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祸害

    而且陈白的愤怒云舒也明白了。

    因为提出这种建议的竟然还是他的老婆孩子。

    陈白只怕觉得自己的老脸都丢尽了。

    她心里叹气,看着陈白家的一无所觉的样子,想到她刚刚还哭着心疼女儿女婿,半点也没心疼陈白,也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儿。

    翠柳也不吭声了。

    “我们和娘回去。”她觉得如果自己和云舒不回去,她爹未免太可怜了。

    家里人口那么多,可是这个心疼那个,那个心疼这个,又有谁心疼她爹了?

    只冲着陈白,她也得回去看看,至少也得安慰安慰她爹,叫她爹知道,他身边还是有孩子心疼他的。

    “你们乐意回去了?”陈白家的眼睛一亮,见云舒和翠柳都沉默着点头,不由含泪说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是孝顺的孩子,不可能对你们姐姐见死不救的。”她说了这话云舒更没法接话了。她挤出一个笑容对陈白家的说道,“正巧厨房里还有些点心,我一块儿带回去。”她觉得这件事叫自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想到陈白对自己这些年这么维护,就当做亲女儿越没有两样了,云舒叹了一口气去厨房叫婆子们很快地煮了败火的汤水,又提了好大的一个食盒跟着陈白家的一同回去。

    路上陈白家的还在说,“与你姐夫相好的那个如今侍奉过的恩客也不多,还算是干净……”

    “娘!我不想听这个!”翠柳打断了陈白家的的话说道。

    她脸色不好看,小脸儿绷得紧紧的,陈白家的不知怎么就不敢多说了,在这样安静的气氛里一同回了陈家。此刻陈家里头到处都乱七八糟的,显然刚刚闹得不像样,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顾不得陈白家的急忙往上房去,就见上房的屋子里一片凌乱,桌子椅子都翻了,不知价值的古董摆件碎了一地,陈白脸色铁青地坐在一旁,手里还提着一根棍子,一旁王秀才脸色苍白,目光愤怒,浑身上下全都是伤痕,一张白白的脸上还有好几个血红的印子,此刻正怨恨地躺在地上看着陈白。

    他的身上还趴着一个碧柳哭得声嘶力竭的。

    “爹,你真是太恶毒,太狠心了!相公是读书人,你一个奴仆,怎么敢对读书人动手?!”

    “你住口!没有爹这个奴仆,哪里有你这么个奴仆崽子嫁给这个读书人!”翠柳进门就听见这个,顿时受不了了,大声上前就指着碧柳骂她,“没良心的东西,爹这么多年白疼你了!为了这么个恶心的男人,你连爹都敢羞辱了?你别忘了,你跟着这个废物的秀才,吃穿用度都是奴仆给的!叫奴仆一家给养着,你们比奴仆还不如。我也是纳了闷儿了,怎么你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如果你真觉得是咱们家的不对,咱们出去,去外头读书人的地方评评理去,有没有这种吃着奴仆岳父的吃穿,还去逛窑子的吃软饭的女婿啊!”

    翠柳一张嘴就跟打仗似的,然而云舒这一次却觉得她骂得痛快,懒得理睬碧柳,她直接提着食盒走到陈白的面前,把里头的吃食都拿出来,又把败火的汤水捧给陈白低声说道,“陈叔你喝一点吧。为了这样的人生了气,坏了自己的身体不值得。”她孝顺知礼,翠柳又是个能嚷嚷着护着父亲的,陈白铁青的脸这才慢慢地柔和了下来,笑着拍了拍云舒的肩膀,拿了尚且还有些烫嘴的汤水一口气喝了,之后冷冷地看向陈白家的。

    “我,我只是……”陈白家的想解释,却不知该怎么解释。

    陈白之前就叫她不许去叫两个丫头过来参合这种龌龊事的。

    只是见云舒和翠柳冲着自己回来了,陈白刚刚那颗都被刺得鲜血淋漓的心又觉得痊愈了。

    不然,之前听到了碧柳的那些愤懑还有怨毒的话,陈白都觉得心里发疼。

    他真是养了个白眼狼。

    如今他才明白为什么唐国公对那些不听话的儿女从来直接抛弃不会再理会。

    实在是因为理他们管他们就叫自己也跟着伤痕累累。

    想到这里,陈白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看着抱着那个被自己打得气息微弱的王秀才哭个不停的碧柳,他很久之后才起身,脸色平静地说道,“这件事我不会管了。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他想叫长女回家不必受王家这种恶心的气,虽然碧柳矫情,可是陈白觉得自己要养一个回家的女儿还是养的起的。只是既然碧柳自己不愿意,还愿意跟王秀才这种无耻的东西在一起,他还管什么?

    爱操心,就叫妻子操心去好了。

    如今他赚到的银钱大部分都没有叫妻子知道,家底在妻子的心里也只是简薄的,那妻子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

    反正也不会叫她祸害了陈家的家产,叫陈平和翠柳的利益被侵占。

    因为想通了这些,陈白都觉得自己刚刚大怒还试图为长女主持公道太蠢了。

    碧柳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公道。

    她乐在其中。

    “她爹……”陈白家的见丈夫起身就要走,看起来没有半分恼火了,便不由心惊肉跳起来。她觉得心里有些摸不着的忧虑,陈白却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见碧柳翠柳姐妹此刻都要打起来了,便扬声对翠柳说道,“别管她!既然看不起做奴仆的爹,日后也不必借我的势!”他虽然只是个下人,可是在京城里借着唐国公府的风光也是有几分体面的,有些人巴结他还找不着门路,既然碧柳嫌弃,那日后更不需要亲近什么。

    他说完了这话,便冷笑了一声。

    “小云也过来。”他对云舒说道。

    “你们两个孩子去劝劝。”陈白家的见陈白似乎因为云舒和翠柳回家了,因此放下了刚刚的盛怒,顿时忙不迭地想叫两个丫头把陈白再好好儿劝劝,见云舒回头看着自己,她急忙说道,“你放心。你姐姐姐夫这儿还有我呢,不会有事的。”她说得十分真心,云舒却抽了抽眼角,想说自己真的没担心碧柳和王秀才,她担心的是陈白家的,只是见陈白家的已经转头急匆匆地叫人去请大夫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希望陈家夫妻和睦的,便走过去对陈白家的说道,“婶子去照顾陈叔吧。”

    陈白家的却已经抱着捂着心口说心口疼,十分柔弱的碧柳对云舒含泪说道,“你也看见了,你姐姐身体不好。你陈叔那儿有你们在,我也不操心。”

    她已经是第二次提到“操心”两个字了。

    见她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云舒也不知该怎么说了。

    难道要挑明了说,“别顾着长女,先顾着你老公”这样的话吗?

    云舒默默地走到了翠柳的身边,有些头疼,却见陈白已经抬脚走了,头都没回,她和翠柳就急急忙忙地跟了上去。

    “爹,今日这件事你别生气。我知道你都是为了大姐姐好。只是既然她不识抬举,你也别管她了,免得里外不是人。”翠柳见陈白走到了院子里坐下,便坐在他对面的石凳上,对陈白低声说道,“她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好了,反正以后有她后悔的时候。爹,她不知好人心,我知道爹伤心。可是……既然她不知好歹,爹不如多疼疼我和小云还有哥哥。咱们家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孩子。”

    她这话叫陈白笑了笑。

    “行,以后多疼疼你们。”

    “难道陈叔从前还不够疼我们不成?不过多多益善倒是真的。”云舒见陈白笑了,松了一口气坐在翠柳的身边笑着说道。

    说起来,陈白真的是难得的慈爱的长辈了。

    就比如云舒和翠柳积攒了那么多的私房,陈白都是用心地维护打点,云舒和翠柳能在国公府里安安生生地服侍老太太半点不操心外头的生意良田,都是陈白在为她们忙着,费心着。如果这还不叫疼爱,那就真的很没有良心了。云舒和翠柳都是明白事理的孩子,自然知道陈白的慈心,此刻不过是哄着陈白说笑罢了。不过见陈白脸色好转,云舒便对陈白说道,“陈叔虽然正是盛年,不过也该戒骄戒躁戒了火气些才好,这样才能多为国公爷奔走呢。”

    “还能护着你们是不是?”陈白听了便取笑问道。

    “这……不是陈叔你刚刚都答应了的事嘛。”

    刚刚才说以后多疼疼她们,难道这么快就忘了不成?

    云舒和翠柳都用谴责的目光看着陈白。

    陈白顿时大笑起来。

    他笑了一会儿,才拍着自己的大腿对云舒和翠柳说道,“行了,什么时候我也成了你们两个丫头要担心的人了。这件事我心里有数。当时气急败坏也是一时激愤。如今想通了,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碧柳糊涂。”他不会在孩子们面前说陈白家的的不对,因此把妻子忽略过去,可是其实当妻子哭着抱着自己求情,提议说把那个王秀才在窑子里的相好给赎身带回王家的时候,陈白差点没给妻子两个耳光。

    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然而如今他再想一想,反正祸害的也不是自己,那就随意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