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求助

    她这般和善,叫方柔不由十分感动,急忙对赵夫人说道,“您打理得一向都是极好的。这样就足够了。”

    赵夫人微微点头,转向云舒,指着身后的赵大奶奶说道,“这是我家老大媳妇儿,你们是第一次见,彼此认识熟悉了,日后才好往来。”她带着几分笑意,云舒和翠柳是小辈,自然要上前见过赵大奶奶。这赵大奶奶虽然看起来并不大喜欢云舒和翠柳这样的身份,不过脸上也没说什么,而是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话。见她冷淡,云舒和翠柳也不是巴结着谁不放的性子,便和赵夫人说话。

    “这么说,二郎成亲的时候你们是不能出来观礼了。”赵夫人遗憾地说道。

    “是。”云舒和翠柳倒是不觉得遗憾。

    如果出来了,遇到了与赵家往来的官宦女眷,这她们的身份地位也尴尬。

    因此不出来才是最好的。

    “可惜了。”赵夫人摇头说道,也不知道是在可惜什么。只是见方柔与云舒和翠柳都要好,她也没有再多提什么,反而对翠柳问道,“这段日子我也忙得很,没时间去见你娘。你娘在家里怎么样了?”虽然一开始和陈白家的不过是带着几分计较地往来,不过这些年下来,赵夫人倒是跟陈白家的相处得确实不错。她十分关心陈白家的,翠柳也急忙对她说道,“娘身体还好,只是精神上不大好。”

    “是因为你姐夫?”王秀才落第的事,赵夫人自然是知道的。

    “是。”翠柳心说真是好事不出门啊,王秀才落第这件事怎么大家全知道了似的。

    赵夫人却沉吟了起来。

    她觉得陈白家的一心地顾着长女虽然叫人觉得不太好,不过王秀才这连举人都不是的确叫人觉得怪丢脸的。因为自家长子是进士,赵夫人自然不大能看得上一个秀才,便皱眉说道,“科举艰难,而且天下精英汇聚,没中就没中吧。只是也该有些营生养活家里。”她也有些看不上那王秀才只知道吃妻子娘家的好处,不过从前和陈白家的提了一句,陈白家的就说王家也可怜什么的,因此赵夫人就不再说了。

    赵夫人的意思本来是想劝陈白家的,如果王秀才真的还得再等三年继续科举,那趁着这个时候赶紧叫他多和碧柳亲近,叫碧柳生儿育女。

    不然碧柳膝下空空的,叫人瞧着难免非议。

    至于碧柳无子到底是谁的缘故,赵夫人倒是过来人。这读书人天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苦读,哪儿有时间去和妻子亲近啊?就比如她的长子,当真是十年寒窗两耳不闻窗外事,对女色完全不上心,因此才高中了的。因为这样,赵夫人就想着这王秀才只怕也是只顾着自己的前程,因此冷落了妻子,才令碧柳多年无孕。不过这样的私房话,她和陈白家的说也就算了,和云舒和翠柳这样的小丫头说有些不大持重,因此她掩饰着笑着问道,“那你们在这儿做什么呢?”

    “咱们正想着晚上吃什么呢。”云舒笑着说道。

    “不如来咱们家吃饭。”赵夫人这话说完,赵大奶奶的脸色就变了。

    她本是看起来十分傲然的样子,到底是年轻气盛,就瞧着有些脸上绷不住。

    云舒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对赵夫人说道,“承您的美意,只是厨房里已经预备好了,若是不吃也浪费了。”她和翠柳如果在赵家吃饭,那种气氛环境吃饭都胃疼,见赵夫人还想邀请自己,她便忙说道,“今日咱们晚上吃火锅,预备了不少的锅底,一会儿也送到夫人府上一份儿吧。就放着什么时候吃都不打紧。”她和翠柳觉得吃火锅方便简单,而且滋味儿也好,赵夫人听了便笑着说道,“那你叫人送过去吧。正好前些日子家里有人送来了些山上的果子,我尝着酸酸甜甜,全当给你们吃个新鲜。”

    “那就多谢夫人了。”

    云舒见赵大奶奶脸色这才缓和,便笑眯眯地说道。

    她和这位赵大奶奶又没有往来,自然犯不着生气,只是既然送了赵夫人,那方柔走的时候也给她带了一份火锅底料,之后方家又回礼了极鲜嫩的小青菜。

    赵夫人也带着赵大奶奶回去了。

    她倒是并没有看见长媳在自己身后是什么脸色,然而翠柳是全都看见了的,等晚上的时候和云舒吃了饭,两个人坐在有些凉意的小院子里喝果茶,翠柳就忍不住对云舒说道,“我瞧着赵大奶奶怎么仿佛对咱们很不喜欢似的。”她心里有些不自在,云舒却只是笑着说道,“不喜欢又怎么样呢?咱们又不是指望着赵大奶奶吃饭。而且与她没有什么瓜葛,寻常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何必非要她喜欢咱们得不行了。”她们又不是银子。

    而且就算是银子,也不是人人都爱呢。

    “你说得对。许是在老太太身边久了,人人都奉承着咱们,我这心里就受不住这样的委屈。还是心思浮动了。”翠柳听了便检讨了一番自己对云舒说道,“想当初我只做小丫鬟的时候,被别人看不起冷落也没觉得什么。大概是我心里也轻狂了。”今日赵大奶奶忍不住对她们有些嫌弃的样子叫翠柳其实心里不太高兴。她在老太太跟前做体面的二等丫鬟何等风光,满府里就算是主子小姐也对她们和颜悦色,赵大奶奶嫌弃她,她就有些不乐意。不过如今听了云舒的话想想,她也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些傲慢了。

    在老太太身边久了,就吃不得委屈了。

    “受不住这样的委屈就不受。咱们如今也不是专门非要受委屈的小丫鬟了。赵大奶奶不愿与咱们往来,咱们就不跟她往来就是,也不必看她的脸色。”云舒微微皱眉,想了想今日见到的赵大奶奶缓缓地说道,“不过倒也不是个有城府的性子,应该也是娇养出来的娇娇女。”如果是心有城府,就不可能什么表情都显露在脸上被人看出来。虽然赵大奶奶为人不大好相处,不过总比笑里藏刀,佛口蛇心强多了。

    翠柳听了云舒这话,欲言又止。

    “怎么了?”

    “你说的自然是有些道理。这样被娇养长大,必然是有些不好相处的。你没发现吗?这赵大奶奶对咱们不怎么喜欢,仿佛对方家姐姐也不怎么亲近,瞧着冷冷淡淡的,一副没把方姐姐放在眼里的样子。”见云舒一愣,显然没有察觉,翠柳便捂着嘴对云舒低声说道,“方姐姐就要进门和她做妯娌了,可是你想啊,按理说都遇见了,就算不好十分热情,可是总也能说两句话吧?可是赵大奶奶对方姐姐一句话都没有,仿佛眼里没有她这个人儿似的。我瞧着赵大奶奶对赵夫人也没有十分敬重,仿佛还怀着些别扭的气儿。”

    “你怎么对她这么留意啊?”云舒都没有发觉,不由笑着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她对咱们那么嫌弃,我心里不自在,自然是要多留意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翠柳便哼了一声。

    她虽然心思不及云舒细腻,不过如果安心地观察谁,也是能看出几分的。

    因此,她就觉得自己仿佛看出了赵大奶奶的不同。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她的为人就是如此。不过你说她对赵夫人也别扭着?别扭什么?”赵夫人是她的姑母,这姑母做婆婆,必然是会十分疼爱她这个侄女加长媳的,云舒看那样子赵夫人也的确很喜欢这个侄女。而且刚刚嫁的夫君又是新科进士,年轻又有前程,这如果是换了别的女子,能嫁得这么好,那做梦都应该笑醒了吧?云舒觉得这所谓的别扭倒是有些奇怪了。

    难道赵大奶奶还不愿意嫁给赵家大郎不成?

    她心里觉得奇怪,不过到底是赵家的家事,谁知道人家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也或许是赵大奶奶真的受了什么委屈也说不定。”云舒说道。

    或许赵大奶奶真的有什么委屈,这都是人家家里内部的事,云舒自然不会随意点评,直接说都是赵大奶奶的错。

    她一向谨慎,翠柳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因此小姐妹两个说了一会儿赵家的八卦,便一块去睡了。

    这宅子虽然云舒和翠柳不常住,不过因为有婆子们给整理看守,因此也比从前瞧着更整齐些,云舒和翠柳也不认床,在宅子里休息得很好。等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天色才蒙蒙亮,婆子们端了水来了给云舒和翠柳洗脸,两个女孩子正琢磨着今天要上街游玩放放风呢,就听见外头又有婆子的大声的说话的声音,之后竟然是个陈家的婆子脸色很惊慌地闯了进来,也顾不得云舒和翠柳还没换好衣裳呢,便急忙说道,“两位姑娘快回家去吧。老爷要打死姑爷呢!”

    她的话嚷嚷着,震得宅子都仿佛往下掉灰尘了。

    云舒和翠柳被震得耳朵疼,却顾不得这些了,震惊地看着彼此。

    听这话的意思是,陈白要打死王秀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