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惩罚

    “小四读书寻常也就罢了。可是小三却未必啊。”老太太见云舒错愕,便拍着她的手叹气说道,“小三的才学极好,如果不是被他父亲拖累,咱们唐家再出一个三甲之才也未必不可能。”她十分看好唐三公子的样子,云舒便好奇地问道,“三公子的功课很好吗?”唐三公子远在山东,云舒自然不知道,也不会去特意打听一位公子的功课的,不过老太太既然这么说,必然是有道理的。

    因为云舒没想到。

    唐三公子的功课似乎真的很好,还能叫老太太觉得遗憾。

    “极好。要紧的是行事稳妥又有灵性。”老太太说道,“他在山东的书院读书,书院给我来过书信。”

    原来如此。

    云舒恍然大悟。

    虽然唐二爷是个不省心的庶子,不过老太太对唐三公子兄弟却是当亲孙儿一样看待的,自然会处处关心。

    “都说英雄不问出处。若三公子真的功课极好,学问极好,是少年才子,那陛下见了必然心喜,哪里还会记得二爷做过什么。”见老太太听了自己这话露出几分笑意,云舒便也笑着说道,“更何况三公子与四公子就要下场考试了,若是都能考中,也是咱们府里的体面,去去二爷带回来的晦气,也喜庆几分。”她一边说一边安慰着老太太睡了,老太太也似乎最近休息得不好,好不容易心里少了心事,因此也很快入睡。

    然而云舒却在一旁的小榻上睡不着觉。

    因为二房的方向传来了女人的惨叫声。

    想也知道,唐国公要打断金姨娘的手,那金姨娘肯定是要被打断手的。

    不过云舒觉得金姨娘如果在山东真的作恶的话,那唐国公打断她的手也是活该。

    因此对金姨娘的惨叫,云舒侧耳听了一会儿,因为离得远,因此老太太是不可能听见的,她便松了一口气在小榻上假寐。也不敢睡实惠了,唯恐老太太夜里要什么,这一晚上要睡不睡的到了早上,云舒服侍老太太更衣之后就从老太太的屋儿里出来,打着哈欠回了自己的屋子里睡觉休息。她睡到了下午,肚子都饿得不行了,这才从屋子里出来,去厨房里寻吃的。这个时辰的厨房里也都是中午剩下的饭菜,云舒也没有非叫人做特别好的,只要了一碗米饭,配着一份小炒肉吃了,又喝了一碗汤,这才坐在厨房里看着婆子们忙忙碌碌。

    她今日不必去老太太跟前服侍,也没什么针线活儿,因此吃饱了就在厨房里暂时发呆。

    正在这个时候,外头传来了说话声,之后就见唐四公子眼底带着几分没有睡好的青涩淤青走进来。他进了厨房本想胡乱地要点东西就走,正见到云舒坐在厨房里和一个赔笑的婆子说什么,不由一愣就问道,“小云,你怎么没去服侍老太太。刚刚就瞧见你不在。”他对老太太身边的丫鬟都很熟悉,见云舒起身,身边灶台上还有几个圆滚滚的桃子,便好奇地问道,“你是又准备做什么有趣的吃食了吗?”

    他十分好奇,云舒便急忙说道,“不是。只是想请嬷嬷帮我试试蜜桃乌龙茶。”这都是最新鲜的东西,而且这个时节桃子正好儿是成熟的时候,国公府一向不缺,因此就算是实验实验也不浪费,老太太最近精神好多了,云舒也想折腾一些新鲜的饮品给老太太解闷儿。见唐四公子十分好奇的样子,一旁反正也有做好的成品,云舒便笑着说道,“四公子也可以尝尝。这也不难。”

    唐四公子也不客气,拿起一杯喝了,眼睛一亮。

    “这是给老太太的吗?”

    “不是。”见他指着剩下的那一壶茶看着自己,云舒便笑着摇头。

    刚刚试验品粗糙的很,怎么能入老太太的嘴。

    云舒本想实验好了,明天给老太太尝尝,这壶茶她本想自己喝的,不过看见唐四公子十分期待地看着自己,云舒也不馋的慌,便笑着说道,“四公子如果觉得还能入口,那就给四公子带回去吧。”她觉得做这蜜糖乌龙茶也不难,在现代这是很多女孩子都能学得会的一种好喝又有趣的饮品,然而唐四公子却觉得占了大便宜似的,挠了挠俊俏的脸才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白拿了你辛辛苦苦做的茶,以后还给你。”他还是少年心性,自然看什么都新鲜,云舒也只是笑了笑,就问道,“公子来厨房是想拿点心吗?”

    “我有些饿,厨房还有包子吗?”唐四公子犹豫了一下便问道,“如果没有,那给我下两碗面。”

    他可是唐家的公子,厨房里的婆子们哪里敢怠慢他,急忙说有,就忙着给他拿。

    “怎么不叫丫鬟过来拿。”唐四公子亲自来厨房拿饭,叫云舒很是不解。

    唐四公子顿时犹豫了一下。

    他白净俊俏的脸微微抽搐,不过见云舒不是那些多嘴的,便低声对她说道,“三哥回了府里头,母亲本给他预备好了服侍的丫鬟,给他收拾屋子。可是……”他没说什么,见自己要拿的东西不少,婆子们给自己装了一个不小的食盒,提着很沉重不说,云舒的那壶茶就拿不了了,便对云舒拱手说道,“劳烦你帮我拿些。”他什么都想要,什么都舍不得放下的样子叫云舒莞尔,而且这是唐四公子和气,没有吩咐她做事,反而仿佛是求她帮忙。

    不然一个丫鬟眼睛里没活儿,看着公子自己拿东西自己却不上前给帮忙,那就有些过分了。

    因此云舒点头说道,“本来也该我来给公子拿着的。”

    她想要去接食盒,然而唐四公子见云舒女孩儿单薄,急忙说道,“你拿那壶茶就行了。”

    “可是……”

    “没什么。难道我是那等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弱书生吗?”他明明是个男子汉,怎么还能叫女孩儿提沉重的东西。唐四公子摆了摆手,自己提着里头放了两个人的伙食的食盒,与云舒一同出了厨房,这才有些难堪地说道,“你不是多事的人,因此我才跟你说。母亲给三哥预备好了收拾屋子的丫鬟,可昨天不是,不是金姨娘被打断了手嘛,咱们那院子里都知道金姨娘被大伯父厌恶了,而且父亲还躺在床上,因此六妹妹胆子就大了,把那几个三哥身边的丫鬟都给叫到她的房里,都给关起来不许出去。三哥的屋子也没收拾,还是我带着人去帮忙,忙了一晚上才安顿下来。”

    “这么说服侍公子的人都在忙啊。”怪不得唐四公子亲自过来了。

    “不是。”唐四公子沉默了片刻说道,“我身边那几个小厮都累了,我叫他们回去休息。我屋儿里的那几个丫鬟……”他似乎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只是摇头说道,“我和三哥都没吃饭呢,而且三哥吃了饭还要去照顾金姨娘。金姨娘身边的丫鬟都被母亲捆了,说是在山东服侍主子不力,因此都要卖了。如今金姨娘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自然得三哥亲自照顾。金姨娘也就算了,活……”他本想说活该,不过顾忌唐三公子的脸面,便说道,“只是三哥是即将下场考试的,母亲怎么也该先给金姨娘个服侍的丫鬟,不能叫三哥耽误了功课啊。”

    他不喜欢金姨娘。

    可是唐三公子对他一向都极好,唐四公子对这位庶出的兄长还是十分亲近的。

    云舒听了没吭声。

    二房的妻妾之争,她插什么嘴。

    因此她就是听着。

    “三哥本来也没想和我争过什么。而且我说实在的,我们二房有什么可争的。要家底没家底,要名利没名利的。”如果说二房有个爵位,兄弟脸闹得跟乌眼鸡似的也情有可原,可是二房不过是庶出的一房,就算是争,又能争来什么呢?唐四公子沉默了一会儿才对云舒说道,“而且正是这节骨眼儿上,六妹妹撺掇母亲给三哥使绊子。金姨娘固然该死,大伯父打断她的手是她自己罪有应得,可是六妹妹叫母亲别管金姨娘,却不是为了记恨金姨娘这么多年来霸着父亲,耀武扬威。”

    云舒听了,心里都想叹气了。

    唐四公子这么天真的吗?

    怎么什么都和人说。

    这种心怀恶毒的话,就应该憋在心里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

    还能是为了什么。

    唐六小姐折腾金姨娘,叫唐三公子被牵绊在金姨娘的病床之前,不是为了为二夫人出口气,而是为了坏唐三公子这一科的功名。

    千里迢迢从山东回来本就累死了,然后父亲和生母都被打得在床前养病,还没有人照顾,那自然是得不顾劳累服侍他们在床前,这么一折腾还不累死人啊?

    而且也没有功夫再继续温习功课了。

    如果是普通的读书人,都快要下场考试了还闹出这么多事,心力交瘁,本身也是影响科举的。

    如果唐三公子的功课弱一些,那就算是勉强下场,只怕也是白去一趟,是会落榜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