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找茬

    “还是没饿着他。”云舒小声说道。

    只和翠柳在一起的时候,她自然不怕自己说得刻薄。

    做男人的不养家,反而心安理得地吃软饭,这怎么也不行吧?

    就算是读书……可是云舒常常听说那些有大毅力的读书人,凿壁借光,萤囊映雪……读书辛苦大家都知道,可是也不能只有王秀才一个人觉得读书辛苦啊。

    而且只靠着老丈人吃饭的话,云舒觉得,那王秀才应该知道自己是吃得谁家的饭,起码对陈家也少做出一副看不起的样子。

    什么清高不清高的。

    就是陈家给他吃得太饱了。

    如果没有陈白家的补贴,他自己的日子过不下去了,还会有兴趣去跟人家风流快活吗?

    “你说的也是。只是这话也只能咱们自己说说了。”翠柳和云舒小声说道,“母亲心疼大姐姐着呢。打小儿,大姐姐就比我和二哥都得母亲偏疼,如今大姐姐的日子过得不好了,母亲还能受得了吗?”她对云舒说道,“我知道你今日拦着我,不叫我和母亲吵闹是为了我好。可是这些年,你也都是亲眼看见的。母亲是真的偏心。”她有些黯然,云舒便笑着对她说道,“起码婶子没有偏心到叫你补贴碧柳姐姐,这就行了。”陈白家的自己怎么补贴都无所谓。

    她顿了顿,对翠柳说道,“只是我跟你说的这话,你找个合适的时间跟婶子提一提。我是外人,在婶子跟前说这样的话不合适。你是陈家的女儿,是碧柳姐姐的亲妹妹,就当做是妹妹心疼姐姐,因此建议姐夫出去找点事儿做,也是好的。”不然,日后陈白家的真的越发要补贴长女的时候,谁知道会不会叫碧柳人心不足蛇吞象,把主意打到妹妹的头上来?叫云舒说,与其只给王秀才银钱讨生活,不如叫他自己去赚钱养家。

    这话也只是说说罢了。

    翠柳是不可能和陈白家的说的。

    不然陈白家的一定得哭着说心疼女婿了。

    翠柳吐着舌头和云舒说这话的时候,云舒都要笑了。

    于是她也没有再提。

    等时间久了,等云舒和翠柳听陈白家的说王秀才还没有正经的生活的来源,天天口口声声出去找路子,带着银子穿得光鲜亮丽地出去,云舒和翠柳就知道这话是再也不能说了。只是王秀才没有中举,可是府里头的两位公子中了举,一时之间国公府上十分热闹,小姐妹两个也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更叫老太太惊喜的是,似乎是因为唐家二房的两位公子中举这件事,唐三小姐嫁的户部尚书府对这两个年轻人十分重视,户部尚书还请他们俩过去说话。

    唐三小姐是二房的嫡出小姐,是唐三唐四两位公子的嫡亲姐姐,这样亲近往来自然是叫老太太高兴的。

    如今云舒管着老太太布料库房的钥匙,老太太就叫云舒给这两个孙儿挑几匹布料,出门在外瞧着也鲜亮些。

    云舒自然不会舍不得这些布料,更何况这是老太太给两位公子的赏赐,自然是得最好的,因此她认真地挑了最好的布料,叫人帮着自己捧着送到了二房去。

    她瞧见二房二夫人的脸色有些难看,心里有些疑惑,然而略一想想就知道原因了。

    庶子锋芒毕露,比自己的儿子还要出息,二夫人的心里自然是沉甸甸的。

    特别是这个庶子还有个不省心,天天琢磨着要干掉正室的姨娘生母。

    只是这是二房的家事,云舒就算看出来几分也不会揭破,因此毕恭毕敬地把这些料子捧给额二夫人,又笑着说道,“老太太说了,三公子与四公主如今中了举,也是大人了,这在京都内外往来会友的也比从前多些,因此叫我拿几匹上好的料子来给两位公子做衣裳,在外瞧着也体面。”她利落地说完,二夫人脸上已经露出勉强的笑容,伸手翻看了这些料子,见果然都是最好的,便笑着对云舒说道,“老太太真是一片慈心,那我就收了,回头叫他们去给老太太道谢。”

    云舒见她神色不好,便笑着答应了。

    “你等等。”见云舒告退就要离开,二夫人身边坐着面沉似水,一张娇俏的小脸儿黑漆漆的唐六小姐。她如今也生得更加娇美可人,只是此刻板着脸,平白那张美貌的脸上多了几分戾气。见云舒顿足疑惑地看向自己,唐六小姐便冷冷地问道,“这些料子都是你挑的?”她语气不善,云舒却还是点头说道,“都是我挑的。”她挑的花色都是年轻公子喜欢的,而且并不显得粗俗,而是十分文雅,读书人看在眼里也不会觉得过于奢侈暴富,因此这并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只是唐六小姐却看着云舒冷笑起来。

    “好个会巴结的丫头!”她站起来指着云舒冷笑说道,“明明一个嫡出,一个不过是庶出,只不过是那庶出的出息了一些,你就敢叫他用和嫡出的公子一样的料子!”云舒挑的这些料子并没有分出三六九等来,一口气都堆在一起给了二夫人,料子都是一样的,两位公子自己喜欢什么料子自己挑就是。只是她却没想到料子上还能叫唐六小姐挑出毛病来,此刻唐六小姐只觉得云舒这可真够势利眼的。

    庶出的配和嫡出的用同一种料子吗?

    可是这些料子的质地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是……庶出的那个中了解元,这府里就都高看了一眼,反而把个嫡出的不知道忘在哪儿去了。

    “一个丫鬟,也敢看不起嫡出的公子!”唐六小姐本就讨厌云舒,见她竟然还对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不偏不倚,越发地恼火起来。也存了有意折辱的心,指着两旁的丫鬟说道,“给我掌她的嘴!”她的声音尖锐,满脸都是狰狞,云舒2微微皱眉,也知道自己曾经和唐六小姐有过冲突,如今唐六小姐只不过是找个借口就想打自己的脸。她并不是吃亏的人,也不在意唐六小姐的叫嚷,只是看向二夫人轻声说道,“夫人,打了我的脸事小,可六小姐的借口不好。打了我,就是打了三公子,也是打了老太太。”

    她的声音沉稳。

    虽然素日里对二夫人毕恭毕敬的,可是也没有平白被打的道理。

    而且云舒是奉了老太太的吩咐过来的,唐六小姐敢打她,难道不是再打老太太的脸?

    云舒怎么可能会叫唐六小姐这样羞辱。

    “你够了!乱嚷嚷什么!”二夫人心里本就憋屈,如今都不知金姨娘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此刻见唐六小姐还不懂事,便拍案说道,“坐下!”见唐六小姐眼里藏着阴郁,二夫人摆手,叫那些不知所措的丫鬟都沾到一旁,便对云舒笑着说道,“你别理她。不知道在哪儿受了气,如今反倒对你发脾气。这料子都是极好的。”料子上头不偏不倚才是最好的,不然如今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同进同出的,如果唐四公子身上的料子光鲜,可是唐三公子身上的料子粗糙,那叫人看在眼里,不慈的这口锅肯定要扣在她这个嫡母的头上。

    二夫人都被老太太教训了,自然知道云舒这样做才是对的。

    如果刻薄了庶子,如今庶子又是有出息的,到时候不知道多少想讨好唐三公子的要来非议她这个嫡母。

    而且这些料子做好了衣裳是要去拜见户部尚书的。

    老尚书在朝中风风雨雨几十年,目光敏锐,如果看出两个少年身上的衣料不同,那得怎么看二夫人,怎么看唐三小姐?

    二夫人想一想都觉得一身冷汗。

    “母亲,你怎么能轻易饶了她!”唐六小姐今日虽然是借题发挥想要打掉云舒素日里的气焰,可是也是因为今日实在是气不顺。她没想到唐三公子这个庶出的竟然没有被她拦下来,顺利地下场科举,然后如今比唐四公子还风光。不仅嫡出的都逊色于庶出了的这么简单,如今唐三公子竟然还好意思去见户部尚书……唐六小姐想想如果唐三公子得了户部尚书的看重飞黄腾达,自己这个嫡出的小姐就更没有地位就觉得生气。

    她先是恼火唐四公子不争气,竟然读书还不如唐三公子,又恼火唐三公子不把她放在眼里,平日里对她总是十分冷淡。

    因此,今日她教训云舒,也是为了叫唐三公子明白明白,什么叫嫡庶有别。

    可是才张了个嘴,却叫二夫人给拦下来了。

    “你快住口吧。”二夫人如今一脑门子的官司,不仅要防备金姨娘和唐二爷,还要防备外头人非议她做嫡母的不慈,更要担心有孕在身的唐三小姐,顿时就觉得唐六小姐十分无理取闹。

    说实话,户部尚书对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刮目相看,请他们来府上做客,二夫人心里是高兴的。

    她长女有两个出息的弟弟,还得老尚书的看重,这在尚书府上也是有光彩的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