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焦虑

    方柔十分烦恼。

    云舒和翠柳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就要大喜的时候,她们俩也没有想到方柔还会有这样的烦恼。

    “方姐姐的意思就是分家吗?”云舒斟酌着问道。

    叫她说,如果方家是想叫赵家分家,那可能性不大。

    不仅不大,如果方柔提了这个主意,那赵夫人非要恨死她不可。

    不说赵大人夫妻也没有七老八十地快要死了,折腾着儿女们要分家,就说方柔刚刚进门就闹着分家,分离人家赵家的亲情,这就很不像话。就算赵家的确是有各种各样的麻烦,比如说宅子不大,赵家两个年长的儿子都娶了亲,一家子都在同一个宅子底下,越发地拥挤,这生活上的确不方便之类的,可是这是客观条件,而方家想要赵二哥成亲之后就搬出去,分家,能住得敞亮些虽然是人之常情,然而却没什么道理。

    怎么,难道被父母养大了,成亲之后不在意家里人了,就想搬出去过舒坦日子?

    父母兄弟姐妹们都不要了?

    如果真的一进门就嚷嚷这个,嫌弃那个的,会被人戳脊梁骨的。虽然说云舒从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性子,也不喜欢插手别人家的家事,可是方柔在她的面前说自己的烦恼,这也是信任她,因此云舒犹豫了片刻才低声说道,“只怕赵夫人是不能答应的。”赵夫人本来就不喜欢方柔,如果方柔成亲以后就折腾起来,那赵夫人只怕更厌恶这个儿媳了。更何况如果赵二哥是有了差事媳妇儿,如今家业俱立就搬出去过自己的小日子了,那赵家大郎有样学样怎么办?

    都搬出去了,不管父母与弟弟妹妹们了?

    那也太叫人寒心,也着实没有良心。

    方柔的性子其实十分温柔,按理说也并不在意条件的好坏,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忍几年呢?

    好好先把赵夫人给服侍得与她亲近了,然后等赵家的赵小三还有赵家的两位小姐都长大了,那赵夫人自己也会发现一个宅子太小,应该也就能打发着孩子们出去过。而且云舒还有一个想法,见方柔抿了抿嘴角感激地看着自己,便继续说道,“而且宅子小,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等方姐姐嫁过去,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不仅方姐姐能感受得到,赵家全家也都能感受得到,必然会有解决的办法。方姐姐只管成亲以后好好地照顾赵二哥,管好自己的小院子就好了。”虽然赵家没什么钱,不过云舒想着赵二哥这几年来在五城兵马司也很有一些体面,素日里城中的孝敬也应该是有的,他就攒了些私房钱,按赵二哥的性子,也会给家中父母添补一些,这些银钱这些年算在一块儿,也应该不少了。

    而且如今赵家老大已经中了进士,不再需要继续读书,这就省了很大一笔钱,而且赵夫人也能松一口气敢花钱了。

    毕竟之前赵家老大科举没成功的时候,赵夫人得小心谨慎地花销,免得赵家老大读书的时候没了银子。

    如今他都考出来了,等过几年也必然会有差事,赵家是越过越好的类型。

    赵夫人自己看着宅子小,恐怕也会想着再寻一处大的院子。

    如果是这样,那不如艰难几年,然后看赵夫人的打算,何必如今就嚷嚷着宅子小住不开枉作小人呢?

    特别是云舒私心里觉得,方夫人应该不仅是因为赵家宅子小才私底下撺掇方柔分出去过。

    只怕也是……唯恐赵夫人偏心,拿着赵二哥素日里的孝敬来补贴其他子女。

    这虽然也是方夫人为了方柔好,不过在方柔不怎么讨赵夫人喜欢的时候,就有些不合适了。

    “小云说到我的心坎儿里去了。其实我并不想分出去过。我才进门,就急赤白脸地分出去过,二哥固然只会心疼我,可是落在赵家的眼里,只怕我就是个不安分的,也不愿意和赵家往来的。赵家伯母本就……我当初做错了事,也的确是我的原因,不怨别人讨厌我。可是我怎么也想在婆婆的面前做一个贤惠安稳的儿媳,而不是如母亲那样折腾。我知道母亲是怎么想的,二哥如今差事体面,又油水丰厚,母亲不愿意叫我在赵家吃苦,就想叫我分出来体体面面地做个指挥使的太太。”

    方柔叹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可是我这样做也太自私,太没有想到二哥了。赵家是二哥的家,怎么能因为我,就叫他和家人分离呢?”

    “方姐姐这话和夫人说过吗?”云舒见她明白,没有一味地听方夫人的挑唆,顿时松了一口气,给她夹了些菜便好奇地问道。

    “我说过了。母亲说我傻。如今赵家还有两个未出阁的小姐,素日里我们彼此也十分亲近的。只是母亲说,若是我嫁妆丰厚地嫁过去,难道能看着自己的小姑子平日里没钱没首饰不成?如果我不补贴,那我一个人穿戴鲜亮着,反而看着小姑子们朴素着,这难免影响彼此之间的感情。可是如果要我添补,我又要添补到什么时候呢?更何况还有我陪嫁的铺子等等……”

    “赵夫人是明理的人,不会贪图儿媳们的嫁妆铺子,叫我说,方姐姐只管放宽心就是。你的铺子的进项赵夫人应该还会叫你收着做私房。”赵夫人是极度要脸的人,虽然为人精明势力了一些,却并不是贪婪的性子。不然当初看着云舒和翠柳过的小日子美美的,时常有好东西拿出来,可是赵夫人虽然赞叹过几句却从未贪婪地想要,哪怕云舒和翠柳孝敬了一些,就算赵夫人没有同样稀罕的东西,也必然会回礼的。

    这样要脸面的人,怎么可能惦记儿媳的陪嫁铺子。

    云舒冷眼看了几年赵夫人的人品,觉得她并不像是这样的人。

    唯恐方柔日后在赵夫人面前露出什么来,惹得赵夫人越发不快,云舒便对方柔担心地说道,“夫人这话固然是对方姐姐的一片关心,可是姐姐日后万万不要在赵家夫人面前露出来。不然家里就要不太平。”她十分担忧方柔会叫方家给撺掇着日后犯了糊涂,见方柔急忙答应着点头,便笑着继续说道,“而且方姐姐也不必担心什么。虽然你是做嫂子的,自然得对小姑子大方一些,不过你上头还有嫂子的。做弟妹的总不能掩盖了长嫂的风头……因此,补贴家里的生活还有补贴小姑子的,你只要跟着自己的嫂子,比嫂子稍稍少一些以示对长嫂的尊重就好了。”

    如果赵家大奶奶是个豪爽的脾气,那妯娌两个一块儿补贴家里自然谁也说不出不好的来。

    不过如果赵家大奶奶并不会时常补贴方柔,那方柔也并不需要对家里补贴得那么殷勤。

    不然,光显出她是个贤良淑德的好媳妇了,那叫赵家大奶奶如何自处?

    处处显出自己的好,然后把长嫂比得不那么好了,这就有些过分。

    妯娌之间还能不能好好相处了。

    云舒这话叫十分犹豫的方柔顿时眼睛一亮。

    “你说得很有道理啊。”她急忙说道,“我怎么从前没想到呢?”

    “姐姐这样聪明,怎么可能会想不到呢?只不过是因身在局中因此才看不清楚。我置身事外,自然也会想到一些。”云舒就笑,见方柔脸色好看多了,便关心地说道,“不过夫人说得也有道理。做媳妇儿的时候必然不必在闺阁之中做小姐的时候。姐姐得好好补补身子。”她又不是非要看见赵家乱成一团的人,如果方柔能明白过来,不仅对她好,对赵家的安稳也是好的,因此云舒说了两句建议,见方柔并没有不悦,就放下了心来继续说道,“不过姐姐嫁的也真是叫人觉得高兴。虽然是嫁出门了,不过嫁的就是对门,娘家也近,日后往来都方便。”

    “我也舍不得母亲。”方柔眼眶一红。

    她的确怀着期待的心等着赵二哥来娶她。

    等啊等啊,等到了赵家大郎终于娶亲,轮到赵二哥了,婚期将至的时候,她又觉得对家里十分不舍。

    “我心里头慌慌的,也不知是怎么了。”

    “这有什么慌的。姐姐嫁的又不是陌生人。赵二哥和姐姐青梅竹马的,多亲近多熟悉啊。”翠柳在一旁听了好一会儿,觉得方柔到了嫁人的时候还会觉得慌乱有些不解。叫她心里想,这成亲不是喜事儿吗?不是应该期待着高高兴兴的吗?怎么还会慌张呢?而且赵二哥又不是坏人。她一个小丫头自然十分疑惑这样忐忑的心情,方柔噗嗤一声笑了,之后又忍不住低声说道,“我也不知是怎么了。”

    她忍不住伸手握住了云舒的手,带着几分慌张地对云舒问道,“妹妹,你说……二哥以后会一直对我好,会一直只喜欢我一个吗?会和从前一样护着我吗?”

    她这样神思不属地对未来的婚姻有些不安的样子,云舒不由抽了抽眼角。

    这是婚前焦虑症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