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冲突

    如果他落榜,心高气傲的人心里受了打击,那只怕以后的科举也要受影响。

    唐四公子肯定是看出来了,也想跟云舒这么说。

    不过他想说,云舒还不想听呢。

    而且看唐四公子左右为难的样子,云舒也觉得他似乎也说不下去了。

    不然真的太难堪了。

    一边是庶出的对自己极好的兄长,一边又是母亲与妹妹,这叫他怎么选择?

    不过这都跟云舒没什么关系。

    她只是帮着唐四公子把吃食都送到了唐三公子的房中。此刻房间还有些凌乱,毕竟刚刚回到国公府就遇到了大事,之后自己身边的人都不见了,从山东带回来的那些书籍还有行李都要规整,唐三公子此刻正在把堆在院子里的一箱箱的书都给打开,免得受潮。看见他这么忙碌,唐四公子急忙跑过去帮忙,然而唐三公子拦着他没让他继续干活,对他说道,“已经差不多了。你回去陪着夫人去吧。”

    “三哥。”

    “叫夫人看见你对我这样亲近,叫夫人心里也难过。”唐三公子说道。

    他到底是金姨娘的儿子。

    二夫人看到自己的儿子亲近仇人的儿子,心里能好受吗?

    “你兄友弟恭自然是一片真心。可是也不要忘记孝顺夫人,不叫夫人难受。”见弟弟想说什么没说出来,欲言又止地看着自己,唐三公子淡淡地说道,“无论如何,夫人做什么都是为了你。你不可因我被怠慢,就去指责夫人。”他顿了顿,看着弟弟继续说道,“难道你忘记我姨娘怎么对你?”他生母金姨娘为了能把二夫人给收拾了,撺掇唐二爷休妻,还差点踹死唐四公子,这些他都还记得。

    因此唐三公子觉得弟弟不应该对自己这样亲近,甚至太超过了。

    “可是我知道三哥对我是好的。”

    “那也不必叫夫人看着难受。”唐三公子时隔几年,已经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云舒都觉得有些不认识他了似的。

    可在国公府长大尚且有几分天真单纯的唐四公子相比,唐三公子多了历练,眼神都是不同的。

    “三哥,我们先吃饭吧。吃完了饭,我就回去求母亲给你……”唐四公子说着打开了食盒,云舒把手里的那壶茶放在桌面上,唐三公子却已经皱眉说道,“不必你开口。姨娘病着,我本就该去服侍。就算多几个丫鬟,难道我就要对姨娘病倒在床上置之不理不成?那枉为人子。”他脸色一整,唐四公子不敢说话了,只是还是忍不住低声说道,“可是快要下场了。”

    “我素日里书念得不错,就算耽误了这段时间,也不会耽误了科举。”唐三公子眼底露出几分笑意。

    这话才叫唐四公子脸色好看了些。

    “那就好。我担心三哥因为家事拖累。对了三哥,快吃饭吧,不然熬坏了身体。”他一边说一边给兄长倒茶,云舒见他们这儿已经没什么事了,转身就想回去休息。正看见从唐三公子的门口闯进来了一个气急败坏的丫鬟。云舒定睛一看,正是莺儿,那莺儿与云舒撞了个对面,也是一愣,继而冷笑着说道,“好啊,我就知道你是个心里藏奸的!打量着我就这么一点功夫不在,你就来勾引四公子了是不是!”

    云舒看着莺儿,又觉得意兴阑珊。

    看见了珍珠的下场以后,她就觉得对想给府里这些爷们儿当通房姨娘的丫鬟没有半点兴趣了。

    甚至她都跟莺儿吵不起来了。

    “你又胡说什么。”唐四公子见莺儿在唐三公子的屋子里就敢大声嚷嚷,顿时觉得丢脸。

    “我胡说了吗?我亲眼所见,难道还有什么误会不成?!公子太过分了!我对公子一心一意,可是公子为什么却总是叫人伤心?我服侍公子服侍得不好吗?我对公子的心不够真心吗?公子遇到了什么事只知道说我的不是,可是看见公子对别的丫鬟好,我心里伤心难道不能说吗?我服侍公子这么多年,公子这样对我,我还不如死了!”莺儿顿时哭闹起来,因为唐四公子一向对她的哭闹无计可施的,因此此刻站起来,十分慌乱。

    唐三公子在这一屋子的哭声里放下了筷子,站起来看着莺儿。

    “你既然想死,为什么还不去死?”他冷冷地问道。

    此刻,他的脸颊微微紧绷,露出几分干练。

    莺儿一愣。

    唐四公子也愣了。

    “三,三哥……”

    “一个丫鬟而已,死了也就死了。难道四弟还要被她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辖制?四弟,你的屋子里太没有规矩。才纵容出这么不知自己是谁了的东西!做丫鬟的,服侍你们公子是天经地义,一心一意才是应该的,你表的什么功,炫的是什么耀!而且你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什么?好好的公子,被你这种下作的东西给教坏了!”他的目光严厉,慢慢地走到了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的莺儿的面前冷冷地说道,“你伤的什么心!怎么,你还想对四弟自荐枕席?这话也是夫人吩咐你的?你跟我去见夫人,我倒是要问问,一个丫鬟而已,竟敢在主子的面前这样哭闹,难道平日里反倒你是主子,要四弟来迁就你?四弟还在读书,你就敢这么狐媚,你想引诱四弟学坏?”

    云舒听着这长长的一段话,吓傻了。

    唐三公子这可真是……说出的话都跟刀子似的。

    句句都是要莺儿的性命的啊。

    甚至他还想把莺儿给抓到二夫人的面前去质问莺儿。

    二夫人把唐四公子当做日后的指望,就算是叫丫鬟服侍儿子,也绝对不可能是希望丫鬟引诱儿子,坏了唐四公子的功课还有心思的。

    她站姿一旁,不由看向莺儿。

    莺儿这回算是撞上铁板了。

    唐四公子性子温和,因此莺儿闹一闹,唐四公子也不好说什么,反而会叫莺儿得逞。

    可唐三公子却明显不是一个会纵容丫鬟的性子。

    莺儿刚刚说的那些话如果叫唐三公子复述给二夫人听,够莺儿被二夫人打死三百次的了。

    “你,你胡说!”

    “还要算上一条不敬主子。”唐三公子看着紧张起来的莺儿冷笑。

    片刻,他侧头对一脸无措,不知该怎么办的唐四公子冷冷地说道,“四弟糊涂!这种不安分的丫鬟怎么能在身边服侍!既然她生了那么些不好的心肠,还不知温顺照顾四弟,把自己当做有功之臣不说,甚至还想要要主子的强,那就不能留了。打发出去吧。”他的声音冰冷无情,显然说要把莺儿打发出去不是在吓唬人,莺儿吓了一跳,然而片刻之后突然尖声叫道,“我是夫人拍到公子身边服侍的人,平常的人没有资格打发我!”

    她挺着脖子,看着唐三公子。

    显然金姨娘一回来就被唐国公给打断了手,如今莺儿也不把金姨娘放在眼里,也不大看得上唐三公子了。

    唐三公子算是什么,敢对唐四公子的丫鬟指手画脚。

    不过是个庶子,从前也就算了,可是金姨娘的气焰昨天晚上一顿打之后就都被打没了,日后这二房只怕还得二夫人做主,那唐三公子这么庶子在二夫人的面前只不过是个没有身份地位的。这国公府里,一个被国公爷都讨厌了的女人的儿子又能有什么能耐,因此莺儿不怕唐三公子,又扭着肩膀看向唐四公子说道,“公子,难道你要叫个庶子辖制吗?!他刚回府,就敢羞辱你身边的丫鬟,这是在打你的脸!”

    “闭嘴!”唐四公子对莺儿怒声说道,“你敢胡说八道什么!”

    他难得这样动怒,竟然还是为了个庶子,莺儿不由眼眶都气得滋润起来。

    “公子是要为这个庶子……”

    “我让你闭嘴!平日里我是把你纵得没有规矩了,主子你都敢怠慢!给三哥赔罪,然后滚出去!”

    唐四公子见莺儿竟然这样羞辱唐三公子,不由气得脸都红了。

    “我不。”

    “你不赔罪,今日我就禀告母亲,叫你出府。”唐四公子突然说道。

    他第一次说出这样狠心的话。

    平日里他一向温和和气,也性子柔和温软,虽然是主子,可是却不大在意丫鬟们的小小的嬉笑冒犯。

    此刻突然冷酷起来,莺儿眼里露出几分震惊,没想到一向好拿捏的唐四公子会这样严厉。

    她慌乱起来,见唐四公子不可改变的眼神,不由委屈地哭着给唐三公子赔罪,之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若有所思的云舒,转身就走。她走的时候也没有规矩,云舒微微皱眉,只是屋子里气氛十分不好,她正想告退,就见唐三公子已经淡淡地说道,“这丫鬟真是个祸头子。不仅不安分,还性子不好,心胸狭窄又喜欢嫉妒,放在四弟身边日后必然会生出乱子来。四弟,你听我一句话,快些把她打发出去。不然她只怕日后不知会闹出什么。”

    “可是……”唐四公子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是想容忍她几年,等她大些直接把她嫁人了也就是了。”

    “就算她大了,也不会乐意嫁到外头去。四弟糊涂。这么个东西放在身边服侍日久,你身边不得清净不说,日后若是谁嫁给你,难道还要受她的气不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