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贺喜

    “您是说三公子可能会定亲吗?”云舒先服侍老太太喝了一碗桂花牛乳,一边去给老太太整理被褥,便好奇地问道。

    老太太坐在一旁,觉得喝了牛乳身上暖洋洋的,倒是有些困倦,便笑着说道,“他这样年轻就中了进士,又是出身唐家,眼睛只要没有坏掉就知道他日后必然前程似锦。这时候自然是要有人想到联姻之事的。”老太太本就不是会刻意打压庶子的那种人,因此对云舒继续说道,“我倒是想着给小三说一个好些的媳妇,日后也能帮衬他。他有老二那么一个父亲,日后只怕在朝中也会被人指指点点。”特别是唐二爷似乎到了现在还没有消停下来的样子。

    “三公子生得俊,如今又是进士,少年得志,会有好姻缘的。”云舒便笑着说道。

    “我也盼着他有个好姻缘,日后在朝中能强势起来。他弟弟是不成的了,心思单纯,虽然性子好,可是却不是十分机灵,又过于心软。”唐四公子倒是个的确心肠很好的孩子,只是这样的孩子在朝中如果只是做闲杂的小官也就算了,如果是要做高官显宦,只怕是不够的。老太太觉得唐四公子更合适只做学问,比如日后在翰林院做个翰林,一辈子清雅悠闲,也就这样了。唐三公子的性子倒是叫老太太十分满意,如果他们兄弟能同心协力,彼此扶持,这是老太太愿意看到的。

    提拔起了唐三公子,就是提拔起了唐四公子,老太太便想多留心一些。

    外头的那些京城里的大家小姐云舒也不大知道,因此不过是笑了一笑就过去。

    果然过不了几日,就有人上门,似乎是要给唐三公子说亲。

    二夫人做嫡母的自然接待了这些人,因为有她在,老太太也不是十分操心,倒是隐隐听说金姨娘在二房闹了两场,不肯叫二夫人给唐三公子挑媳妇,说是要亲自挑选。这样的糊涂话老太太听了自然十分生气,毕竟金姨娘不过是个姨娘罢了,谁家说亲的时候是叫姨娘上阵的?那岂不是叫人觉得唐家看不起人家吗?然而金姨娘哭哭啼啼在唐二爷的跟前装可怜,仿佛还隐隐提及了唐二爷那已经过世的生母,因此唐二爷到底还是叫金姨娘跟着二夫人一同相看唐三公子的婚事。

    云舒就觉得唐三公子虽然人出息,不过婚事未必会十分顺利。

    她心里想了想,然而也没有放在心上,倒是趁着这个功夫出府了一趟,和翠柳一同回了自己买的那个宅子里去。如今宅子里因为有了陈家的厨娘在看着,平日里也打扫,因此宅子倒是比从前干净多了。云舒和翠柳这次出来倒也不是因为别的,却是因为隔壁的邻居方柔请人往国公府里传了信儿,说是要成亲了。虽然云舒和翠柳都对方家和对门的赵家的这门婚事有些不愿牵扯,不过方柔亲自叫人来传话,怎么也得出来一趟,小姐妹商量了一番,倒是没有敢在方柔成亲那一天过来,而是在她成亲之前的十多天的时候就过来贺喜。

    一则成亲的时候人多眼杂,她们两个小丫鬟未免叫人看不起,也或者叫人觉得和一些官宦女眷在一块儿有些轻狂。

    另一则也是翠柳不远处出现在赵家和方家的婚事上,免得赵夫人再嘴里蹦出什么来,叫她跟着尴尬。

    因此云舒和翠柳赶在之前就到了方柔的家里,并且把自己和翠柳给方柔贺喜的礼物送给她。她们俩关起门来想来想去,觉得方柔成亲,自家送喜庆一些颜色的料子倒是极好的,不仅瞧着光鲜亮丽,而且还好看,还体面。更何况云舒和翠柳在国公府里时间久了,攒下来不少好看的料子,这些料子都是豪门之中女眷用的,价值不菲,素日里在市面上出现的也不多,送给方柔也是她们的心意,更不寒酸。

    果然方柔就很喜欢。

    她看着堆在一旁的四匹锦缎,对云舒和翠柳道谢说道,“难为你们这样用心。”

    “方姐姐,你成亲那天我和小云出不来,因此提前过来给你贺喜。只是不能吃你一杯喜酒了。”国公府也不是她们能随意出来的地方,这一次她们俩能出来也是很不错的了。做丫鬟的哪里有自由自在的,方柔自然也是明白的。正是因为知道她们俩出来国公府不容易,因此如今她们特意出来给自己贺喜,还带了十分华美闪亮的绸缎,方柔不由更加感动,拉着云舒和翠柳说道,“今儿就在这儿吃饭吧。”

    “不了。”云舒总是觉得方夫人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古怪,仿佛防备什么似的,便笑着说道,“家里都做好了饭,就等着咱们回去呢。而且方姐姐你就要成亲了,家里正好是最忙的时候。我们又不是外人,何必这样客气,反倒是给家里头添乱呢?”她和翠柳刚刚已经去给方家老夫人请过安了,如今坐在方柔的闺房里,见也没有别人,便笑着问道,“可预备得差不多了吗?”

    她见方柔面容绯红,眼底带着几分流动的妩媚,显然是成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听了她的话,方柔便微微点头,笑着说道,“都差不多了。”她犹豫了一下,看向门外对云舒和翠柳低声说道,“不然,我去你们那儿吃饭去。”她仿佛有些话说的样子,云舒和翠柳自然不会拒绝她,因此方柔和家里说了一声便去了隔壁云舒的宅子。此刻宅子里已经做好了饭食,因为只是云舒和翠柳两个女孩儿,因此也没有几样肉食,不过是简单的,清淡的饭食罢了。方柔也不是喜欢油腻的性子,见桌上的大多清淡,不由露出几分喜爱,对云舒抱怨说道,“最近母亲天天都给我喝一罐鸡汤,我都要胖得穿不下嫁衣了。”

    云舒和翠柳就笑了。

    “那也是担心成亲那天方姐姐辛苦,因此提前给你补补。”云舒倒是能明白方夫人的慈心。

    方柔就要嫁人了,这给人家做媳妇儿哪里还能跟在闺中做小姐一样轻松自在。

    不最后这段时间补一补能行吗?

    而且,方夫人只怕也是舍不得女儿的吧。

    “对了,我听说府上的大公子中了进士?”这次春闱,唐三公子中了二甲头名自然唐家全都十分高兴,云舒认识的人里面倒是也有其他人高中的。一个是方柔的兄长,另一个就是赵家的大公子了。也正是因为赵家大郎中了进士,因此赵夫人才兴高采烈地去兄嫂的跟前提了赶紧成亲的事。不久之前赵家大郎已经把媳妇给娶进了门,这才轮到了赵二哥和方柔的婚事。因为喜事不断,而且赵夫人和陈白家的的关系又不错,因此云舒和翠柳倒是知道方家和赵家都是喜事不断,当初还都托陈白家的往两家送了贺礼。

    因为远亲不如近邻,因此云舒倒是很注意左右邻居的家事,也大多遇到了喜事,虽然人不能出来,可贺礼也必然是要有的。

    如今她们俩出来了,自然得问一句。

    “是啊。也多谢你们的贺礼。我大哥很喜欢。”云舒和翠柳送的都是文房四宝。没花钱,都是从前主子们高兴的时候赏的,因为是簇新的,没有人用过的,而且瞧着也很值钱,因此拿来送给读书人再合适不过了。只是云舒和翠柳认识的读书人不多,又不乐意便宜了王秀才,因此这样文绉绉的文房四宝一直都没有送人的地方。这一次因为赵家和方家都是高中的喜事,这些文房四宝可算是有了用武之地,她们俩给方家和赵家送的贺礼都是一样的。

    “而且我听大哥说,笔墨和砚台就十分贵重,那一刀纸也是十分难得的,仿佛是什么有名的澄心纸……寻常人是买不着的。”

    “宝剑赠英雄罢了。”云舒便笑着说道。

    她倒是觉得这些东西就算再珍贵,白放着也可惜了,还不如给人用。

    既然方家觉得自己和翠柳的贺礼没送错,正投了他们的喜欢,那自然就更好了。

    “宝剑赠英雄。”方柔念了念,又觉得这话十分有趣,便笑着对云舒说道,“你说得倒是有些道理。”她的面庞微微带着几分丰腴,一张脸上满满的都是喜气,瞧着就打心里欢喜的样子,显然带来这一切的都是因为她就要嫁给赵二哥了。云舒见她此刻笑容舒展,和之前带着几分愁绪完全不同,便笑着给她倒了些青梅酒,对方柔问道,“姐姐的糕饼铺子经营得怎么样了?”

    “如今倒是你们二哥在管着。我还是不大擅长这些事。”方柔就不好意思地说道。

    “日后姐姐与赵二哥夫妻一体,他管着与你管着有什么两样。”翠柳见方柔欲言又止,便好奇地问道,“姐姐难道还有什么疑惑?”

    “没什么。只是……你说起夫妻一体叫我想到件事。”方柔犹豫了一下,就对云舒和翠柳低声说道,“母亲跟我说,等我成亲以后看看赵家的情况,如果可以就提一提分家的事,叫我和二哥分出去过。我觉得有些不太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