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解元

    因为担心耽误了儿子,唐国公夫人才忍不住来老太太跟前抱怨两句。

    老太太便微微点头。

    成太妃的确拖得太久。

    因此,她也理解儿媳的抱怨。

    因此过了一日,老太太就亲自去了宫里,想和成太妃郑重地提一句这件事。

    无论如何,也得有个决定。

    哪怕说嫌弃唐二公子如今官职不高,想再等等也没问题。

    至少得有个准话对不对?

    因为老太太心不在焉的,因此这一整天,屋儿里的丫鬟们都不敢放肆说笑了,直到老太太带着琥珀进了宫,云舒才松了一口气。只是她见老太太心里不开心,因此自己做起针线也觉得没精打采的,好不容易给老太太绣了两条帕子,却耽搁了一整天,直到晚上的时候老太太才一脸疲惫地回来。看见老太太的脸色,云舒心里就觉得有些不妙,只是却不敢开口问老太太,只见老太太回来以后在屋子里静坐了许久,这才叫人去把唐国公夫人给请过来。

    这婚事成太妃拒绝了。

    老太太自然要回来告诉唐国公夫人。

    云舒见老太太是想和唐国公夫人单独谈谈的意思,就避开了,给两位上了茶就也出去。

    她出门看见了琥珀,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几分关心地问道,“姐姐,太妃娘娘没答应这婚事吗?”她只是没报什么希望地问一句,因为琥珀一向严谨,不会多说什么宫中与府里的是非,果然琥珀只是微微点头说道,“太妃娘娘自然有自己的顾虑。”到底是什么顾虑,琥珀没说,因此云舒也不知道。只是她唯一知道的是这门婚事没成,听说成太妃给郡主已经开始挑选婚事了,然而唐二公子却不在人选之中。

    这也不算什么遗憾的事。

    除了一心想叫外孙女和孙儿都在眼前,成亲成一家子的老太太意外,唐国公夫人也没觉得遗憾得不行。

    唐国公夫人只是想叫老太太高兴,因此才对这门婚事有几分兴趣。

    可是如果说她非郡主不可,却也没有到这个份儿上。

    如今成太妃给了准话儿,说不会考虑唐二公子,唐国公夫人也就放开了,忙着给唐二公子挑别家的闺秀。

    唐二公子好歹出身国公府,又是十分出色的人物,也不会找不着媳妇,因此这国公府里正经因为这门婚事成不了十分郁闷的只有老太太一个。她想了好几天也没想明白成太妃给自己的那些理由算什么,只是婚事没成,她的心里也是不高兴的,也嗔怪成太妃几分,觉得成太妃想的那些理由都有些偏,因此也许久都没有再进宫。或许是成太妃知道老太太的心里不自在,因此之后的一段时间对老太太十分关切,时不时在宫里遇到些有趣的话,就打发人出来说给老太太听。

    叫云舒说,倒像是老姐妹俩拌嘴了,又彼此想要和好的样子。

    时间长久了,见成太妃对自己倒是十分关怀,老太太也就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更何况还有更叫人高兴的事。

    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乡试都中了,唐三公子中了解元,唐四公子这回差了些,只比中山高了一名。

    倒数第二。

    不过至少都中了举人。

    这兄弟俩双双中举,唐三公子还中了解元,唐国公府顿时欢腾一片,老太太也忍不住露出笑容觉得十分体面。云舒就更加觉得对唐三公子刮目相看了,她本以为唐三公子读书厉害是普普通通的厉害,却没有想到他一下场就中了解元。这可是举人之中的第一名,这一场考试下来,都是秀才出身之中选拔,唐三公子都能高中第一名魁首,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必须是极出色的人物啊。

    看着国公府兴旺,云舒不由真的高兴。

    只是唐国公府高兴了,却有人不高兴。

    碧柳的相公王秀才也下场了。

    他就没中。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云舒和翠柳正好赶上府里头热热闹闹了一回,老太太打赏了整个国公府的下人,因此云舒和翠柳也趁着这个时候回陈家休息两天。她们姐妹俩前脚刚刚大包小裹地回了陈家,就见陈白家的正坐在屋子里发愁。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见陈白家的脸色十分黯淡,还带着几分焦虑,不由都十分关心地走过去问道,“您这是怎么了?”云舒只当陈白家的是为家计担忧,毕竟她和翠柳早就把那所谓的王秀才给忘到脑后去了。

    此刻见陈白家的脸色不好,翠柳便急忙和云舒把手里提着的背着的那些包裹都放在一旁,这才对陈白家的说道,“娘,您这是不舒服吗?我和小云前儿得了主子的赏,都是极好的燕窝,不如叫小丫鬟炖给您吃,也补补身体?”陈白家的脸色灰暗一片,精神也不好,这气色都跟着不好了,自然会叫她们十分担心。陈白家的本是在心里十分苦闷,只是见两个孩子进门就关心自己,急忙挤出了笑容说道,“我没事。”

    她又嗔怪云舒和翠柳说道,“既然是主子上的,你们平日里就吃用就是。何必要省下来给我?你们也是大姑娘了,也该直到保养了。”

    她念念叨叨的,倒是把刚刚的愁绪都散去了几分。

    云舒对翠柳眨了眨眼睛,翠柳便心有灵犀,急忙对陈白家的问道,“那娘你刚刚在发愁什么?”

    “还能是什么。你们姐夫这一科没中。”陈白家的便叹了一口气,又带着几分郁闷与烦恼地说道,“怎么就没中呢?你们姐夫这几年十分刻苦,闭门苦读,而且你们姐姐说,他一向才学出众,被众人夸奖的啊。”如果只是王秀才这一次没考中举人,陈白家的还不会觉得疑虑,毕竟考举人本就都是无数的读书人在争那有数的位置,没中的话,那只能说下次再来吧。只是今年不同,二房的两位公子,刚刚中了秀才就接着考举人,还都中了,陈白家的对比了一下,顿时就觉得王秀才落地叫人心里不开心了。

    她叹了两口气。

    云舒和翠柳都不说话了。

    她俩早就把王秀才也要考举人的事给忘了。

    如今陈白家的提起来,云舒倒是没说什么,翠柳便低声说道,“那他的学问也不怎么样嘛。”之前在她们面前趾高气昂的,仿佛状元都不在话下,还因为自己是个读书人,因此很看不起她们这样的奴仆之家,来了那么几回,鼻孔长在天上,一副以后大家都要仰仗他鼻息的样子,翠柳讨厌那王秀才都讨厌得不行了,看见就不想再看第二眼,也就碧柳还把这秀才相公当个宝似的。

    “这一科没中也没什么。”见陈白家的听见翠柳这么说自己的姐夫脸色变了,云舒急忙拉扯了一下她的手叫她少说话,笑着对陈白家的说道,“大姐夫的年纪如今也不大,而且也已经有了秀才功名,慢慢儿考着吧。”既然王秀才没中举,那何必说这些话叫陈白家的听了心里不痛快。云舒是知道的,陈白家的虽然也心疼其他儿女,可是最疼爱的,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长女碧柳。

    碧柳的日子不好过,陈白家的心里就不开心。

    既然这样,那还说什么不中听的话呢?

    “小云这话说得有道理。我也是这么劝你姐姐的。你姐夫少年得意,因此有一两次没中也没什么,慢慢儿来就是。只是……”陈白家的还是叹气说道,“十年寒窗,怎么就没中呢?”她恨不能使劲儿捶捶自己的胸口,翠柳欲言又止,见云舒拉扯自己到底没有说出来,不过心里却是不服气的,低声说道,“大概不够努力吧。”不说唐三公子这今年的解元是怎么读的书,天才嘛,肯定是和他们认知里的不一样的。可是勉强中举的唐四公子翠柳是知道的。

    因为读书过于努力,还叫人担心过。

    那才是恨不得头悬梁锥刺股呢。

    可是王秀才呢?

    不说远的,就说这几年,这王秀才天天在外头参加什么诗会文会的,跟一些秀才们聚在一块儿风花雪月,银子要花最多的,衣裳要穿最好的,家中使奴唤婢的,还要吃好穿好玩儿好,稍稍写几个字,笔墨纸砚都得是最上好的,那哪里是能读书的样子。都说十年寒窗,可是翠柳只光听着王秀才的这些举动都没觉得他什么时候用心读书了,就这样读书的态度,能中举才叫见了鬼。因此她本想嘲讽几句的,不过叫云舒拉着,还是忍着没有吭声。

    此刻见她没吭声,陈白家的便摆手说道,“你姐夫心里苦闷,你大姐姐自然日子不好过,我是真的担心啊。我们陈家也真是对不住你姐夫。”

    她露出担忧的样子。

    翠柳还是没忍住,不由反驳说道,“是他自己没有中举,和大姐姐有什么关系。娘担心大姐姐做什么。陈家什么地方对不起他们夫妻了。”

    难道王秀才没有中举,还是陈家的错啊?

    这不是胡说八道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