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高中

    之前唐二爷灰头土脸地回了京城,官服都被扒了下来,唐三小姐在尚书府不知道得多丢脸呢。

    好不容易两个弟弟争气,如今给她争回了面子。

    别管是庶出还是嫡出,在外头人的眼里,唐三公子兄弟都是她的弟弟。

    唐三公子光彩了,唐三小姐也自然跟着光彩。

    这一刻,二夫人突然就明白老太太教导她的那些话了。

    善待唐三公子,或许真的对她更好。

    只要金姨娘和唐二爷不要闹出事来。

    想到这里,二夫人就越发不知该如何是好。

    如果唐三公子只是也普通的庶子就好了,她一定摆出嫡母的做派,也和老太太待唐二爷一样待他。

    可是唐三公子背后连着野心勃勃的金姨娘,就叫她左右为难起来。

    “那我先告退了。”云舒见二夫人是个明白人,没有跟着唐六小姐闹腾的意思,也就没再说什么,告退之后就出了屋子,也不在意唐六小姐在自己身后发出尖锐的“母亲你看!这丫头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的声音。她也没有把这件事和老太太说,不过是没有放在心上,过不了多久就忘掉了。倒是唐三公子兄弟的确去了户部尚书府上,似乎很得户部尚书的喜爱,只是交际了几日,唐三公子就带着弟弟重新闭门读书了。

    他们准备去考进士。

    然而等到来年春闱的时候,兄弟俩就分出了不同。

    唐三公子中了进士,可是唐四公子却落榜了。

    唐四公子倒是心态不错,还对关心自己的老太太笑着说道,“我的功课本就不及三哥踏实,府里头的先生也说,我的文章青涩,中与不中都是两可之间。只是我想着去考一把也没什么,至少熟悉熟悉气氛,知道了里头的规矩,下一科再考的时候,也不会乱了方寸。倒是三哥才学出众。”他的水平自己心知肚明,也知道自己肯定是不能高中的,只是因为想到唐三公子如果自己不去考试,只怕他也不去了,因此唐四公子才去考试,没中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因此他并不失落,还为唐三公子高兴。

    唐三公子殿试之后的排名不错。

    虽然没有中前三甲,可是却是二甲头名。

    以唐三公子的年纪来看,这也已经是厉害的了。

    能在天下才子之中考中了第四名,那就真的很了不起。

    老太太看着目光清明,真心为兄长高兴的唐四公子,目光不由十分慈爱。便对坐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孙儿笑着说道,“无论中与不中,都是你们这人生之中的一次历练。高中的要戒骄戒躁,日后还有大好的前程。没中的也不必着急,慢慢儿来,只要根基踏实,必然会有前程。倒是你们兄弟这样出色,真是唐家的骄傲。”她的脸上带着老人家特有的慈爱还有孙儿出息的满意,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都急忙起身给老太太施礼,又对两旁的长辈们施礼。

    见他们俩生得都很俊俏,老太太不由也觉得高兴。

    就算唐四公子没有高中,可是只看他的心地,老太太就觉得难能可贵。

    倒是一旁的唐二爷欲言又止。

    他既然是欲言又止,那就没有听他说话的必要了,老太太就当做没看见,倒是一旁的唐三爷笑着说道,“你们被拘在府里读了一年的书。如今可算是考完了,也出去散散心。”他虽然年轻,不过却也是长辈额,而且还是探花出身,这对于唐三公子兄弟来说是十分被敬畏的身份,两个少年都对唐三爷恭恭敬敬地应了,一旁的唐国公便侧头对老太太说道,“等下个月,把他们两个的月银涨起来。”

    “这倒是你想得周到。”老太太沉吟半晌便说道,“小三也是要在朝中行走的,银子上也不必拘束他。至于小四,他也长大了,如今也是个举人,在外头也有许多交际,是得涨涨月钱。”她这话叫唐二爷眼睛一亮,急忙在一旁笑着说道,“母亲,小三虽然入了翰林院,可是那点俸禄才多少,芝麻绿豆一般,不如叫他自己收着吧。”按说,这府里头老爷公子在朝中的俸禄都要归到公中来,毕竟国公府尚未分家。

    唐二爷说得也有些道理,唐三公子虽然进了翰林院,不过俸禄却少得可怜,还没有他身上的一件衣裳值钱,就算是归到公中也没什么用。

    然而老太太却微微摇头说道,“他在外花销多少我不在意,可是俸禄却要归到公中,这才是大家子的规矩。万万没有说因为俸禄少就不给公中交钱的。”她不在意唐三公子在外头花多少,可是唐三公子的俸禄归到公中,是为了叫孩子们对家族多一些责任感,多一些归属感,因此唐二爷的要求她是不能答应的。见唐二爷不吭声了,老太太也知道这庶子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腿才刚刚好利索就迫不及待地想折腾。

    想到曾经在自己跟前老实巴交的庶子,再看看他此刻十分无法忍耐的样子,老太太便在心里摇了摇头。

    唐二爷是越发沉不住气了。

    “我就是心里可怜这孩子小小年纪就要为府中生计奔波。”唐二爷低声说道。

    他心里有些不悦,显然觉得嫡母是刻薄自己的儿子了。

    “二弟这话说得没有道理。按说咱们府中无论是国公爷府俸禄,还是小辈里头长房的两个小子的俸禄,也都归在公中。如果二弟心疼小三的话,那不如你也出去找些事做,也能为府里头出些力啊。”唐国公夫人就看不上唐二爷的那小家子气的样儿,一看就是被金姨娘耳濡目染,两个都变成了这样没见识的样子。想到那个最近手好了,不敢大肆做出什么,反而暗地里偷偷摸摸弄些小手段的金姨娘,唐国公根本没有把这种卑贱的妾室之流放在眼里,因此笑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

    唐二爷却面色涨红,霍然起身说道,“我是没有出息的人。大哥也丢下我不管,我还能有什么前程。”

    他打从回到京城,就再也没有差事能做,之前一直在养伤也就罢了,如今也依旧没有差事。

    唐国公似乎把他给忘了。

    想到旁人无论做了什么糊涂事都能在朝中有一席之地,自己却这样被嫡出的兄长打压,事到如今连个差事都不给自己筹谋,唐二爷心中越发不满。

    哪怕唐三公子中了进士也不能叫他心里痛快,他起身就走了。

    他走了之后,老太太跟前静了静,之后唐三爷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小三可惜了。”

    “这话怎么说?”老太太急忙问道。

    “小三没进前三甲,只怕是受了二哥的拖累。”见老太太并未因唐二爷的无礼动怒,唐三爷心里松了一口气,压着对唐二爷的不屑对老太太耐心地说道,“我看了小三在殿试的时候做的文章,虽然没有十分花团锦簇,可是也言之有物。而且他年少得意,之前中了解元,也算是春风得意。他生得俊俏,出身也好,咱们陛下一向都是喜欢在科举的时候多些美谈,按理说,他文章不必前三甲的差,又是个俊俏少年,状元榜眼未必会被陛下选中,可是一个探花也跑不了的。”

    所谓探花郎就是如此。

    大多做探花的,都是生得漂亮,神采飞扬的人物。

    皇帝一向都喜欢被人称颂,这样的探花郎游街的时候,也会被人称赞几声名不虚传之类的。

    之前唐三爷就想着侄儿或许会有这样的造化。

    只是一出榜,唐三公子排在第四,唐三爷想一想就知道了,唐三公子必然是受了唐二爷的拖累。

    唐二爷被弹劾回了京城,身上是背着罪过的,这件事就是去年发生的事,只怕大家都还没有忘记。

    皇帝自然顾虑到了这个,因此才没有提拔唐三公子。

    只差一名……可是未必不是遗憾啊。

    唐三爷不免唏嘘了起来。

    “你这话说的倒是没意思了。”老太太倒是心情平和几分,对唐三爷带着几分笑意地说道,“自古状元榜眼探花一共才多少?能在这么多人之中中了二甲头名,能小小年纪就高中进士,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你出去打听打听,若是谁家能中了进士,哪怕是倒数第一,那也是十分光彩的事。”天下举子汇聚在京城,这么多人一同下场竞争,只要能中了进士就是十分光耀门楣的事了,至于遗憾,那的确是有的,可是如果因此心里一直郁郁寡欢,那就不应该了。

    唐三爷是自己中了探花,就觉得家里人都中了探花才好。

    可是那里是怎么简单的事。

    “母亲说得也对。我也是着相了。”唐三爷便笑着说道。

    “只不过老二他的性子如今越发没了沉稳。我担心他日后要拖累孩子。”老太太便看了唐国公一眼,显然是想要看看唐国公有没有法子叫唐二爷再消失两年什么的。唐国公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说道,“儿子想想。”外头的事老太太一向都是交给唐国公与唐三爷的,她也不操心儿子们想怎么做,因此笑着点头也就罢了。倒是回头的时候就对云舒低声说道,“小三中了进士,只怕婚事就要提上日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