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归家

    “不过爹,你以后别叫这种不知道感恩的人进门了。不然我看着姓王的都想打他。”翠柳哼了一声说道。

    一场风波用这种奇怪的结果了结,翠柳唯一希望的就是希望王秀才再也别在眼前碍眼了。

    “我早就不叫他进门了。不过是趁着我不在的时候他才敢上门。”陈白摆手说道,“不说他们了,左右都是不省心的东西。”他懒得提,自然云舒和翠柳都更不会提。只是见陈白的气色好多了,她们两个也就放心了,因此也不想留在外头,当天晚上就回了国公府。不过她们俩没想到的是,陈白亲自把她们送回了国公府,自己也没有回陈家,反而跟唐国公说了一声,张罗唐国公手底下要紧的差事,许久都没有回陈家。

    等到翠柳在府里头见了陈白家的一次,知道王秀才已经把那个窑子里的女人给带回了家,气得要死。

    “她们还真这么干了!”翠柳真是没想到,碧柳竟然这么蠢,把一个与丈夫在外头花天酒地的女人给带回家里来了。

    难道以后还要陈白家的出私房不仅养着女儿女婿,还要养着女婿的小妾吗?

    这成什么了?

    翠柳气得忍不住在云舒面前抱怨说道,“只知道在家里横,对我和哥哥一向厉害,可是对姓王的竟然糊涂成这样。我瞧着娘还很高兴的样子,说姓王的被她感动得不得了,拉着手喊贤妻,还说现在他们夫妻的感情更好了……我怎么一个劲儿地犯恶心呢?”她真是被这种说法给恶心坏了,云舒微微皱眉,摇头说道,“我倒不是瞧不起女子出身的,毕竟做了青楼女子也是身不由己,那女子也是可怜的人,这件事也跟她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厌恶姓王的。他如今不过是个秀才,还没有前程就敢这么无耻,勾三搭四的,日后如果有个功名,那不知得做出什么来。”其实为青楼女子赎身也算是解救了一个可怜女子,云舒并不会觉得青楼女子就低人一等。

    可是这王秀才也太恶心了。

    “正是你说的这话。”翠柳低声说道。

    “这样的事在府里头还是别提了,不然传出去,陈叔与婶子的脸上也不好看。”云舒劝她说道。

    “我知道轻重。”翠柳在国公府里做了几年的丫鬟,这点事还是知道的,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爹许多天都没有回家了,听说是忙着国公爷吩咐的事,忙得厉害。”见云舒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她脸色复杂地继续说道,“自从那次爹与娘说开了,爹说必然不会纳妾的,我觉得娘怎么仿佛……仿佛觉得拿捏住了爹似的,这一出出的,是不是有恃无恐啊。”因为笃定她爹不会纳妾,因此她娘就可劲儿地作,反正她爹看在孩子们的面子上也不会抛弃她。

    云舒脸色古怪地看着翠柳。

    “那你就劝劝婶子,叫她对陈叔多些关心。”其实陈白家的对云舒一向都很疼爱,云舒不希望陈白家的这么糊涂下去。

    她的建议是好的,翠柳却没精神地说道,“我试试吧。只是不知道娘会不会明白过来爹才是她最应该关心的人。”她无精打采的,虽然服侍老太太的时候从不出错,也从不叫老太太看出自己的情绪,不过云舒还是有些担心她,因此平日里都多帮着她一些,免得差事上出了差错,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等陈家的风波都平息了,陈白家的终于听进了翠柳的劝说对陈白温柔体贴了一段时间,夫妻俩似乎重归于好,云舒也才放心了下来。

    她觉得家和万事兴真的是一件很有道理的事。

    不然家里不安宁了,叫人平日里做事都十分受到影响。

    等这件事平息,王秀才家里到底怎样云舒才不在意呢。

    这就快到了又一年中秋的时候。因唐二公子从边城传了信儿,说是几年中秋回国公府来过节,因此老太太格外高兴。打从唐二公子去了边城她就一直都没有见孙子了,如今唐二公子回来了,老太太自然想念得很,因此越发张罗着叫府里的人忙忙碌碌的,预备着唐二公子喜欢的吃食穿戴,连唐二公子的院子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折腾到了快中秋的时候,唐二公子意气风发地带着陈平回了国公府。

    他回了国公府第一件事就是给老太太磕头去了。

    看着在外头磨砺了几年,如今看起来更加出色的孙子,老太太不由眼眶都红了。

    “快起来。”他急忙扶着唐二公子起来,见他又去给唐国公夫妻磕了头才笑嘻嘻地坐在自己的身边,便笑着拍着唐二公子如今越发强壮有力的手臂,看着他那张俊俏的脸已经露出成年男子的棱角,不由感慨地说道,“还是边城磨砺人,如今你瞧着就多了几分京城没有的风采了。”京城里出的都是公子哥儿,边城出的都是出色的将士,这能一样儿吗?唐二公子虽然看起来强壮了许多,不过性子还是没变,依旧是个活跃的人,见家人都在面前,便一笑,这才看着唐三爷与合乡郡主身边的两个孩子问道,“这是五弟和六弟?”

    合乡郡主又给唐三爷生了一个儿子,就是唐六公子。

    唐六公子如今还是个吃奶的奶娃娃,自然没什么作为,只是瞪着一双滚圆的眼睛好奇地咿咿呀呀地叫。

    倒是唐五公子已经懂事了,还上前给唐二公子请安,小小的身体恭恭敬敬地作揖,十分讨喜。

    唐二公子见堂弟这样可爱,捏了捏两个堂弟的小脸儿,又把自己预备的礼物送给堂弟没。自然他也没有忽视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还笑着对唐三公子说道,“我听说三弟中了进士,这真是家里的大喜事,也是三弟的喜事儿。我是个俗人,也不知风雅的事,只能给三弟银子做庆祝了。”他就把自己预备的金银直接送给唐三公子兄弟,虽然看似俗气,不过老太太却微微笑了。

    唐二公子才是明白人。

    如今唐三公子已经进了翰林院,平日里和同僚往来总不能总是走公中的帐,那些人情往来的都费钱,最需要银子的时候。

    唐二公子送什么都不如直接送银子。

    “还有一些边城才有的土产,我叫人带回来了。只是太多了,还在后头的路上。”唐二公子先跟老太太解释了一下,这才笑着对老太太说道,“那边城出上好的红参,虽然比不上辽东那头儿的药性好,不过也是极好的了,我搜罗来了不少,都给老太太补身体。”虽然这么说,可老太太就算成天把人参当萝卜啃又能吃多少,老太太只喜欢唐二公子把她放在心里,便笑着对他说道,“可见你如今是有家底的人了。”没钱能这么大方吗?

    “陈平做生意出色。”唐二公子笑着说道。

    “你说的也对。陈平跟着你千里迢迢地去了边城,为了你忙忙碌碌地折腾,倒真是辛苦。”老太太自然记得陈平这个从小跟着唐二公子长大的小厮,如今见陈平这样用心,把唐二公子照顾得很好,越发满意,特意把陈平叫进来称赞了一句,又叫琥珀拿了金银裸子重赏了陈平,令陈平十分风光,这才叫陈平下去休息。不过这一番折腾下来,老太太倒是感慨了几句说道,“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你出了京城才算是天高任鸟飞。”

    从前唐二公子在京城虽然也有些名气,不过也被京城的规矩约束得厉害。

    如今去了边城才几年,就叫人觉得不能忽视了。

    唐二公子就笑。

    “这不都是仰仗父亲的栽培吗。”他看向唐国公十分讨好。

    唐国公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他。

    “能在家里歇几日?”老太太却更关心唐二公子能留在家里多久。

    唐二公子沉吟半晌才有些歉意地说道,“边城也有军务,我不能离得太久,大概七八日吧。”他身上是有差事的,老太太就算再不舍也只能勉强点了点头,却急忙对他笑着说道,“那就在家里好好住几日。对了,晚上的时候咱们吃团圆宴,又你最喜欢吃的麻辣香锅和水煮鱼。”她笑眯眯的,满心的慈爱,唐二公子也急忙笑着奉承说道,“我就知道您最疼我,必然不会忘了这些。”

    “还有烤鸭呢。”老太太被孙儿奉承着,顿时十分得意地说道。

    “是是是,叫您记挂了。”唐二公子似乎听到这些菜色才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看了云舒一眼。

    那目光之中还带着几分深意,云舒被看得莫名其妙的,觉得唐二公子这眼神怪怪的。

    她心里觉得奇怪,只是在老太太的身边却没有说什么,倒是等到了晚上的时候一同要去吃饭,唐二公子跟在老太太的身后说吉利话,瞧见家人都在前头,突然回头看了云舒一眼,对云舒眨了眨眼睛。

    云舒十分茫然地看着唐二公子。

    唐二公子见她几年不见仿佛笨了许多,不由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微微探身,凑近了云舒低声说道,“我看见宋如柏,你那个宋大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