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不满

    她提点了几句,二夫人已经急忙连连点头了。

    “老太太,其实我也是怕金氏因此再生出什么风浪。”

    她也是担心,如果庶子出息了,金姨娘她就更压不住了。

    “胡说八道。你是唐家的正室夫人,是嫡妻,就算是小三功成名就,也得叫你一声母亲,金氏算什么。”老太太便对二夫人缓缓地说道,“就算是金氏敢闹,也有国公府的规矩镇着,你不必害怕。”她的声音仿佛是主心骨一样,二夫人顿时就明白过来,急忙说道,“那我都听母亲的。”她如今一心靠着府里才能压得过金姨娘,自然是要一切都听从老太太的话。此刻见老太太脸色平淡,便继续表忠心说道,“您放心,我以后知道怎么做,一定不会拦着他的前程。”

    也拦不住啊。

    老太太便在心里摇头。

    她还没有老眼昏花呢。

    二夫人会弄出这些事端来,在她看就是背后有人挑唆。

    想要把唐三公子压下去无可厚非,可是这手段太拙劣了。

    拙劣得叫人看不下去。

    “你也别再对小三补救什么。这孩子虽然心思细腻,却不是一个记仇的性子,不然你折腾他这么久,他怎么可能一声不吭。”老太太见二夫人连忙点头,便摆手说道,“那你回去张罗去吧。金氏那里,你刻薄可以。”毕竟金姨娘的确冒犯了二夫人的威严,老太太不会叫二夫人善待金姨娘,只是她看着二夫人说道,“只是在两个孩子科举完之前,你不许折腾孩子。”等唐三公子考完了科举,爱怎么收拾金姨娘就怎么收拾金姨娘。

    老太太才不会插手庶子后院的妻妾之争。

    “我明白了。”

    “你对小三好点。那孩子性子还好,而且日后与小四兄弟两个同心协力,在朝中互为帮衬,不比结仇强?”见二夫人突然抽搐了一下脸色,有些不情愿的样子,老太太就懒得说了。她没有再说什么,叫二夫人出去了,这才疲惫地对一旁站着的云舒说道,“真是再叫人操心不过。”这三房之中,长房的唐国公夫人与三房的合乡郡主都是聪明人,一向不需要操心。可是二夫人却差了一层了。

    “您是有仁慈之心,因此才操心劳神,换个人家只会把二夫人给叫过来训斥一通,哪里会给她解释得这样明白呢?”云舒也不知道老太太什么时候知道二夫人刻薄庶子的事,见老太太微微点头,便笑着说道,“不过没想到三公子真的如您所说,的确是个极出色的人才。还是咱们唐家的人,咱们国公府几代子弟都出众,您要开心才是啊。”国公府里有唐国公唐三爷,晚辈里头唐国公世子兄弟几个也都很出色,这是家族兴旺,权势不衰的征兆,自然是要高兴的。

    云舒虽然不喜欢拍马屁,不说说些讨喜的话叫老太太高兴也不难。

    老太太果然听了这话便微笑起来。

    “你说得也对。只是正是这样我才更操心。小三的性子不错,并不偏激自卑,也没有因为自己是庶子就怨恨国公府,怨恨嫡出的兄弟姐妹。”她见云舒笑着过来给自己捶腿,便叫她坐在自己的身边,捶腿也方便些,缓缓地说道,“只是我瞧着老二媳妇不是个聪明的。如今小三人还不错,还能容忍她。我只希望她能明白道理。”她这样说,显然是觉得二夫人为人处世不太聪明,云舒便为二夫人分辩了一句说道,“夫人只怕也是关心则乱,乱了方寸,二爷回来得太急了,她没有时间反应过来。”

    谁能想到唐二爷就这么从山东灰溜溜地回来了呢?

    二夫人好不容易过了几年没有唐二爷和金姨娘的好日子,突然这两个人回来了,二夫人手忙脚乱,因此行事缺了掌法也是有的。

    “到底是老二的错。”老太太便叹气说道,“他的心胸还不急他儿子呢。不然,我如今也是想要骂骂他的。”唐二爷还不如唐三公子明白事理,一心一意觉得自己处处都好,老太太自然觉得头疼。只是她也不会刻意打压庶子……这没用的庶子就算不打压,自己也能做出会叫自己倒霉的事,因此何必在意呢?老太太一边说一边摆手说道,“不说他了。说起来都头疼得很。他现在还在床上躺着?”

    说的是唐二爷。

    唐二爷被唐国公打断了腿,就算没有耽误了医治,可是也躺在床上养着你。

    “伤筋动骨一百天呢。而且我瞧着二爷的意思,还是想更可怜一些。”她觉得唐二爷是想要装作更可怜,起码要在床上多躺几个月的样子。老太太听了不免微微皱眉说道,“叫他多躺些功夫也好,不然总是会闹出什么不好看的事。”她显然也说了一些唐二爷养病时的奇葩事。云舒也其实听过不少了,此刻也没说什么,只是对老太太轻声劝道,“横竖都有国公爷,三爷看着他呢。您何必操这份心呢?”

    “我是担心他连累了你们国公爷。”老太太便缓缓地说道。

    “陛下都把二爷削成白丁了,还能怎么拖累呢?而且国公爷何曾怕被拖累过。如果这么简单国公爷就被人拖累了,那当初沈家被陛下治罪那会儿,国公爷也不会那么从容。”云舒见老太太微微皱起的眉头慢慢松开了,便笑着说道,“实在不行,就再把二爷打发出去,什么四川云贵的,就往远了打发,再配几个忠心的人看着他,叫他不敢闹事也就行了。”她这话说得是十分天真,也不过是开玩笑罢了,毕竟她也只是想逗老太太开心罢了。

    老太太也知道云舒是随口说的逗她喜欢,闻言便也笑着逗趣儿说道,“你这主意当真是极好的。”

    她心情好了,云舒不由放心了下来。

    等到了晚上不必云舒值夜,云舒就回了屋子准备睡觉,就见翠柳正跟春华与念夏一块儿不知说什么呢,说得情趣盎然的。她不由十分好奇地凑过去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她见桌上还有果子点心的,这几个丫头倒是会享受,便坐在一旁。翠柳见她回来了,忙拉着她眉飞色舞地说道,“你不知道。今日有人给二公子说亲呢。只是大夫人瞧着没有应不应的,含糊了过去,叫那人走了。”

    她们这些小丫鬟自然最喜欢八卦了。

    有人给唐二公子说亲,自然大家都十分兴奋。

    云舒不由诧异地问道,“二公子不是还在边城吗?”难道唐二公子要回来了?

    她怎么没听人在老太太跟前提过这件事。

    毕竟,唐二公子如果从边城回来,那对于国公府与老太太也是很重要的事了。

    “没说二公子要回来。而是就算二公子不回来,也有人给二公子说亲。听说二公子在边城做得不错,屡受上峰夸奖。这也算是年轻有为了,而且二公子的年纪也应该娶亲了,自然是有人惦记的。”春华她父祖都是唐家的大管家,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因此跟云舒八卦了起来。云舒听了不免也笑着说道,“这倒是。只是这样突然,倒是叫人没想到。”不过不是说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都想把宫里那位郡主表妹许给唐二公子吗?

    那位郡主乃是唐二公子的亲表妹,老太太心疼外孙女,自然希望外孙女嫁给唐二公子,以后都在自己的跟前生活。

    “谁知道。大夫人没有答应这次的说亲,大概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吧。太突兀了。不过二公子倒成了香饽饽了。”春华便笑嘻嘻地说道。

    云舒不由莞尔。

    她觉得这话十分有趣,只是唐二公子的婚事,云舒也没有怎么想法,因此听过就算。

    她没在意这些,然而唐国公夫人却已经上心了。

    她早年和老太太的意思都是叫唐二公子去了那位老太太的外孙女儿,宫里的那位郡主表妹。

    “太妃娘娘到了如今还没有个准话儿,老太太,不是我不心疼外甥女。只是……也不能总是这么拖着啊。”对于那位嫁入王府却英年早逝的小姑子,唐国公夫人自然是亲近同情的。对于小姑子留下的唯一的血脉,她也自然是心疼的,不然也不会默认叫次子迎娶这个孩子,以后留在国公府里好生地照顾她。可是这件婚事都已经在成太妃这位祖母的面前提了好些年了,成太妃却一直都没有松口答应,唐国公夫人不免有些着急。

    总不能叫唐国公府一直这么等着吧?

    她心疼唐家的外孙女,可是也心疼自己的儿子啊。

    成太妃如果不说答应下来,难道就叫她儿子这么等着?

    那岂不是耽误了她儿子的婚事?

    唐国公夫人心里也有些不快。

    她的次子样样儿都是出色的,模样好,出身好,如今也在边城干得不错,屡受朝中嘉奖,成太妃难道还看不上不成?

    如果真的看不上他,那索性就说个明白,别耽误他儿子娶亲生子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