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出轨

    “你说什么?爹要打死那姓王的?为什么?”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而且,如果要打死那姓王的,必然是王秀才气着陈白了。

    翠柳对王秀才会不会打死不感兴趣。

    只是一想到陈白可能会因此很生气,翠柳就有点担忧了。

    “是啊,为什么?”云舒也十分关切地问道。

    这婆子也是素日里做惯了粗活儿的,大概是情况太严重因此叫陈家随意地打发过来,过于仓促,因此也不知道说话小点声,大声嚷嚷着说道,“听老爷说,姑爷竟然敢去逛窑子!”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事,陈白能那么生气,把王秀才给拖到陈家恨不得乱棍打死吗?一想到陈白一向斯文和气这一次却狰狞的脸,这婆子也颤抖了一下,眼里露出几分畏惧,对云舒和翠柳大声说道。“姑娘们快回去吧!咱们太太说等着姑娘们去救命呢!”这显然是陈白家的打发她出来找人了。

    云舒和翠柳都露出震惊的表情。

    这么说,王秀才是被人赃并获啊?

    肯定是去逛窑子被陈白亲眼看见了,因此陈白才会这么生气。

    能不生气吗?

    王秀才还靠着媳妇儿与岳父吃软饭呢,一转眼竟然还敢去逛窑子。

    这不仅是对陈家的侮辱,而且也太叫人恶心了。

    碧柳就算再不好,可是也对王秀才一心一意的,可是这王秀才竟然还敢出轨。

    对于云舒来说,碧柳讨厌得不得了,她不乐意看见她,也不乐意和碧柳有往来,甚至碧柳在别的问题上倒霉她也愿意看到。

    可是只有丈夫出轨这一条上,云舒无法有心情去嘲笑碧柳,因为这无论对于任何女子来说都是最叫人感到唇亡齿寒的事。

    她不会因为这种事就对碧柳幸灾乐祸,当然,她也不是碧柳的谁,也不大可能去安慰碧柳。

    “原来如此,到底叫爹看见了。”之前陈白家的说的时候,虽然说得信誓旦旦的,说王秀才只是在外头敷衍,只是为了不合群因此虚情假意,并没有背叛碧柳,可是翠柳也隐约地觉得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如今可好了,被陈白当场抓获了。她一想到王秀才那道貌岸然,自诩读书人看不起陈家的样子,再想王秀才这不堪的德行就恶心得半死,也不着急,顿时转身坐在床边冷笑着问道,“娘还叫我回去救他?做梦!我恨不得爹直接把他打死算了!”

    叫翠柳说,这种不顾及妻子心情在外头寻欢作乐的男人,都应该打死!

    “姑娘,太太那儿……”

    “娘也是糊涂了,这种事叫我和小云两个没嫁人的姑娘怎么劝啊?难道还不够龌龊不成?非要叫我和小云也沾染上,叫人都瞧着咱们是个笑话不成?”见这婆子也不像是能说出道理的,翠柳一摆手叫在这宅子里服侍的婆子跟着这婆子一同回去,小脸儿板的紧紧的冷冷地说道,“你去跟她回去和娘说,就说是我说的。我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哪儿有参合这种事的。而且爹是长辈,我怎么能去阻拦长辈做事。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只是我也不能过去。”

    云舒坐在一旁也没有说话。

    她是肯定不可能回去劝陈白饶了王秀才的。

    王秀才那种货色,不打他打到半死,他就不知道岳父的厉害。

    而且她不明白陈白家的为什么叫她们去劝。

    有什么好劝的。

    难道知道女婿逛窑子不应该生气,反而应该高兴,应该觉得女婿出息了不成?

    “陈叔只怕这回真的动气了。”见自家的婆子跟着陈家的婆子走了,云舒这才换了衣裳对翠柳低声说道,“那王秀才这么不堪,没准儿逛窑子的钱都是陈家出的,陈叔自然生气。只是我想着陈叔也是下手有轻重的,应该不会对姓王的太狠辣。”她知道陈白是个有分寸的人,就算是再生气,也不可能闹出人命来,真的把王秀才给打死。见翠柳点了点头,云舒就叹气说道,“这姓王的也该好生管管了,陈叔这一次收拾了他,我希望他能老实点。至少对碧柳姐不要这样可恶。”

    “你不是最讨厌我姐姐吗?”翠柳便笑着问道。

    “我讨厌她,希望她离我远远儿的,也不会对她客气。只是咱们也是女子,莫非还能希望同是女子的遭遇这样的事不成?”云舒便摇头说道,“不过我想着碧柳姐肯定跟我想得不一样。如果她不是心疼那姓王的,怎么还会有人来咱们这儿要咱们回去求情。”她不知陈白是怎么揪住王秀才这回的事的,不过一想到陈白家的与碧柳可能都觉得男人逛窑子出轨不算事儿,云舒又觉得替这些女子难道难受。

    她到底还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的。

    “我也是。我烦死大姐姐了。可是一想到她这样糊涂,姓王的这么恶心,我又觉得她可怜。”

    “可怜?”

    “是我觉得她可怜。不过就算她再可怜我也不管的。她对我又不好,能觉得她可怜已经是我对她最大的感觉了,别想我帮她什么,对她嘘寒问暖的。”翠柳哼了一声,又觉得为难地说道,“如果家里闹出这样的事,咱们还逛街去,叫娘知道肯定不高兴。”那不是太没心没肺了吗?家里都要火烧眉毛了,两个小丫头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出去逛街,陈白家的听说这样的事还不气死了啊?

    云舒就和翠柳对坐叹气。

    “既然这样,咱们今天就别出去了,就在家里歇着吧。”云舒这样说的时候,就家里另一个婆子进来,说是对门赵家打发了人来给送东西。因为知道赵夫人为人大方的,云舒也没有在意,叫婆子直接把人领进来,却没想到来送东西的竟然是赵家庶子赵雨。他与云舒和翠柳差不多大,如今也长得更俊俏了,一双眼睛十分机灵,抱着一个大大的食盒进门,见云舒和翠柳都看着他,就一咧嘴干脆地说道,“母亲叫我过来给你们送两样小菜,正好可以叫你们配着早饭吃。”

    他虽然说的只是两样小菜,不过食盒大大的,一打开,里头七八样精致的小菜,又好看又精致,味儿也十分好。

    这自然是赵夫人对云舒和翠柳十分亲切了。

    云舒不由笑了。

    “赵小三,怎么这几日没见着你?”翠柳和赵雨更熟悉些,便打量着他问道,“怎么你瞧着比从前精神多了?”

    她一向都心直口快的,瞧出赵雨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就问了出来。

    虽然赵雨此刻依旧是半新不旧的衣裳,不过或许是长高了个子,因此看起来多了几分挺拔之气。他又生得好看,一笑带着几分活泼开朗,倒是叫人眼前一亮。

    “是精神了。我前儿跟二哥说读书实在读不下去了,反正也认得字,也知道礼仪了,又不是非要去秀才,因此二哥已经不拘着我读书了。”赵雨一提起自己不用四书五经地读书,眉眼都鲜活了。他本来就长得好看,如今又正是年少鲜活的时候,眉飞色舞的叫人瞧着也高兴。只是一见他一不读书就仿佛被放出山了的猴子似的,云舒也忍俊不禁起来,对赵雨说道,“你先坐着,我叫婆子给夫人也收拾些点心出来。”前两年赵雨就说自己不想读书,只是赵二哥非要他读书,不读书就打他。这个赵小三也是怕自己的哥哥怕得厉害,哪怕是读书如同要命,可是也勉强读了,如今算是被放出来了。

    不过云舒觉得赵二哥对这个庶出的弟弟不错。

    多读书又没有什么不好。

    赵雨虽然年纪不大,不过比从前也稳重多了,看起来也更规矩。

    不过他并没有身为庶子的卑微与怨气,叫云舒说,心性还是不错的。

    因见翠柳和赵雨都是活泼的脾气,两个人叽叽喳喳地说话,不会冷落人,云舒就放心地去了厨房,叫婆子把厨房里今日早上才做好本是想送去陈家孝敬陈白夫妻的山药糕枣泥馅的松软点心等几样可口香甜的点心给装了一食盒,这才提着食盒往回走。她才走进门就听见翠柳的笑声了,似乎和赵雨有许多话说的样子,见云舒回来了,翠柳就抱着云舒的肩膀笑着说道,“真是要把人笑坏了。”

    赵雨也跟着笑。

    见云舒把食盒拿给自己,他急忙点头说道,“那我回去了。”

    “你吃了早饭没有?”此刻婆子们已经把早饭摆上了,翠柳便对赵雨问道。

    “吃了。”赵雨干脆地说道,“我和二哥一块儿吃的。”他虽然说的这话是随意的,不过翠柳还是好奇地问道,“只有你和赵二哥吃饭吗?”她十分好奇,赵雨一愣,便笑着说道,“家里人的起居时间都不一样,自然不一块吃饭。正巧我和二哥要商量我的差事,因此我才赖着二哥一同吃饭。”他笑嘻嘻的,翠柳听了便没说什么,反而问道,“那赵二哥说给你找个什么差事了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