀便想起来了一些事,忙对琥珀说道,“小二这几日在家里难免要会亲访友,你从我的库里拿两千两银子出来,再收拾一些瞧着体面的礼物,叫小二能出去的时候不会劳神。”

    她虽然对几个孙儿不偏不倚,可是唐二公子年纪轻轻就远离京城,老太太到底多心疼了他几分。

    因此,想到唐二公子如今也是个有差事官职的人了,如今回到京城必然要上下打点,老太太就说了一声。

    琥珀答应了一声说道,“明日我就送到二公子房里去。”

    老太太听了便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对忙着给她收拾被褥的云舒说道,“再给小二拿几匹上好的料子来去府里,叫针线上的人给他多做几套衣裳。我瞧着他在外头就算吃得好用得好,可是也不及自家的针线舒服。”这些针线云舒是不会做的,老太太也只会叫府里的绣娘做。府里的绣娘的手艺也都是上好的,云舒听了便笑着说道,“记得了,明儿就去叫绣娘给二公子做衣裳。只是要做几套呢?”

    “多做几套吧。等这孩子回去的时候一块儿都带着,回边城了也照样能穿。”

    “那就做六套吧。”云舒算了算唐二公子留在京城的时间还有绣娘们做活儿的花费,便对老太太建议说道。

    “行。不过衣裳鞋袜都要做,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你一向是个心细的,你就安排去吧。”老太太对云舒叮嘱说道。

    云舒想了想,便也答应了下来,之后对老太太说道,“这六套里,我想着里头给二公子做两套厚实些的。如今都已经快冷下来了。虽然我没去过变成,可是也听人说边城的风沙大,到了冷下来的时候,那风大吹得人也冷。衣裳厚实些,起码也抗风。”如果是厚实的布料,那再做一些好看的锦衣就不合适了,绸缎也没有那么厚实的,老太太想了想便点头说道,“那你先去问问小二,衣裳是做好看轻薄些的锦衣,还是做实惠厚实抗风的,然后再斟酌着吩咐针线上的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