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举荐

    翠柳气得不行,云舒拉也拉不住。

    既然拉不住,那就算了,因此云舒便对陈白家的温和地说道,“婶子不要愧疚。叫我说,婶子已经对王家极用心了。”她不明白为什么陈白家的把王秀才捧得那么高,诚惶诚恐仿佛王秀才是她的主子似的,还总是觉得是陈家对不起王家什么的。在云舒的眼里,陈家对王秀才够可以的了,虽然陈白前些年跟王秀才翻了脸,可是云舒却知道陈白家的暗中经常补贴长女与女婿,无论是银子还是各种花销布料燕窝的,都不少。

    陈白家的好歹也是国公府里的管事娘子。

    她自己也不是没有私房钱的。

    只是云舒一直觉得,既然是陈白家的的私房钱,那她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别人没有置喙的余地。

    所谓陈白家的把私房钱都补贴给了王家,云舒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是如果陈白家的总是口口声声陈家对不起王家,那就有些过分了。

    怎么对不起王家了?

    碧柳嫁给王秀才以后,王家过的日子多舒服啊?王秀才也没因为碧柳就遭罪,相反,还吃穿用度什么都好好儿的,这还有什么对不起的。

    “你和翠柳年纪小不明白,陈家对不起王家。你姐姐如今还没有给你姐夫延续香火,这……”陈白家的也觉得在云舒和翠柳两个没出嫁的女孩儿面前说这些子嗣的问题有些不合适,因此便摆手说道,“这子嗣之事大过天,陈家在王家面前抬不起头啊。”碧柳嫁给王秀才好些年了,却直到现在还没有给王秀才舔个一儿半女的,这叫陈白家的看着都心急如焚,而且觉得在王家面前抬不起头。

    她这些年对王家更加顺从,也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云舒动了动嘴角,却没说什么。

    难道女人不能生孩子就一定是女人的问题吗?

    怎么不一块儿请名医去看看呢?

    如果是碧柳的问题,那就给碧柳调养治疗。

    可万一是王秀才的问题呢?

    也总不能把这些事都推到女子的头上去,就因为不能生孩子,就觉得亏欠了谁,就觉得都是自己的错不是吗?

    只是她想这些话陈白家的必然是听不得的,因此也没有吭声,只是对陈白家的关心地说道,“婶子就算着急,也得顾及自己的身体才好。不过这一回王家姐夫没有中举,只怕还得继续苦读。您也跟碧柳姐说,劝劝王家姐夫,别太因为一时的失落就坏了自己的心情。”她这样温柔体贴,陈白家的心里感动得不得了,摸着云舒的手臂便含泪说道,“也只有你关心我的身体了。”

    翠柳抿了抿嘴角,却没说什么。

    “对了,吃饭了吗?”陈白家的目光落在翠柳带回来的包裹上,便关切地问道。

    “吃了。我们等着晚上和陈叔一块儿吃晚饭。”云舒见陈白家的笑着点头,便拉着脸色有些郁闷的翠柳出来,见她神色不好看,便轻声说道,“你别想太多。想太多了自己心里也不自在。而且碧柳姐如今没有身孕,婶子心里念叨着也是有的。”她这样说自然就是劝翠柳不要在家里吵闹,翠柳闻言忍不住无奈地问道,“难道我就是一定要和娘争吵的性子吗?我只是想着,这王秀才既然这一科不中,那还得继续读书,难道叫娘一直补贴他们过日子吗?”碧柳把地都给卖了,如今也没有个营生收入,那如今过日子坐吃山空久了,自然得陈白家的那私房来补贴她。

    “都是婶子的私房,你何必在意那些银钱去了哪儿。”云舒便笑着说道。

    “我只是心疼娘。那些私房如果娘自己花了用了,那过得多舒服,如今却……”

    “就算婶子如今没有私房钱,陈叔也能养她养得好好儿的。婶子吃不了亏。”云舒拉着翠柳就走说道,“不过这王秀才也是的。我瞧见那些寒门的学子,都是一边读书一边做事的。既然能考个秀才,那等闲给人家孩童启蒙,也能得一二束脩养活自己的家。他却厚着脸皮一直叫妻子与岳家养着,还理所当然。脸皮这么厚,我觉得不太好。”她是真心觉得王秀才这人不怎么样,翠柳听了也皱眉说道,“而且在外头什么文会诗会的,都是很大的花销,我听说那些所谓的风流才子为了附庸风雅还请了许多的雅妓相陪……这也太过分了。”

    哪怕翠柳和碧柳姐妹不和,可是也见不得王秀才这么花天酒地的。

    云舒便也皱眉。

    如果还有什么雅妓陪着这些秀才说笑,那就的确有些过分了。

    “这事儿是真的吗?”她低声问道。

    “娘之前来找我的时候说过一句,我也没有听仔细。”翠柳轻声说道。

    她显然也觉得这不像是好事。

    “那陈叔知道吗?”云舒继续问道。

    “娘哪里敢叫爹知道这样的事,爹还不把姓王的腿给打断啊。”翠柳翻了一个白眼儿说道,“爹这两年给国公爷做事越发忙碌了,而且你也知道,爹一向不待见大姐姐和那姓王的,因此也没有多关注过。”她犹豫了一下,对若有所思的云舒轻声说道,“我当初跟娘说,叫她去告诉爹,可是娘不肯的。娘担心爹闹起来坏了大姐姐和那姓王的的夫妻感情。”她带着几分讥讽地说道,“都跟什么雅妓风花雪月了,还能有什么夫妻感情。”

    云舒觉得她这话有理。

    如果王秀才这么这么干了,那花着陈家的银钱,还想劈腿不成?

    吃软饭的总得学着忠贞一些吧。

    不过她又觉得若是撺掇着陈家闹起来有些不好。

    说到底,她也不是陈家的孩子,也不知道碧柳与陈白家的怎么想的,如果一时意气闹得人家夫妻有了嫌隙,只怕里外不是人。

    “婶子和碧柳姐就想当做不知道吗?”她便问道。

    “大姐姐那样的性子,你想帮她出头,只怕她还得骂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翠柳撇嘴说道,“所以娘不叫我说出去,我就跟谁都没说。她们既然觉得这都不算什么,那我还做什么恶人。”如果是她自己,早就闹起来了。可是这是碧柳的事,碧柳一向都跟她们想得不一样,别闹到最后碧柳反过来倒打一耙说她破坏他们夫妻感情,他们自己又如胶似漆了。因此,翠柳其实是和云舒有一样的顾虑的,自然都不肯出头。

    “这么说,碧柳姐是知道了。”云舒不明白碧柳。

    在陈家的时候那么自私自利,不吃亏的人,怎么在王秀才的面前那么卑微。

    明知道王秀才在外头跟什么雅妓牵牵扯扯的,竟然还觉得无所谓。

    “她肯定知道。姓王的是她的枕边人,她能半点都不知道?”翠柳冷笑了一声,却没再说什么,只是对云舒说道,“咱们在家里好好歇歇,回去了只怕还有许多差事呢。”府里头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都中了举人,这多大的光彩啊,只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说亲了,那时候老太太的面前也必然忙碌。翠柳没心思理这王家的事,只要别叫她吃亏,她管王家的人怎么过日子呢,因此拉着云舒就回了自己的小院子里去歇息。

    等陈白晚上回来,云舒和翠柳都去拜见陈白,一同吃了晚饭。

    陈白倒是很高兴,笑容满面的。

    只是陈白家的依旧愁眉苦脸。

    陈白一向知道妻子是什么样儿的人,因此只当做没看见,也不提她为什么会心里不自在,只是和云舒与翠柳问了问后宅的事也就罢了。

    见他不吭声,陈白家的欲言又止,却还是忍不住探身过来对笑眯眯和两个女孩儿说话的陈白说道,“你是不是也认得一些外头的大儒?”她这话稀奇,陈白一愣便转头问道,“我怎么可能认得那样的大人物。”他在国公府再风光也只不过是个大管事而已,是个下人。那些饱学之士的眼里,他怎么可能会叫人放在眼中呢?不过见妻子十分忧愁的样子,陈白微微一愣之后便缓缓地说道,“我可没有这份能耐。”

    “可你好歹也是国公爷跟前的人。”

    “国公爷跟前的人怎么了?那也都是国公爷的光彩,跟我有什么关系。”陈白心里警醒了几分。

    他觉得妻子提起大儒之类的,必然是有些问题的。

    陈白也不是傻子,就想到王秀才落榜之事,越发含糊敷衍起来。

    “行了,咱们国公府做生意也从不做大儒的生意,你操心这些做什么。”他一边说,一边示意云舒和翠柳赶紧吃饭。

    两个女孩儿对视了一眼,垂头埋头就吃,吃得飞快,唯恐吃到一半儿这饭又吃不得了。

    “我能不操心吗?”见陈白一副敷衍的样子,显然是明知道自己的打算却不愿出头,陈白家的不由心里越发苦闷,不由看着丈夫说道,“就算没有大儒,那翰林呢?你在京城认识这么多人,总会认识几个翰林吧?你不能帮咱们女婿引荐引荐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