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操心

    “我年纪小,跟在谁身边办差事都是跑腿儿的,只当是看着人办事给自己积累经验罢了,也不算是正经差事。”赵雨想了想就对翠柳说道,“二哥叫我先跟着他手下的人在街上到处走走,看看京城里的人情百态还有各处的瓜葛往来,我觉得这倒是极好的。不然若是直接去做什么差事,坏了什么事那就遭了。”他已经很满足这个年纪就出来跑跑腿儿了,见他十分高兴的样子,翠柳也替他高兴说道,“那你要认真做事啊。”

    而且赵雨这时候有了差事,可比当初赵二哥的时候轻松多了。

    赵二哥如今在五城兵马司怎么也算是有些名号的人了,赵雨身为他的弟弟,自然也会叫别人都让着一些。

    可比从前赵二哥刚刚自己出来找差事做的时候好了许多。

    因此,云舒倒是觉得赵二哥给赵雨的安排很不错的。

    只是她倒是有些可惜赵雨不是读书人的料。

    如今这时候,都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

    读书人的地位自然高一些。

    赵雨出身官宦门第,如果再能读读书,就如同赵家大郎似的,那以后也能出头。

    不过见他的确是不爱读书的样子,如今的安排倒是也妥当,等做几年差事在五城兵马司里慢慢地升上去,想想也不错,也未必没有好前程。

    至少在五城兵马司里油水肯定是比做寻常的小官儿丰厚多了。

    就比如赵二哥如今做着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虽然官职不高,可是油水丰厚,家里人自然也跟着受益,起码日子好过许多,手头越能多些银子傍身。这不是比当初赵大人这做五品闲散官职的大家长有用多了吗?而且在五城兵马司里见惯了三教九流的人,这城中寻常地方倒是都能给些面子,虽然不登大雅之堂,不过对于生活来说却大多都很有用处,如果以后赵雨能历练出来,起码长大以后养家糊口是肯定没问题了。

    云舒就觉得赵二哥这做哥哥的为赵雨想得十分周全。

    这是给他以后生活一个可靠的前程。

    “我觉得赵二哥挺不错的。赵家小三不过是个庶子,可是你看,赵二哥对他也真的很用心了。”赵雨今天不过是来送小菜的,见云舒拿了许多的点心给自己,他也一笑对云舒道了谢,高高兴兴地走了。他的身上倒是不见身为庶子的晦涩还有自卑,整天高高兴兴的,看见这样的人谁的心里不也跟着觉得开心呢?翠柳一边跟云舒说着赵雨刚刚跟自己说的那些有趣的笑话一边和云舒吃早饭,一边不由感慨地说道。

    “只要兄弟之间没有隔阂,那互相帮衬也是应该的。”云舒笑着说道。

    “不过你觉得方姐姐以后在赵家能过好吗?我想了一晚上,总觉得赵大奶奶不是个和气的人。这妯娌之间,赵大奶奶如果为人不和气,厉害些,那方姐姐的性子也不是能和人争执的,只怕是会吃亏啊。”翠柳与云舒在国公府当差,自然见惯了这些事的,想到赵大奶奶那一副年轻气盛还有些傲慢的样子,再想想她和赵夫人是姑侄,日后赵夫人自然会偏心她,翠柳不由为方柔担心。

    这话也叫云舒有些担心。

    “虽然赵大奶奶有些不好惹,可是方家就在眼跟前,方家难道会坐看方姐姐受委屈不成?”

    这就是娘家就在眼前的好处。

    方柔若是在婆家受了委屈,那方家肯定都知道,自然会为方柔出面的。

    只是如果娘家总是为出嫁的姑娘上门吵闹,云舒也觉得多少不好,因此她便对翠柳说道,“方姐姐也不是爱惹事的人,就算赵大奶奶厉害些,可是只要避开锋芒,不和她相争也就是了。就算赵大奶奶格外厉害些,我想着赵二哥不会坐视不理,会护着方姐姐的。”赵二哥对方柔情有独钟,怎么可能会叫方柔受很大的委屈,因此云舒倒是不担心这些。她说了这些,见翠柳也点了点头,便对翠柳说道,“实在不行,咱们就早点回国公府吧。”

    在外头还有陈家的事儿呢。

    王秀才也不知道现在被打得怎么样了。

    云舒和翠柳都觉得解气,怎么可能去为王秀才求情,只是不过去反而在自家逍遥,又唯恐陈白家的日后心里不舒服。

    因此还不如回国公府当差,忙忙碌碌的,陈白家的也说不出什么。

    “那也好。”翠柳也觉得今天这事儿晦气,白白浪费了自己和云舒的一次休假。只是一想到陈白家的和碧柳,她更不自在,因此没精打采地吃了早膳,就算是赵家送来的小菜可口极了,可是如今也没有心情欣赏了。两个女孩儿飞快地吃过了饭,云舒和翠柳又去整理了一下这次从府里带回来的主子们的赏,收拾了一番库房,又叮嘱了看宅子的婆子也要如何行事,这才一同出了宅子准备回国公府。

    只是没想到刚刚出了宅子,云舒和翠柳就见陈白家的哭着过来了。

    她头上的发髻都有些散了,眼睛红肿着,脸上还带着泪痕,看起来十分可怜。

    看见陈白家的竟然这样不顾形象地就过来了,云舒和翠柳的脸色全都变了,哪里敢叫陈白家的就这么大咧咧地在街上叫人看着这么可怜,云舒忙要再开了大门想把陈白家的给迎到宅子里,至少也得给陈白家的重新梳洗一番瞧着不失礼狼狈才好。然而她还没有推开门,却已经被陈白家的一把拉住流着眼泪说道,“小云你快带着翠柳去劝劝你陈叔!他,他是想要了人的命啊!”因为太过痛心,陈白家的顿时哭声放大,云舒就听见这长街上就传来几声大门被轻轻打开的声音,就知道虽然街上瞧着静悄悄的,可是只怕肯定都躲在门后偷听呢。

    “婶子,咱们进去说。”这叫人看了陈家的笑话可怎么好。而且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做岳父的要打死去逛窑子的女婿,这种事难道要闹得满城风雨吗?

    云舒的本意倒是觉得如果陈白真的打死了王秀才倒不算是丑事。

    叫人看笑话的是陈白家的。

    女婿都去逛窑子了,可是做岳父的要打死他,做丈母娘的却心疼女婿挨打,舍不得女婿挨打,这叫什么话?

    难道不是应该跟岳父一样轮流双打,把王秀才打到死吗?

    因为陈白家的竟然还担心王秀才,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云舒就不愿意叫人知道陈家对王家这么轻贱,人家去逛窑子了自己还得大度地说逛的好,因此她就想拉着陈白家的进院子,免得叫人觉得陈家卑躬屈膝的,连女婿逛窑子都觉得理所当然,是没错的。这长街上大多都是读书的人家,听了这样的笑话岂不是要笑话死陈家这种巴结读书人的样子?只是陈白家的不理解云舒这样的做法,只是抓着云舒说道,“我等不得了。小云,再晚点儿,你姐夫就要被你陈叔打死了。”

    云舒不好说话,急忙去看翠柳。

    翠柳顿时就明白了,想到陈白家的把这件事闹到了这儿,这里里外外不知多少人笑话陈白家的的卑微,不由跳起来叫道,“他做了这种恶心事,活该被爹打死!娘,你别拉着小云,我不会叫她去劝爹的!”她这话说的倒是明理,云舒心里松了一口气,见陈白家的看着翠柳一副被惊住了的样子,便忙对陈白家的说道,“婶子别难受。按说陈叔做岳父的,教训教训行事不规矩的女婿也没什么。都说,这爱之深责之切,正是因为陈叔对碧柳姐夫十分看重,因此才不忍他在那等轻浮下作的路上走得远了,坏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婶子,这都是陈叔对碧柳姐夫的一片维护之心啊。”

    她的话说得好听。

    可是陈白家的听进去了,虽然觉得的确是有些这样的道理,却觉得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她流着眼泪看着一脸恳切的云舒,泪流满面,却不再说话了。

    “而且这件事的确是碧柳姐夫有辱斯文,做错了事,叫人想想也寒心。我知道婶子也是关心则乱,只是咱们妇道人家都在内宅,外头的男人的事儿,叫陈叔和碧柳姐夫自己解决吧。”云舒哄着呆呆愣愣了的陈白家的进了宅子,见她终于肯跟着进来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越发地劝陈白家的不要这样伤心。她这样温柔孝顺,陈白家的才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虽然翠柳觉得她过来哭了这一通很没有道理的事叫人心里郁闷,可是还是忍着心里的气也劝她不要再哭,又是点心又是茶水地上来,云舒又亲自服侍纯白家的把脸戏干净,重新梳妆,待都体面了也才都放心。

    此刻坐在宅子里,陈白家的虽然眼眶红肿,可是瞧着比刚刚好多了。

    她看着云舒和翠柳在自己的跟前忙碌,不由眼眶一红,又忍不住想哭了。

    “你们碧柳姐如果有你们的半分能干,何至于叫我这么操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